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151寿宴茶水凉了毒性更强9000+

清晨,阳光晨曦徐徐拉开了一天的序幕,晨风凉凉的,轻轻地抚摸辙草木。

垂柳在微风中点头,倒映在水中,活泼的鱼儿在其间愉快地游来游去,仿佛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鸟儿愉快地啼叫,叽叽喳喳的,有些调皮和吵闹,透过窗户传到寂静的屋里,显得格外明显。

屋内一男一女已经沉默了足足一刻钟了,谁也没开口,似乎都在揣测对方的意思崾。

可是总不能一直这么沉默下去,终究是要有人打破的。

“去更衣吧,既然要去,就得漂漂亮亮地去,不能给本王丢人。”

宇文辙目光深沉地看了周璇一眼。

而周璇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宇文辙见状有些不悦,但这火他是发不得的躏。

于是他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看了周璇一眼,道:

“看来王妃身体多有不便,此事还是由本王替你效劳吧。”

他邪笑着靠过来,周璇心里一滞,赶紧转着轮椅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

宇文辙见到她这副紧张的样子,爽朗一笑,笑容沁着几分清冽,非常的爽朗,目光中带着玩味。

好在屋内有一个屏风,可以挡住宇文辙的目光挡在外面。

屏风后摆着衣服,是刚才丫鬟送过来的。

紫色的缎子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而那做功精致巧妙……

又是珠玉坊的上品,名曰紫青花语,伊锦一针一线亲手缝制,今年夏日仅此一件。

这家伙真舍得花钱!

周璇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她现在也分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是抠门还是大方。

说他抠门嘛,他已经不止一次给她买珠玉坊的衣裳了。

说他大方嘛,他连伙食费都要跟她算……

周璇撑着拐杖起来,她腿上的伤已经好了许多,虽然着地还会痛,不过有拐杖还是能撑得住。

她拄着拐杖来到墙边,让墙体吃撑着她的重心,然后开始换衣服。毕竟脚伤还没好,周璇换起衣服来便没有那么方便,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换好,拄着拐杖重新坐回轮椅。

此时宇文辙已经换好衣裳了,依旧是白衣。

周璇发现他似乎很喜欢白衣。

朴素的白衣穿在他的身上,将他清尘脱俗的气质勾勒得一览无遗。

腰间一条镶玉的墨色宽腰带,在朴素中增添了一分贵气,不会失了身份,长发有玉冠束着……

周璇不得不再次承认宇文辙确实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

虽然大魏几个皇子长得都算得上英俊,但平心而论宇文辙依然是最出众的……

这也难怪,文德皇后当年可是大魏第一美女。

周璇在打量宇文辙,宇文辙也在打量周璇。

“本王的眼光真好。”他非常满意地看着周璇身上的衣服,道,“衣服比人好看。”

白真真虽然不认得周璇身上的衣服是珠玉坊的上品,却也看得出衣服价值不菲。

王爷居然给这个庶女买这么好的衣服!

气死她了!

好在宇文辙后面那句话安慰了她。

没错!

衣服比人好看!

周璇这个身份卑贱的庶女根本配不上这么好的衣裳。

周璇没有理会宇文辙挖苦,她一脸平静地绕过怒火冲天的白真真,来到梳妆台前,开始梳头发。

毕竟是出席周傲华的寿宴,她不能太随意,不过也没有刻意打扮,到时候女眷那么多,她断然不能抢她们风头。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是她一向的做事风格。

所以她梳了一个端庄而又寻常的发型,然后插了几朵普通的珠花便要打算结束,这时候,一支镶嵌紫色水玉的银步摇突然闯入她的视线。

紫玉流云,又是珠玉坊价值连城的上品。

这厮是把珠玉坊承包了的节奏吗?

“王妃不喜欢?”

