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72.172你可以叫她嫂子

景元二十三年七月初七,又是一年七夕,不过对于大魏齐王府来说,今年的初七比往年更加多了一分忙碌。

因为明日初八,便是齐王殿下迎娶南越国公主赫连雨涵为侧妃的大日子。

一大早齐王府便开始忙碌了,周璇一个人在院子里漫步,看着下人忙着张罗明日婚礼上的用品。

整个齐王府此时已经焕然一新了,屋内可谓是张灯结彩,到处贴满了双喜餐。

“宫里对这个南越国公主可真够重视的,当初王爷迎娶王妃都没这个派头呢!”

“就是说呐!昨儿之前王妃还未回府,生死未卜,王爷提出要延期,都被宫里驳回了呢!”

“那是自然啦!咱们王爷这次娶妻可不仅仅是娶妻这么简单,这是我们大魏与南越结盟,赫连公主虽是侧妃,但规格却万万不能少。”

“这个南越国公主可不是省油的灯,你看咱们王妃失踪期间她还一直往咱们府内跑,想要趁虚而入……斛”

“就是啊,哪有人成亲之前还往男方府内跑的呀!这赫连公主真不是寻常人……咱们王妃好可怜,我看王妃根本不是她对手……”

“可怜什么呀!她一个庶女能坐上正妃的位置,人家堂堂一个公主还屈居侧妃呢……我看要可怜也是赫连公主可怜……”

……

府内的婢女们工作之余窃窃私语。

“王妃,这下下人嘴碎,您别放在心上。”

小沙闻言微微蹙眉,有些担忧地看向周璇。

“没事。”

周璇笑了笑,她倒没怎么放在心上。

她们说的对,真正委屈的是赫连雨涵……

“小沙,你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我一个人逛逛。”

周璇弯下腰,一直跟在自己脚边的小雪球抱到怀里。

“怎么又长胖了?我都失踪了这么久,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我呀!”

周璇摸了摸小雪球柔软的毛发,轻轻地呢喃道,心里感触不少。

曾经,林阮是她最好的朋友,后来林阮离她而去,虽然再次相逢,她依然把林阮当做最好的朋友,可是两个人之间终究有些隔阂,始终没法和以前一样了……

因为慕容莫问吗?

曾经,飞燕是她的生死之交,可如今她和飞燕之间也有了隔阂……

还是因为慕容莫问吗?

哎——

慕容莫问,莫容莫问,真是蓝颜祸水!

周璇看着自己怀里毛茸茸的小东西,苦笑:

“小雪球,我现在只有你了!你可别也因为慕容莫问而离我而去呀!”

“嗷嗷——”

小雪球眨着蓝汪汪的小眼睛,深情地凝视着周璇,用力的点头。

“噗——”

周璇嘴角微微一勾,忍不住笑了。

“小东西,你可别跟我说你听得懂人话。”

周璇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它的小脑袋,示意它别装了。

小雪球委屈地眨着湛蓝色的大眼睛,小爪子在周璇身上刨呀刨呀,那样子仿佛是在说“你可别小瞧我,其实我都听得懂”。

前方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管家为难的声音:

“太子妃,您留步!我们王妃不在……”

周璇循声望去,远远地便看见一个穿着奢华端庄的女子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

原本趴在周璇怀里的小雪球顿时一个激灵瞪大了眼睛,尤其是看到周夏韵走近之后,它的大眼睛顿时就发光了。

哇——好多金子!

小雪球虽然不是人,可是不知道何故,它却比身为人类的周璇要贪财一万倍!一看到金子眼睛就发亮。

周夏韵今天打扮得非常贵气,一身大红色的金丝绣花长裙,乌黑的云发高高挽起,一左一右各挂着一只金步摇,便随着她的走动,左右摇晃,有些晃人影。

她见到周璇,嘴角微微一扬,看向管家的眼神变得严厉:

“不是你们王妃说不在府内吗?那眼前这个难道是鬼吗?”

