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59.159你做你的事我烤我的肉

"来吃吧。"

白衣男子举着手里香气四溢的烤兔肉,对着周璇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

周璇本来已经打定主意不理他的,可偏偏肚子非常不争气地同她唱反调。

罢了!

干嘛跟自己的胃过不去呢斛!

兔肉的香味让周璇只觉得口水泛滥,再加上她已经这么久没吃东西了,饿得慌,现在也顾不上什么淑女气质了,一接过来便不客气地大快朵颐。

“呼——餐”

烫——

周璇被烫得牙齿疼,一边不断地吹气,一边不满地蹬着某人。

他刚刚手里的那个明明没这么烫的,很显然有人暗中调换了,故意整她!

南宫无痕见周璇一副郁闷的样子,笑容愈发开怀:

“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哎——

周璇都懒得说话了!

敢情这家伙已经以整她为乐了!

不说话,吃东西!

周璇转过头,不看他。

“丫头怎么不说话呀!”某人不满地看向气鼓鼓的周璇。

哼——

就不说话!

让你一个人唱独角戏!气死你!

而事实上,南宫无痕完全没被气到,他那邪佞眉一挑,戏谑地看着周璇,道:

“我倒忘了你的哑穴还没解开,想说也说不了……好可怜呀……”

“……”

这下周璇又被气到了!

哎——

算了,别理他!

当他是空气!

周璇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食物中,化悲愤为食欲。

旭日谷非常清幽,青山绿水,绿意蓉蓉,空气中夹杂着芳草的香味,闻之心旷神怡。

前方一簇紫云英开得漂亮,给绿幽幽的草地增添了几分色彩。

微风吹皱了湖面,波光粼粼,偶尔有鸟掠过,留下涟漪点点。

风景独好,兔肉鲜美,如果身边这个妖孽不在就完美了。

但是周璇又不得不承认南宫妖孽在烤肉方面颇具造诣。

瞧这肉,外焦里嫩,爽滑酥翠、肉汁四溢、口感饱满、回味悠长、软嫩滑爽、入口即化……

好吃!

她自认为厨艺已经不错了,可是吃了这个兔子肉,却有些自卑,就算是她,也断然不能将兔子肉烤到这个境界。

俗话说君子远庖厨,这家伙厨艺如此了得,只能更加说明一个事实——他不是君子!

“你的《凌波神诀》练得怎么样了?”

周璇正在心里吐槽得哈皮,却听耳畔突然响起南宫无痕邪佞的声音。

周璇心里一凜,忍不住警惕地看了他一眼:

他怎么知道她在练《凌波神诀》?

这件事情明明只有宇文辙和飞燕知道……

难道说……

这一刻,周璇眯起眼睛,认认真真地打量起眼前这个男子来。

男子的脸很平凡,可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任何人见了都会忍不住想要多看一眼。

多看一眼,就会觉得它仿佛一潭具有魔力的漩涡,会把你吸进去一般。

此时此刻,阳光斑驳地在他洁白的衣裳上面投下斑驳的金光。

这男子明明生得一副谪仙一般的气质,可偏偏总是一副邪佞的表情。

这气质倒是像极了一个人。

宇文辙?

难道说……

“丫头,干嘛一直盯着我看?不会是真爱上我了,要给我生孩子吧?”

他戏谑地看着她,嘴角带着令人炫目的笑。

“……”

周璇看着他绚丽夺目的笑容,想开口说话,可偏偏嗓子却发不出声音。

她顿时更加郁闷了,气鼓鼓地丢给他一个白眼球!

“哦,我又忘了,你的哑穴还没解呢。”

南宫无痕笑嘻嘻地轻轻一挥手指,周璇只觉得喉咙被什么东西点了一下,随即原本被卡住的地方微微一松,终于又可以发声了。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和他抬杠,而是开口问:

“你怎么知道我在练《凌波神诀》的?”

说完之后她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生怕漏过一丝变化。

他显然也感受到了她的专注,俊眉一挑,嘴角一扬,笑眯眯地说:

“丫头难道不知道吗?如果不是我,你怎么可能有机会得到《凌波神决》呢?”

这话什么意思?

周璇乌黑的瞳孔一缩,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双手下意识地握成拳头。

若他真是宇文辙,那也太劲爆了!

南宫无痕悄无声息地将她的反应纳入眼中,他笑得愈发炫目了。

他身子往前一倾,那张脸凑到周璇前面,两个人靠得很近,差一点鼻尖就碰到一起了。

“丫头,宇文辙没跟你说过这秘籍是怎么得来的吗?”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话间,一股热气喷到她的脸上。

这家伙说话也喜欢和别人靠得这么近吗?

周璇心里的疑虑更深了,不过依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难道说你就是和他换春-宫-图的人?”

