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五十章 周璇出嫁从夫

景元二十三年六月二十六,当朝丞相周傲华五十大寿,朝中同僚、各地门生齐聚一堂、热闹至极,就连景帝也亲自作对联来贺,赞其“一颗忠心,两袖清风”。

这个历史悠久的世家在这一刻算是达到了顶峰崾。

家主周傲华官居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妹周玉华为大魏皇后母仪天下;其外甥宇文轩乃当朝太子;嫡子周文贤官居要职;长女周雨止乃上官世家长子上官磊正妻;嫡长女周夏韵乃东宫太子妃;嫡次女周夏清嫁于东夷山阴王上官毅为妃;就连毫不起眼的庶次女周璇也是齐王妃;……

周家到了今日这境地已是荣耀至极,当之无愧的大魏第一世家。

然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乃亘古不便的真理,浩瀚历史、多少世家沉沉浮浮、起起落落……

周家能逃过这一历史规律吗?

******

这一日,天还未亮,周璇的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倏地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动作过猛,磕到了腿。

痛——

周璇倒吸一口凉气躏。

“做恶梦了?”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际响起,不用去看便知是宇文辙。

周璇蹙了蹙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目光下意识地去看窗外。

窗户半掩着,外面漆黑一片,隐约可以看到启明星在天空中孤独地发着亮光。

还早,未到五更天。

宇文辙怎么会在她屋子里?

周璇不解,这两天她都没看到宇文辙,看得出来他很忙,或许跟周傲华的寿宴有关。

周璇有一种预感,今天他肯定会有所行动……

这注定不会是平静的一天。

夜明珠在屋内亮起,光线不算特别亮。

影影绰绰的光线下,宇文辙的俊脸忽明忽暗,徒增几分邪魅。

英俊好看是必然的。

只是那双一贯漆黑的眸子此时竟然布满了血丝,看来这两日他很忙,说不定都没睡觉。

那颗夜明珠周璇认得,就是昔日他送给自己却被自己摔碎的那颗。

看得出来它经过修补,虽已面目全非,可是周璇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心里徒然生出几分愧疚。

当时她便不知道那是文德皇后的遗物。

母亲遗物,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

周璇非常愧疚,虽然之前已经向他道过歉,而他似乎也原谅她了,可是此时此刻再次看到这颗夜明珠,周璇心里忍不住再次升起愧疚之情,再看他一脸憔悴,顿时胸口划过一丝奇怪的感觉,心软了几分。

“要不要上来躺会儿?”

周璇的声音很轻,宇文辙一愣,她的话让他意外。

他以为她要么会问他什么时候来的,要么就什么也不说……

终归他未经允许来到她卧房,她是不高兴的,却不想她竟让他上-床……

这丫头是在心疼他吗?

话出口之后,周璇有些后悔。

天呐!

她在干嘛?!

就算看得出他缺乏睡眠也不应该让他到她的床上来呀……

他会不会误会什么呀?

“现在时候还早,要不你回绿萝院……”

宇文辙岂会给她反悔的机会,不待她说完便去了靴子,合衣上了床,躺在她的身侧。

周璇不说话了,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

还好宇文辙并没有做什么,只是规规矩矩地在她身侧躺着。

黎明前特别安静,空气中有他浅浅的呼吸声,以及他独特的淡淡香味,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讨厌……

宇文辙大概是真的很累,没多久周璇便听到他平缓的呼吸声。

睡着了吗?

