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46.146

出乎意料的是,宇文勋竟然真的掏出一包东西递给宇文辙。

“三皇兄说的是,登门拜访怎么可以不带礼呐?”

“什么东西?”

宇文辙扫了那一眼他递过来的东西,没有要接的意思。

“自然是对三皇兄身体有好处的东西呐。”

宇文勋淡淡地笑,有些话不好说得太明,但从他那暧昧的表情中已经猜得出八=九不离十了躏。

这位四皇子也是个奇人!

周璇心里默默地想到,不禁暗中悄然打量,她之所以注意他主要还是因为阮阮的缘故。

当然,这在宇文辙看来又成了另一番含义。

看到她的目光落到宇文勋的身上,宇文辙非常不悦,但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说什么,于是沉着脸,道:

“四皇弟有心了。本王乏了,虽然也想多和四皇弟促膝长谈,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改日了。来人,送客。”

主人家都这么说了,宇文勋也不好再赖在这里,他礼节周到地与宇文辙道别,然后带着林阮离开。

林阮有些迟疑,她不放心地看着周璇,似乎好像说什么,但宇文勋强行拖她走,她也只好遵从。

周璇本来想送送他们的,奈何双腿不便,而宇文辙又牢牢地控制着她的轮椅,让她动弹不得。

哎——

她只能静静地目送林阮离去。

还记得当年那女孩阳光开朗,断然不是今日这般冷酷模样!

不知道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用想也知道她定是受了很多苦吧?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看?”

宇文辙幽冷的声音飘入耳里,周璇回过神来,只见他一脸阴沉。

她又哪里惹到他了吗?

周璇暗自叹气,不说话,尽量避开与他的正面冲突,毕竟她还现在是寄人篱下。

周璇坐在轮椅中,打算等他离开之后再回房,然而宇文辙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说:“王妃,以后没有本王允许不准随便见客。”

语气中带着熊熊怒火。

原来是为这事……

“妾身明白了,今日之事是妾身越矩了。”周璇很平静地应道。

那种平静中不带一丝情绪,宇文辙听了以后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莫名地气。

她不是应该愤怒地反驳自己不该限制她见客的权利才对吗?

其实今日这事并不怪她!

是管家询问她是否愿意见,她要见也是无可厚非的!

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他讨厌这样的顺从!

宇文辙低头看着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中的女子,她那么平静。那张美丽的脸庞仿佛结了冰的湖面,任由风怎么吹,也没法激起半点波澜。

宇文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别看这个女人总是一脸温柔,笑靥如花,实际上她内心早已冰封……

“璇璇,要不要出去走走?”宇文辙突然问道。

对待冰块最佳的方式便是把她带出去晒太阳,只要太阳晒得多了,总有一天会融化的。

宇文辙是这么想的。

可周璇不是这么想的。

她狐疑地看向宇文辙,心想这家伙刚刚还一副愤怒的样子,可是一转眼却突然这么热情地要带她出去走走。

他会这么好心吗?

以宇文辙的人品,显然不会。

“妾身腿脚不便,还是不去了。”

她淡淡地笑,拒绝的话还没说完,便对上他冰冷的双眸,他根本就不管她乐意不乐意,直接推着她的轮椅出门了。

夏日午后,太阳很大很大,刺眼的阳光照得周璇睁不开眼睛。

午时,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空气中没有一点儿的风,天地仿佛被笼罩在一个大蒸笼里面一般,又闷又热。

路边的花草树木皆无精打采地垂着脸,耷拉着脑袋,地面上仿佛冒着青烟。

“宇文辙,好热。”

周璇无奈地说道,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会折磨人,这一次是打算把她烤成人干吗?

周璇完全没有夸张,原本跟在他们身后打算继续看戏的薛进画也受不了这样毒辣的太阳,默默遁了。

宇文辙不说话,他那张俊颜现在也不大好看。

气。

气自己因为她又失去控制,竟然连外面的毒日头都忘了……

哎——

宇文辙,你什么时候这么不理智了?

