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54.154谁说慕容无情

周璇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却不想竟安然无恙。

她醒来的时候,身边坐着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

“我没死?”

周璇不解,那么高掉下去,怎么可能没事呢?

可事实上,她不但没死,而且还身上竟连一点儿的伤都没有。

那女子不说话,只是笑,笑容温柔得仿佛人间四月天躏。

“是他把我救上来了?”

“恩。”那女子点点头。

“哼——别以为他把我救上来我就会原谅他!”

她气鼓鼓地说道。

“好,那就不原谅他。”那女子笑得温暖,拿了很多吃的东西给周璇。

起初周璇以为她是无日峰的侍女,虽然她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高雅气质怎么看都不像下人。

不过慕容莫问的手下,哪个看起来下人呢?

几乎每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威震四方。

可周璇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温柔体贴,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姑娘竟然是慕容世家的大小姐、慕容莫问的双胞胎姐姐慕容夏梦。

且不说二人长得像不像,光那一个截然相反的气质就没人会将他们联系到一起。

若是慕容莫问是万年寒冰,慕容夏梦就是人间四月暖阳。

一个冷得彻骨,一个温暖无双。

……

接下来一连五天,周璇始终没有见过慕容莫问,她的心情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从刚开始的生气、无所谓,到后来的不安、焦灼……

这个男人怎么回事?

不是应该过来给她赔礼道歉才对吗?

难不成他还要她腆着脸给他道歉不成?

又过了两天,周璇终于忍不住开口旁敲侧击慕容莫问的情况。

“他呀……七天前奄奄一息,不知道现在死了没。”

慕容夏梦淡淡地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什么?”

那一刻,周璇愣住了,她的一颗心猛地提了起来,错愕之余更多的是担忧。

慕容夏梦浅笑地看她一眼,道:

“为了救你,他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你真以为他是神啊?”

无日峰毕竟不比其他地方,险峻,多怪石……

慕容莫问御风而下,为救周璇。

非常不巧一颗巨大的石头不知为何突然从崖山脱离,他本来可以躲过去的,但是为了保护她,他只能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做她的屏障。

“青青,他这个人自幼忙于修炼、我行我素、极少与人接触,在他眼里没有善恶,从来只有他乐意不乐意。感情,他是不懂的。但是他却为了你连生命都不顾,这份情,或许他自己并不懂,但是我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爱……青青,你这么聪明,不会看不出来吧……”

是啊!

他爱她……

其实她可以感受得到的!

后来,慕容夏梦的话周璇已经没心思继续听了,她焦急地去找慕容莫问。

她没法想象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自己会怎么样……

文风楼门口,司马长风淡淡地告诉周璇说慕容莫问不想见她。

“那他现在状况怎么样?还好吗?”她担忧地问。

“很好。”司马长风说道。

这是假的。

若是很好,他又怎么会不愿意见她呢?

他之所以不愿意见她,无非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病弱的样子……

不过从司马长风的表情中,她至少可以确定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周璇悬着的心微微落了地:

“那我在这里等,他什么时候愿意见我了,再见我。”

司马长风将周璇的话回禀给慕容莫问。

彼时,那男子脸上出现少有的憔悴,听属下如是说,竟露出一抹为不可察的笑:

“随她。”

天呐!

慕容莫问竟然笑了!

太可怕了!

司马长风严重怀疑天要下红雨了。

天真的下雨了,却不是红雨,是暴雨。

无日峰气温本就比山脚下低。

尘世烈日炎炎,无日峰却凉爽无比,但若下一场雨,可就不是凉爽这么简单了,更别说是暴雨了……

“公子,周姑娘还没走。”

“撵她走。”

慕容莫问沉着脸,幽冷地说道。

怎么撵?

司马长风很为难。

“公子,周姑娘说要撵,您亲自去撵。”

“她以为我舍不得吗?”

慕容莫问冷冷地看向司马长风,司马长风识相低下头,保持沉默。

我怎么知道您舍不舍得?

雨越下越大,甚至夹杂着冰雹。

慕容莫问吞了一颗药。

药物让他的脸色不再那么惨白,他强撑着身子走出去……

司马长风以为他是出去撵周璇走,连慕容莫问自己也这么认为,可是当他看到她柔柔弱弱地站在雨中,雨水湿透了她的衣裳,贴着肌肤,显得那么单薄。

湿哒哒的头发仿佛海藻一般,贴在身上,整个人瑟瑟发抖。

“过来。”

开口之后,那个冰冷的黑衣男子愣住了。

不是来撵她走的吗?

“好。”

她的嘴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像一溜烟儿朝着他跑了过去,以怪诞的舞步绕着他转,抱着他的手不放。

那一刻,慕容莫问知道自己上当了。

那丫头真是个阴谋家。

可他却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真的舍不得她呢?

