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57.157你知道从这万丈悬崖上掉下去的感觉吗

小男孩对着周璇笑,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还有两个小小的梨涡,非常地可爱。

周璇顿时整个人都僵硬了,只觉得天旋地转,大脑混沌一片。

怎么会事?

她仔细地去看这男孩的长相……

一张小脸肉嘟嘟的,五官还未长开,却和慕容莫问有几分相似,是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子餐。

他是慕容莫问的儿子?

三年不见斛!

他竟有儿子了?

"娘……"

男孩张口,奶声奶气地唤了周璇一声。

这一声却周璇的眉心皱得更加紧了。

若可以,她还真的想要和慕容莫问有个孩子,只可惜她确定自己从来没有生过孩子,也不可能生出孩子来……

那么这孩子怎么会叫她娘亲呢?

除非……

这一刻,周璇突然猛地放开慕容莫问,整个人一楞一楞地朝着那小男孩走去,好似被抽走了灵魂一般。

那小男孩这才看清周璇的长相。

发现自己认错人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的,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咬着唇。

其实,他与父亲一直不算亲近,直觉父亲好像并不喜欢他。

可是三岁的孩子不会想那么多,他总想办法亲近父亲,想要讨父亲欢心。

可是今天,他有些敏感,直觉父亲不喜欢自己或许和这位酷似娘亲的阿姨有关。

不过,他是个懂事的孩子,虽然只有三岁,却异常地乖巧。

“父亲,我去看彩虹了,要不一会儿它会消失的。”

他找了个借口,迈着小短腿,匆匆地跑了出去。

好个聪明伶俐的孩子!

聪明得有些让人心疼!

这一刻,周璇明白了。

心,好痛……

“他是你和飞燕的孩子?”

她的心好似被一把刀一下一下割着,血淋淋的。

慕容莫问没有回答。

已经不需要回答了。

若非是飞燕,那小男孩不会把自己认作母亲。

没想到事实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怎么会是这样呢?

一个是她的好朋友,是个是她的挚爱……

周璇以为自己会哭得很凶,可是不知为何,这一刻,她的眼睛虽然酸得要命,可是却仿佛干涸了一般,一滴泪水都流不出来。

好难受!

她紧紧地咬着唇,嘴唇破了,鲜红的血液顺着唇线流淌而出……

慕容莫问叹了一口气,轻轻地唤她:

“青青……”

“慕容莫问,谁是你的青青呢?谁才是你的子佩呢?”

她突然抬眸看着他,轻轻地反问,语气中没有怒气,只有绝望。

她每吐一个字,便有血液顺着唇瓣流淌,像是一朵朵绽开的花朵,妖娆,摄人心魂。

那一刻,莫容莫问那双一贯冰冷的眸中闪过很多复杂的情绪,有什么话到了嘴边,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

差一点!

终归还是被他吞了回去。

周璇见他不说话,轻轻地笑了。

前一刻,她还坚信慕容莫问是爱她的,可是这一刻,她迷茫了。

她还记得四年前,他带她去天牢救出飞燕。

他和飞燕显然早就认识了。

只是他从未提过,她也从没往那方面想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实在是太多巧合了……

她们到底谁是谁的替身呢?

飞燕,这显然不是她的真名!

那么她的真名会不会就叫青青呢?

不知道……

周璇不敢往细里想。

想也没意义了……

那孩子看起来都两三岁了……

不管真相如何,孩子是无辜的!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会再为难他,更不会为难那个孩子……

“慕容……”

她再次开口,有些艰难,她原想跟他说一声祝福的话的,可是开口之后,却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来。

原来,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伟大呀!

哎——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抬头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最后一眼。

以后……

再没有以后了……

“我会回大魏的。”

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别的,再也说不出来了。

“明天,我让司马长风送你。”

他那双深邃的眸子看着她,似乎想要从她脸上找出一丝异样,然而却发现找不到一丝异样。

雨后的阳光照进来,将女子姣好的面容照得异常清晰。

那么美丽。

仿佛一个随时都要羽化登天的仙子。

“好。”

她乖巧地点头。

二人看起来更像一对离别的朋友。

慕容莫问走了,浑身上下依旧透露着寒冷的气息,不,确切地说应该是比以前更加冰冷了……

他走后,周璇也走出了这间承载着无数美好回忆的书房……

******

雨后,空气非常清新,夹杂着花草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想要用力地呼吸,让肺部混浊的空气焕然一新。

树叶愈发地绿,残留在上面的雨水仿佛世上最漂亮的宝石,晶莹剔透,绚丽夺目,让人忍不住伸出手将它拿起来,捧在手心,可是指尖才轻轻一触,它就滚到了地上,碎了……

就好像她的爱情……

哎,哎,哎——

心像是被人硬生生地挖走了一般,空荡荡的。

周璇漫步目的地行走,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知道此时此刻她必须找些事情来做,找些东西来转移注意力。

可偏偏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不断行走……

她一个人,在无日山庄走来走去,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前方有一棵槐树,槐树下有一个小小的秋千。

那秋千是当初她硬要安装的,记得当初慕容莫问还说她幼稚……

幼稚!