“宇文辙,能不能回去啊?我担心再这样下去我们会中暑……”

太阳猛烈,周璇眯着眼睛,透过缝隙小心翼翼地看着某人阴晴不定的脸,生怕一不小心又惹怒这家伙。

孰不知有人因为她

一句不经意的“我们”,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连一向飘忽不定的双眸也出现了笑意。

他说:“走,带你去吃好东西。”

他说话的时候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若是以前,每当他笑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狡黠的感觉,周璇总要提醒自己进入防备状态。

而这一次,进入没有。

她甚至觉得他的笑想四月里的清风,轻盈,温暖,柔和,全是舒适的感觉……

宇文辙说的好东西在寒月楼。

这里临水而建,靠在窗边,看着碧波荡漾的湖面,喝上一碗冰镇的酸梅汁,自然是幸福不过的事情。

大魏毕竟不比二十一世纪,这种冰镇的饮品是奢侈品。

要在冬日便将冰藏于地窖,而且里里外外裹好,小心保存,要不然一个不小心给融化了就徒劳了。

普通人家自然不用想了,大户人家虽也能储点,然这并非容易的事情,往往冬日存了很多,到了夏日便只剩下一点,根本就不够用。

能拿来冰镇冷饮卖的也只有寒月楼了,价格自然贵得要死。

周璇自穿越之后还是第一次在夏日喝上凉品,不是她舍不得,而是寒月楼这种地方太张扬,她一个相府庶女着实不适合来,如今托宇文辙的福能喝上一杯冰镇酸梅汁,周璇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所有的不快顿时灰飞烟灭。

“王妃真是吃货!”

宇文辙见到她一副笑逐颜开的样子,心情也跟着变好。

这话听起来虽有几分调侃,实则带了满满的宠溺在里面。

“要不要来一点糕点呀?”

他笑眯眯地问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好,周璇现在看宇文辙,只觉得他怎么看怎么俊美。

“王爷舍得吗?”

周璇心里自然是想吃的,但是鉴于某人一向抠门,而且诡计多端,为了防止被坑,她决定先问清楚。

女子容颜秀丽,带着三分警惕,七分探究,目光灼灼。

那眼神好似在看着一个专门拐卖人口的人-贩子一般。

若是被别人这么看着,他或许会不高兴,可是换作她的话,他竟然不但没有不悦,反而心情不错,甚至想要逗逗她。

“若本王不舍得怎么办?”宇文辙挑了挑眉,“莫非王妃就不吃了?”

“吃。当然要吃。”周璇非常坚定地点头,“我们AA吧。”

“什么?”

周璇喝到冰镇酸梅汁太激动了,以至于一不小心就又飙了二十一世纪的话,连忙吐吐舌头,解释道:

“就是各付各的意思。”

“这样啊……”宇文辙又浓又密的睫毛微微眨了眨,若有所指地看向周璇,道,“本来本王还想请做东的,既然王妃这样坚持,那本王也就不勉强你了!各付各的就各付各的吧……”

“……”

周璇无语,她不知道宇文辙这话是纯粹气她,还是他真的如此想,反正她听了以后心情非常的不美丽。

“宇文辙,您还能在恶劣点吗?”

周璇郁闷地瞪了他一眼,不过她这个样子并没有让宇文辙发怒,相反的他觉得这样的周璇更加可爱。

“好啦,逗你的!本王这么大方一个人,怎么会让自己女人掏钱呢!王妃以后只管花钱,本王养你……”

他伸手揉了揉她柔波一样的长发,笑呵呵地说道。

大方?

周璇真想送他两个字——呵呵……

一个连伙食费都要跟她算的宇宙超级无敌铁公鸡好也意思说自己大方!

他的脸皮是铜墙铁壁吗?

周璇太过于执着于“大方”两个字了,以至于没有发现他语言中流露出来的宠溺和暧-昧。

“寒月楼的桂花糕可是大都一绝,王妃要不要来一点?”

他温柔地递了一块桂花糕过去。

桂花糕甜甜糯糯的,那滑的口感配上冰镇酸梅汤,真是爽。

周璇吃了一块桂花糕,宇文辙又剥了一颗葡萄,也是冰镇过的葡萄,吃到嘴里特别的舒爽。

“宇文辙,这寒月楼的老板不知道是何许人也!竟如此神通广大!”

周璇忍不住感慨道,夏日能享受到这样的美味,花再多钱也值啊!