周夏韵声音冰冷,带着几分薄怒,即便是身经百战的管家也下意识地微微颤抖。

这女人,真是可怕……

“这……”

因为王爷有令,不让王妃见周家的人,所以周夏韵来的时候他便推说王妃不在府内。

只是也没想到一向深居简出的周璇会突然离开观柳居来到前院,还被太子妃给碰到了……

这可如何是好呢?

管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尤其是撞上王妃惊讶的眼神之后。

“周璇见过太子妃。”

周璇盈盈一福身,给周夏韵行了一个礼。

“我刚刚才外面回来,走的是侧门,管家并不知道,太子妃找我有事吗?”

出乎

管家的意料,她并没有揭穿他,而是淡淡替他圆了过去。

周夏韵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管家一眼,周璇明白她的意思,于是开口遣退了管家。

管家走后,周夏韵并没有马上开口,而是淡淡地说:

“姐姐第一次来齐王府作客,三妹妹不带姐姐逛逛吗?”

她当然不是真的要周璇带她逛齐王府,她不过是需要一个僻静的地方说话而已。

周璇明白她的意思,非常配合带她往安静的地方走。

二人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径走了一会儿,绕过回廊,走到王府的内湖。

湖边杨柳依依,绿意盎然,湖面平静地仿佛一面镜子,倒映出岸边的红花绿柳,非常美丽。

“这儿跟我们周府还真有几分相似。”

周夏韵说道,与刚才她对管家说话的冷意凛然相比,此时此刻她的声音非常地柔和,柔和中带着端庄大气。

一看便是典型的大家闺秀。

“的确。”

周璇点点头,周府也有一个内湖。

“三妹妹可还记得多年前,有个小男孩来我们周府作客,不慎掉到了湖里。”

周夏韵若有所指地看着周璇。

她说的这个小男孩便是大魏太子宇文轩。

周璇的目光落到平静的水面上,这时候恰好有一阵风吹来,原本平静若镜的湖面出现了波光皱纹,涟漪不断。

湖边有一块石头滚动,“噗通——”一声,掉入湖泊,溅起水花阵阵,就如同昔日那个落水的男孩一般。

周璇眯起眼睛,目光仿佛透过水花,落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双眸失焦。

良久,空气中方才响起一个平静的声音,道:

“不记得了。”

不记得吗?

周夏韵闻言,那双黝黑得仿佛黑曜石一般的双眸微微眯起,深邃无比,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

她没有说话。

周璇也没有说话。

两个女子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齐王府的湖岸,似乎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夏日的清风吹得他们衣袂翩然,长发飘飘。

一个温婉清冽,一个温柔端庄,若仔细去看,会发现二人倒也有几分神似,不过周夏韵的表情比周璇多了一分忧虑。

“三妹妹不记得那小男孩,可总还记得父亲吧?”

良久,她终于转过头,看向周璇:

“那日寿宴上发生了很多事情,三妹妹也应该有所耳闻,自那日之后,父亲便卧病不起,三妹妹不觉得应该回去看看吗?”

“应该要回去看看的。”周璇说道,“只是明儿王爷要纳侧妃,王府内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等忙完这一阵一定回府探望父亲。”

周璇的声音很淡,没有太多的感情,这话说白了也不过是搪塞。

因为宇文辙和周家的血海深仇,周璇觉得自己还是和周家保持距离比较好。

她心里也清楚,周傲华这事与宇文辙是脱不了关系的。

“啪——”

突然,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这一巴掌不算重,但周夏韵突如其来打她,周璇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太子妃这是什么意思?”

周璇的声音虽然听不出一点儿情绪,可她心里却是不高兴的。

她自认为自己刚才那一番话与情与礼都天衣无缝,虽然父亲生病,做子女的理应回家探望,然女子出嫁从夫,她以夫家为重也无可厚非。

“周璇,你太让我失望了!”