“丫头果然不笨。”

他微微一笑,漂亮眸子眯成起来,弯弯的,好似两弯新月。

“宇文辙那个废物不懂武功,一定不会觉得有人会拿无上至宝跟他换没用的破春=宫,所以他肯定会把它当做不入流的腿脚功夫,拿给你做个顺水人情……而丫头你虽然也不懂功夫,但你的朋友林阮、百里飞燕都是武林高手,她们应该有跟你提起过,所以我相信你一定会把我住这个机会的……”

南宫无痕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非常认真,这让周璇忍不住怀疑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如果南宫无痕是宇文辙的话,他总不知道称自己是他废物吧?

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

南宫无痕是南宫无痕,宇文辙是宇文辙,两个毫不相关的人……

“那你为什么不亲自给我呢?”周璇问道。

南宫无痕闻言淡然一笑,道:

“丫头,你真以为齐王府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呀……宇文辙那人武功没有,脑子还是有的,慕容莫问这样的高手都被他发现了,更何况是我呢?”

听他提起宇文辙的语气倒像是提起一个外人,没有一点儿的不自然。

“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的东西给我呢?”周璇看着他,问道。

却见南宫无痕又向前靠了一点,周璇只觉得一股子邪气迎面而来,她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后脑勺却被他用手托住。

“因为我要让你给我生孩子呀!生孩子这么痛苦,我总得先给你点好处吧?”

两个人的鼻尖捧在一起,他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这家伙真是把和北羽源的赌约记得牢。

“来,让我看看你修炼得怎么样了。”

说罢,周璇便感到银光一闪,好似有什么东西探入她的体内,迅速流转。

从额头开始,沿着她的身体迅速滑过,直到脚底,指甲,最终那银色的光波重新回到南宫无痕的掌心。

“不行。”

南宫无痕蹙了蹙眉。

“怎么了?”

周璇不解地看着他。

“丫头是不是觉得在修炼的过程中有过短暂的提高,但是接下来一直停滞不前,始终没法突破?”

南宫无痕看着她说道。

“恩。”

周璇点点头,她确实有过提升,但之后无论她怎么练,都始终停留在《凌波神诀》的第一层。

“我本来以为替你洗筋伐髓就可以了,没想到你的情况比我想的还要复杂。”

南宫无痕说道,低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周璇心里一震,不久前飞燕的确跟她提过洗筋伐髓的事情,她还以为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竟是真的……

真的有人替她洗筋伐髓,而且这个人竟然是南宫无痕!

这一刻,周璇心情很复杂!

饶是她不懂武功,也知道洗筋伐髓会损耗施展者本身的修为。

“宇文辙,为什么?你我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你为何要这么帮我?”

此时南宫无痕正在低头沉思打开周璇筋脉的方法,乍听到她的问题,差点随口就回答了。

不过,好在他心思缜密、反应敏捷。

呵呵——真是个心机深沉的坏丫头!

差一点就着了她的道了。

“什么?丫头想你家相公了?”他眯着眼睛,邪气十足地看着周璇,“就算如此,也不能把我当成他呀!这样我可是会不高兴的……”

他看着她,眼中带着不悦,仿佛是在指责她心不在焉,连名字都叫错了。

根据心理学知识,当人在认真投入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通常防备会大大减弱,这个时候若问他问题,他一定会下意识地说出心中所想。

周璇看得出来他刚才在沉思,所以故意叫他宇文辙,同时她抛出了一个问题,若他真是宇文辙,这种情况下他应该会下意识地忽略前面的称呼,理所当然地把注意力集中道她的问题上……

除非他不是宇文辙,他才会注意到她喊错人了。

而南宫无痕并没有如她猜的那样下意识地回答问题,看来真的是她想多了……

也对!

宇文辙根本不会武功,怎么可能会是南宫无痕呢?

“对了丫头,你刚刚问我

什么来着?”

南宫无痕看着周璇,又问道。

看得出来,他刚才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

“没什么。”

周璇笑了笑,其实她已经猜得出,再问一遍,他肯定还是会跟她说他要让她替他生孩子,不付出一点她怎么能心甘情愿呢之类的话……

南宫无痕见她没有说,也没追问,而是淡淡地说:

“丫头还想继续修炼吗?”

想不想继续修炼?

若能继续修炼自然是好事!

经历了这么多,周璇现在也已经很清楚,在这个时代若没武功,只怕很难生存下去。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寄居在齐王府……

可是她终归不可能在齐王府待一辈子……

传言宇文辙那家伙明年就要归天了,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很健康,谁知道哪天他脑子突然一抽,正打算“归天”去……

那她怎么办?

总不能真的给他殉葬吧!

若要离开齐王府,没有一点功夫在身,以后的道路恐怕会很艰难。

且不说大魏会不会放过她,光光那个上官谨就够她头痛了……

以前她还有飞燕这个朋友,现在……

她真的是无依无靠一个人了!

哎,哎……

但是如果她的体质注定不能修炼,那也强求不得。

世间本就有很多无奈,随遇而安吧。

周璇没有说话,不过南宫无痕已经知道答案。

“其实要继续打通你的筋脉也不难。”

南宫无痕看了周璇一眼,说道。

“要怎么做?”

