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49.149来璇璇吃醋了呀

银白色的月挂在漆黑的天空,四周寂静,也虫鸣也停止了鸣叫,许是进入了梦想。

时候不早了。

周璇吹灭了床头的灯,闭上眼,打算进入梦想。

“咿呀——躏”

突然,传来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周璇微微蹙眉,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未经允许就闯入她的房间呢?

还能有谁呢崾?

不就是宇文辙吗?

“王爷这么晚了还过来,是有事情吗?”虽然没有看到人,周璇依然清楚感受到是他。

宇文辙似笑非笑地反问她:

“没有事就不能来吗?”

“不是不能,只是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好。”周璇微微蹙眉。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确不好,可是璇璇是我的妻呀!你我夫妻本应共处一室呀……”

“……”

周璇不说话了,她不是说不过他,她是怕一不小心又惹怒他,到时候得不偿失。

算了!

静观其变吧!

可是宇文辙并没有因为她不说话而放过她。

屋内很黑,什么都看不见,寂静的空气中响彻着他稳健的脚步声,周璇躺在床上侧耳倾听,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正在朝着她靠近,越来越近……

床沿凹陷了下来,周璇感受到他在床沿坐了下来。

周璇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

这么晚了,他打算做什么?

不会是……

“自己坐起来还是让本王抱你起来?”他坐在床沿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说道。

周璇蹙眉,思考着要不要依他所言坐起来,然而不待她反应,一股淡淡的香味便扑鼻而来,宇文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弯下腰,伸手抱住她的肩膀……

“宇文辙,你干嘛?”

黑暗中,周璇警惕地发出尖叫。

“难道不是王妃让本王抱你起来的吗?”

那男子语调清灵中带着几分顽劣,光听声音,周璇便可以想象出他邪气的笑。

“我哪有……”

周璇正想抗议,却听到宇文辙一脸严肃地说:

“把衣服脱了。”

“啊?”

周璇愣是没反应过来。

“自己脱还是本王帮你脱?”

他的声音再度传来,很严肃,像是在阐述一件非常正经的事情一般。

“宇文辙,你到底要干嘛?”

周璇觉得自己要疯了,这家伙今晚到底是来干嘛的?

“脱。”

回应她的只有一个字。

“不脱!”

周璇连忙护住自己的衣襟。

“宇文辙,你要是敢乱来我就喊了。”

“你觉得喊有用吗?”

宇文辙戏谑的声音让周璇觉得自己有多愚蠢。

这里是他的地盘呀!

哎——

周璇忍不住想起上次的事情,顿时气馁地低下头,垂头丧气的。

宇文辙似乎感受到了她低落的情绪,黑暗中独自皱起眉头,他伸手想要揉揉周璇柔软的头发,却被她狠狠地躲过。

“哎——不脱就不脱吧。”

他自认为给她让了一大步,语调中竟还带着几分委屈,这让周璇愈发莫名其妙了。

他怎么就委曲上了?

他一进来就莫名其妙地让人脱衣服居然还好意思委曲?

委曲的明明是她好不好?

“他碰你哪里了?”

就在周璇一头雾水的时候,某人又发话了,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悦。

周璇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他”大概指的是李皓然。

“也没哪里,就右手腕而已……”

周璇的话没说完,手腕便被他牢牢地捉住。

屋内没有光源,窗户被她关得严严实实的将月光牢牢地挡在了外面,屋子里可以说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周璇什么也看不到,她感受到宇文辙把她的袖子撩了起来,然后她感受到有一个湿湿凉凉的东西在她的手腕划过。

空气中弥漫出了酒的味道。

他在用酒精给她擦手?

“宇文辙,我受伤没受伤,不用消毒……”

“别动。”

他牢牢地抓住她正欲抽回的手。

周璇无奈,不过她不想和他其冲突,便由着他来。

虽然她不明白他为何如此。

宇文辙一遍一遍地擦拭着她的手,虽然他的动作很温柔,可是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周璇觉得如果现在能看得到的话,她的手腕、手臂肯定都被磨红了……

哎——

不知道擦了多少遍,直到周璇脑袋有些混沌,昏昏欲睡去的时候,他才满意地放开她。

“终于干净了。”

宇文辙的话将周璇从瞌睡中拉回来,却还是没明白他的意思。

“什么干净?我睡前擦过身子的,不脏……”

因为困,她的声音有些含含糊糊的,但是听起来却分外地可爱。

宇文辙揉了揉她的脑袋,道:

“璇璇以后记得不随便让那些野男人碰。”

虽然他的声音很温和,但是明显带着不悦。

周璇因为睡前意识比较模糊,大脑不够用,竟下意识地咕哝道:

“要不是你抛下我,我哪里会无缘无故被人调--戏呀……”

她的声音越说越轻,最后消失在沉稳的呼吸之中。

宇文辙知道她睡着了,可他还有话没说完,便伸手去摇她。

“宇文辙,别闹……困……”

她挥舞着小手,企图赶走饶人清梦的手,可偏偏宇文辙不肯放过她。

“醒醒。”

“我要睡……”

周璇真的好困,宇文辙听到她声音含糊,知道她没有起来的意思,顿时脸就沉了下来,抓着她的肩膀,用力地摇,毫不留情。

“醒醒,本王有话跟你说。”

睡觉被人打扰本就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而且周璇因为腿伤、情伤这几天一直都没睡好,这时候实在是困得不行,可偏偏宇文辙死活不让她睡,于是她一咕噜坐起来,非常恼火地瞪向宇文辙:

“说吧!早点说完,早点给我滚蛋!”

