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65.165慕容啊慕容时间竟有你这般痴傻的男儿7000+

“真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吗?”

慕容莫问那双寒冷又孤寂得如同天边寒星的眸子静静地凝视着周璇,一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此时竟然带着几分戏谑和暧-昧。

暧-昧?

慕容莫问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呢?

周璇心头一抽,心痛莫名地加剧斛。

她用力地咬唇,原本就惨淡没有血色的唇硬生生地被咬出一抹绯红来。

“是的,任何事情都可以。餐”

慕容莫问没有说话,眼神愈发幽深了。

他幽深的目光落到周璇漂亮的唇线上。

她说她爱他五年,她可知他爱他十年了。

十年,十年,他有的是机会,却从未对她做过越矩之事,甚至连吻一下她都不曾。

他以为来日方长,他慕容莫问的妻子理应把最美好的一切留到那最美好的一刻。

然而事实难料……

不知不觉,他修长的手掠过她略带干涸的唇。

那柔软的触感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美好……

或许,只消低下头,他便可以拥有她了,拥有这最美好的一切……

“真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吗?”

他又重复了一遍,说话期间,他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周璇的双手下意识地攥紧,她的心猛地一阵抽搐。

“慕容,你非要这么伤害我吗?你明明不是这样的人……“

周璇的心好痛,痛得连呼吸都没有力气了

他若要她,有的是机会。

还记得昔日,她曾经一时激动,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却被他厉声呵斥,他说:

“青青,男女有别,你怎能如此不知轻重?”

那时的周璇很无辜,她低着头,不敢说话,像个犯错的孩子。

他站起来,不再说话,朝着屋外走去。

那时候她心慌得不得了。

她知道,他是个高贵优雅的世家公子,他有自己的坚持。

那一刻,周璇特别担心他会就此以为她是个轻浮的女子,然后离她远去。

于是,她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好似生怕他就此消失,不离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容莫问转身,看到周璇像一只小尾巴一样跟着自己,微微蹙眉。

他一蹙眉,周璇便慌了,连忙说:

“我……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从来没有亲过别人……”

周璇的确没有亲过别人,即便在二十一世纪,亲一亲脸颊并不算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有时候女生之间打闹嬉戏也会亲来亲去……

可是周璇没有,这大概跟她一向喜静,不爱打闹的性格相关。

那时,她非常的忐忑,尤其是慕容莫问一直没说话,她的一颗心就被提着,七上八下的。

“真的没有,你信我!”

她焦急地捉着他的衣襟,小声地说道。

“恩,信。”终于,他不再冷漠,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道:“不过以后,不要这样了。”

周璇松了一口气,从那以后她除了偶尔拉拉他的衣角以外,再也不敢越矩了……

昔日的画面浮现在周璇脑海里,同时也浮现在慕容莫问的脑海里。

周璇只知道他严厉地呵斥她不知轻重,却不知倒是他内心的煎熬。

她不知道一个男人的欲念!

虽然他一向自制力过人,然而一旦遇上她,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便会瞬间瓦解。

他看起来是对她严厉,实际上,他是在气他自己。

因为那一刻,他竟然有一种想要她的冲动!

他怎么可以有那种想法呢?

她是他心目的妻子。

他绝对不可以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要了她!

他要给她最美好的一切,那将会是一生当中最美好的回忆……

所以他一直压抑着自己,一直在等,等他的青青长大,然后成为他慕容莫问的妻子……

然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的青青会成为他的回忆。

下半辈子,还很长,可是他却再也无力拥抱她,只能靠回忆度日了……

慕容莫问再次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夜明珠下,她容颜静好,比以前更加美丽动人了,而她那双黑漆漆的眼睛还和以前一样,会牵动他的心。

此时此刻,她凝视着他,眼神不再似以前那样单纯,夹杂了很多伤痛。

伤痛……

是了,伤痛!

若不痛彻心扉,又怎能彻底拔除呢!

所以,慕容莫问看着周璇,轻轻地说:“你知,人是会变的。”

“呵……”

这就是他的答案吗?

