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68.168璇璇对外来婆婆感兴趣7000+

慕容夏梦没有指名道姓,但南宫无痕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连城流觞。

传说昔年烟波岛主连城流觞曾向慕容世家求亲,却被慕容世家拒绝。

大约过了半年,慕容世家的大小姐、当时的江湖第一美人突然失踪。

有人猜想此事八成与连城流觞有关。

这个连城流觞也太狂妄了,竟然敢从横川第一世家眼皮底下抢人。

江湖中人大多以为作为横川第一世家的慕容世家定不会轻易罢休,然而出乎意料,此事竟然不了了之斛。

不知道是因为连城流觞太过强大,还是慕容大小姐的失踪真的与连城流觞无关……

对于这桩轰动武林的大事,南宫无痕自然也听说过……

他倒是没想到慕容夏梦并没有失踪,而是被连城流觞下了蛊,失去美貌独自生活在旭日森林中……

不过这毕竟是别人的私事,南宫无痕没有多问。

“你真的不用我替你解开身上的蛊吗?”南宫无痕再次问道。

“我更需要南宫公子教我如何下这个蛊。”

慕容夏梦淡淡地说道,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她本是一个淡雅如水、无欲无求的温婉女子,如今眼中却饱含着挥之不去的仇恨。

真不知道连城流觞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居然能让一个如此恬淡之人恨他入骨……

既然慕容夏梦这般坚持,南宫无痕便将施蛊之法传授于她,至于那情迷蛊他不可能随身携带,他跟慕容夏梦承诺改日让人送过来。

慕容夏梦点点头。

“南宫公子,你一定要好好对青青。”

讲完迷情蛊之后,慕容夏梦又恢复了一贯温婉恬淡的样子。

她依然是个善良温和的人,只有在提到连城流觞之后,她才会变得不一样……

不知道这个女子到底遭遇了什么不幸。

这些,周璇并不知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明了,睁开眼睛,想要起身,却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刚想去查看,那压着她的东西微微动了动。

竟是个毛茸茸的脑袋。

“丫头醒了?”

男子睡眼惺忪,一头黑发乱乱的,此时正好一缕阳光从屋外照进来,落到他的身上。

阳光斑驳,眼神迷离,他看起来竟多了几分可爱。

可爱?

江湖上的大魔头南宫无痕可爱?

这话说出去,只怕要吓死人的。

可是这一刻,周璇却是真的这么觉得。

“太好了,无痕大哥!”

周璇看到他安然无恙,有些激动,想也没想,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

“太好了,你没事……”

她忍不住又重复了一边,不知道为何,说话间,眼中突然流出两行泪水。

“丫头,哭什么!我又没死……”

南宫无痕觉得好笑,自己没事她尚且哭成这样,若自己真的出了事,她该怎么样?

想到这里,南宫无痕的心突然变得愈发软了。

他伸出手,将周璇纳入怀中,紧紧的……

******

周璇醒过来的时候,飞燕已经走了。

终归飞燕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璇,在她醒来之前连夜走了,临走前,她嘱咐南宫无痕要好好待周璇。

周璇和南宫无痕也没有在旭日森林多待。

虽然周璇没有说,但是南宫无痕知道,她想要早点离开这里,彻底告别过去……

待到第二日,两人身体恢复之后,他们便告别了慕容夏梦,临走前,慕容夏梦又一次嘱咐南宫无痕要好好待周璇。

“丫头,看来我若不好好待你,她们都不会放过我!哎——压力好大呀!”

南宫无痕偏着头,一脸烦恼地看着周璇,那双邪气十足的眸中带着几分玩味。

周璇听他这么说,微微蹙眉。

他这话太过暧--昧了,好似情--人间的情话……

不……

不该是这样的!

周璇不明白南宫无痕为何对她这么好,但是她清楚出了旭日森林之后,她便要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好好地在齐王府待着,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什么南宫无痕、慕容莫问、上官谨,她一个都不想招惹。

“无痕大哥,这些天来,谢谢你。不过周璇乃已婚妇人,有些话还希望无痕大哥能够注意一点,免得落人口实……”

说话间,周璇悄然与他拉开距离。

“无痕大哥,我知道你言者无意,但难免听者有心。尤其是我丈夫,他那人醋劲特别大……”

周璇说道。

南宫无痕因她险些丧命,这份情她记下了,但是并不代表她就要以身相许,如今她并不想再谈感情。

所以,她宁愿以后以别的方式来还他这份情。

南宫无痕看着周璇左一句“已婚妇人”,呦一句“我丈夫”,倒是把界线画得清清楚楚。

他觉得特别好笑。

若非亲眼所见,他还真不知道他家王妃对自己这么忠贞不二。

周璇有一点说得很对,他这个人醋劲特别大。

可是再大,他也不能吃自己的醋吧!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有点不爽,于是某人忍不住上前一步,俊眉一挑,邪佞十足地看着周璇。

“丫头,这么说来,若你家王爷知道你为了我连命都不要,岂不是要把我们俩都抓起来浸猪笼了?”