周夏韵好看的眉头紧紧地皱起来,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言罢,她转身就走。

她本来以为周璇是个识大体的人,却没有想到她如此自私,如今周家有难,她身为周家的女儿,竟如此急着与周家撇清关系……

这些话,周夏韵没有说,她觉得已经没必要说了。

既然周璇这般无情无义,她说了又能如何?

“太子妃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和你一样一切以周家利益为重?”周璇看着她的背影,轻轻道,理直气壮,“可是我不是你呀……”

讲到这里,周璇也没有再讲下去。

周夏韵不是周夏音,她是个聪明人,有些话只需点到即可。

她是在告诉周夏韵,虽然她们同样出自周家,可是周夏韵是嫡女,她是庶女;若她自幼和周夏韵一样,万千宠爱于一身,她自然也会把周家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一切以周家为重;可惜她并没有……

权利和义务是统一的。

她从未享受过权利,为什么却要她去履行义务呢?

周夏韵停下脚步,微微愣住了。

是啊!

是她疏忽了……

这么多年来,周璇在周府的地位连下人

都不如……

周府也不可能会要求下人以周家的利益为重……

是她错了!

周夏韵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周璇。

虽然她刚才那一巴掌并不重,可周璇的脸还是微微红了起来:

“对不起。”

周璇没想到周夏韵竟然会向自己道歉,不过她也没有太意外,周夏韵不是周夏音,她是真正的大家闺秀,端庄大气,虽然也会和一般的千金小姐一样有小姐脾气,但却也是个敢作敢当的人。

错了就是错了,她从不逃避。

“啪——”

周璇还没说什么,周夏韵便扬起手,对着她自己的脸打了一巴掌,道:

“还你的。”

“噗——”

周璇看着周夏韵美丽的脸上红肿一片,知道她这一巴掌下手不轻,忍不住笑了出来。

“太子妃,我宁愿你用钱来补偿我。”

周夏韵没想到周璇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并不简单,如今愈发觉得她绝非池中物了!

自己身为周家嫡长女、当朝太子妃,无论哪个身份,都远远在周璇之上,她在她面前自扇一巴掌,若换做其他人就算不被吓得不知所措,也多多少少会震惊。

可是周璇却还能波澜不惊地和她开玩笑。

“三妹妹要多少钱?”周夏韵看着周璇,说,“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你回去看父亲一眼,你要多少钱都可以。”

讲到这里,周夏韵顿了一下,深深叹了一口气,道:

“三妹妹,刚才是我太急了!只是你有所不知,外界传言父亲一病不起,可实际上,他何止一病不起啊!自从那日寿宴之后,他一直昏迷不醒,让太医也看过了,只怕是活不了多久了……不过他在昏迷中一直念着你的名字……想来他知道你失踪之后,一直放心不下你!所以我才会过来找你……三妹妹,我知道这些年来,周府亏欠你很多,但是我希望你念在父女一场,去看看父亲,别让他死不瞑目,好不好?”

这大概是周夏韵第一次用这么低声下气的语气去求人。

她是高贵的周家嫡女,是当朝太子妃,身份何等高贵,可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孝顺的女儿。

“你是说……父亲他……一直昏迷?”

周璇只听说周傲华卧病在床,她原先还猜测他只是因为出了丑闻,丢了面子,不想见人才这样,没想到竟是这么严重……

“哎——或许说他是不得不昏迷……”

周夏韵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头。

“什么意思?”

