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71.本王想给王妃一个惊喜

“闪电,你进南宫世家多久了?”

宇文辙淡淡地看了一脸愤怒的闪电,语气很平静,那张俊颜波澜不惊。

“闪电三岁被家主选中,经过重重考核,五岁便开始跟着公子,如今已有十三个年头了……”

在南宫世家,除了元老级人物以外,就属他们风雨雷电四大暗卫的地位最高了,就连南宫家族的宗族成员也要惧他们三分。

“那你可知按照南宫家族家规以下犯上,冒犯南宫世家未来主母该当何罪?”

“死罪。斛”

闪电如实回答,南宫世家等级分明,治家严格,绝对不容许越矩之事。

“既然如此,光光刚才你叫璇璇一句贱人,我便该杀了你,更何况你之前玩忽职守,险些害璇璇丧命。”

这一刻,宇文辙的声音好似从冰天雪地之中里面飘过来的一般,没说一个字都加冰带棍,冷得闪电差点发抖。

“我念你自幼效命于南宫世家,方才留你一命,让你回洛川,却不知你竟不但不知悔改,还对璇璇如此不敬……”

宇文辙摇了摇头,冷漠了看了闪电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而浑身上下则散发出绝情的气息。

上官一诺看到这样的宇文辙,双手下意识地握紧了,她上前一步,看着宇文辙,眼中带着几分忿忿:

“辙,你跑到我的地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话说出去之后,上官一诺立马就后悔了。

天呐!

她在干嘛!

她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辙明明是在故意抬高周璇气她、逼她妥协呀!

她怎么就上当了呢?

宇文辙闻言微微蹙眉,可是他却没有看她,而是对着闪电,道:

“闪电,我留你一命,希望你好自为之,否则我不会客气。”

说完,他转过身,对着云亦岚点了点头,便要回去了。

上官一诺见状,漂亮的眉心蹙得更加紧了:

“宇文辙,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闪电为你南宫世家卖命这么多年,难道还比不上周璇一个外人吗?”

“外人?”宇文辙停下步伐,终于回应了上官一诺的话,“周璇是我宇文辙的妻子,她是大魏齐王妃,也是南宫世家未来主母,怎么会是外人?”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非常的坚定,带着不容置疑的霸气。

“无论谁,敢对她不敬,便是与我为敌。”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头也不回地走了,慕雨见状皱着眉头同情地看了跪在地上的闪电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连忙与崩雷一起随宇文辙离去。

而余下的人每个都不约而同地露出震惊的表情,就连一向没有表情的云亦岚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

“他是认真的?”

他不解地向薛进画求证。

“你才知道啊!”

薛进画吊儿郎当地一笑,一副“我早就知道了”的样子。

他刚刚回雁回楼的时候听小玉说辙和云一起来雨花别筑,便立刻马不停蹄地赶来看戏,虽然来晚了,只看到了个结局,不过薛进画已经心满意足了!

哎呀呀——小辙辙刚才好迷人呀!

小璇璇如果听到小辙辙这么霸气地维护她,肯定会很感动吧!

而此时此刻,上官一诺的脸则难看到了几点。

该死的,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真的被周璇那个狐狸精迷惑了?

不!

不可能!

辙是爱她的!

他一定是想逼她妥协才这么做的!

“那个周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上官一诺一向心比天高,她一直都把周璇当做一个不起眼的小丑,可如今宇文辙的态度却让她没法继续忽视。

“不知。”云亦岚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不知我知呀!”薛进画眯着漂亮的星眸,笑呵呵地看着上官一诺,道,“我们家小璇璇可贤惠了,她做菜可好吃了……”

想到周璇做的菜,薛进画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好久没吃到周璇做的菜了,好怀念!

上官一诺闻言不屑地冷哼一声:

“哼——我还以为她就算不会武功,好歹也是个才女呢!没想到只会做菜,这种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附庸而已!根本不足一提。”

上官一诺对那些贤良淑德之女子一向都是不屑的,本来她还有点危机感,听薛进画这么一说,她更加坚定宇文辙是为了逼自己妥协才故意这么说的。

她才不信辙会放弃自己,选择周璇这样无趣的女人,更何况辙与周家还有血海深仇!

