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52.152放心,璇璇最终是要与本王合葬的8000+

王氏没想到周璇竟然早就发现自己在茶水里下了毒,她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双手抑制不住地簌簌发抖。

她以为周璇对发怒,会责问自己,甚至会和自己拼命,却没想到她竟如此平静。

把命还给她吗?

“不--”

这一刻,王氏也不知道怎么了,猛地上前,伸手想要打掉周璇手中的杯子,却被周璇躲了过去崾。

“姨娘别心软,璇儿如果不喝这杯茶,只怕喜宝不会有好日子过吧……”

“璇璇……你……你怎么知道?”王氏眼中流出了泪水,惊讶地看着周璇躏。

是他们用喜宝威胁她……

如果不帮他们对璇儿下手,就要杀了喜宝;若此事成了,便会让喜宝入周家宗谱。

虽然能不能入宗谱是周家家主说了算,但是如果太子殿下能够帮忙的话,问题就不大了!

若喜宝能入周家宗谱,以后哪怕是下嫁,也总不至于给人做妾。

王氏此生别无所求,只希望女儿长大后能嫁个好人家,别走自己走过的老路。

周璇淡淡一笑,道:

“除了喜宝,还有什么能让姨娘做出杀人的决定呢?”

王氏对她虽好,但终究及不过喜宝这个亲生女儿。

这是人之常情。

周璇不怪她。

她说:“姨娘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也一直把喜宝当妹妹,只要她能好,璇儿死不足惜。”

说罢,她从容地端着那杯淬了毒的茶水一饮而尽。

*****

景元二十三年六月二十六,晴。

炎炎夏日,天空中祥云多多,喜鹊在树梢欢快地唱出动人的曲子。

这一天周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喜宝坐在河边,看着水里的鱼儿欢快地嬉戏,她的一张小脸上却没有一点儿的笑容。

哎——

不知道姨娘和璇姐姐聊得怎么样了……

此时的太阳有些猛烈,喜宝的小脸被晒得红扑扑的。

喜宝的五官其实很精致,只是常年不注意打理,又喜欢晒太阳的缘故,整个人黑乎乎的,乍看一下还以为是农户家的孩子。

姨娘说黑一点好,黑一点不遭人嫉妒,才能健健康康地长大。

不过太阳实在是太大了,晒得喜宝的小脸发疼,她决定先找个阴凉的地方避一避。

前方有垂柳树荫,郁郁葱葱,后面是一片假山。

假山北面此时此刻正站着一个少女,容貌姣好,眼神俏皮,正是周夏音。

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小婢女。

“事情进行地怎么样了?”周夏音低头问道。

“回五小姐,奴婢刚刚看到喜宝带着周璇去王姨娘的住处了,已经有一刻钟了,想来王姨娘应该已经得手了。”

一刻钟。

足够周璇毒发身亡了。

周夏音嘴角终于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那笑很美,好似一朵迎风绽放的太阳花,绚丽夺目。

周璇,你这个贱人……

终于得到报应了。

真是老天有眼啊!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哈哈哈哈哈哈……”

周夏音痛快地笑了起来,越笑越灿烂,灿烂到极致,笑容竟然有些扭曲。

“周璇这个贱人肯定做梦也没想到她一向尊敬的王氏竟然会下毒害她!哈哈哈哈哈哈……痛快!实在是痛快!”

什么?

姨娘要杀璇姐姐?

假山后面的喜宝听到这话心头如遭雷击!

不!

不会的!

姨娘这么善良,怎么会杀人呢!

而且……璇姐姐一直都对她们这么好……

可是……

姨娘刚才的眼神好奇怪……

喜宝虽然年幼,却是非常聪慧,她想起今天姨娘似乎和平时的确非常不一样,想起昨晚她睡觉的时候还隐隐约约感受到姨娘抱着自己哭……

难道周夏音说的是真的?

不!

不可以!

喜宝想起璇姐姐温柔美丽的脸,想起她给自己看病,教自己断文识字,教自己分辨各种药材……

不!