应该是吧……

可是,周璇却没有多少睡意。

回忆突然冲破闸门,浮出来,在她的脑海里驰骋翻滚着。

那些回忆里有她自己,有慕容莫问,还有飞燕……

那是五年前的秋天,东都的树叶开始凋落。

她和慕容莫问刚刚从昆仑山回来,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没有送她回周府,而是带她去了大魏天牢。

之前周璇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天牢,第一次去,说不忐忑是不可能的,不过却不害怕,因为她知道有他在。

天牢虽然守备森严,但是对慕容莫问来说却太简单了,他带她进天牢,如入无人之地。

周璇好奇慕容莫问为何会去天牢,直到她在天牢里见到那个和自己长相相似的女子,方才知道他是来救人的。

第一次见到飞燕,周璇感觉很奇怪,虽然早就清楚人有相似,可当你亲眼看到一个与自己长得那么像的人出现在前面,那种感觉又是不一样的……

周璇在看飞燕,飞燕也在打量她。

和周璇委婉的目光不同,飞燕看她的眼神非常直接而又凛冽。

那一刻起,周璇知道这个女孩不简单,也清楚她一定会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深刻的一笔……

周璇虽然奇怪一向冷漠的慕容莫问为何会亲自闯入大魏天牢救人,可是她没有问。

她了解慕容莫问的性格,他若想说便会告诉她,他不说那么她无论问多少遍他也不会跟她说的……

周璇只知道那个慕容莫问从天牢里救出来的女子叫做百里飞燕,武功高强、性格开朗,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关在大魏的天牢,也不知道她和慕容莫问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们成为好朋友。

或许是因为长相相似,或许是因为飞燕开朗的性格,她们一见如故,渐渐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

除了林阮,飞燕是周璇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然而在梦中却不是这样的……

梦,便是刚才她做的梦,把她惊醒的梦。

梦里有慕容莫问,有飞燕,却唯独没有她……

她看到他们并肩走在郁郁葱葱的草地上,天蓝云白,春风温柔,吹得他们的发丝交=缠在一起……

那么地柔和。

那么地协调!

好似传说中的一对神仙眷侣……

心莫名地发慌。

她扯着嗓子唤他们,他们却没有回头。

她不放弃,不断地喊着:

“飞燕、飞燕……”

“慕容、慕容……”

可是他们没有反应,谁也没有反应,任由她如何撕心裂肺……

然后,醒了。

周璇想不通自己怎么会突然做这样的梦。

飞燕和慕容莫问,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呀!

她无奈地摇头,心酸酸的,轻轻地对自己说:

“周璇,你怎么搞得跟怨妇一样呀……草木皆兵……”

就算不清楚慕容莫问为何突然不要你了,也不能联想到飞燕身上去呀……

飞燕,她是你的好朋友呀!

一直以来,她都待你如同姐妹,你有了麻烦她比谁都急……

周璇,你怎么这么坏呢?

不该。

实在不该的……

后来,周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外面鸟儿欢快的叫声,叽叽喳喳的,很是动听。

她并没有赖床的习惯,通常她醒了便会起床,极少在床上赖着,即便是现在腿脚不便,她依然会坐起来。

倒不是觉得赖床不对,只是个人纯粹习惯问题,躺旧了会难受。

此时,周璇想起床,却发现身子动不了,好像有人牢牢抱着她不放……

柳叶眉微微蹙起,周璇不解地转过头,便看到一张绝美的脸。

白皙光滑如瓷器般的肌肤,俊秀的鼻梁,薄薄唇微微抿着,双眸轻轻闭着,一缕阳光从窗户的缝隙中射过来落到他的脸上,投下光影斑斓、风华绝代……

宇文辙怎么会在这里?

周璇怔了了一下,方才想起凌晨梦醒发生的事情……

可是,他们睡下的时候明明是各自躺好、互不干扰的,怎么醒来就在他怀里了?

大约是感受到她的目光,睡梦中的男子动了动浓密的睫毛,睁开眼,一双墨眸比宝石还要璀璨。

“璇璇……”

清晨他的声音带着沙哑,却别有一番动听的味道,配上他上扬的嘴角便是一副完美的美男图。

赏心悦目。

“你还要睡吗?”

周璇没有直接让他放开自己,而是问他还睡不睡,其实她是在含蓄地告诉他她不睡了,如果他还要睡的话就放开她,如果他也不睡的话,他们就一起起床。

反正无论如何他都得放开她。

宇文辙勾唇笑,他家璇璇真是够含蓄的……

“王妃不睡了吗?”