周璇闻言漂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瞧,亮晶晶的,非常迷人。

南宫无痕喜欢她这样子,非常有生机。

这才是有血有肉的璇璇嘛!

比她在王府里那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样子不知道要可爱多少倍。

“本来我帮你洗筋伐髓便可以的,只可惜你体内好像有一个强大的封印,将你的筋脉封印住了,我用意念神波去探测过,只可惜那封印太强了,被弹了回来。”南宫无痕说道,“不过,虽然我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不过要解开也不是很难,只要有甘露水和旭日恶狼牙就可以了。”

什么意念神波、封印、甘露水、旭日恶狼牙……

周璇越听越迷糊。

南宫无痕看着她越皱越紧的眉心,微微一笑,道:

“丫头不需要非弄懂不可,有我在,你坐享其成就可以了。”

听这语气,他是要帮她去弄甘露水和旭日恶狼牙?

甘露水她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旭日恶狼一听这个名字就觉得很可怕。

“南宫无痕,会不会很麻烦呀?”

周璇小声地问道,她有些不好意思,如果很麻烦的话就算了,他们终归不熟,她不想太过麻烦他……

南宫无痕看得出她的想法,很显然,这丫头还把他当外人呢!

无妨!

慢慢来!

他相信水滴石穿、铁杵成针……

他家的小冰块终究会被他融化的。

“简单的。”

说话的语气明明很温柔,可说话的时候他却又伸手不毫不留情地用力弹她微蹙的眉心。

“好痛!”

周璇郁闷的揉着自己的眉心,不满地瞪他,刚才心头那些过意不去、感激等复杂情愫顿时消失殆尽,只剩下熊熊燃烧的怒火。

“南宫无痕,整天捉弄我很好玩吗?”

她郁闷地大吼,全然没了一贯温文尔雅、笑不露齿的淑女形象。

南宫无痕笑得更加炫目了,他说:

“好玩呀。”

……

“混蛋!”

如果不是二人在无力上悬殊太大,周璇真想冲上去给他一拳。

南宫无痕全然没有把她的怒气放在眼里,他递了一块刚烤熟的兔肉给她:

“再吃一块,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找东西。”

那些东西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旭日恶狼牙倒还好办,就是甘露水可能有点麻烦……

旭日谷的中午,阳光温柔地在天空中投下七彩斑斓的光,微风徐徐,一团篝火,一男一女,远远看去,倒是有几分神避世侠侣、笑傲江湖的感觉……

当然,若近看则会发现两人之间明显貌不合神还离。

周璇太久没吃东西了,现在一吃起来根本就停不下来,所有的心思都扑在兔肉上,南宫无痕则兴味十足地看着她狼吞虎咽,眼中有毫不掩饰的专注和深情,嘴角也带着宠溺的笑。

突然。远处吹来一阵风,南宫无痕俊美微微一挑:

看来有

不识相的人来自讨没趣了。

果然,大约过了一刻钟,有人急匆匆地朝着这边走过来,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正在烧烤的周璇和南宫无痕……

“有人捷足先登了……怎么办?”

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眉心紧蹙,看着自己身边身材高大的男子。

“我去赶他们走!敢抢我们的地盘,不要命了!”

说话的是一个金发少女。

说话间,她足下一点,整个人一下子就飞到周璇和南宫无痕面前。

“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马上给本姑娘滚蛋!”

少女凌空而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正坐在篝火旁边烤肉的周璇和南宫无痕,冷冷地说道,话语中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如果我们不走呢?”

南宫无痕笑眯眯地看着那少女。

“不走,就把命留下!”

说话间,她拿出手里的大刀,一缕光华在刀上滑过,带着杀气。

“伊丽莎白,住手。”金发男子敢过来拍拍她的手,道,“他们只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我们不能对他们动手。”

起初,他以为他们是过来和自己抢那东西的,不过走近了才发现这两个人身上没有一丝武魂之气,应该只是路过的普通人。

金发男子对着南宫无痕和周璇点了点头,道:

“可不可以麻烦两位换个地方?我们来这里有事要做……”

他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温和,可是语气中却带着十足的命令。

“你做你的事,我烤我的肉,互不影响。”

南宫无痕淡淡地说道,声音有些冰冷,他一向不喜欢别人用命令的语气和他说话。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金发男子湛蓝色的眼中浮出一丝不悦,,在他看来这两个没有武魂之气的人见到自己这样的强者自然而然会退让,没想到这个白衣男子竟然给脸不要脸。

“约翰,你别跟他们废话!直接把他们打趴下,看他们还走不走!”

伊丽莎白咬牙启齿,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因子,一边说,一边杀气腾腾地挥舞着手里的大刀。

那唤作约翰的男子冷笑一声:

“本来我念在你们没有修为的份上,打算饶你们一命的,不过既然你们给脸不要脸,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他冷冷地看向南宫无痕与周璇,不过他并没有像伊丽莎白一样亮出武器。

在他看来,他堂堂一个武者,要杀死两个连武魂之气都没有的人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哪里需要武器!

***

乐乐: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