宇文辙见周璇蹙眉,靠近她的耳际,瞧瞧地问道。

周璇被他呼出来的热气挠得难受,心里奇怪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靠这么近跟人说话了……

不过看他对其他人说话也没有如此,唯独对她……

“太贵重了。”

周璇说道,这紫玉流云这么漂亮,谁会不喜欢呢?

只是无功不受禄!

宇文辙已经送了她好几件珠玉坊的衣服了,她实在消受不起。

“贵重才好,贵重才镇得住场。”

宇文辙霸气地将紫玉流云插到她头上。

镇得住场?

什么意思?

他今天到底要做什么?

周璇蹙眉,心里隐隐不安。

这时候,宇文辙又拿出一对紫玉耳环给她戴上。

他略带剥茧的指腹滑过她的耳垂,周璇瞬间觉得耳垂好像着了火一样,好烫……

晶莹剔透的紫玉耳环被打造成水滴的形状,趁着周璇白皙如瓷的肌肤与美颈,既漂亮又性-感。

“好美。”

他眯着眼睛,一脸陶醉地同时将一个紫玉镯套进她的手里。

周璇分不清他是在夸她身上的装饰还是在夸她。

一直以来,周璇都不想引人注目,但是今天她注定要成为众人的焦点。

只因为她这一声行头实在是太贵了,即便是富庶的大魏贵族中,也没几个女眷穿得起,更何况她一下子把珠玉坊的发饰、耳环、镯子全都配齐了。

周璇和宇文辙达到周家府邸的时,时候已经不早了。

今天的周府特别热闹,门口两只石狮都挂着红绸,门庭若市。

宇文辙虽然受宠,但毕竟是王爷。

太监一句“齐王殿下驾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周府上下以及宾客齐刷刷地出来迎接,跪了一地。

先下马车的是宇文辙,他让下人将轮椅准备好,周璇腿伤还没好,拄着拐杖小心翼翼地从马车里出来。

宇文辙见状眉头微微一皱,干脆重新上马车,长臂一伸,将她抱了起来。

在场的众人无不瞪大了眼睛,皆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虽然对齐王殿下宠妻的事情略有耳闻,却怎么也想不到齐王殿下竟然会在大庭广众直接抱王妃。

那可是齐王殿下!

一向恪守礼法、行事严谨保守的贤王殿下!

没想到竟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举措。

而且听说齐王妃出嫁前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卑微庶女呢!

这让人们忍不住开始好奇这位周家庶女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这一打量,顿时惊呆了。

只见她一身紫衣,肌肤胜雪,双眸清灵得如同一泓清泉,如新月生晕,清尘脱俗,清雅中带着端庄大气,秀丽之极,竟让人一不开眼睛。

众人一直以为周家二小姐周夏韵已是绝色。谁曾想过原来那位周家的庶女周璇生得如此美丽动人。

得如此倾城之色,也难怪一向不近女色的齐王殿下会一反常态宠爱有加。

宇文辙注意到众人的眼神,心里略略有些不悦。

“本王后悔了。”他低头附在她的耳畔吐纳,“本王不该将你打扮得这么漂亮,居然引来这些色-狼……”

果然,璇璇的美丽还是应该留给自己一个人慢慢欣赏的。

“都什么时候,还这么不正经。”

周璇以为宇文辙是在消遣自己,有些无奈,趁着众人看不见的角度偷偷地捶了他的胸膛,以示不满。

宇文辙哈哈一笑,将周璇放到轮椅之上,推着她进了周府。

“王妃前些日子摔伤了腿,行动不便,让诸位见笑了。”

他淡淡地说,脸上笑容温和,说话间不着痕迹地将周璇挡在身后,不愿众人窥视他的妻子。

女眷和男宾是分开的,周璇和宇文辙见过今日的寿星周傲华之后,二人便要分开了。

宇文辙去前厅应酬,而周璇则要去女眷所在的后院。

这让宇文辙既喜又忧。

喜的是他不用再担心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觊觎了;忧的是他发现他竟然舍不得她,哪怕是分开这么一会儿,他都舍不得……而且他担心她会吃亏。

后院的那些女眷哪个是省油的灯呢?

