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62.162南宫无痕到底长什么样

前方,那银发黑衣的男子稳稳地站在一棵树上,黑色的衣服在血色残阳下随风轻轻飘动如鬼似魅。

他挑了挑修长如画的眉,露出一抹兴味十足的笑,戏谑地说道:

“我北羽源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呀!难道你才发现吗?”

言罢,他不怀好意地勾唇一笑,开始运功,一股强劲的真气在他手中凝聚,集成一股强劲的力量,豪不客气地朝南宫无痕攻去。

而南宫无痕竟然没有躲,他一动不动地在原地硬生生地接了他一招餐。

北羽源这一招使出了十成的功力,而南宫无痕这个时候大部分真气都输给周璇了,没有真气护体,可以说是硬生生地以血肉之躯挨了北羽源这一招。

“怎么不躲?”北羽源好看的眉心一挑,似乎也有些意外,“以你的伸手,要躲过这一招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呀……斛”

他的目光落到周璇身上,那双眸子微微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道:

“不会是因为她吧?也对,如果这个时候你停止真气输出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不过说实话,南宫无痕,你这样也太不值了吧!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有必要吗?”

北羽源伸手托着下巴,似乎是在评估着什么。

周璇闻言,心里猛地一震,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还记得上次两个人之间惨烈的比斗,至今想起还心有余悸……

怎么会这么巧又遇到北羽源呢?

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过周璇敢肯定,这个北羽源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无痕大哥……”

她不安地睁开眼睛,刚想要说话,却听到南宫无痕严厉地说:

“专心点,不要胡思乱想。”

“可是……”

周璇皱起眉头,似乎还想说什么。

这个时候,前方,那个站在树枝上的男子突然一副恍然大悟地正大眼睛,看着南宫无痕。

只见他用力一拍手道: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为了那个赌约!想要演戏,赢得美人心,好让我叫你一声爷爷,对不对?我说嘛!传说中冷些无情、杀人如麻的南宫无痕怎么可能会为了个女人连命都不要!啧啧……这戏也演的太投入了……小美人,你可别被他骗了!”

周璇听了北羽源的话,微微皱眉,心想难道真的如此吗?

那这南宫无痕的演技也太好了吧!

她差点就被他骗了……

“呵呵……就让你爷爷我揭穿你的真面目吧!”

说话间,北羽源足下一点,整个人轻飘飘地从树上飘了下,御风而来,带着一股真气凝聚成强劲的威力,攻向南宫无痕。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也出乎周璇的意料,南宫无痕竟然依然不躲。

“噗——”

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嘴里喷出,落到他雪白的衣服上,就像雪地里绽放的一朵朵红梅,妖冶无比。

天地瞬时安静了,只剩下真气余波撼动大树,枝叶落了一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这一刻,北羽源和周璇都愣住了。

“你来真的?”

北羽源不敢置信地看着那白衣男子,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这一招的杀伤力。

他几乎用尽了全力,再加上之前南宫无痕已经受了他一招……

这一次,只怕是凶多吉少了吧!

周璇刚刚听了北羽源的话,也以为南宫无痕只不过是设计骗自己而已,怎么也没想到南宫无痕竟然真的连命都不要……

这一刻,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无痕大哥,你……”

她转过身,想要查看他的伤势,心里发酸。

不知道为何,此时此刻,她宁愿他只是骗她的,而不是这样真的为了她,傻傻地挨北羽源一掌。

“别动,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他冷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可是……”

周璇想说前功尽弃就前功尽弃吧,大不了就不学功夫了,没什么大不的……

可是你绝对不能有事呀!

“你给我集中注意力!什么都别想。”

南宫无痕突然冷喝一声。

那声音霸道至极,任何人听了都会为之一震,失去说“不”的勇气。

就在周璇发愣了一瞬间,南宫无痕已经调动真气,迅速打动周璇的穴道。

周璇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滑过,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震开了,浑身的筋脉通了。

待她回过神来,便见那男子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淡淡的笑荡漾开来,好似春日里最动人斑驳的阳光。

“丫头,成功了。”

他轻轻地说,笑

容温暖得足已将千年寒冰瞬间融化。

“无痕大哥……你没事吧?”