或许吧!

以前总吐槽韩剧无聊,可偶尔自己也会忍不住想要学一学韩剧里面的经典桥段——她坐在秋千上,他站在身后轻轻地替她荡秋千……

好浪漫!

好温馨!

只可惜那场景从未上演过。

她说,慕容,你不懂浪漫。

他问,浪漫是什么?

是呀!

浪漫是什么?

她竟和一个古人谈浪漫这由西方词语Romantic音译演变而成词语?

可笑!

实在可笑!

周璇没想到三年过去了,这秋千竟然还在,更没想到此时秋千上坐着一个小男孩,而那男孩旁边站着则一个女子。

周璇听到小男孩激动地说:“娘亲,我刚刚看到一个阿姨长得跟你好像……”

就在这个时候,那女子显然感到了不对劲,她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到周璇,也是一愣。

“璇璇……”

飞燕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周璇。

周璇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飞燕。

她该怎么办?

要跟飞燕打个招呼,然后祝福他和慕容吗?

哎,哎,何必勉强自己呢?

周璇,何必如此虚伪!

“你儿子长得真好看,很像他……”

这个“他”指的是谁再明显不过了。

飞燕眉头微微蹙起,嘴巴动了动,有些话差点脱口而出,可是这时候,那小男孩胖嘟嘟的小手握住飞燕,非常激动地说:

“娘亲,就是她!你们长得好像。”

“辰儿,不准没礼貌,叫璇姨。”飞燕打断男孩的话。

“璇姨。”男孩乖巧地冲着周璇打招呼。

“乖。”

周璇艰难地想要扯出一抹笑容,却发现自己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她蹲下来,小声地问道。

“慕容北辰。”

慕容北辰……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果然是慕容莫问的风格,起个名字都这般霸道。

周璇的胸口涩涩的,她终于还是挤出一丝笑容,无论如何,她不能对一个孩子置气。

“辰儿,这块玉佩你拿着,算是璇姨给你的见面礼。”

周璇低头解下玉佩,递给男孩。

那玉佩她佩戴了五年,从未离身,上面有他亲手刻下的字: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不过,这一切都结束了,留着也没什么意义了,不如物归原主吧。

飞燕见状眉心皱得更加紧了,漂亮的脸上写着关切、疼惜等诸多复杂的情绪。

“璇璇,你……”

周璇没有抬头看她,而是低头对着慕容北辰说:

“辰儿,再见。”

飞燕愣愣地看着周璇的背影,眉心拧在一起。

本来她准备了很多话……

她以为周璇会怒气冲冲地指责自己,并且追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却没想到她竟是如此地平静,平静得什么都没问……

阳光下,周璇的背影袅袅,在山

风中衣袂飘飘,清尘脱俗……

飞燕有一种想要冲上去的冲动,可终归,她还是忍住了。

“璇璇,对不起。”

对不起……

她知道周璇现在一定不像听到这三个字,可是除了这三个字,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无日山庄北面有一处悬崖,数年前周璇曾经被慕容莫问从这里扔下去过。

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再次来到这里。

四周很静,有风肆虐,呼啦啦地吹过,这段了树枝,发出“劈啪——”一声。

那断裂的树枝被狂风牵引着,到处乱飞,转了几个圈之后,竟朝着周璇飞了过来,“啪——”地一下,从半空中掉下来,打到她的头上。

好痛!

周璇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她终于感受到痛了,她还以为自己早已麻木了,原来不是这样的……

疼痛被这树枝引出来,突然变得汹涌了。

她突然觉得浑身上下哪里都痛,所有的力气在这一刻被抽离,脚步没法再移动,四肢似乎再也没法支撑她的体重,她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消失了,天空灰蒙蒙的。

悬崖上的岩石也是灰蒙蒙的,冰冷得让人心悸,就如同慕容莫问那张冰冷的脸。

哎——

慕容莫问……

周璇叹了一口气,却想起不久前在齐王府,那个女子眨着一双灵动的眸子,信誓旦旦地跟自己说:“璇璇,我会保护你的!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哎——

飞燕呀!

周璇一直以为这种情节只会出现在八点档的电视剧或者小说中,却没想到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这种同时失去友情和爱情的痛,如刮骨一般,通入骨髓,痛彻心扉……

悬崖上光秃秃的,没有植被,只是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上面布满了细细小小却又密密麻麻的抓痕……

无日峰本就危机四伏,有多少人丧命于此呢?