周璇笑了,笑容那么

惨淡,好似一朵绽放在暴风雪中的梅花,随时都会凋落,却又倔强地坚持着。

“慕容,你没变,你还和以前一样冷漠。”她看着慕容莫问,轻轻地笑,说话间,她伸出手指了指他的胸口,道,“只是心变了。”

心变了。

所以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我了……

她认输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输给时间,还是输给哪个不认识的女子……

终于,她艰难地闭上眼睛,坚定地说:

“慕容莫问,你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肯救他。”

她不再看他,那长长的睫毛在空气中轻轻颤动,隐隐之中夹着清澈的泪珠儿,可是这一次,她却倔强地不让它落下。

慕容莫问的眉心皱得那么紧,紧紧地拧着。

那双冰冷的眸子一动不动地落到她美丽的脸上,略带薄茧的手指在她的唇瓣上轻轻摩挲。

他长年与各式各样的药材打交道,所以身上带着药味,淡淡的,非常好闻。

周璇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正在一点一点地朝着她靠近,近得只要她稍稍往前,就可以碰到他……

然而,就在周璇以为他会对她做什么的时候,那近在咫尺的药香味去突然远去。

她不解地睁开眼时,他已站在一丈之外了,默默地看着她,眼神比她刚进来时更加冰冷了。

他说:

“可惜我什么都不需要,你走吧。”

一句什么都不需要,直接把周璇打入万丈深渊。

“慕容莫问……”

“不用浪费口舌了,我是不会救他的。”

说完之后,他又坐回了原先的位置,低头,继续看书,浑身上下散发着冷漠。

这一刻,周璇感受到一股子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他都这么说了,她又能拿什么求他呢?

这一刻,周璇想起南宫无痕,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慕容莫问,你能不能别见死不救呀……”

那是最无奈的叹息,心痛。

可是慕容莫问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说:

“我建议你去无日峰东边的山脚下看看,到时候你还会不会说出这么无知的话。”

无日峰东边的山脚下,又叫东门,那里是外人进入无日峰的唯一通道,每天都有无数前来求医的人跪在那里,常常的,仿佛一条长龙……

有前来求药的,也有前来求医的;有八旬老人,也有三岁孩童;有武林高手,也有普通村民……

他们当中有不少人都是病入膏肓,垂垂等死,可慕容莫问来说却不是难事,或许他只需开服方子就可以救他们一命……

可他什么时候救过呢?

即便有人死在他身边,他也一样面无表情地走他的路,步伐如旧……就如同当初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周璇被野狼包围一样……

是呀……

这位第一公子医术冠绝天下,可什么医者父母心、悬壶济世从来与他无缘。

见死不救,才是他一贯的作风!

怎么办?

周璇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慕容莫问,她还能找谁就南宫无痕呢?

可是她不能让南宫无痕死啊!

“慕容莫问,算我求求你!求求你救他好不好?”

周璇无力地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心里好无助。

这时候,一个想法在她脑海里滋生。

周璇咬了咬牙!

赌吧!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她拿出一把匕首,那是刚才从南宫无痕那里拿来的匕首,她看着慕容莫问,轻轻地说:

“慕容,念在我爱了你五年的份上,你救救他好不好?”

慕容莫问幽冷地目光落到她手里的匕首之上,瞳孔猛地一缩。

“我若执意不救呢?你这是要死在我面前吗?”

“是。”

周璇坚定地说道。

南宫无痕因她受伤而命悬一线,若她救不了他,便只能把命还给他。如此才能不相欠。

这是她唯一的选择!

也是她唯一的赌注。

“哼——”

慕容莫问发出一抹冷笑。

这是周璇第二次见他笑。

慕容莫问从来不笑,曾经,周璇以为如果有朝一日,他笑了,那肯定仿佛天使一般迷人,漫山遍野会因他花开,阳光会因他而更加绚丽夺目……

然而她错了!

她现在才发现慕容莫问的笑不是天使,而是恶魔,会将她凌迟处死的恶魔。

“你威胁我?”

他冷冷地看着她,目光仿佛淬着毒一般。

他们相处多年,周璇是个性

子很温和的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她顺着她,除非涉及到原则性问题,她才会拿绝食来逼他妥协。

这样的次数并不多,加起来也没超过三次。

可是,她现在却拿生命来威胁他。

生命!

为了另外一个男人,用生命威胁他,逼他。

慕容莫问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璇,那眼神寒冷得仿佛是想要将她活活冻死一般。

这一刻,周璇感受到仿佛有无数冰刀子从四面八方朝着她飞过来,每一刀都深入骨髓,刻骨铭心。

她害怕慕容莫问的眼神,好似她做了生命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可是她没有!

