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61.161无痕大哥年纪不小了吧

卑路斯的话唤回了众人的理智。

他们此行的目的便是帮仙儿渡劫,收服灵蛇宝剑也是为了助仙儿渡劫,否则他们断然不会损耗修为。

林仙儿凝视着卑路斯,冷傲的眼中闪过一丝感动光华。

“拿去!”

伊丽莎白将甘露水递给南宫无痕,她虽然不愿意,但卑路斯都这么说了,她只能照做斛。

南宫无痕淡淡一笑,右手一挥,灵蛇宝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最终不偏不倚地落入卑路斯手中。

卑路斯接过宝剑交给林仙儿,那双栗棕色的双眸深深地看了南宫无痕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佩服,道餐:

“如果你来我们西土修炼武魂的话,一定会成为非常可怕的对手。”

南宫无痕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

随后卑路斯便带着同伴马不停蹄地离开了,他们还要继续自己的旅程。

“还要吃吗?”

南宫无痕看着周璇,指着兔肉,关切地问道,似乎全然不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南宫无痕,他们是什么人?”

周璇满脸疑惑,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玄乎了。

“他们是修炼武魂的武者,又叫修真之人。”南宫无痕淡淡地解释道。

修真之人?

她之前倒是听飞燕提过。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修真之人……”

周璇依然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其实我们东土这边并没有人修真,不过在西土那边很常见。”南宫无痕淡淡道。

不过,南宫无痕也觉得奇怪,东土和西土虽都属于横川大陆,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世界,两者之间有着严格的结界,彼此并不相通。这群人是怎么过来的?

或许他得回去问问艾哈迈德,毕竟只有他认识那个卑路斯。

“西土在哪里?”周璇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

“你都不知道?”周璇有些惊讶,同时隐隐露出一抹失望。

“你这么想知道可以追上去问他们。”

南宫无痕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说道。

周璇分不清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想跟她说。

她撇了撇嘴,识相地不再追问。

不过她想起卑路斯临走前说的话,又忍不住再次开口:

“南宫无痕,你为什么不修炼呢?那个卑路斯居然可以一分为三,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没什么兴趣。”南宫无痕耸了耸肩,一脸淡然,道,“不过如果丫头想要修炼的话,我可以陪你去西土。”

“你不是不知道西土在哪里吗?”

周璇狐疑地看着他,却见南宫无痕爽朗一笑,一脸宠溺地看着她,道:

“我是不知道,但是如果丫头你想去,就算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找到它。”

他的眼神那么炽热,烫得周璇脸颊不自觉地发红,只觉得浑身不在,下意识地低头避开他的眼神,道:

“没有啦。”

其实她本身就对打打杀杀不感兴趣,想要习武也不过是为了防身而已。若真去了西土那种以武为尊的地方,只怕每天都要过得压抑死。

她只是听了卑路斯的话,替南宫无痕感到可惜而已。

然人各有志,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或许南宫无痕和她一样跟喜欢东土的安乐吧。

“不吃了?”

南宫无痕见周璇一直没有再吃东西,忍不住再次问她,可不能饿坏他家小吃货。

“饱了。”

周璇乖乖地如实回答。

“哦?怎么变得这么不能吃了?”南宫无痕眯起眼睛打趣道,“以你的风格,应该能吃得下一头牛才对,区区一只兔子就能饱?”

一只兔子都吃不饱的话,他当她是猪吗?

不过周璇也懒得争辩,干脆幽默一回好了。

“本来是没吃饱的,不过刚才那个卑路斯长得真是秀色可餐,我看看他就饱了……”

周璇自认为幽默,然而他身边的男人不但没被她都笑,反而脸色一沉,往她的脖颈上一点,可怜的周姑娘又失-声了。

“丫头话太多了,嗓子需要休息。”

“……”

她什么时候话多了呀!

周璇无语,难道说她又说错话得罪他了?

可是从刚才道现在她说的话加起来也不到十句,大多都类似于“恩”“啊”的附和,唯一有实质性内容的就是夸卑路斯长得好看……

难道他是因为这个不高兴?

不是吧?

这男人还嫉妒卑路斯的美貌?

这也太没气度了吧!

那林仙儿长得也比她好看很多呀,她都是抱着看美女的心态纯

粹欣赏的……

外貌是上天给了,总不能不允许别人长得比你好看吧!

生气的理由有无数种,但很少人会因为别人长得比自己好看而生气吧!

还是说南宫无痕之所以生气并非卑路斯长得比他好看,而是他纯粹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提起长相……

听说他不断易容,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难道说就是因为长得太丑了?

哎——

看来她是戳中他的痛处了!

真是太不应该了!

无论怎么讲,这个男人虽然总喜欢欺负她,但他毕竟也帮了她很多……

真是不应该呀!

周璇越想越愧疚,时而低头不敢看南宫无痕,时而又抬头看着他欲言又止……

南宫无痕大概是对她这副纠结的样子非常费解,终于大发慈悲解开她的哑穴。

“想说什么就说吧。”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终于能讲话了!