他偏要明知故问。

周璇没有直接给他答案,而是淡淡地说:

“饿了。”

其实他们都清楚今天注定不会是平静的一天,谁也都不可能再赖在床上睡觉,只是谁都没有提。

“好。本王伺候王妃更衣用膳。”

宇文辙勾唇一笑,邪佞无比地从床上坐起来,因为他是合衣而眠,身上的衣服有些皱,断然不可能穿成这样去周府赴宴,便命人去绿萝院取衣服过来。

“其实王爷可以直接回绿萝院更衣的。”

周璇轻轻地对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说道。

“听王妃这意思莫非是不想看到本王?”

宇文辙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

周璇,眼中似乎有火苗在闪动。

周璇叹了一口气,道:

“王爷误会了,妾身只是觉得绿萝院的东西齐全些,妾身这儿东西不全,恐不方便王爷您更换洗漱。”

“无妨,缺什么让白真真送过来便是。”

宇文辙笑容灿烂,周璇嘴角微微一抽,又是白真真……

这几日她常居绿萝院,白真真也没怎么来蹦跶,害她差点都忘了还有这么号人了……

没过多久,白真真就来了。

排场还是一如既往地大气,身穿一件大红窄腰宽袖拖地长裙,乌发高挽起成时下最流行发髻,插着绚丽的朱钗,一对金灿灿、亮闪闪的金耳环差点晃瞎了周璇的眼。

许久没见,这位真正姑娘更加奢华了!

看来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白真真身后跟着十个丫鬟,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东西,恭恭敬敬地站在她身后。

“去伺候王妃洗漱更衣。”宇文辙淡淡地说道。

“王爷……”白真真双眸含情,眼圈微微发红,委屈无比,“人家可是专门伺候您的……”

好熟悉的语调,这让周璇忍不住想起昔日自己刚刚嫁过来的场景,宇文辙似乎也想到了,嘴角微微莞尔,似乎想说什么,却被周璇打断。

“真真姑娘既然是专门服侍王爷的,怎能大材小用?”

周璇微微一笑,想要起身,才想起今时不同往日,自己的腿伤还没好,动不了。

近日来,周璇的起居一直都由闪电打点,所以闪电看到这场景便要上来扶周璇,却被宇文辙抢先一步。

他长腿一迈,弯下腰,把周璇从床上捞了起来。

周璇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待到觉察时整个人已经腾空了,失去重心,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勾住宇文辙的脖子,一张小脸猛地撞到他结石的胸口,好痛。

宇文辙见自己的王妃难得露出这么迷糊的样子,嘴角的笑意忍不住加深了。

“王爷……您……您担心身体呀……可……可别摔着了……”

白真真见状紧张无比地上前,生怕宇文辙体力不支,摔倒在地,磕着了一般,看到他稳当当地将周璇放到轮椅之上后,方才松了一口气。

“王爷,这种事情让下人做就行了,您何必亲自做呢!万一有什么闪失怎么办?”

白真真紧张兮兮地说道。

周璇见状忍不住笑了,她抬眸打趣地看向宇文辙,道:

“真真姑娘说的是,咱们王爷可是纸湖的,一不小心破了怎么办?”

破了?

什么奇怪的修辞!

宇文辙的眉高高挑起,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似乎并不像看到白真真,于是挥手屏退了她。

白真真虽然不舍,可是毕竟宇文辙下了令,她不走也得走。

于是气呼呼地带着十个侍女离去,临走前非常凶狠地瞪了周璇一眼,那样子仿佛要把她千刀万剐一般。

“宇文辙,你让她过来,又什么都不让她做就赶她走,是纯粹为了给我拉仇恨吗?”