她从来没有!

若真说对不起,那也是他对不起她!

所以,周璇咬着牙,尽量让自己用平静的眼神回视慕容莫问。

“是的。”她的声音轻轻地,“慕容莫问,你若不救他,我就死在你面前。”

“死在我面前?”

慕容莫问嘴角微微一勾,又笑了,那是一个满带嘲讽,让人看了会心痛的笑。

“周璇,死在我面前的人还少吗?你觉得我会在乎多你一个吗?”

他带着笑意,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

周璇愣住了。

周璇……

他叫她周璇……

不是青青,不是子佩……

是周璇吗?

这一刻,周璇知道自己输了。

她赌输了。

曾经,她是他的青青子佩,他在乎她的,所以她可以用自己的健康、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他,如今她在他眼里已经不再是青青子佩,是周璇……

他是在告诉她,她在他心里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既然什么都不是了,那她又怎么能威胁得了他呢?

周璇听到慕容莫问说:

“你跟我学了这么久的医,应该知道用刀自杀是一件痛苦的事,不如还是服药吧!若你没有毒药,我可以提供给你……毕竟你我终归有过一段过往,我也不忍心让你死得太痛苦……这是我最后的仁慈了,希望你有自知之明。”

说完之后,一颗药丸递到周璇的手里。

周璇闻了一下便明白那是毒药,致命的毒药。

慕容莫问,真够残忍的!

周璇想笑,可是却笑不出来。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毒药,这一刻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也好,与其痛不欲生一辈子,还不如就此陪南宫无痕上路吧!

握住他递过来的毒药,周璇终于站了起来。

不再苦苦哀求,她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怎么?又不想死了?”身后,传来他满是嘲讽的声音,“你对南宫无痕的诚意也不过如此嘛!”

周璇并没有因为慕容莫问的残忍而动怒,只是淡淡地说:

“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上路,所以我得回去死在他的身边。”

讲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嘴角终究勾出一抹无奈的弧度。

“慕容莫问,谢谢你的毒药,周璇祝你长命百岁。”

这一刻,她是周璇。

不再是那个爱他爱到刻骨铭心的周子佩。

周璇走了,再没有半步的停留。

书房的门打开的一刻,周璇却愣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那张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脸。

是飞燕!

飞燕,她一直站在门口吗?

周璇却没有太多的表情,她掠过她,径自朝着屋外走去。

“璇璇,等等!”

飞燕抓住周璇的手。

周璇停下来,不解地看着她。

她不明白都这个时候了,飞燕还会有什么话跟她说。

周璇那满是伤痛的眼神也刺痛了飞燕,她低下头,不敢看周璇的眼睛。

她说:

“璇璇,我听小支说了南宫无痕的伤势,我武功也不错,或许我可以把真气输给他……我的真气再加上你的医术,我想应该能救她吧……”

原来是这样……

这一刻,周璇感慨万千。

她看着飞燕愧疚的眼神,叹了一口气:

飞燕,还是那个飞燕!

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可终归她还是把自己当朋友的。

终于,周璇点点头,真诚地看着飞燕,道:

“好。飞燕,谢谢你。”

******

飞燕和周璇走后,屋内又恢复了平静。

无日峰的夜,狂风肆虐。

门没关,一阵风钻进来,吹乱了一桌的纸。

宣纸纷飞,好似一场漫天大雪。

慕容莫问静静地站着,任

由那些纸狂舞,乱了原本井然有序的书房。

“长风,去准备一下,我要去一趟旭日森林。”

他冰冷的声音透过幽静的夜传到刚刚来到门口的司马长风耳里。

“公子?”

司马长风不解地看着莫容莫问。

此时那男子目光冰冷,但紊乱的呼吸却昭示着他的不平静。

虽然他表面上依旧面无表情,可此时此刻,他内心该是多么地煎熬,怎么样的排山倒海。

司马长风好似瞬间明白了,他低头道:

“虽然南宫无痕武功高强,然此事他虽然身受重伤,杀他无异于捏死一只蚂蚁,何须公子亲自出手呢?我去便行……”

言罢,他便已迅速转身,打算赶在飞燕到达之前先一步去旭日森林,杀了南宫无痕。

然而却有一道幽冷的声音自他身后响起。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南宫无痕?”