尤其是那个周夏音也在……

璇璇现在腿脚还不方便……

“你快回去吧。”周璇蹙眉。

这里是女眷待的地方,他一个大男人本不应该过来的,谁知他非要送她过来。

周璇并不知道宇文辙是因为放心不下她,她只当他要过来试探什么,所以没有阻止。

但是随后一想又觉得不对劲。

今天他势必会有大行动的,以他的性格,肯定早就准备好了,不可能现在还要试探什么的……

“三姐夫……”

突然,一阵甜甜糯糯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竟是周夏音。

今天的周夏音一声白色轻纱红色打底长衫,黑发中点缀着精致的珠花,显得分外的俏皮和可爱。

此时此刻,她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宇文辙,那样子仿佛是要扑上把他吃了一般。

周璇奇怪,这位一向只对沐风和太子殿下感兴趣的五妹妹什么时候转移目标了?

其实周夏音以前对这位体弱多病、时日不多的病秧子并不感兴趣,因为周璇的缘故,刚才他们出现的时候她才多看了一眼。

可是只看一眼,她便怔住了。

原来这个男子竟如此俊美,尤其是他那清尘脱俗的气质,好似天上仙人下凡,而他看向周璇的眼神

更是温柔而又专注得让人嫉妒。

周夏音不服气。

她周璇一个卑贱的庶女凭什么让宇文辙这般对待。

“三姐夫别担心,音儿会好好照顾三姐姐的。”

周夏音双目灼灼地看着宇文辙,露出最甜美的笑容,俏皮地冲宇文辙眨眼睛。

呦~~有人想勾-引齐王殿下呢!

周璇的嘴角微微上扬,戏谑地看向宇文辙,道:

“三姐夫,我五妹妹正在跟你说话呢!”

宇文辙漂亮的唇线微微扬起,不是因为周夏音,而是因为周璇戏谑的话。

“调皮。”

他伸手刮了刮周璇娇俏的鼻子,宠溺地说道,说话的时候只看周璇一个人,根本就不理会对他暗送秋波的周夏音。

可是周夏音却不放弃,不断地找话题想要和宇文辙说话,可偏偏无论她说什么宇文辙都不理她,于是她把目光转移到了周璇身上。

“三姐姐,今天好漂亮。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周夏音其实心里恨得牙痒痒,她哪里会不知道这是珠玉坊的紫青花语呀。

珠玉坊呀!

那可是她梦寐以求的!

前几日,她求了娘亲好久,娘亲才答应给她去买了一对朱钗,本来想着今天艳压群芳、让那些女眷们羡慕嫉妒恨的,结果周璇这个贱人全身上下都是珠玉坊的,而且还是奢华的紫青花语。

紫青花语呀!

而且还是全套!

她连想都不敢想!

周夏音嫉妒得发狂。

“三姐姐,这紫青花语很贵吧?妹妹听闻三姐夫一向勤俭节约,姐姐这次如此大手笔会不会不妥呀?”

周夏音突然一脸关切地看着周璇,看起来是担心她,实际上这话却是说给宇文辙听的。

她以为周璇是瞒着宇文辙偷偷买的,毕竟男人一般对衣物都不关注,而且齐王殿下常年卧病在床,想来对府内的资金流向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所以周夏音故意大声说道,她不仅要让宇文辙知道,也要让在场所有的人都知道周璇的恶劣行径。

周璇感受到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视线,嘴角轻轻上扬:

这位五妹妹真是好恶毒呀,挑拨他们夫妻关系也就算了,居然还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周璇瞒着丈夫私自挪用王府库银奢侈*、这罪名要是作实了,传到太后耳里,只怕到时候要废妃了……

只可惜周夏音的算盘打错了,奢侈*的不是她。

宇文辙终于将目光从周璇身上转移到周夏音身上了。

此时阳光有些恍惚,因为常年卧病,那男子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这却不影响他的俊眼,相反的,更让人想要疼惜。