周璇鼓着腮帮子,严重怀疑宇文辙这厮是嫌弃她这些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想给她惹事。

宇文辙饶有兴味地看着周璇一眼,邪佞地笑道:

“看样子王妃是舍不得白丫鬟,既然如此,本王把她唤回来便是。”

他可不是开玩笑,说完之后竟真把白真真叫了回来。

周璇无语,她看看白真真喜出望外的脸,又看看宇文辙眼眸中狡黠的波动,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只觉得胸口堵着一口恶气,出不来!

这厮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顽劣!

“张嘴。”

就在周璇忿忿的时候,宇文辙将一杯淡盐水送到她嘴里,随后又将一支柳条欲塞入她嘴里。

大魏还没有出现牙刷,人们通常用杨柳枝洁牙。

当周璇意识到宇文辙此举是要帮自己刷牙时候,嘴里的盐水差点喷出来,好在她定力够好,硬生生给憋住了。

慢条斯理地将水吐掉之后,她连忙说:

“王爷,我自己来就行!您赶紧让真真姑娘伺候您洗漱更衣吧。”

“那怎么行?王妃你现在是伤残人士,行动不便,还是让本王先服侍你吧。”

宇文辙热情而又体贴地说道,一旁的白真真见状嫉妒得发狂。

王爷何其尊贵,居然亲手伺候一个女人!

凭什么?

她周璇何德何能!

其实周璇也不想啊!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动手,再不济让闪电也比让宇文辙好呀!

可偏偏宇文辙坚持。

没办法!

“宇文辙,我伤的是脚,不是手,洁牙这种事情我可以自己来的。”

周璇在白真真恨不得杀了她取而代之的眼神中低头小声地说道。

倒不是她有多在意白真真的嫉妒,而是她长这么大还没让别人帮忙刷牙过,这动作,太亲密,太暧-昧……

更重要的是她怕宇文辙一下子没控制好力道,刷得她牙龈出血是小,直接把她牙齿捅掉就麻烦了……

这里可是古代,没有以假乱真的烤瓷牙可以镶……

宇文辙压根儿不理她,趁着她张口说话的空挡,把那细细的柳条塞进她嘴里。

柳条是事先处理过的,细细的纤维划过牙齿,力度不大不小,非常舒服。

周璇只觉得心跳加速,一张小脸仿佛烧起来了一般,烫得吓人,一直红到了耳根。

这样子太暧昧了,就连在一旁围观的白真真也不自觉地红了脸,心情复杂地别开脑袋。

宇文辙替周璇结了牙,又替周璇擦脸,他的动作那么轻柔,温柔地拂过她的脸,好似在疼惜心尖上的人儿一般。

不过这家伙够可恶的,替她擦脸就擦脸嘛!

干嘛靠这么近!

那吐出来的温热气息喷在她敏感的耳际,特别难受。

周璇的脸更加烫了。

她下意识地想要开口问他:

宇文辙,你待女人都如此的吗?

然而话终究没出口,因为她听到他小声地在她耳边呢喃:

“璇璇今日若不想去周家,本王替你推脱,毕竟你腿上有伤,行动不便……”

那音量很轻,正好只够她一个人听到。

周璇顿了一下,果真他今天对周家会有所行动。

这一刻,周璇似乎明白他今日为何如此待她了。

是因为内疚吗?

其实他没必要内疚的,周家害死文德皇后,他为母报仇,无可厚非……

而他说这句话的意图是什么?

试探她对整件事情的态度吗?

周璇的小手拍了拍宇文辙的大手,盈盈一笑,道:

“周璇出嫁从夫,夫君去给岳丈贺寿,为妻的自然要一起去。”

一句出嫁从夫,让宇文辙心里一动。

她的意思是她站在他这边吗?

可是一句“岳丈”又让宇文辙不悦。

她是在提醒他她是周傲华的女儿,而他是周傲华的女婿,让他念及亲情吗?

眼前的女子端坐于轮椅之上,眉目温润,神情温婉,静若处子。

可是,这一刻,宇文辙却觉得自己看不透她。

****

乐乐:谢谢287015101的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