说话间,他漂亮的眼珠子转呀转,坏坏的,带着几分顽劣。

这一刻,他的身影再次与周璇心中的那人重合……

好熟悉!

可不就是齐王殿下吗?

周璇微微蹙眉,疑问再次浮上心头,不过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道:

“无痕大哥此言差矣。首先,我家王爷虽然醋劲大了点,但是堂堂贤王,宅心仁厚,自然不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

南宫无痕闻言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没想到他家丫头在外面还是挺维护自己的形象的嘛!

“那么其次是什么呢?”

南宫无痕追问道,等待她的下文。既然有“首先”,那“肯定”是有其次的。

“其次,我什么时候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呀?”

周璇底气十足地说道,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当时做好了和他一起死的准备呢!

“没有吗?”

她不承认,他也没坚持,只是特别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一脸委曲地说。

“哎——我为了你连命都不要,我还以为你多多少少会放不下我!哎——原来我的璇丫头如此狠心……好伤心呀……”

他一边说,一边还伸手作抹眼泪状,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周璇无语,连忙加快步伐,想和他拉开距离装作不认识,熟料这时一个老人家走过来,一脸谴责地看着周璇,道:

“姑娘,你怎么这样!你相公都这么伤心了,你居然还丢下他……”

什么?

相公?

周璇瞪大眼睛,她知道大娘误会了,正欲解释,而南宫无痕却早已先她一步开口。

“大姐,是我不好!惹我家娘子生气了……”

大姐?

周璇顿时无语了!

她看着眼前这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妇人,就算不叫奶奶,也得叫大娘呀!

他居然叫她大姐!

怎么叫得出口呀!

就在周璇还在纠结南宫无痕是如何做到对着一个老太太叫大姐的时候,孰不知那位老妇人早已被这一句“大姐”迷昏了头,只觉得这个小伙子真是懂事、善良、温厚……

既然小伙子这么懂事、善良、温厚,那又怎么可能会犯错呢?

所以,那肯定是这姑娘的错了!

这一刻,老妇人简直就把南宫无痕亲儿子看了,她一把抓住周璇的手,道:

“姑娘,俗话说出嫁从夫,就算丈夫犯了错,你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同他置气的,更何况你丈夫这么温厚、懂事……你呀,听大姐一句劝,乖乖的,好好跟你丈夫回去过日子,别任性了……”

说罢,老妇人就把周璇的手放到了南宫无痕的手中。

这一刻,周璇彻底凌乱了。

她实在不明白这位老妇人连南宫无痕到底是谁都不认识,怎么就知道他温厚、懂事了?怎么就知道她任性了?

“娘子,乖——给这位大姐一个面子,不生我气啊……”

南宫无痕接近紧紧地抓住周璇的手哄道,那语气好似蘸了蜜糖一样,温柔得一塌糊涂。

这个时代毕竟和二十一世纪不同,夫权至上,大男子主义横行,有哪个男子会这般不顾面子,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这般低声下气的语气哄自己的妻子呢?

此时他们正好处在闹市,南宫无痕的声音并不小,正好可以让附近的父老乡亲都听得清清楚楚。

顿时,周璇只觉得无数道犀利的眼神齐刷刷地朝着自己透过来。

有羡慕、有嫉妒的、还有愤怒的……

“姑娘,这么好的男人哪里找呀!你要是不要,我可要抢了!”

那老妇人说道。

“得了吧,王婆子,你害不害臊呀,人家都可以做你孙子了……”有人打趣道。

“我抢过来给我孙女不行吗?”王婆子不甘示弱道。

“那倒是……这么好的男人……姑娘你要珍惜呀!”

“是呀!是呀!”

众人纷纷附和,搞得好似周璇若不好好珍惜南宫无痕就是犯了滔天大

罪,他们要冲过来抓她去浸猪笼一般……

周璇无语。

她很想说你们误会了,他不是我丈夫。

可现在自己的手都被人家攥得紧紧的,若她说他不是她丈夫,只怕还真要被抓起浸猪笼了!