他看着她,不似沐风的迷离,不似宇文轩的狂热,他的目光非常温润,温润得如同一块暖玉。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这一刻,周夏音只觉得自己心跳突然变得好猛烈,好快。

“周姑娘此言差矣,我家王妃一向不朴素,哪里懂得穿衣打扮呀?这衣裳是本王亲自替王妃筹备的。男人对自己要严苛,但却不能穷了自己的女人。只要王妃喜欢,本王就算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他嘴角带着笑意,声音非常温和,说完之后便不看周夏音了,目光回到周璇身上,柔情似水,宠溺得让人嫉妒。

周璇知道从今天开始,齐王殿下胸无大志、沉迷于温柔乡的传言便会传遍整个东都……

今天开始,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责怪她这个祸国殃民的狐狸精被他们贤良的贤王殿下迷惑成昏庸之辈了!

这红颜祸水的罪名她是背定了。

哎--又被当棋子用了!

这就是他把自己打扮成这幅模样的目的吗?

可是为什么呢?

他费了好大劲才打造出贤德的形象,现在为何又要亲自葬送自己的好形象呢?

周璇想不通……

不过看着周夏音气得发绿的脸,周璇发现自己心情也没有那么糟糕。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至少这家伙还是帮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这也算互惠互利吧!

其实宇文辙刚才那话还有威慑作用,他是在间接警告这些女眷别打周璇的心思,谁要是欺负她,便是与他为敌。

他宇文辙现在就是个沉迷于女色的昏庸之辈,谁伤害了他的王妃,他就跟谁拼命。

“本王要走了,自己小心。”

宇文辙对着周璇说道,虽然不放心她,但是今日他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只怕一会儿无暇顾及这边。

不是宇文辙觉得周璇有多没用,事实上他也清楚他的王妃不是好欺负的,可是不知道为何他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尤其是之前她经历了宇文轩的算计……

以前他可以漠视,可现在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

他不敢想象如果她再被弄进天牢自己会怎么样子……

“好好保护王妃。”

他严肃地对闪电使了个眼色,那表情仿佛是在说王妃若有差池,小心你的脑袋。

闪电心里有些不舒服,她跟随宇文辙多年,心知这个男人虽然冷漠,却极少拿性命威胁过手下,更何况周璇不过是去后院和女眷一起而已,怎么搞得跟羊入狼窝一样……

宇文辙走了,经过周夏音的时候直接把她当空气无视。

周夏音恨得牙痒痒,急火攻心地瞪了周璇一眼,那架势仿佛要将她挫骨扬灰一般。

周璇无言以对!

明明无视她的是宇文辙,关自己什么事?

她这个妹妹的大脑回路果然奇葩。

后院的女眷不少,主要是周家亲属、姻亲家眷、以及一些朝中要员的女眷……

负责招待是周夫人林诗音。

出于礼节,周璇客套地和她寒暄了一番,然后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到席间。

她虽在周家生活十多年,但是对周府的亲眷基本没有接触,所以大多不熟,更别提其他女眷了。

上来与她攀谈的人并不少,鉴于宇文辙刚才的表现,女眷们对周璇都非常客气,以讨好的话居多,更有甚者居然含蓄地向她请教驭夫之道。

本来周璇懒得理会的,但是她们一个接着一个的问,周璇实在招架不住,只能回答。

起初她回答的是一些官话,比如体贴入微、恪守本分、尽心服侍之类的……

可是根本没有人相信!

在她们看来,周璇能把宇文辙的心抓得这么牢肯定是有什么独特的秘诀。

周璇无奈,总不能跟她们说齐王殿下和她根本是貌合神离吧!

且不说她这么回答宇文辙会不会掐死她,事实上就算她真的这么说了也不会有人信!

他们大概会认为她身在福中不知福!矫情!