他势必要搞垮周家的!

既然如此,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周璇呢?

辙不可能这么不理

智!

更何况,那个周璇根本连她上官一诺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

天色渐晚

宇文辙从雨花别筑出来,回到东都,天不知不觉就黑了。

东都繁华,即便入了夜街上热闹依旧,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魏水之上。夜晚的魏水泛着薄薄的青雾,河边弯弯的杨柳在河面上留下稀疏的倩影,一盏花灯轻轻飘浮,在斑驳的光影中穿过,好似一朵漂亮的花。

宇文辙发现除了河面上的花灯以外,路边摆着许多灯,有玉米灯、小麦灯、黄姜灯、马头羊灯、杜仲灯……

“主子,明儿是七夕。”

慕雨见自家主子一脸疑惑,解释道。

“原来如此。”

宇文辙点点头,牛郎和之女的传说他听过,每年七夕东都都会举行热闹的灯会,但以他的性子自然不会在意这种节日,对灯会也一向没什么兴趣。

不过……

宇文辙的脑海里浮现出周璇那张漂亮的脸,心想若明儿带丫头出来逛逛倒也不错。

“主子,大魏有个习俗,若亲自做一只花灯写上心上人的名字,放到魏水上,顺水而下,来年七夕便可美梦成真哦;如果是已经相爱的两个人,在同一盏花灯上写下名字,便可生生世世在一起,幸福美满,百年好合。”慕雨见宇文辙有兴趣,便继续说道,“主子若是有兴趣可以做一个。”

“无聊。”崩雷鄙夷地看了慕雨一眼。“你以为主子跟你一样无知啊!”

“哦?慕雨做过?”

宇文辙似乎兴趣很浓,竟追问起来。

“主子有所不知,她每年都做花灯,写上追风的名字放到河里,不过都放了这么多年了,也没见追风多看她一眼……”崩雷不屑地鄙夷道。

慕雨并没有被他说出心事而不好意思,相反,她很大方不服气。

“追风现在没喜欢上我,并不代表以后不会呀!有志者事竟成,主子你说对不对?”

说话间,慕雨看向宇文辙,寻求鼓励。

“脸皮真厚,也不害臊!”崩雷鄙夷道。

却没想到宇文辙竟点了点头,道:

“本王觉得有道理,慕雨,回去教本王做花灯。”

“好啊!”

慕雨有宇文辙撑腰,顿时笑逐颜开,然后嚣张地冲着崩雷做了一个鬼脸。

崩雷嘴角抽了抽,不敢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天呐!

他没听错吧?

主子要做花灯?

真的假的呀……

“主子,要不要叫上王妃一起做呀?”

慕雨身为宇文辙的南宫世家四大暗卫,从小到大基本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后来便一直跟着宇文辙,除了执行任务,基本没做过别的事情,也没什么朋友……

虽然她有一颗少女心,但基于暗卫的身份,这么多年来,她都是一个人躲在一个角落,默默地做花灯,还要忍受崩雷的冷嘲热讽;今天难得得到主子认可,她别提多兴奋了。

“不用了,本王做就可以了。”宇文辙淡淡地说道,“本王想给她一个惊喜。”

慕雨听到这话,差点感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主子对王妃可真够好的!

以后谁要是敢说他家主子是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她立马第一个跳出来反驳!

她家主子明明是个温柔多情、体贴细心的好痴情男儿!

慕雨觉得若这时间有个男子给她做花灯,哪怕对方长得跟崩雷那个木头一样丑,她也会奋不顾身地嫁过去!

呜呜……好羡慕王妃……

******

乐乐:谢谢杜鹃不来的月票!么么哒!这两天有点忙,所以明天凌晨不更新了,可能要明天下午或者晚上才能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