曾经,他以为自己舍得……

以为自己可以像对其他东西一样对她——高兴便留着,不高兴便扔了……

可事实上不是这样的。

他永远都忘不了自己将她丢下悬崖的那一刻……

那一刻,太可怕了!

可怕?

他慕容莫问什么时候怕过?

可是,她却让他感受到什么叫做害怕……

原来……害怕是这样的……

这种感觉一点儿不好!

那一刻,慕容莫问知道自己不能失去她,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和她在一起……

慕容莫问虽然看起来没有大碍,可周璇知道他是在硬撑,这个男人从来不会把柔弱的一面展示给她看,于是她也装作不知道。

“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吃的……”

以做饭为由,暂时离开一会儿,可以让他有调息恢复的时间。

慕容莫问没有说话,她当他默认了,正要走,手却被他拉住了。

“把衣服了换了。”

他的声音很冷,那张冰山脸阴沉沉的,有些吓人。

可周璇开心得笑了。

他居然懂得关心她了,真是难得。

“好!我现在就去换。”

文风楼是他住的地方,不可能有女子的衣裳,司马长风拿了件慕容莫问的衣裳给周璇。

宽大的黑袍穿在身上,活脱脱像一个唱戏的,而且干起活来特别不方便,可是她却非常喜欢。

原因无他,因为这是他的衣裳,上面还残留着他独特的气味。

慕容莫问并不挑食,一直以来,无论做什么他都吃……

这顿饭,周璇做得特别用心,几乎把自己的看家本领、拿手好菜都拿出来了……

“青青,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

看着满桌子的菜,慕容莫问的声音冰冷依旧,甚至还带着警告,仿佛做错事情的是她,而不是他。

周璇没有与他争辩。

争辩也没用……

不过,她似乎找到对付他的办法了。

她想,如果慕容莫问以后还是动不动就杀人的话,她就用自己的生命威胁他。

虽然这样有些无耻,但是她总不能纵容自己的爱人随意杀人放火吧……

事实上周璇多虑了,因为从那以后,那个冰冷的男子再也没有对无辜的人动过手……

其实,大多数时候,慕容莫问是分不清什么叫做无辜的,因为在他的概念里并没有善恶之分。

不过他每次不高兴、想要动手杀人之前都会问一问司马长风,杀了这个人她会生气吗?

若司马长风说会,他即便再不高兴,也不会动手杀人。

但是,能从慕容莫问手下死里逃生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这位第一公子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有人受不住了,爬到慕容莫问脚下,跪下来求他杀了自己。

“不杀。”慕容莫问一脸漠然,“杀了你,青青会不高兴的。”

这位天下第一冰山也会在乎别人的高兴不高兴?

人们忍不住猜想那位叫青青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

“味道怎么样?”

慕容莫问每尝一道菜,周璇都殷切地注视着他,一脸期待地问道。

“没味道。”

这是他给她的答案。

说没受到打击,那是骗人的。

可是他因她受伤,尚未痊愈,她怎么能对他置气呢!

“那这道呢?”

“一样,没味道。”

“那这道呢?”

“一样。”

……

就算周璇脾气再好、抗打击能力再强,此时此刻她也觉得委曲了。

这么久以来,她给他做了这么好多吃的,变着法子给他换口味,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他一句夸奖,那也就算了!

今天他居然还说没味道……

好吧,没味道是吧?

周璇怒气冲冲地跑到厨房,抓了一大把盐扔进去,狠狠地瞪了冰山一眼,道:

“尝尝,这下总该有味道了吧!”

周璇说这话纯粹是生气,却没想到慕容莫问竟然真的尝了,而且还吃了很大一口,然后非常认真地凝视着她。

“还是没味道。”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是吧?

难道是盐有问题?

因为慕容莫问的表情实在是太认真了,以至于周璇也忍不住开始怀疑。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正要吃,却被他拦住。

“别吃。”

周璇不解。

“你吃会觉得很咸。”

什么叫做她吃会觉得咸?

难道说……

“如你所想,我没有味觉。”

什么?

那一刻,周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原来他每次都说她的菜没有味道,不是因为嫌弃她做的难吃,而是他没有味觉……

没有味觉,那是多么可怕而又痛苦的事情!

更加讽刺的是,她还不断地追问他味道如何。

慕容莫问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慕容莫问,你可以跟我说的。”周璇皱起眉头。

“说了,你就要觉得自己亏欠我了。”

以前她跟他学医,自认为用做满汉全席的方式报道他,却没想到慕容莫问竟然没有味觉。

他知道她不喜欢欠人,所以并不点破。

周璇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原来,他竟考虑得这么周到!

谁说慕容无情?

*******

乐乐:谢谢默默209的鲜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