哎--周璇是看透了,如果自己今天不给出个惊天地泣鬼神答案,这般女眷是不会放过她了。

为了让这群人不再烦她,周璇知道她必须给出一个独特且有分量的答案。

“其实,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周璇讲到这里顿了一下,目光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果不其然,发现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聚精会神地凝视着自己。

一个个都像即将参加高考的学子,聆听高考状元的高分秘籍。

周璇当然不能让他们失望,于是神秘一笑,道:

“其实最关键的还是要看床上功夫……”

讲到这里,她便没有再讲下去了,因为已经够了。

果然,那些女眷们全都红了脸,羞赧地看着周璇,似乎对此很不屑,可与此同时她们又默默地把周璇这句话记了下来,各个暗自发愤图强,打算回去好好苦练床上功夫!

这就是人心呀!

终于不再被人重重包围,空气清新了不少。

周璇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此时距离开席还月末有半个时辰的样子,不知道宇文辙那边怎么样了……

“璇姐姐……”

一个细小胆怯的声音打断周璇的思绪,她抬眸,看到一个小女孩站在一丈之外,怯生生地看着她。

“喜宝?”

见到喜宝,周璇有些意外。

周喜宝其实是她的庶妹,王姨娘生的女儿。

世人都以为周家只有五个女儿,却不知道周家还有个喜宝!

不知道为何,她一直入不了周家宗谱。

照理说,王氏虽然身份地位,却也是周傲华的妾,也不至于没名没分。

这么多年来,喜宝一向躲在周府最不起眼的角落,极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就算是父亲五十大寿,也没有人想得到卑微不起眼的她……

就和以前的周璇一样……

不,或许比周璇还要不起眼……

周璇虽然是庶出,但至少她还是入了周家宗谱、名正言顺的周家小姐。

周璇有些奇怪,她怎么会跑到这边来?

“璇姐姐,姨娘生病了……喜宝让他们请大夫,可是没有人理喜宝……璇姐姐,你能过去看看吗?”

晶莹剔透的泪珠儿在喜宝红彤彤的眼圈里打转,闪闪发光,好似璀璨的宝石。

现在整个周府都在忙寿宴的事情,没有理会她们娘俩倒也不奇怪,即便是平时不忙碌的时候,以她们的身份也不见得有人理会。

“恩,好。”

反正距离开席还有一段时间,周璇便让闪电在这里等她,由喜宝推着她朝周氏的住所走去。

闪电心想横竖都在周府后院,出不了什么事情,便没

放在心上。

反正她本来就不喜欢周璇,眼不见为净。

******

这是周璇出嫁之后第一次回来,周府内一草一木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一切如旧。

不过看着这熟悉的一景一物,周璇倒也没有特别的感觉。

虽然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居住在这里,却从未把这里当做家……

周氏的住所在西边偏僻的角落里,屋内非常简陋,甚至有些下人都住得比她好。

不过这也不奇怪,她们在周府的地位本就没比下人好多少。

和外面的热闹繁华相比,这里安静得有些过分了,愈发显得凄凉。

周氏一声朴实无华的素衣,独自坐在一张破旧的凳子上,低头轻轻地咳嗽。

“姨娘,我带璇姐姐过来了。”

喜宝的小手拉着周璇走过去。

“喜宝,不得无礼。”王氏轻喝一声,走过去拉着喜宝跪下,“民女见过齐王妃。”

“姨娘赶紧起来。”

周璇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王氏扶起来。

“我自幼受姨娘照顾,姨娘还是叫我璇儿吧。”

“礼节不可废的。”王氏孱弱地说道,“喜宝年幼无知,还请王妃别见怪。”

周璇轻笑:

“这儿又没别人,姨娘何必见外呢。”

王氏张口欲说话,熟料气顺不过来,便开始用力地咳嗽:

“咳咳咳——”

周璇轻轻地抚她的背,替她顺气。

“璇姐姐,姨娘她没事吧?”