璇姐姐这么好一个人,姨娘怎么能这么糊涂呢!

不!

她得赶紧回去阻止姨娘!

绝对不能让姨娘害了璇姐姐啊!

喜宝紧张地赶紧从假山上下来,往回跑。

“谁在那里?”

周夏音觉察到不对劲,连忙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大步过追。

喜宝心里大叫不妙,自己明明已经很

小心了,怎么会被周夏音发现呢?

“小杂种给我站住!”

周夏音杀气腾腾地冲上去,伸手欲抓喜宝。

“韵姐姐,救命!”

喜宝看向周夏音的身后,眨着可怜的小鹿眼睛,哀求道。

周夏音没想到周夏韵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心里一慌,下意识地转头去看。

身后空荡荡的,唯有杨柳在空气中轻轻摇曳,百花在风中搔首弄姿……

哪里有周夏韵的身影!

居然被那小杂种耍了!

周夏音愤怒极了,气得浑身发颤,咬牙切齿,发了疯地往前追。

喜宝年幼身子小腿短,哪里跑得过周夏音。

虽然她已经拼尽全力了,可没过多久,还是被周夏音追上。

“小杂种,居然敢耍本小姐!”

周夏音额头的青筋突突地跳,伸手一把将喜宝拎了起来。

“音姐姐饶命……”

“别乱叫我姐姐!本小姐身份高贵,岂是你这个野种的姐姐!”

周夏音大口地喘着气,凶狠无比地骂道。

喜宝不说话,一张大大的眼中盈满了泪水。

她不是怕周夏音,她着急!

她怕自己没有及时赶回去阻止的话,璇姐姐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姨娘啊姨娘,你怎能如此糊涂?

喜宝知道自己如果得罪周夏音的话,以后在周府是绝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可是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无论如何,她必须尽快赶回去救璇姐姐才行。

喜宝张开嘴,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地朝着周夏音的手臂咬去。

“啊!啊!痛!!痛死我了!”

疼痛让周夏韵松了手,喜宝赶紧趁机逃跑。

“该死的小杂种,居然敢咬本小姐!本小姐今天不杀了你,名字倒过来写!”

周夏音看着自己被咬出血的手,愤怒地掏出匕首,狠狠地朝着喜宝幼弱的身子刺去。

“韵姐姐……”

喜宝看向周夏音的身后,叫道。

“小杂种,你以为本小姐会再上当吗?呵呵……别说二姐姐没来,就算她来了也救不了你!哼——”周夏音凶狠无比地怒道。

就在这时候,一只雪白的手臂伸过来,抓住了周夏音那只拿着匕首的手。

“音儿,快放开喜宝……”

周夏韵皱着眉头。

周夏音没想到这一次周夏韵真的来了,不禁愣了一下。

喜宝趁着这个空挡赶紧跑了。

“小杂种,你给我站住……”

周夏音想要追,却被周夏韵牢牢地抓住。

“二姐姐,你放开我!那个小杂种要跑去救周璇……”

周夏韵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带着不悦:

“你又对周璇做什么了?”

周夏音意识到自己一时情急说漏嘴了,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是看到喜宝越跑越远,她心有不甘。

“音儿,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无论周璇、喜宝、都是我们的姐妹呀……”

周夏音听周夏韵这么说,眼里浮现出怒气:

“二姐姐,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呀!你我才是亲姐妹,周璇、和喜宝那小杂种算什么东西呀……她们死不足惜!”

说罢,她就要挣脱周夏韵的手去追喜宝,奈何周夏韵一直紧紧地抓着她,怎么也甩不掉。

“二姐姐,你再不放手我就……”

“你就怎么样?”周夏韵脸色一沉,目光冰冷,“难道音儿也要对我动手吗?”

“二姐姐,你别逼我!”

周夏音咬唇,握紧了手里的匕首。

“呵呵……”

周夏韵笑了。

此时阳光非常浓烈,可是周夏韵的笑容却是阴森森的。

阴森得可怕……

一股子凉意从周夏音的背部窜上来。

“音儿,你怎么还不知悔改呀!”