“南宫公子,对不起!”

周璇低下头,非常诚恳地向他道歉。

“恩?”

她这副愧疚无比、仿佛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的样子把南宫无痕搞得莫名其妙,不过他比较在意的却是她对他的称呼。

“丫头,别这么见外,我比你大,叫我无痕哥哥吧“

其实南宫无痕这话并无问题。

他比她大,叫他一声哥哥也不为过。

虽然偶尔她会觉得南宫无痕跟宇文辙有某种相似的地方,不过其实总体上来说他们俩给她的感觉还是不一样……

宇文辙这厮虽然城府也很深,但是大概是因为他老跟小孩一样抽风的缘故,周璇总是习惯性地把他当成问题儿童来看。

记得上次他让她叫他辙哥哥,她脑海里立马浮现出自己对一个幼稚园小朋友叫哥哥的场景,当场就差点吐了。

南宫无痕却不同。

虽然南宫无痕也喜欢欺负她,但他给她的感觉总体上却是成熟可靠的,仿佛天塌下来他都能把他抗住一般……

能给人这种感觉,这位南宫无痕年纪应该不小!

虽然他总是易容成二十出头的青年,但是周璇觉得如果有一天发现他其实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她也不会意外。

别是叫哥哥了,叫大叔都不为过!

不知为何,周璇觉得叫他哥哥有些不敬,还是大叔比较适合。

但是他又没让她叫他大叔,如果她贸然这么叫了话,说不定他会不高兴!

毕竟有些人不服老,人老心不老……

所以,周璇选了一个自认为折中的称呼——大哥!

“无痕大哥。”

她突然非常尊敬地看着他,那样子仿佛是在看一个长辈。

南宫无痕皱了皱眉,觉得周璇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她到底哪里怪。

“恩。”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周璇见他不说话,以为他还在意自己刚才说的话,于是走过去,非常真诚地说:

“无痕大哥,我觉得人最重要的是心灵,不是外貌。”

“恩?”

南宫无痕挑了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周璇,不明白她为何突然这么说。

周璇见南宫无痕不表态,以为自己的安慰力度还不够,于是又继续说道:

“比如那个卑路斯,就算长得好看,但若生得一副坏心肠,也一样是丑陋不堪;而无痕大哥你就算丑……”

讲到这里,周璇顿住了,连忙改口:

“就算无痕哥哥长得没那么好看,但若心胸宽广,也一样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

话到这里南宫无痕自然明白周璇的意思了,敢情这丫头把他当丑男了,还想安慰他!

有意思!

自己送上门来的,他若不借机耍耍她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只见南宫无痕低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

“那丫头你愿意嫁给我这个相貌丑陋的男人吗?”

“……”

周璇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之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哎——丫头刚才那些话果然是骗我的……”

南宫无痕不断的摇头,一脸失望的样子。

周璇见他这个样子,连忙摇头:

“不是的。”

“哦?丫头愿意嫁给我?”

南宫无痕的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一眨,带着期冀,让周璇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她叹了一口气,为难地说:

“哎——无痕大哥,我已经有丈夫了……”

“丫头的意思是,如果你没了丈夫的话,就愿意嫁给我喽!”

南宫无痕一脸期待地看着周璇。

周璇当然不可能给他期望,于是她再次重复:“可是我已经有丈夫了,不存在这个如果。”

“那没关系的。你那个病秧子丈夫也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等他两腿一蹬,你再嫁给我也不迟。”南宫无痕说道。

“这……”

周璇无语。

宇文辙都还没死,就这么咒他不好吧!

而且就算宇文辙真的死了,她也不打算嫁人了!

没有爱情的婚姻,她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

周璇叹了一口气,连忙道:

“那怎么行呢!无痕大哥你武功盖世,乃江湖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怎么能娶个嫁过人的女子呢?”

南宫无痕见她一副紧张兮兮,仿佛他真的要在宇文辙死后强娶她为妻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丫头,我这不是人丑讨不到媳妇没办法吗?难得丫头你不要嫌弃,别说你只嫁过一次人,就算你嫁过十次人,我也得欢天喜地地放鞭炮去呀!哈哈哈哈哈哈……”

南宫无痕一边说,一边捧着肚子笑,笑声别提多爽朗了。

“南宫无痕,你耍我!”

周璇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耍了,顿时气得直跺脚,亏她刚才还这么纠结……

不过想想也是,像南宫无痕这种档次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缺女人呢?

长得丑又如何?

只要有钱、有实力,照样有的是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投怀送抱!

哎——

她到底是有多二,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

哎——

为什么最近智商越来越低了?

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刚才的样子,周璇顿时觉得好丢脸,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尤其某人正在一旁明目张胆地笑话她!

长这么大都没这么丢人过!

周璇郁闷地转过身,朝着前方走去,和南宫无痕拉开距离。

南宫无痕见这小丫头一直嘟着嘴,别扭地和自己拉开距离,便追上去,忍不住伸出手,在她眼前挥了挥,笑道:

“生气了?”