哎——

万恶的封建社会呀!

还能怎么样?

周璇叹了一口气,只能乖乖地任由南宫无痕牵着,打算等人少一点,再伺机逃脱。

而南宫无痕看着周璇又叹气,又无奈的样子,心情好得不得了。

哈哈……

他就喜欢看她这般有口说不清,只能跟着他走的样子……

可爱极了!

“饿不饿?要不要找家客栈吃点东西?”

南宫无痕体贴地问道。

“不饿!”

她才不要去客栈这种人多的地方呢!

她要找个人少的地方摆脱他!

然而,周璇的话刚说完,她的肚子却非常不配合地“轱辘”一声。

“噗——”

南宫无痕见状很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丫头真的不饿吗?若不饿,那咱们就回东都再吃吧。”

哼——

他是故意的!

从这里去东都最少还要一天的路程!

她不饿死才怪呢!

民以食为天!

反正丢脸都丢了,周璇也豁出去了,红着脸,一言不发,径自奔向前方的悦来客栈。

南宫无痕跟着她身后掩嘴偷笑,可偏偏又故意笑出声!

气死她了!

你偷笑就偷笑嘛!

干嘛又笑出声音来给她听呀!

可恶!

实在可恶!

跟宇文辙那厮一样!

******

这个集镇距离大魏京城东都不远,又是距离东都的必经之路,所以非常热闹。

而作为本镇最大的悦来客栈则是往来商贾、学子、旅人首选之地。

周璇和南宫无痕进来的时候虽然还未到饭点,却已经做了不少人,热闹非凡。

像这种大客栈,往来人员复杂,所以消息通常都很灵通,周璇点了几个小菜,在等菜期间便听到周边有人议论纷纷。

“老张,大魏丞相周傲华寿宴上的事情你可听说了?”

邻桌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说道。

“当然听说了!这事闹得这么大,现在别说咱们大魏了,只怕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真没想到周丞相是这样的人呀……”老张感慨道。

“是呀!以前我还以为周丞相是个两袖清风、刚正不阿的好官呢!没想到居然在自己的寿宴上强迫杨姑娘!那杨姑娘今年才十多岁,当他女儿都可以了!真是人面兽心、道貌岸然呀……”

中年男人气愤地说道。

自古以来百姓最恨贪官污吏,周傲华一向以廉洁形象著称,却没想到会在寿宴当天趁人不备,对前来贺寿的雁回楼老板娘杨墨瞳下手,正巧被找他喝酒的李太尉逮了个正着。

“周丞相大概是以为后院着火了,大家都去救火了,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便对那杨姑娘起了色心……哎——可惜了那杨姑娘,如花似玉的年纪……听说不甘心受辱当天晚上就自刎了呢。”

“谁知道是杨姑娘自刎,还是周家那老狐狸使用了什么手段强迫人家呢!我看八成是周傲华怕杨姑娘去衙门告状,对他们不利,先下手为强了……”老张忿忿不平地说道,“我听说那老色-鬼想纳杨姑娘为妾,以此来平息自己这场丑闻,杨姑娘不肯……”

“这老色-鬼也够不要脸的!我听说那日周家后院进了歹人着火之后,周家三小姐也就是齐王妃至今下落不明!他居然还有心情要纳妾……真是不要脸!”

“是呀!听说齐王殿下为齐王妃失踪的事情当场就急昏过去了,一病不起!现在宫里都急坏了,再过几日就是齐王殿下和南越国公主的婚礼了,齐王殿下身子本来就不好,若有个差错……大魏可怎么跟南越国交代……”

“就是!还真够乱的……”

二人不断地摇头。

周璇闻言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看来周傲华寿宴那天发生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从那些人对周傲华不屑、鄙夷、唾弃的语气,周璇知道,这一次周家只怕是名誉扫地了。

对了,杨墨瞳……

只怕此事跟宇文辙是逃不了干系了!

周傲华活到这个份上,有权有势,若说再有什么追求,也不外乎身后名、流芳百世……

却没想到这一切在他最辉煌的时候全毁了!

一夜之间从人人敬仰的宰相沦为人人唾弃的老淫-棍,而且还是不顾女儿生死、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迫良家妇女的人渣……

这对周傲华来说只怕是比死还痛苦吧!

宇文辙,真够狠的!

周璇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坐在自己前面的男子,却见他满脸都是暖融融的笑意。

“想什么?这么入神?”