周夏韵咬着牙,一动不动地看向这位妹妹。

她以为经历过上一次,周夏音会吸取教训乖乖等给父亲过完五十大寿之后去峨眉山面壁思过,却不想她竟变本加厉。

“我又没做错什么?何来不知悔改之说?”

周夏音不屑地冷哼道。

没做错?

好可笑……

周夏韵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理直气壮的妹妹。

“音儿,你多次要致周璇于死地,难道没错吗?”

周夏韵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悲伤和强烈的怒火,不过她还是把声音压得很低,毕竟现在府内人员杂乱,家丑不可外扬……

“周璇那个贱人本来就该死!如果不是她,我怎么会失去右手?”周夏音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腕,愤怒地说道,“我不过是为自己报仇而已,何错之有?”

周夏韵记得自己刚知道周璇害周夏音失去右手手掌之后也很愤怒,那天她甚至还专门打了周璇一巴掌。

可是后来她知道真相与周璇无关……

“若不是你先致她于死地,又岂会落得这个下场?音儿,你这是自作自受。”

周夏韵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啪——”

清脆的巴掌声突然响起。

周夏音居然打她!

周夏韵愣住了。

对!

她先是愣住了。

然后,她笑了,笑容中带着强烈的嘲讽之意。

她不是在嘲讽周夏音,而是在嘲讽她自己!

呵——

这就是她疼爱多年的好妹妹!

哪怕她害死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自己都既往不咎,却没想到自己的宽容和忍让竟然换来一巴掌。

周夏音,看来你从来没把我当姐姐看。

周夏韵笑了,笑容带着绝望的愤怒。

她说:

“音儿,你害死我肚子里的孩子,没错吗?他那么无辜,甚至还未出生,与你无冤无仇呀……”

这一次,她不再以姐姐自居。

既然周夏音从没把她当做姐姐,她又何必自作多情呢?

“害死你肚子里孩子的不是我!是太子哥哥……”周夏音说道,“二姐姐,你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傻!明知道太子哥哥喜欢的是我,还非要嫁给他……”

这一刻,周夏韵的胸口像是被硬生生插了一把刀,钝痛无比。

是啊!

是她自己傻……

身后传来脚步声,周夏韵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那一抹清隽斯文的身影。

梦,该结束了。

真相也该大白了。

这一刻,她静静地凝视着周夏音,就像是个高贵的女主人打量着一个小丑一般。

“音儿,他喜欢的真的是你吗?”

说罢,她露出一抹诡异地笑容,突然上前一步,伸出手,猝不及防地将周夏音往前一推。

前面是周府的内湖。

本来周夏音距离那湖还有一段距离的,不过周夏韵是会武功的,这一推,她使出了五成功力。

只见周夏音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到湖里,溅起巨大的水花。

“周夏韵,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随着一声狂暴的怒吼,周夏韵看到那个一向斯文俊秀的少年青筋暴跳,杀气腾腾地冲上来,二话不说就给了她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远远比周夏音那一巴掌要重得多,可是不知为何,周夏韵却一点儿都不觉得疼。

不疼!

真的不疼……

“救……救命……”

湖面上,周夏音艰难地挣扎着、扑腾着,她张嘴想要呼救,却觉得有无数水流灌进她的嘴里,根本发不出声音。

宇文轩急了,他毫不犹豫地要跳入湖中,这时候却听到周夏韵嘲讽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宇文轩,你确定要跳吗?”

她勾着唇,似笑非笑地看着宇文轩。

“周夏韵,没想到你心肠如此歹毒……”

“宇文轩,没想到你的脑袋如此愚笨。”

周夏韵打断宇文轩。

她的左脸和右脸各有一个五指印。

左脸是周夏音打的,打断了她们之间最后的姐妹情。

右脸是宇文轩打的,打断了他们之间最后的夫妻情。

宇文轩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的眉心紧紧地蹙在一起:

“周夏韵,你什么意思?”

“太子殿下,你自己不是已经想到了吗?”