喜宝担忧地询问周璇。

“喜宝乖,你先出去玩,姨娘有话要和王妃说。”

王氏对着喜宝说道。

喜宝虽然舍不得王氏,但是她一直都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王氏让她出去,她便乖乖地与周璇道别。

喜宝走到门口,非常体贴地把门带上。

破旧的木门轻轻合上,将喜宝小小的身子挡在了外面,也挡住了屋外明亮的阳光。

屋内非常地宁静,窗户和门的关着,有些闷热。

周璇转过头,浅浅地对着王氏笑:

“喜宝真懂事。”

“是啊。”

讲到女儿,王氏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

那是她的心肝宝贝呀!

“王妃小时候也很懂事。”

王氏想起周璇小的时候。

同为庶女,从世俗的眼光看来,没有得到周家承认的喜宝更加可怜。

可是在王氏看来,却觉得周璇更可怜。

喜宝虽然可怜,但至少还有生母在身边,若有人想对喜宝不利,她就算拼了老命也会护她周全。

可是周璇不一样,她至始至终只有一个人,自生自灭……

周家主母不待见她,周夏音欺负她……

好几次,她都差点丢了性命!

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王氏叹了一口气,起身泡茶。

透明的开水沿着杯壁一点一点地落到茶杯里,里面的茶叶随着热水浮了上来,打着卷儿,轻轻飘动。

嫩绿的颜色在水中荡漾开来,伴随着氤氲的热气,绿茶的清香在闷热的屋子里面弥漫开来。

“上不了台面的粗茶还请王妃别嫌弃。”

王氏将茶杯放到周璇跟前,腾腾热气氤氲。

茶杯有些旧,却很干净。

“姨娘,您还是叫我璇儿吧。真的,我心目中您一直是我敬重的长辈。姨娘还记得我五岁那年,有一次被周夏音打得只剩下半条命吗?”

周璇若有所思地看了王氏一眼,道:

“那一次若没有姨娘衣不解带地照顾,这世上只怕已经没有周璇这个人了。”

周璇的话勾起了王氏的回忆,她愈发地沉静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非常复杂。

“璇儿……”

王氏的声音有些哽咽,好似喉咙里卡着什么东西似的,终于唤出了周璇的闺名。

“姨娘,还记得不久前您担心璇儿嫁入王府会一生不幸,所以还把省吃俭用积累下来的全部家当给璇儿,让璇儿逃婚……”

周璇低头若有所思地看向刚才王氏递过来的茶杯,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茶杯,不似周家其他地方的那样精致华美。

这小小的茶杯其实也可以承载很多东西的。

它可以只是一杯茶水,也可以化作杀人的利器……

“姨娘,周璇一直认为整个周府只有您是唯一一个对周璇好的人。”

周璇不再说话了,目光至始至终都停在那杯茶水之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屋内静得出奇,王氏的眉头皱得

越来越紧,眼神也越来越复杂,双手不知不觉地紧紧攥起,越来越紧……

终于,她一咬牙,像是下了巨大的决心一般,再抬起头已是慈爱无比:

“璇儿,茶水凉了会不好喝的。”

她端起桌上的茶水,递到周璇手里。

周璇淡淡地看了王氏一眼,嘴角轻轻一扬,温和地说:

“茶水凉了毒性更强。”

王氏的手一抖,手里的茶水溅出了许多,那张脸顿时苍白了。

璇儿知道了?

顿时,王氏整个人都在颤抖,她恐惧无比地看着周璇。

周璇却依然笑得温润,她伸出手,接过王氏手里的茶杯,声音温柔似水。

“璇儿的命本就是姨娘救回来的,如今姨娘若想要璇儿的命,璇儿便把这条命还给你。”

她优雅地举起酒杯,送到唇边。

周璇本就是下毒的高手,王氏这点小伎俩怎么能瞒得过她呢?

不过,罢了……

想必王氏也是迫不得已,若非有苦衷,胆小如她怎么敢杀人呢?

*****

乐乐:谢谢快乐脚丫、大萱的钻石,这章9000+哦!乐乐诚意满满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