呼啦啦——呼啦啦——

风还在肆虐,周璇看到一颗石头从自己身边滚过,然后掉入万丈悬崖……

这一刻,周璇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它是如何掉到这悬崖底部然后粉身碎骨的……

如果当初慕容莫问把她扔下悬崖之后没有再把她救上来,那会如何呢?

“我要是你,现在就去准备三副棺材,两副大的,一副小的,好让那对狗-男女带着他们的杂-种在阴间团聚。”

突然,一个戏谑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周璇下意识地转头望去。

身后,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怎么会回事?

“在你身边。”

有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周璇转过头,只见一个白衣男子不知道何时出现,并且已与她并肩而坐。

那是一张全然陌生的脸。

浓眉大眼,眉宇间散发着儒雅的气息,羽扇纶巾,像个读书人。

周璇微微蹙眉,这人虽然长得不算出众,但以自己的记性若是见过,不可能毫无印象啊!

而且,从他的语气和言语来判断,似乎对刚才发生的事情非常清楚。

他是无日峰的人?

可是无日峰有谁敢对慕容莫问这么不敬?

又或者说无日峰有谁会对慕容莫问这般不敬呢?

据她了解,无日峰的下属基本都是心甘情愿跟着慕容莫问,对他是发自内心深处地尊敬,断然不可能会说出这种话。

很显然,这个男人并非无日峰的人。

可是,若不是无日峰的人,他又是怎样征服无日峰的险峻,躲过无日山庄严密的防卫,并且不惊动慕容莫问,来到这里的呢?

据她所知,无论是无日峰的险恶,还是无日山庄严密的防卫都足已将绝世高手阻挡在外……

这个人到底是谁?

竟如此了得!

“丫头,怎么我换张脸你就不认得了?好伤心呀!”

那白衣男子微微一笑,泫然欲泣,可偏偏脸上没有一点儿伤心的样子。

易容吗?

可是周璇认人是不看脸的。

她有自信就算那人易容换了张脸了,她还是可以通过每个人身上独一无二的气味辨认出来。

当然也有例外的……

“南宫无痕?”

周璇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不明白他为何此时会出现在无日峰。

“还不算太笨。”南宫无痕抿嘴一笑,然后看着她,问,“我这张脸和上次那张脸,哪张比较好看?”

“……”

周璇现在没有心情回答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

她低着头,沉寂在自己的思绪里,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眼中出现绝望和伤痛。

“若不高兴就哭出来吧。”他的声音轻轻的,似有一丝疼惜。

她没有理他,而是用力地咬唇。

很痛。

可是她没有松口,好似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胸口的疼痛一般。

南宫无痕看到周璇这个样子,流光溢彩的双眸当中闪过一丝不舍。

他叹了一口气,把手伸到她嘴边,半开玩笑地说:

“咬我吧。”

周璇黑白分明的双眸看向南宫无痕。

此时有风,吹动他的长发,衣袂飘飘。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无论换了什么脸,那清风明月一般的气质总是不变的。

不知道为何,周璇总觉得他身上有一种很熟悉的气息。

不过此时,她也没有心思深究,更没有心思跟他开玩笑。

她强撑着身子,艰难地站起来,想要离他远一点。

此时此刻的她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小野兽,想要找个地方独自舔舐伤口,不想被打扰。

南宫无痕将她眼底的疏离纳入眼中,他突然有些不悦,那好看的眉一挑,坏坏地冲她笑:

“丫头,同时被爱人和最好的朋友背叛,还一直被蒙在鼓里三年,这种感觉如何?”

若换做其他人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周璇提起任何有关莫容莫问和百里飞燕的事情。

可是南宫无痕却毫不避讳地提起,不但提了,而且还是以这种调侃的方式。

这句话就像一把利剑,直击周璇的要害,让她尚未愈合的伤口彻底崩溃,勾起她内心无限的疼痛,血流不止。

周璇那满是伤痕的唇瓣此时突然没了一点血色,那张漂亮的小脸死气沉沉的。

绝望!

全是绝望的气息。

她绝望地看着底下的万丈深渊,轻轻地反问他:

“南宫无痕,你知道从这万丈悬崖上掉下去的感觉吗?”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带着绝望,好似随时都会消失在空气之中一般。

她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脚下的万丈深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飘逸的白衣男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他突然上前一步,将周璇往前猛地一推。

本来,他们距离悬崖边还有一段距离的,但是他的力气很大,只一掌就将她推离了悬崖。

周璇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朝着前方的万丈深渊摔去。

待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风急剧地在耳边划过,整个人在不停地往下坠,坠入那万丈深渊。

“啊——南宫无痕,你干嘛!”

她不敢置信地大叫,整个山谷里都回荡着她凄惨而又愤怒的叫声……

*****

乐乐:谢谢绯红的月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