周夏韵嘴角微微一扬,嘲讽地看向宇文轩。

“你说,如果我五妹妹连游泳都不会,她当初是怎么入水救你的呢?”

这一刻,宇文轩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复杂的心情。

震惊!

是的震惊!

然后有东西塌了。

他以为是天崩地裂,后来才发现坍塌的既不是天,也不是地,而是他一直以来的信念。

是的!

周夏音根本就不会游泳。

她不是他的小仙女……

那么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干什么?

宇文轩双眸空洞,根本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那……那当年救本宫的难道是……”

这一刻,好似有一束灵光弄脑海里闪过。

那日周璇在皇宫里纵身入水救淑妃竟与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一点点重

合……

周夏韵从宇文轩震惊、痛苦、没法接受的表情中知道他终于想明白了……

她笑了,笑容中有七分的嘲讽和三分的痛快。

“呵呵——可不就是周璇吗?除了她,我们周府没有其他女子会游泳,哦,对了,喜宝或许会,不过十年之前她好像还没出生呢……总不可能是她救你吧……”

是周璇!

竟然是她!

而自己却把周夏音当作她,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她……

宇文轩的内心波涛汹涌,根本没法平静,他的身子在风中摇摇晃晃,好似随时都要倒下一般……

不!

他不能倒!

宇文轩突然想起自己设下的局,那要置周璇于死地的局。

不!

这一刻,发了疯地朝着王氏住的方向狂奔。

不!

不!

但愿一切还来得及……

否则让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屋内很安静,王氏最终还是没有及时阻止周璇喝下那杯茶。

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王氏眼中闪烁着恐惧,一颗心揪了起来。

“璇儿,你为什么这么傻?”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璇,一张脸白竟然比周璇的脸还惨白。

“噗——”

一口鲜血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

果然是入骨的毒药。

“姨娘……”

周璇不解地看向王氏。

“璇儿,我……”

话没说完,王氏突然浑身抽搐,然后倒地,身亡。

她那双枯井一般的眼中带着浓浓的不敢置信,不安,牵挂,不甘……

没想到那人让姨娘给自己下毒之前,已经暗中给姨娘下了毒……

王氏若下毒杀了自己,即便有人追究起来,她便是畏罪自杀,没有人会怀疑到他们身上。

若王氏心软没有对自己动手,那么她毒发身亡之后,自己便成了嫌疑犯……

好严密算计!

还真不简单。

也够歹毒!

周璇弯下腰,轻轻地触摸王氏的脉。

哎——

毒入骨髓,已经死透了。

就算是慕容莫问,也救不回来了。

姨娘啊姨娘,你怎么这么傻?

这种背信弃义之人,又怎么可能放过喜宝呢?

没了你的庇护,以后喜宝该何去何从?

哎——

周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咳嗽,不断地咳嗽,咳得血喘不过起来。

屋内闷热,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周璇只觉得腹部翻腾,忍不住弯下腰,干呕起来。

“呕——”

喉咙有些甜腥,原来,呕出来的竟然是血。

毒发了吗?

好快……

慕容莫问,你再不出现,我就真的要死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耳边想起火苗跳动的声音。

周璇此时痛得直不起腰,她眼角的余光看到门口起了火。

火,越烧越旺。

红光不断跳跃,灼热中夹杂着轻轻的呼啸,那滚滚浓烟席卷而来。

“咳咳……咳咳咳……”

周璇不断地咳嗽。

她分不清自己是被呛的,还是因为毒发。

原来,他们不仅要自己死,还要自己死无全尸……

这到底是有多恨自己……

但是周璇知道自己不会死。

那个人,不会让她死的。

毒药一点一点蚕食了她的意识,视线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

隐隐约约中,周璇看到一个黑衣男子穿过熊熊大火朝着自己走来。

大火在他身后呼啸着,怒吼着,却完全挡不住他的步伐。

他那么强势,仿佛天神降临。

周璇艰难地抬起头,她的视线迷离,入目的一切都模模糊糊的,包括男子刚毅的脸……

完全看不清楚!