周夏韵的话让周璇愈发迷糊了。

“有些话不方便说,三妹妹若有心,回府一看便明白。”

前方传来一阵脚步声,虽然距离这里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不过还是被周夏韵灵敏地发现了。

“我还有事,就先回东宫了,三妹妹若要回去看父亲,一定要在未时之前,因为父亲只有在未时才会醒来。”

周夏韵的话让周璇的眉心皱得愈发紧了,只觉得迷雾重重的样子。

不过从周夏韵的表情来看,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其实周夏韵的情绪一向都控制得很好,若非周傲华真的命在旦夕,她断然不会如此失控……

虽然周璇一直想要和周家保持距离,可是若周傲华真的病入膏肓、命在旦夕,她也不可能真的坐视不理。

毕竟她也是吃着周家的米长大的,而且昔日她入狱,周傲华还曾将免死金牌拿出来给她用……

这份情,她不能不理。

周璇想起自己屋内还有慕容莫问给的无极清心丹……

事不宜迟,看来她得回周府一趟,把周府的这份恩情给还了,从此以后才能真正地从中抽身……

周璇打定主意,便快速回观柳居,收拾东西,打算出门。

*****

雁回楼

今天的雁回楼非常热闹。

慕雨低头非常认真地给主子讲解怎么做花灯,宇文辙听得非常出神。

本来只有他和慕雨两个人做的,云玉湖正好路过,看到各式各样的花灯,眼睛立马就亮了,迫不及待地加入其中。

然后,薛进画、常江也纷纷走过来……

云玉湖加入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真诚,她是真的想做花灯。

不过薛进画和常江就不一样了。

常江的桃花眼落到宇文辙身上,笑得不怀好意。

“辙,你怎么突然做起花灯来了呀?你不是一向对七夕灯会没兴趣的吗?我记得当初你还说花灯庙会是那些愚蠢的人浪费时间用的!怎么?难道我们睿智的无痕公子也变蠢了!”

“恋爱中的男人都是笨蛋!这话你没听过吗?只要我们小璇璇喜欢,别说是花灯了,就算是天上

的星星,他也会去摘下来!”

薛进画笑眯眯地跟常江一唱一和,不客气地挖苦道。

“咻——”

薛进画的话没说完,一把无痕刀飞速朝他飞了过来,好在他反应够敏捷,躲了过去,要是稍微慢一拍,只怕就命丧黄泉了。

“辙,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薛神医特别委屈地看着宇文辙。

“让你乱说话。”

云玉湖幸灾乐祸地吐吐舌头。

“乱说话的又不止我一个!”

薛神医委屈并不是因为被宇文辙飞刀伺候,他委曲的是常江明明说得比他还过分,凭什么就他一个人被飞刀伺候!

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此时宇文辙修长漂亮的手指下,一个梅花形的花灯诞生了,栩栩如生。

“哇——主子好厉害!第一次做就这么漂亮!”

慕雨惊呼道,不是她刻意拍宇文辙马屁,而是宇文辙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好得让慕雨自卑。

她好歹做了好几年的花灯了,竟还比不上主子第一次做!

太……

太打击人了!

主子武功高强、文采斐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就罢了,为什么连作个花灯都这么美轮美奂!

还让不让人活呀!

宇文辙没有理会深受打击的慕雨,而是抬头,淡淡地看了薛进画一眼,道:

“小璇璇不是你叫的。”

“啊?”

此时薛进画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到花灯上去了,宇文辙突然出来这么一句话让他着实楞了一下,一时反应不过来,一脸迷茫地看着宇文辙。

“白痴!辙的意思是璇璇只有他能叫,如果你还敢称呼周璇为小璇璇的话,以后就等着吃刀子吧。”

常江耸了耸肩,不怀好意地笑道,心里默默吐槽:

不过就是个称呼而已嘛!有必要这么夸张吗?这占有欲还会不会太强了一点呀。

“她名字叫周璇呀,我不叫她璇璇叫什么呀?难道说叫周姑娘?王妃?那样会不会太见外了一点啊!”

薛神医一脸不解。

宇文辙嘴角微微一勾,若有所指地看了薛进画一眼,不冷不热地说:

“你还可以叫她嫂子。”

嫂子?

此时上官一诺正和云亦岚一同朝这边走来,听到这句话,那漂亮的脸蛋顿时沉了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