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58.158南宫无痕,你放我下去

天,灰蒙蒙的,阴风阵阵,好似一把利刃,割过周璇的身侧。

从高空看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旭日山谷的格局。

中间一个巨大的湖泊占了很大的空间,那就是旭日湖餐。

旭日湖东边有一片丛林,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旭日森林,据说里面蕴藏着许多宝物,当然也生活在许多凶兽。

古往今来,进去寻宝的人不少,能活着出来的人却少之又少。

周璇的身子在重力的作用下,不断的下坠。

周璇清楚若是直接摔到地面上,那是必死无疑的,可若是落到旭日湖上呢?

如果把空气阻力忽略不计,她可以算是在作自由落体运动,根据自由落体运动的公式V的平方=2gh。

无日峰高度接近四千米,她坠落的悬崖在半山腰,初步估计为2000米,g约等于10,那么初步估算一下,她落地的时候速度绝对超过两百米每秒斛。

根据F浮=肉GV排,初步估计浮力等于或者比她的体重略大一点,因此加速度就很小,不用算就知道她下沉的时间很长……

且不说旭日湖的深度够不够把她的速度降为零,就算够,她也注定会被水压给压死……

周璇根据自己浅薄的物理学知识瞬间明白自己必死无疑!

哎,哎,哎——

她在心里默默叹气,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靠近,不用很久……

然而预期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隐隐之中,好像有人抓住了她,风在她耳边刮过,吹得她长发飞舞,淡淡的清香伴随着清风弥散开来……

怎么回事?

难道伽利略的这一伟大发现失灵了?

终于,周璇带着疑惑、睁开眼睛,便对上一双邪佞无双的眸子。

白衣男子抓着她的手,带着她在天空中飞来飞去,他们的脚下是一柄宽阔的剑,雪亮的剑泛着银光,划破温润的气流,在半空中徜徉,那道薄而剔透的银白色光芒远远看去好似一条银龙。

“感觉如何?”

他指着下方广袤的旭日谷,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感觉如何?

周璇这个时候哪有心情去感受,她整个人都已经呆滞了。

他、她……居然在御剑?

没错!

是御剑!

这种从来是出现在电视剧、小说里的场景竟然真实地出现在眼前,周璇震惊!

她震惊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虽然她早就知道南宫无痕武功高强,轻功了得,却没想到他还会御剑……

“丫头,不就是失恋了吗?有必要搞得跳崖自杀吗?”

某人眯着眼睛,笑嘻嘻地冲着她眨眼睛。

谁跳崖自杀了!

明明是你把我推下去的!

周璇不满地瞪了某人一眼,正欲说话,却见他装模作样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丫头,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了谁不能活的。”

周璇一怔,其实这个道理她一直都知道。

不过这个时候,听到有人这样对她说,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是呀!

其实很多时候,那些大道理我们都懂!

只是我们终归不是神人,当受伤的时候,若有人能在我们身边说上一句安慰的话,哪怕那只是一句老生常谈的话,我们依然会觉得欣慰和温暖……

“要不要下去看看?”

南宫无痕指着脚下的旭日谷,问道,声音温柔动听。

“恩。”

周璇微微点头,突然觉得南宫无痕这人好像也没那么可恶。

南宫无痕一笑,足下的剑轻轻往下降,速度不快,这让空气都变得温和。

清风微微拂过脸颊,好似情人温柔的手,掠起她的云发,她的视线落在广袤无垠的地面。

旭日谷越来越近,地面上的一切渐渐变得清晰。

随着越来越接近地面,她才意识到旭日谷有多大,而那在空中看起来宛若池塘的旭日湖竟然也是如此宽阔……

南宫无痕没有马上落地,而是御剑带她在靠近旭日湖的地方悠闲地兜了一圈。

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来了,落到湖面上,霞光点点、波光粼粼,好漂亮,偶尔还可以看到有鱼儿跳出水面……

南宫无痕御剑来到湖的最中央,伸手鞠了一捧水,突然朝着周璇泼过去。

透明的液体夹杂着七彩阳光落到周璇身上,不算多,细细密密的,好似春雨滋润着雨后干涸的土地,给她漂亮的小脸带上了一丝生机。

“可恶!”

无缘无故被泼了水,周璇自然高兴不起来。

她非常郁闷,地下腰想要掬水报复,却听他邪佞无比地在她耳畔呢喃

“周小姐你确定要用水泼我吗?可别掬水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掉到湖里去。”

“掉进去就掉进去!本姑娘会游泳的!”

周璇才不理会他的恐吓呢。

“会游泳也没用哦,这水里可是有水怪的……专门吃你这种如花似玉的姑娘,采阴补阳……”

“……”

周璇本是个无神论者,可是经历了重生以及一系列诡异的事情之后,她原先的信念开始松动了,再加上南宫无痕那阴森森的语气和表情,她突然觉得背后发凉,整个人毛毛的,下意识地顿了一下。

就在这一瞬间,南宫无痕已御剑离开湖面,在两丈高的半空上盘旋,带着肆虐的笑。

他爽朗的笑声传入周璇的耳里,周璇知道自己又被他耍了,心里郁闷无比。

“南宫无痕,你放我下去!”