“哼——你欺负我!”

周璇郁闷地瞪了他一眼。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明明耍她、惹她生气的是他,结果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可恶!

南宫无痕却爱极了她这个样子,忍不住伸手揉揉她柔软的头发,道:

“好啦!我错了!丫头,别生气了好不好?”

“哼——南宫无痕,你别以为打我一棒,然后给个小甜枣我就会原谅你!你做梦!”

周璇鼓着腮帮子,郁闷无比地瞪他。

“好!小甜枣不行,那我给你个大的行不行?“南宫无痕并没有因为她的怒火有一丝愧疚,只见他眯着眼睛,继续把玩她柔软的头发,道,“甘露水已经有了,现在只差旭日狼牙了。”

言罢,他一挥手,原本绕在他腰间的白玉带子飞了下来,变成一柄长剑,在他身边绕了个圈,然后迅速扩大了数倍。

“走,带你找旭日恶狼去。”

说话间,他搂住周璇的小蛮腰,盈盈一带,两个人一同跳上了那把银剑。

长剑化作一道光,朝着旭日森林的方向飞去。

周璇以为取旭日恶狼牙会是一件极其辛苦的事情,却不想南宫无痕只有了一招就搞定了。

“好厉害!”

周璇忍不住发自内心地感慨,看向他的眼神更是充满了钦佩之情。

南宫无痕宠溺地伸手揉了揉她的秀发,道:

“走,去那边,替你打通筋脉。”

南宫无痕带着周璇来到一片草地之上,让她坐下,然后开始用体内的真气炼化旭日狼牙和甘露水。

只见一阵幽白的光华流动,渐渐地,那狼牙碎成了粉末,落到甘露水当中,然后南宫无痕轻轻摇了一摇,将其彻底融化之后,用继续体内的真气注入,直到两者完全融为一体之后。

“把它喝了。”

南宫无痕将狼牙和甘露水的混合溶液递给周璇。

“啊?”

周璇有些犹豫地看着那奇怪的溶液。

这能喝吗?

“南宫无痕,你不会是要毒死我吧?”

南宫无痕嘴角微微一扬,饶有兴味地看着周璇,道:

“丫头,我若要毒死你还需要搭上自己的内力吗?”

周璇这才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呼吸略微有些紊乱,看来他为了炼化甘露水和狼牙损耗了不少内力。

一种羞愧之情从心底升起,周璇想起南宫无痕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顿时惭愧得无地自容。

她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对不起。”

周璇低着

头,像个犯错的孩子,接过他手里的甘露水,乖乖地一饮而尽。

唔——

好难喝!

周璇作为一个大夫,虽不敢说神农尝百草,但尝过不少药材,对各种怪味早已习惯了,通常普通人难以下咽的药材对她来说都跟喝白开水似的。

但是这个甘露水狼牙溶液却让她难以下咽……

这味道实在是太奇怪了。

“很难喝?”

南宫无痕见到她这副痛苦的样子,悄声问道。

“恩。”

周璇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将它吞下去,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南宫无痕,她漂亮的五官早已皱到了一起。

那样子就像一个刚刚喝了苦药的小孩子。

“丫头真乖。”

而南宫无痕竟然真的像哄小孩一样,拿出一颗糖递给她。

哼——

他把她当三岁小孩啦?

周璇不满地瞪了某人一眼,却不得不承认他递过来的这颗糖很甜,味道很好。

“还有吗?”

她亮晶晶的双眸一眨一眨地看着南宫无痕。

真是个吃货。

南宫无痕在心里叹道,眼神却愈发柔软了:

“恩,不过吃太多对牙齿不好,你确定还要吃吗?”

“……”

怎么突然觉得这氛围好奇怪!

周璇看着南宫无痕温柔迷人的笑容,皱了皱眉。

她下意识地有些排斥,觉得他们之间不应该这样对话,太暧-昧了。

“丫头,坐好,你尝试着凝神调息,我现在替你冲破封印,打通筋脉。”

南宫无痕的声音再次打断周璇的沉思。

这一次,她很听话,乖巧地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一股暖流从南宫无痕的掌心传递道周璇身上,渐渐地她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一点地褪去,气血变得畅通。

四周静悄悄的,白衣男子闭着眼睛,专注地将体内的真气渡给自己身边的女子。

强行打通筋脉,这是一件极其耗费内力的事情,渐渐地,白衣男子的额头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脸色微微苍白,而就在这个时候,危险正在向他们靠近。

“嘭”的一个闷声,南宫无痕嘴角突然溢出鲜红的血液,有人偷袭。

一道身影目光如刀,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无痕、周璇二人。

然而,南宫无痕却没有停止手中的真气输出,而是淡淡地对着空气说道:

“没想到堂堂北羽源也偷袭。”

*****

乐乐:谢谢13707895777同学给我送了这么多钻石、红包和鲜花,周日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