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67.167我不想欠慕容莫问

旭日森林

皓月当空,虫鸣不止,却将夜趁得愈发宁静。

屋内,烛火轻轻摇曳,南宫无痕静静地坐在床沿,那双漆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床上的女子。

她似乎很热,额头起了细细密密的汗,他便去打了水,用布蘸了水,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拭斛。

看着原本雪白的布条染上了一抹黑,南宫无痕嘴角微微勾起,嫌弃地看着梦中的人儿,道:

“真脏。餐”

可是语气中却尽是宠溺之情。

清洗一番之后,她原本脏乱的小脸终于干净了,只是脸色有些苍白,那没有多少血色的唇瓣轻轻触动,似乎在说什么话。

很轻。

南宫无痕低下头耳朵贴着她的唇,方才听清楚。

她在说:

“无痕大哥,你不能死……”

傻丫头……

南宫无痕摇了摇头,眼里露出三分无奈,可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

这时候,慕容夏梦从屋外走进来,手里端着粥和小菜,放到桌子上,淡淡地对着南宫无痕说道:

“昨夜她带你过来之后一直放心不下你,整整一天一夜没睡。”

话说到这里便打住了,关于周璇连夜上无日峰,又急忙赶回来的事情她没有说。

南宫无痕这么精明,她怕说多了他会猜出端倪。

“南宫公子吃点东西吧,你身体好了才能好好照顾周姑娘哦。”

慕容夏梦淡淡地冲着南宫无痕笑,笑容温和无比,即便脸上全是各种各样的丑陋疤痕,依然浮现出了几分淡雅,可以想象若没这些丑陋的疤痕,她该是个多么美好的女子。

“谢谢慕容姑娘。”

南宫无痕道。

慕容夏梦说得对,丫头拼了命把自己救回来,他若不好好照顾自己,那便是辜负她。

清粥软糯,入口即化,小菜可口,特别适合初愈的人。

南宫无痕静静地坐着,优雅用餐,慕容夏梦暗中打量着这个男子,心里有疑惑。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从没做过自我介绍,飞燕虽然认出了自己,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多说便被自己带走了……

照理说这个男人不应该知道她是慕容夏梦才对呀。

就在慕容夏梦低头思量的时候,南宫无痕已经用完餐了,他放下碗,目光淡然地看向慕容夏梦,道:

“慕容姑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真正救我的应该并非那位飞燕姑娘,而是慕容公子吧。”

他的声音很淡,淡得如同今晚的月光一般。

慕容夏梦心里猛地一震,眼中带着浓浓的惊讶,不敢置信地望向眼前这个男子。

他怎么会知道?

不可能呀!

莫问明明做得天衣无缝,就连给他输送真气的飞燕都没看出一点儿的端倪,而他一直昏迷着,不可能知道呀……

南宫无痕看出了慕容夏梦的疑问,他微微一笑,道:

“因为我知道,我的内伤很重,一般人没有足够的能力能救我。飞燕姑娘虽然武功高强,却还不足矣替我疗伤,这里也就只有慕容公子具备这个能力,不是他还能是谁呢?”

慕容夏梦并没有马上开口说话,此时她的心里并不平静。

南宫无痕说得轻松,其实如何判断自己伤势、如何断定飞燕的武功不足以替他疗伤并非容易的事情……

只能说这个男人不简单!

当这个想法浮现在慕容夏梦脑海里时,她又觉得好笑。

他可是名震江湖的南宫无痕,岂能简单?

只是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大概连莫问都没想到吧!

这一次,莫问是碰到对手了。

“他不想让青青知道。”

慕容夏梦叹了一口气,对着南宫无痕,说道。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那她也不瞒着他了,直接称呼周璇为青青。

慕容莫问不想让周璇知道是他救了自己吗?

为什么?

南宫无痕不懂。

他想若自己与他易地而处的话,绝对做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

以自己的性格,别说救人了,没暗中捅一刀就不错了。退一万步讲,就算自己出手救了人,那也绝对不可能做一个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他肯定会告诉周璇,让她时时刻刻记得欠他一份情……

为何慕容莫问不但救了自己,还不让周璇知道?