南宫无痕轻轻地问,说话间,他将一块鸡腿夹到周璇的碗里。

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身边这些人的议论。

“没什么。”

周璇摇了摇头,低头吃东西,不过接下来她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注意力似乎都在身边路人的交谈之中。

南宫无痕凝视着她良久,像是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一般,轻轻地问她:

“璇丫头听得这么入神,莫非是对大魏的局势很关心?”

他的声音非常平淡,那样子看起来只是在说一件与他毫无干系的事情。

也是。

此事本就与他无关,除非……

除非他就是宇文辙。

“无痕大哥,你是哪里人士?”

周璇突然抬头问南宫无痕,那双漂亮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好似想要透过他那双深潭古井一般的双眸窥视他内心深处的事情一般。

“丫头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件事情来了?”

南宫无痕挑了挑眉,一脸不解地看着周璇。

他没回答,这便加深了周璇的疑虑,可是她却不动声色,只是摇摇头,淡淡地说:

“没什么,随口问问而已。只是觉得无痕大哥对我了如指掌,而我对你却一无所知,有些心里不平衡罢了。不过无痕大哥若不想说,也就罢了,你我终究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

好一句“终究不过萍水相逢而已”……

这丫头逼人的功夫可真够绝的。

若自己不说,不但不能打消她的疑虑,反而会让她借此远离他……

哎——

南宫无痕无奈地叹一口气。

“吃块鱼,不是喜欢吃鱼吗?”

南宫无痕夹了一块鱼给她。

“我自己会夹,不劳烦无痕大哥了,萍水相逢,不好太麻烦您的。”

瞧瞧这语气……

“生气了?”

南宫无痕挑了挑眉,低头问她。

“没有。我干嘛生一个路人的气!”

周璇冷冷地说道。

瞧瞧,才这么一瞬间就从无痕大哥变成路人了!

这丫头……

她这到底是真的气自己不对她坦诚,还是对他演戏套他的话?

若是前者,他会很高兴;可若是后者,他也只能无奈地叹气了……

南宫无痕自认为有一双慧眼,可以轻易洞悉一切,可此时此刻,他很认真地凝视着眼前这个女子,却发现根本看不透她……

璇璇呀,璇璇,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终归,他投降了。

“丫头真的想知道我的事情吗?”

他放下筷子,认真地问她。

不知道为何,这一刻,周璇反而有些不确定了,只因为他的语气太过认真了。

“恩。”

终归,她还是轻轻地点头,可是心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地撞了一下。

闷闷的。

很难受。

“好,那丫头你可要认真听,一字一句都要记在心里,永远不要忘记。”

南宫无痕凝视着周璇,那表情特别认真。

他说:

“在下是洛川人士,今年十九尚未成亲,我是家中独子,家里有一母亲,本来有一妹妹,不过过继给了母亲的朋友,家世清白,周姑娘可愿意嫁于在下?”

“……”

她不过是问他是哪里人士而已,也没让他介绍得这么详细啊!

不过周璇注意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

“洛川?南宫?”她惊讶地看向南宫无痕,“难道是……南宫世家……”

南宫无痕点点头,道,“南宫望舒正是家母。”

“什么?”

周璇的声音忍不住微微上扬了几分。

本来他还以为他是南宫世家旁支,毕竟南宫世家作为横川四大世家之一,和慕容世家一样,非常庞大。

横川四大世家的规模和影响力并不比国家弱,有自己纪年,有自己的各种典章制度……

南宫望舒正是南宫世家的家主。

外界知道南宫望舒只有儿子,除此之外,任何信息都是保密的,却不想此人就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南宫无痕。

“现在璇璇知道我的秘密了,可要对我负责哦。”

南宫无痕可怜巴巴地冲着周璇眨眨眼睛,特别无辜地说道,一副“你敢不要我,我就跟你急”的样子。

此时周璇想的却是另一番事情。

南宫世家,横川第二世家,仅次于慕容世家。

这么说来,他真的不是宇文辙了……

毕竟宇文辙是大魏皇子,母亲是文德皇后。

文德皇后早已过世,而南宫望舒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江湖中颇有作为。

“你母亲真是南宫家主?”

周璇还是觉得不敢置信,他不是瞎掰的吧?

“怎么?璇璇对外来婆婆感兴趣?”南宫无痕挑了挑眉,若有所指地看向周璇,“要不咱不回东都了,跟我去洛川见你婆婆好了。不过若这样你可就得非嫁给我不可了,因为我从没带过姑娘回洛川。”

******

乐乐:7000+诚意是不是很足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