可是周璇在意地便不是这个,她担心的是他的身体。

“噗--”

却没想到她的话音还未落下,南宫无痕又吐出一口鲜血,那张脸惨白的宛若纸片,没有一丝的血色。

“无痕大哥……”

周璇着急地伸手去给他诊脉,而这个时候,一阵诡异的笑声自她身后响起。

“璇儿,你就别白费心思了,他必死无疑了!”

北羽源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璇道:

“他两次被我的真气所伤,却不但不运功疗伤,还用仅存的真气替你打通筋脉……这不是找死吗?这一次,他是不可能活下去了……”

北羽源一边说,一边朝着他们走过去。

“你……不要过来!”

周璇警惕地看着北羽源,她下意识地将负伤的南宫无痕护在身后。

“璇儿,你别这么激动!以咱俩的关系,难道我还会伤害你不成?”

北羽源暧昧无比地看着周璇,笑道。

“我跟你没关系!”

周璇咬着牙关,恶狠狠地说道。

这个男人,每次出现都没好事!

第一次出现,耽误了她回王府的时间。

第二次出现,害她成为百花宴的嫌疑犯。

……

现在又害南宫无痕重伤……

可北羽源却没有把周璇的怒吼和警告放在眼里,他指了指负伤的南宫无痕,然后冲着周璇眨眨眼睛,道:

“璇儿,你难道就不想看看这家伙到底长什么样子吗?”

南宫无痕擅长易容,江湖中从来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北羽源不信周璇不好奇。

周璇一怔,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唇,沉默了,似乎陷入沉思。

难道她也想看南宫无痕到底长什样?

她皱了皱眉,艰难地转过身,看向自己那个因为负伤而变得羸弱的男子……

只消伸出手,揭开他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他的真面目……

若是平时,谁敢打这个主意呢?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只要上前一步,扯下面具,江湖上最大的谜团就要解开了……

北羽源见周璇开始犹豫了,笑容便更加灿烂了,带着蛊惑,继续劝说:

“璇儿,其实我一直都怀疑这家伙跟齐王殿下有联系,你说他会不会就是宇文辙呀?”

他也这么觉得?

周璇顿了,双手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双目灼灼地看向北羽源。

终于,她站了起来,朝旁边走开几步,给北羽源让出了一条道,北羽源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二人四目交接,周璇突然对着北羽源神秘一笑。

那一刻,北羽源微微一愣,随即嘴角扬起一抹浓浓的得意。

“看到了吧!你为她连命都不要,可她却这么快就放弃你!你现在是不是很伤心很后悔呀?南宫无痕,不过一个赌约而已,干嘛这么认真?结果把自己玩进去了吧?不值,不值……”

他一边摇头,一边弯下腰,他的手伸到南宫无痕的脸上,得意一笑:

“我赢了。”

言罢,手微微一动,打算将南宫无痕脸上的人--皮面具揭开。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金属飞出,快如闪电。

是无痕刀!

待北羽源觉察,想要躲,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那把锋利的刀已深深扎入北羽源的腹部,正中要害。

尽管他已第一时间发动真气护体,然而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所以,尽管此时南宫无痕受伤,无痕刀的力量大减,可北羽源依然伤得不轻。

“你不是不行了吗?”

北羽源,捂着肚子,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无痕。

却见那白衣男子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浅笑。

那笑带着三分正气,七分邪佞,配上他那双璀璨的眸子,即便此时他的脸平凡无奇,依然那么迷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周璇说得没错,有时候一个人的外貌也不是那么重要,气质才是最关键的。

就像南宫无痕,即便此时他的这张脸这么平凡,可依然不减他迷人的魅力。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偷袭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

那白衣男子邪佞一笑,翻身站了起来,此时太阳已经西沉,天空中红霞片片,山间凉风阵阵,吹动他身上染了献血的白衣,让他整个人愈发的俊美清尘,好似一个刚刚战胜恶魔,即将羽化重归仙邦的天神。

这就是南宫无痕,尽管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邪气,但那股自带的清尘脱俗气质却从来不会改变。

北羽源皱起眉头,想

要再对他发起进攻,然而被无痕刀所伤又岂能没事,尤其还是那么关键的位置。

江湖传言:无痕刀下无活口!