南宫无痕想不透。

“我欠他。”他看向慕容夏梦,道,“这个人情我必须还。”

倒不是他南宫无痕有什么不愿意欠人人情之类的原则,而是他不想让周璇欠慕容莫问什么……

璇璇的心里一直只有这个男人,若再欠下这份情,别说她忘不掉慕容莫问,

就连他也会觉得怪怪的。

他南宫无痕的女人怎么可以欠别的男人人情呢?

“你不欠他,他救你是因为青青。”

慕容夏梦说道,言下之意这份情轮不到他来还。

“璇儿是我的女人,我替她还,天经地义。”

南宫无痕看了慕容夏梦一眼,漆黑的双眸中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这话不仅仅是在于表达自己要还慕容莫问人情这么简单,更是在向慕容夏梦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没错,璇璇是他的女人!

他南宫无痕绝对不容许自己的女人欠别人,尤其还因为自己。

南宫无痕不似慕容莫问,随时都会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相反,他看起来风轻云淡、清尘脱俗得仿佛天上下凡的谪仙,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温软的男子,比如他现在说话,语气虽然温和,但是其中的强硬却让人不敢拒绝。

饶是慕容世家的大小姐,也微微打了一个冷颤。

不过慕容夏梦毕竟是横川第一世家的千金,见过大世面的人,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对着南宫无痕温和一笑,道:

“我们慕容世家什么都不缺,事实上除了青青他什么都不想要,难道南宫公子打算把青青让出来?”

慕容夏梦看着南宫无痕,笑容中带着戏谑。

这话看似温和,却充满了嘲讽的意思。

她在嘲讽南宫无痕不自量力。

在慕容夏梦看来,南宫无痕之所以有机会接近青青,不过是因为她弟弟不与他争而已,说白了还不是弟弟将青青让给了他?

慕容莫问对周璇的感情,慕容夏梦是清楚的,她知道他割爱的痛苦,心里自然也不舒服。

“南宫公子若真想要报答莫问对你的救命之恩,就好好对青青吧,不要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慕容夏梦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到周璇虚弱的脸上,轻轻地说道。

南宫无痕并没有因为慕容夏梦的话生气或者是感到难堪,他很自然地点头,道:

“我自然会对璇璇好,但不是因为慕容公子的救命之恩,而是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他的语气还是那么的霸道,并非由因为慕容夏梦的挖苦而气弱,相反的,他嘴角轻轻一扬,神采飞扬地看着慕容夏梦,继续说:

“若慕容公子不需要我还这份情,那我把这份情还给慕容姑娘你如何?”

眼前这白衣男子俊眉微微一挑,灿若星辰的双眸中带着七分邪气,言语间却是洞悉一切的神秘。

慕容夏梦微微蹙眉,似乎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南宫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南宫无痕微微一笑,道:

“我能解你身上的蛊,让你恢复容颜。”

“什么?”慕容夏梦不敢置信地看向南宫无痕,眼中闪过一丝震惊,随即她又摇头,道,“不……不可能的……”

那人曾经跟她说过,除非这世上有个男子不计较她现在的长相,真心爱她,否则她断然不可能恢复原来的面貌。

这些年来,父亲为她网罗天下能人术士,却没有一个人有办法……

“这蛊本来就是从我手中流出去的,我自然能解。”

南宫无痕的语气很平静。

原来如此……

南宫无痕制的蛊,难怪没人能解。

“南宫公子可否将这蛊给我一份?”慕容夏梦看向南宫无痕,问道。

南宫无痕不解,她不是应该让他替她解开身上的蛊毒恢复容貌才对吗?怎么反而向他索要这蛊毒?

慕容夏梦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容貌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加在我身上的屈辱,我要让他也真真切切地感受一遍!”

慕容夏梦没有指名道姓,但南宫无痕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连城流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