印象中周璇总是那么温柔,这种凶巴巴的样子宇文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周璇,你居然凶本王……”

“宇文辙,凶你是客气的了!要是换做我这样打扰你睡觉的话,只怕早点脑袋搬家了!”

周璇郁闷地说道,被强行叫醒本来就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更要命的是那罪魁祸首居然还恶人先告状反过来指责她凶他!

气死她了!

“璇璇此言差矣,你要是这样对本王,本王会很高兴呢?”宇文辙勾唇,似笑非笑地凑近她,“如果璇璇不信,尽管来试试!”

周璇懒得理他,她躲过他的亲近,柳眉一挑,有些没好气地说:

“宇文辙,你到底要说什么?赶紧说完!我要睡觉了!”

宇文辙见她这么没耐心有些不悦,终归,他什么也没说,叹了口气,道:

“你睡吧。”

周璇求之不得,自然没有追问,她重新躺下来,安安稳稳地睡觉。

然而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就睡不着了!

好似所有的瞌睡虫全部被宇文辙给掐死了一般,顿时清醒得要死,没有点儿的睡意。

夜,寂静无声。

突然,窗外传来猫咪发狂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撩人,听的人烦躁无比,便愈发地睡不着了。

周璇知道宇文辙没有走,他还坐在床沿,空气里有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他周边的气压有些低,很显然,他在生气,而且还是生她的气。

周璇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猜得出八成和他没说完的话有关,反正也睡不着,干脆和他聊聊吧,免得他一直气到明天。

大多数人就算再生气,睡一觉也会好,而偏偏宇文辙却是这个少数,他生气必须要哄,否则只会越积越多……

“宇文辙,你刚才想什么?”

“你不是睡了吗?睡着了还能说话?”

某人语气非常不善,果然在生气。

哎——算了!

生气就生气吧!

懒得理她了!

周璇就算脾气再好,也经不起某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抽风。

“周璇,本宫跟你说过不准让宇文源靠近你,你把本王的话当耳旁风吗?”

原来是为这件事情呀!

他不提还好,他这一提,周璇的气也上来了。

“宇文辙,你还意思说!怎么不反思一下你自己呀?如果不是你离开半天不回来,我怎么会遇上宇文源呀?”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难道因为她是你相好就有理由了吗?哼——准你州官放火,就不准我百姓点灯呀……”

周璇没好气地冷笑道。

“璇璇……你吃醋了?”

宇文辙的声音突然不在不善,甚至还带了几分笑意,他捉住她的小手。

周璇一楞,在意识到宇文辙这话的意思之后,没好气地甩他的手:

“神经!谁吃你的醋呀!”

“你就是吃醋了!”某人笑意愈发深了,“若璇璇不喜欢,本王以后不见她便是了。”

黑夜中,周璇看不到宇文辙的表情,却想象得出此时他肯定是既得意又邪恶,这让她非常不爽。

“你想见就见,关我什么事情。”

“不见了,璇璇不喜欢。”

“谁说我不喜欢呀!王爷您就算左拥右抱,妻妾成群跟我有什么关系呀!”

“璇璇嘴硬,明明是不高兴了。”

“宇文辙,我为什么要不高兴呀?”

“你说什么?”

……

这个夜非常的宁静,却又波涛汹涌。

周璇或许是真的困了,没多久便再度陷入梦想。

黑暗中,宇文辙专注无比地凝视着周璇安详的睡颜,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抚摸。

拂过那柔软的眉心,娇俏的鼻子,有人的小嘴。

“璇璇,再过三日便是你父亲大寿,本王给他准备了一份大礼,你会不会不高兴?”

黑夜中,他的声音有些孤寂,有些不安。

“璇璇会不会因此而离开本王呢?”

不!

不会的!

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允许她离开!

*****

景元二十三年六月二十三的夜晚,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

太尉府

李太尉之子李皓然遭人暗算,被削去右臂,割去男根,胎回府内的时候已奄奄一息。

大夫看过之后直摇头。

命虽保住了,然此生是毁了。

一时之间,整个太尉府都笼罩在阴云之中,到处都是哭声,此起彼伏。

太尉夫人悲痛地喊着一定要找住凶手,千刀万剐,为儿子讨回公道。

李太尉却异常地平静,回到书房关上门,他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

“去查一下这事是何人所为。”他对属下吩咐道。

“不用查了,是我家公子让我做的。太尉大人不用担心,此事无论尊夫人怎么查,也查不到您头上。”

慕雨不知何时出现在厨房中,她转过头,一脸冷酷地对李太尉说道。

“多谢凤公子替老夫除掉一个麻烦!与他合作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李太尉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李太尉早年曾有一妻,考取武状元之后本想接妻子过来享福,谁知被当时的将军之女也就是现在的太尉夫人王心洁算计,不得不娶她。