她抿着小嘴,郁闷地喊道。

“不放。”

南宫无痕邪佞一笑,好似刻意跟她作对一般,反而飞得更加高了。

“你……”

周璇被气得抓狂。

她越气,他笑得越爽朗。

“丫头生气的样子好美呀!来……再给爷气一个……”

那白衣男子瑰丽的眸中带着笑意,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进一步逼近她。

周璇郁结,心想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妖孽!

不生气!

周璇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生气,生气就遂了他的心意了。

她不但生气,她还要开心得笑,气死他!

嘴角微微上扬,她艰难地扯出一抹笑。

笑容有些勉强,却并不减她的美丽,此时正好有一缕掠动的阳光侧过,在她雪白的脸上留下了斑驳的金色,她晶莹的瞳孔更显得如琥珀般柔亮……

“丫头笑起来的样子更美!来……继续笑……”

南宫无痕笑容轻佻、邪气十足地看着周璇美丽的脸。

周璇被他气得想要抓狂。

胸口像是憋了一股气,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郁闷!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小命捏在他的手里,她真想一把毒药毒死他!

什么也做不了,周璇只能郁闷地蹬着他,然后在心里默默腹诽,画圈圈诅咒他。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南宫无痕此时怕是已经死了几万次了!

如果画圈圈有效果的话,南宫无痕早已灰飞烟灭了!

可惜,可惜,他还生龙活虎地站在她面前,俊逸的脸上带着欠扁的笑容。

气!

周璇自认为脾气已经极好了,却没想到这世上除了宇文辙以外还有第二个人能把她气得捶胸顿足!

哎——

难道是她脾气变差了吗?

“丫头不生气,送给你。”

突然,几朵红彤彤的映山红闯入周璇的视线,好似少女娇羞的脸,因为刚下过雨的关系,上面还残留着晶莹剔透的水珠。

“不喜欢?那我扔了。”

南宫无痕见周璇面部表情,怏怏道,心里有些奇怪——常江那家伙不是说女人都喜欢花的吗?难道是忽悠他的?

“别。”

周璇见他要扔,伸手将花从他手里夺过来,狠狠地花瓣扭下来,嘴角带着诡异的笑,仿佛这一刻她扭的不是花瓣,而是南宫无痕的头。

然后她瞪了他一眼,将花瓣塞到嘴里,狠狠地咀嚼,好似她吃的不是花,而是他的肉!

周璇把对南宫无痕的仇恨悉数发--泄在可怜的映山红上。

把花瓣嚼碎一口吞下去之后,她心情好了一些,至少不再那么抓狂了,可偏偏这时候有人还嫌她的怒火不够,嘴角一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

“怎么?饿了?要不要再给你摘几朵呀?”

“!!!”

周璇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怒火再次冲上来,熊熊燃烧……

她严重怀疑这个南宫无痕是专门来气她的!

周璇气急了,也懒得考虑那么多了,正想破口大骂,偏偏这个时候,她的肚子非常不配合地“轱辘——叫了一声。

“丫头,看来你真的是饿了。”南宫无痕笑容绚丽地看着周璇,“来,无痕哥哥给你找吃的。”

言罢,只见他御剑靠近崖壁,摘了一捧的映山红,递给周璇,笑眯眯地对她说: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谁要吃映山红呀!

周璇再次被他气得要抓狂,正在她想要把他递过来的映山红全部砸到他那张笑容满面的脸上时,原本悬空飞行的剑突然朝着地面飞了过去。

终于,周璇的双脚落到了地面上,她松了一口气,却看到那把银色的剑从他们脚下飞出来,化作一道银色的光,绕着

南宫无痕飞了一圈,终究越变越小……

最终变成了一把软剑,绕道宇文辙腰上,好似一条腰带。

好神奇!

周璇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好奇急了。

“丫头为何盯着我的腰带看?莫非是想把它脱下来?”南宫无痕坏坏地看着周璇,轻佻地说,“若真如此,我倒愿意奉陪,不过只可惜现在光天化日,我会害羞的……咱们还是等着晚上月黑风高之后再做也不迟……现在就先给你摸摸,解解馋吧。”

他笑得要多坏有多坏,说话间,大手抓起周璇柔若无骨的小手,伸向自己的腰带。

“变-态!”

周璇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别扭地甩开他的手,背过身去不理她。

“小丫头害羞了呀!”某人见状笑得更加灿烂了,眯着眼睛,双目灼灼地看着她,故意打趣道,“丫头你都已经嫁人了,怎么还这么害羞啊?莫非那个病秧子齐王不行?”

“无聊!”

周璇懒得回答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

可是偏偏有人不肯放过她,笑眯眯地追着她问:

“丫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很行?”

周璇烦了,实在不明白这个气质如此脱俗、宛若仙人的男子怎么说出来的话就如此没营养呢?

而且她怎么知道宇文辙行不行呀!

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

“别问我,他行不行你自己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周璇这句话终于成功让某人脸上绚丽的笑容消失了。

试一试?

让他自己找自己试一试?