那是一个反问句,很平淡,也很冷。

司马长风微微一愣,他转过头,不解地看向慕容莫问。

“不杀他?那公子何必亲自去旭日森林一趟呢?该不会是要救……”

司马长风没有再说下去,他太惊讶了,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不敢置信地看向慕容莫问。

他没听错吧?

慕容莫问叹了一口气,道:

“去准备药箱吧。”

司马长风一惊,忍不住问他:

“为什么?”

为什么周姑娘苦苦哀求,不答应;可是她绝望走后,你却又要去救他……

为什么?

慕容莫问看着司马长风,叹息:

“我曾发过誓,只要她开口,任何事情都会答应她。”

这是慕容莫问的承诺,他从未对周璇说过,但他自己心里一直记得。

记得自己那次他将她丢下悬崖,又把她救回来……

她昏迷地躺在床上,那般憔悴。

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不能没有她……

那一刻,他便在心里暗中发誓,此生她要他做任何事,只要她开口,他都不会拒绝……

她是他慕容莫问此生的挚爱。

“那你刚才还……”

司马长风欲言又止,他看不懂。

若是如此,为何还要那样对周璇?

看着慕容莫问太息一般的目光,有些话,司马长风终归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叹了一口气,道:

“慕容,你知这样周姑娘会恨你。”

这一刻,司马长风,把慕容莫问当做多年的挚友,推心置腹地说。

他比谁都清楚,慕容莫问有多爱周璇。

他以为他是嫉妒南宫无痕,才不肯出手相救,却不知道他从一开始没不打算救南宫无痕。

司马长风不懂!

既然如此,为何要那样对周璇呢?

他不解地看着慕容莫问,却听到慕容莫问轻叹:

“我若不如此,她怎能彻底忘掉我,开始新的生活呢?”

他比谁都清楚青青的倔强。

她可以在他音讯全无的时候等他三年,用尽手段,不息用生命将自己逼出来……

她是个傻瓜!

倔强的傻瓜!

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十辆马车也拉不回来……

慕容莫问知道,若不这样,只怕她依然一辈子都忘不掉自己……

若忘不掉自己,她如何开始新的生活?

他这辈子已经注定不幸了,又怎么舍得让她也和自己一样痛苦终生呢?

他并不懂什么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大道理。

也不信奉爱一个人,是让她幸福,哪怕跟她走到最后的不是你……

其实他慕容莫问怎么可能这么伟大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青青过得不好,他便会更加痛苦!

所以,只有让她快乐,让她重新开始生活,这样他心里的痛苦才会少一点……

终归,他只是希望的痛苦少一点,才希望她幸福快乐的,并非因为爱情的伟大。

这是慕容莫问自己理解。

“走吧。”

慕容莫问淡淡地说,他必须在飞燕带她回答旭日森林之前结束这一切,否则就功亏一篑了。

狂风下,那男子冰冷地御风而行,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竟比狂风还要还冷。

他来到旭日森林的最中央,那间不大的院子前面。

“一个人来的?”

开门的女子有些意外。

慕容莫问没有多说,似乎不愿意回答,她也没有追问,带他来到那间房。

那间房里躺着全天下最神秘的男人,南宫无痕。

此时此刻,他的脸色惨白如纸片,不知道这张人--皮=面具下面的真是面容是不是会更加白……

司马长风有些好奇,也有些激动。

作为江湖中人,谁不想知道南宫无痕的真面目呢?

他看向慕容莫问,可慕容莫问却没有太多表情。

他看起来对南宫无痕的真实面目并没有太多兴趣,只是让司马长风扶他起来,然后运功,将真气渡给他。

“公子……”

司马长风皱起眉头,虽然慕容莫问武功高强,可南宫无痕伤得这么重,若真要救活他,只怕对慕容莫问本身的伤害会很大……

“不必多言。”

慕容莫问淡淡地说道。

司马长风自然不好再说什么,这世间除了周璇还有谁能让慕容莫问改变主意呢?

没有!

司马长风叹了一口气,只是心里替他不值。

何苦呢?

一面让她恨你,一面又暗中为她做这么多!

慕容啊慕容,世上竟有你这般痴傻的男儿……

***

乐乐:谢谢cx0564335的大红包!7000字送上,诚意十足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