这么多年来,李太尉一直心系结发妻,本想着接过来二皇女婴共同相处,然而王心洁善妒,根本容不下那原配夫人,害得原配夫人最终不得不带着儿子离开京城回到乡下。

李太尉碍于王心洁娘家势力不得不忍气吞声,不知不觉二十多年过去了。

时间冲淡了一切,王心洁虽然骄纵,然成亲之后除了对待李太尉的原配夫人过于苛责以外,在其他方面都无过失,对李太尉更是极好的。

而且那原配夫人一向与世无争,自从回到乡下之后过得倒也不错。

本来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过了……

谁知近来李太尉得知自己疼爱了二十年的李浩然竟非亲生……

原来王心洁昔日是因为与他人私通以致珠胎暗结方才不得不找李太尉做了替死鬼!

当年的李太尉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愣头青,而如今的李太尉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自然吞不下这口气。

然,这事又不能张扬,若让人知道他李太尉白白为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儿子,传出去他颜面何在!

这些日子来,他辗转难眠,为这事伤透了脑筋。

没想到凤公子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替他解决了。

李太尉心头畅快。

“李太尉,再过三日便是周傲华那老狐狸的寿辰,我们公子给他的大礼已经准备好了,只差太尉您好好配合了。”

慕雨从手里拿出一包东西,递给李太尉。

“到时候你只消把这包药掺到酒水里想办法让周傲华喝下便可。”

“其他方面不需要老夫帮忙吗?”

李太尉这么多年与周傲华势如水火,结怨很深,一直想要找他麻烦,只可惜周傲华这只老狐狸做事点滴不漏,根本找不到一丝把柄。

“其他的我家公子都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定让周傲华身败名裂。”慕雨道。

慕雨说完之后便走出了太尉府的书房,不过她没有马上回绿萝院,而是去了雁回楼。

夜深了,雁回楼非常的宁静。

杨墨瞳孤寂地席地而坐,抬头看向天空中那残缺的月,漆黑的眸中闪烁着一丝淡淡地忧伤。

感受到身后有脚步声,杨墨瞳身体一滞,心脏猛地一缩。

是他吗?

这一刻,她心中敲起了小鼓,紧张地转过头,望过去,然后,那双璀璨的星眸顿时黯淡了

下来。

“是你。”

“恩。”慕雨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了杨墨瞳一眼,道,“公子让我过来跟你说,其实周傲华大寿那日你不一定要亲自去,换做其他人也是一样的……”

杨墨瞳目光幽幽地看向远方,脑海里浮现出那张俊美的脸,若此时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他本人,她一定会不舍吧!

然而不是……

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她!

“不用。我与周家的仇,自然要亲自出手!方能泄恨!”

杨墨瞳声音幽冷,听起来像是充满了恨意,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更多的是悲伤。

他们因为有共同的仇人而相遇,可如今,当她终于要进行复仇行动了,却发现自己此时更多的不是因为仇恨,而是因为想要让他记住她,哪怕是以这样的方式,也好过苟且偷生,终在他心中留不下任何痕迹的好……

“墨瞳姑娘,您考虑清楚。毕竟此时关系到您下半辈子的命运……”

“回去告诉公子,墨瞳的心如同刚遇到他的时候一样,此生只为复仇而活!只要能害周傲华名誉扫地、生不如死,杨墨瞳此生足矣……”

杨墨瞳淡淡地诉说着自己曾经的人生追求。

是的,曾经。

那时候,她还没有爱上那男子,心里只有仇恨……

而现在,她的心里也只能有仇恨!

这样也挺好的……

*****

周傲华无视大寿注定不会平静,因为图谋在那日动手的除了他的仇人以外,还有他的亲外甥。

当然,不同是的仇人是为了找周傲华,而他的外甥宇文轩谋害的对象却是周璇。

“太子哥哥,真的都安排好了吗?”

周夏音不放心地看向宇文轩。

“恩。”宇文轩点点头,胸有成竹,“音儿放心,太子哥哥已经做了周详的安排,周璇一向信任王氏,她一定想不到王氏会被我们收买而对她出手……这次一定叫她死无全尸!”

“好。”

周夏音眯起眼睛,笑靥如花。

“太子哥哥对音儿真好!”

不过周夏音隐隐有些不安,周璇若死在其他地方也就罢了,可若死在周府的话,只怕父亲一定会彻查。

宇文轩看出了周夏音的顾虑,温柔地拍着她的肩膀,道:

“音儿不必担心,舅父大寿那天人员往来那多,现场肯定乱,没人会注意到我们。而且若真查起来,还有王氏这个替死鬼……”

宇文轩一边说,一边疼惜地将周夏音纳入怀中。

都怪他没保护好音儿,才会害她受那么多伤,这一次一定要杀了周璇,好好替音儿出气才行!

***

乐乐:谢谢cx0564335、q_jx7ncmeg的红包!

也谢谢最近给乐乐留言提意见的童鞋!大家看文有什么想法一定要跟乐乐说,你们的意见对乐乐来说非常的宝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