这……

此时此刻,某人的脸仿佛打翻了染缸,精彩极了,青一阵、红一阵、紫一阵……

周璇没想到南宫无痕是因为没法接受自-攻-自-受,以为他是因为没法接受男男才会露出这般恶心想吐的嘴脸。

看到他这副扭曲的脸,周璇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学着他的语气打趣道:

“其实爱情本来就分很多种,并没有规定只有男女才能相爱,事实上男男、女女都是可以的……爱情面前人人平等嘛!而且我跟你说,齐王殿下长得倾城倾国、我见犹怜,你跟他绝对不会亏……”

好一个齐王殿下长得倾城倾国、我见犹怜!

这是在夸他吗?

他是不是应该高兴?

可是不知道为何,南宫无痕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我想静静。”

他拍了拍周璇的肩膀,示意她别说下去。

可是周璇哪里会如他意!

被他气了那么久,她还不容易才找到能让不爽的点,怎么可以轻易放过呢!

他不让她说,她非要说!

而且还要大说特说!

“南宫公子,我跟你说,我们齐王那绝对是时间少有的美男子,什么眼若星辰、鼻若悬胆、肤若凝脂、吹弹可破……所有的词都用上也不足已相容他的美貌,唯一不足的就是身体弱,不会武功,不过这一点正好是你的强项,你们正好可以优势互补……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若是平时,周璇夸奖他,他会很高兴,可是现在,他是怎么听,怎么怪,一张俊脸阴沉沉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不悦的气息。

可偏偏他越是如此,周璇的心情就越好,说得也就越起劲。

终于,某人忍无可忍,直接点了周璇哑穴。

周璇嘴巴在动,却发不出声音。

气!

她怒气冲冲地瞪了罪魁祸首。

“南宫无痕,你这混蛋!只许你欺负我,就不许我反击吗!太过分了!这简直是霸权主义、强权政治……”

此时此刻,周璇怒火攻心,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淑女气质,双手叉腰,恶狠狠地冲着南宫无痕大骂。

只可惜被点了哑穴之后,嘴巴在动却发不出声音,那样子别提多滑稽了。

南宫无痕见到她这样,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原本紧绷着的神情一下子缓和了不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笑呵呵地将她揽入怀里,道:

“可爱。”

“变-态!”

周璇气鼓鼓地推开他,和他保持距离。

知道自己发不出声音,她只能做到草地上,气鼓鼓地蹬着他,用眼神跟他说“快给本姑娘解穴”!

她的意思南宫无痕自然懂,不过他似乎很喜欢她这般憋屈的样子。

还没看够呢!

怎么可能给她解穴!

“丫头,说太多话对嗓子不好。休息下,养养嗓子。”

他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气死人不偿命地说道。

“哼——”

周璇无声地冷哼一声,知道这家伙暂时不会

给自己解穴了,也懒得自讨没趣,干脆往身后了一棵树上依靠,闭上眼睛不去看他。

这里空气非常的清新,夹杂着泥土的气息和花草的味道,特别好闻。

前方就是旭日湖,或许是因为闭着眼睛的缘故,周璇觉得自己的感官敏-感了不少,可以清晰地听到湖水潺潺流动的声音。

四周很静,水流声、风声、鸟鸣声组成了动听的音乐,好似班得瑞的作品一般。

清尘脱俗、动听悦耳。

周璇凝神,集中注意力地去聆听这些声音,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慕容莫问……

可是,依然不够。

那张冷峻了脸还是悄无声息地爬上了她的心头。

要忘记一个人谈何容易?

可是她现在清楚,这个人必须忘!

周璇是个倔强的人,她一旦决定做一件事情便会倾尽全力、费尽心思去做!

从现在开始,她必须忘掉慕容莫问,哪怕是头悬梁、锥刺股、烈火焚身也在所不惜!

一个月不行就一年……

一年不行就两年……

两年不行就三年……

……

她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她就不信她忘不掉慕容莫问!

南宫无痕说得对,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了谁不能活的!

周璇微微抿嘴,心还会痛,她知道她得赶紧找些事情来做转移注意力。

她想起刚才南宫无痕带自己御剑飞行,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了。

或许,她应该多多去探索,以此来提高自己。

别的不想,至少她可以先练练《凌波神诀》。

周璇开始在脑海里回忆《凌波神决》的内容,然后盘腿而坐,调解气息,开始练功。

虽然练了这么久的《凌波神诀》依然没有取得什么突破,好像还停留在最低级的阶段,可是周璇依然练得很认真。

时间一点一点儿地流逝,她浑然不觉,直到一阵浓烈的香气闯入鼻子当中来。

好香!

是烤兔子肉的味道!

周璇睁开眼睛,朝着香味传来的方向刚去,果然看到那白衣男子坐在篝火旁边,悠闲无比地烤兔子。

火苗在兔肉上跳动,把肥嫩的兔肉烤得油滋滋的。

好香……

周璇感受到自己的口水正在疯狂的分泌,饥肠辘辘。

这也难怪,她从昨天到现在只吃了一个烤地瓜而已。

*****

乐乐:谢谢cx0564335童鞋的红包和钻石!

雨后桐叶、落児baby、sharroncheung的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