可是,她却清清楚楚。

是他……

周璇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襟,紧紧地,小脸惨白毫无血色,嘴角还残留着鲜血……

红得妖娆。

妖娆地摄魂。

她竟笑了,尽管弧度非常笑,可那绝对是一个美丽的笑。

美丽,妖娆,倾城倾国。

“慕容莫问,我总算把你逼出来了……”

她淡淡地笑,像一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一只即将断气的小狐狸……

男子叹了一口气

,终于弯下腰,将她从轮椅上捞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

动作那么轻柔,好似怀里的是稀世珍宝,只消一不小心便会弄坏了一般……

随着毒药的侵袭,女子终于支撑不住了,她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嘴角却依然带着浅浅的笑。

“傻……”

黑衣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

火势汹涌,急速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远远地看过去好似是一股妖气在天地之间盘旋蔓延,带着狰狞。

火苗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舌头,这条舌头扫过之地便是一片废墟。

黑衣男子一脸淡然,若无其事地走入了这场肆虐张狂的大火之中……

*****

远处,一颗大树上,白衣男子安静地站在树梢上。

层层叠叠的树枝隐去了他的身体,却挡不住他的视线。

他看着那火光滔天,黑烟滚滚。

“主子,怎么办?王妃在里面……”

崩雷眉心紧蹙,他原先在前厅,突然听到早前安排在附近的暗卫来报,吓了一跳,急忙回禀王爷。

闪电呀闪电!

你怎如此疏忽?

若非暗卫及时来报,只怕……

崩雷根本不敢深思……

“主子,属下进去把王妃救出来。”崩雷对着主子说道。

“不必了。”

那男子的声音轻轻的,有些虚无缥缈,好似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一样。

“主子?”

崩雷心里疑惑,他不解地看向宇文辙。

若是以前,他或许会认为主子因为与周家的仇恨而顺带也不管周璇的死活,但是最近他发现不是这样的……

闪电、追风、慕雨或许不清楚。

但是崩雷作为宇文辙的贴身护卫,他非常清楚宇文辙对周璇的感情……

跟随宇文辙十多年,从来没有见他对这个女子这么上心过,即便对上官一诺也没这么上心……

他家主子这次怕是沦陷了……

所以崩雷听闻宇文辙这么说愈发地奇怪和不解。

直到他顺着宇文辙的视线,看到那个风华绝代的黑衣男子抱着那温暖的女子离开……

那个男子就是传说中的第一公子慕容莫问吗?

崩雷微微蹙眉,有些担忧地看向主子。

“去查一下这场火是因何而起,幕后凶手绝不轻饶。”

树荫下,那男子目光如炬,好似千年寒冰,冷得吓人。

崩雷怔住了。

去查凶手他可以理解,以主子的性格绝对不会允许别人伤害他的女人……

可是真的不管王妃了吗?

就由着她跟慕容莫问离开?

然后默默祝福?

这事若发生在别人身上倒有可能,可换作他家主子,崩雷没法理解……

在他看来,什么爱是付出不是占有、只要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之类的事情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宇文辙身上的。

管你爱不爱我,我看上了就是我的……

想跑?打断你的腿!

这才是他家主子的作风呀!

“崩雷,有个成语叫做守株待兔。”

就在崩雷百般疑惑的时候,宇文辙高深莫测的声音终于传来。

他嘴角带着一抹浅笑,那是睥睨众生的笑,仿佛一个早已预知一切神明。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他拍了拍崩雷的肩膀,说道:

“放心,璇璇最终是要与本王合葬的。”

崩雷闻言虎躯一震,嘴角不断抽搐,根本停不下来。

主子,您讲话能不能别这么吓人!

知道的人明白您是在宣示对王妃的所有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得不到王妃、恼羞成怒要和她同归于尽……

可是,王妃明明都被慕容莫问带走了!

主子为何还能如此自信呢?

难道他早已暗中安排了什么?

******

乐乐:今天更新已经完成,亲爱的,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