“不过是比别人多储了些病而已哪里称得上神通广大呀……”宇文辙淡淡地说道,不以为然,“张嘴——”

周璇张嘴,本是想说话的,他又塞了一块葡萄进来,让周璇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这葡萄还真好吃……

周璇心情好,眼中便有了笑意,近日来的忧伤暂时也被她抛到了脑后。

宇文辙见了便是欢喜——瞧他家璇璇,只要有吃的,什么都忘了,真好哄……

夏日寒月楼,生意特别好,能来这里的非富即贵。

这时候

,门口走来一男一女,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那女子身着朱玉坊出品的冰晶雪舞裙,白色的面纱蒙住半张脸,却掩盖不住她迸发出来的美丽,所有的人见到她都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象她面纱下的容颜该是多么的美丽!

而她身边的那男子则更加吸引人,他身型挺拔,一袭墨绿色锦衣,长发如墨,那五官如梦似幻,美不胜收,只消看一眼便舍不得移开视线。

云亦岚蹙了蹙眉,他不喜欢视线内出现女人,一进门便打算直接上二楼雅间,不过这个时候,他身边的女子则停住了步伐。

她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很多,那双仿佛星子一样美丽的眼中闪烁着震惊,极度的震惊。

云亦岚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宇文辙。

此时他正坐在临水的窗边,骨节分明的手指优雅而又熟练的剥开一颗颗葡萄,递给身边的女子,眼中带着笑意。

上官一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一向高高在上的男子怎么可能会替一个女人剥葡萄?

这一刻,上官一诺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银牙用力地咬住贝齿,嘴唇被她咬得发青。

周璇也是个敏感的人,她感受到了不对劲,下意识地转头去看。

“宇文辙,你朋友。”

周璇认出了云亦岚,对着宇文辙说道。

宇文辙目光微微投过去,那双璀璨的墨眸微微一沉,他站了起来,微微移动身子,正好将上官一诺挡在了周璇的视线外。

“我过去一下,一会儿回来,你先自己吃。”

他伸手揉揉她柔波一样的秀发,温和地说道。

“好。”

周璇乖巧地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宇文辙以为周璇没有看到,其实周璇早已看到了,只是聪明地不道破而已。

那个女子看向他的眼神那么炽热,而看向自己的眼神又那么恶毒,恨不得冲过来把自己吃了一般……

她不用细想便知道这个女子一定是喜欢他的。

而他一向不会把别人放在心上,此时却特地挡住自己的视线,不让自己看到她,显然那女子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

不过周璇觉得宇文辙是多此一举,难道自己还会去对那女子不利不成?

他这么紧张,难道说那姑娘就是云玉湖提起过的诺姐姐吗?

算了,不管是谁,这都是他的私事,她不该多管。

周璇摇了摇头,继续吃东西,她有预感宇文辙不会这么快回来,却没想到一直到天黑了,他都没来……

寒月楼的客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周璇依然没有等到他。

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都一个下午了!

就算滚床单也不用这么久吧?

周璇好看的眉心微微蹙起,思量着要不要继续等下去。

“小美人……一个人坐在这里多可怜呀……要不要过来陪小太爷喝一杯呀……”

一个轻佻的声音闯入周璇的视线,周璇抬起头,便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一手端着酒,醉眼熏熏地看着周璇,笑容轻佻。

“不好意思,李公子,我相公一会儿就来。”周璇推辞道。

“哎呦——小美人居然认得小太爷我呀!看来小太爷我已经威名远扬了呀……”李皓然得意地笑道。

他的确挺有名了。

李太尉之子,人称京城小霸王,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花花大少,平日里尽感谢调=戏姑娘的勾当。

“小美人长着真美,来,陪小太爷喝酒!”

李皓然此时有些醉,步履蹒跚地冲上去,便要拉周璇过去。

周璇想躲开,然而行动不便,躲不过,手腕被他牢牢地抓住。

此时寒月楼内人也不少,虽然也不乏同情周璇的人,然而却碍于李太尉的势力,没有人敢对这位太尉之子动手。

真是人心险恶、世态炎凉呀!

求人不如求己!

周璇叹了口气,好在这小霸王意志力不算强,只要简单施展一个催眠术便可拿下。

周璇屏息凝神,双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李皓然,正欲施展催眠术,突然有人上来,拍了拍李皓然的肩膀。

“李公子,大庭广众之下请自重!”

****

乐乐:今天更新已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