若非北羽源自身武功实在强大,内力惊人,以那么近的距离,此时他只怕已经是一缕亡魂了。

剧烈地疼痛让北羽源脸色瞬间转为惨白,可是他却不恼,反而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神秘的笑。

“南宫无痕,果然名不虚传。”

那笑,是棋逢对手的喜悦。

南宫无痕笑而不语,他转头看向周璇,那清冽的笑容中带着暖意,赞许道:

“丫头,演技不错。”

北羽源脸上的笑容一僵,疑惑地看向南宫无痕:

“你说什么?她刚才是在演戏?”

“若不演戏,又怎能让北羽公子如此轻易放松警惕呢?”

周璇淡淡一笑,这笑却是对南宫无痕笑的。

以周璇的性格,断然不可能在南宫无痕深受重伤的时候去揭开他的脸……

更何况他还是为了她才如此的!

她若这么做,还是人吗?

南宫无痕因她受伤,虽然她自认为没有能力将他从北羽源手下救出来,但是刚才她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拼了自己的命也不能让北羽源揭下他的面具,因为那关系到他的尊严!

不管他是谁,在这一刻,他是对她恩重如山的无痕大哥!

这一刻,北羽源突然想到周璇刚才那个神秘的笑,猛地心里一惊,顿时神秘都明白了:

“难道说,你刚才对我使用了控魂之术?”

他这话虽是问句,却已经不需要回答。

是了,若非这女人对他使用了控魂术,以自己的武功修为怎么可能会躲不过南宫无痕的攻击?

答案只有一个,这个女人趁他不备,对他使用了控魂术。而且不是那种很强烈的控魂……

这就是这个女人聪明的地方,因为太强烈反而会引起他的防备,不容易成功。她这样只需让他有一瞬间的放松便足够南宫无痕得手了……

“呵……有意思!有意思!”

若是寻常人,这种情况下,只怕会恼羞成怒。

可是北羽源没有,他那双神秘莫测的眼眸看看周璇,又看看南宫无痕,兴味十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北羽源仰天大笑,笑声是无比地爽朗和畅快。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南宫无痕,我们后会有期!下一次,我不但要揭下你的面具,还要璇儿的心向着我。”

说话间,他大手一挥,毕方鸟再次出现。

话音还在,人已被毕方鸟驮着飞上九天。

渐渐地,直到他的声音消失在空气之中,周璇方才确定他走远了,松了一口气。

“无痕大哥,你没事吧?”

她抬起头,那双漂亮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那白衣男子,眼神有些复杂,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不过最多的还是关心和担忧。

此时,白日的最后一丝光芒已经被黑夜吞噬,一轮月牙升到天空中,给人间带来一阵幽白的月光下,

月光落到南宫无痕的身上,让他整个人都带上了几分朦胧的色彩,这一刻,周璇忍不住想起诗经中的古老诗句: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没事……”

月光下,她看到他对她笑,笑容温柔得仿佛棉花糖一般柔软甜蜜。

“那我们走吧。”

周璇下意识地嘴角轻扬,回给他一个同样温软的笑,上前走到他身边。

“噗——”

南宫无痕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你……”

周璇吓得说不出话来。

“北羽源的武功果然名不虚传。”他淡淡地笑,声音很弱,气若游丝。

周璇连忙上前,扶住他。

“无痕大哥……”

这一刻,周璇不知道该说什么,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从脸上滚出来,滑过脸颊,落到地面上……

一颗,一颗,钻进泥土里面。

原来,他一直在强撑……

也是,若不装作无事,北羽源又岂会离开!

“丫头怎么哭了?”

他看到她的泪水,微微一愣,虚弱地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珠儿。

泪水滚烫滚烫的,一直烫进他的心里。

***

乐乐:这两天带队中考,要明周日五点半才考完,没时间码字!加更那一章估计要周日晚上比较晚才能更新出来了!大家辛苦等一下哈!实在不好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