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四十五章 礼物呢

景元二十三年六月二十三,端木府满门抄斩,一时之间朝堂内人人自危。

昔日盛极一时的将军府贴上了白色的封条,空气中充斥着悲悯的气息,阴云沉沉。

林阮蹙眉:“不过是找个替罪羔羊而已,何必如此凶残连三岁孩童都不放过呢?”

“小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同情心的呐!”

宇文勋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女侍卫崾。

林阮有些不自然地低下头,这些年她虽总是以冰冷的面目出来示人,可内心深处终归还是柔软的。

一个人再怎么便,本质是很难改变的躏。

林阮,她曾经那么善良。

“小林,要不要去看看我三皇嫂呐?”

宇文勋冲着林阮眨眨眼睛。

“主子莫要跟我开玩笑了。”林阮冰冷地说道,“那些前尘往事,我早已忘却。”

忘却了吗?

宇文勋扬眉,深深地看向身边的女子。

午时太阳凶猛,灼烧着人的皮肤,过往路人脸上皆被阳光烤出了几分红晕,可他身后这黑衣女子脸上却没有任何异样,依旧白得不像话。

她就像一块不会融化的冰。

听说,她也曾炽热过……

她的过往,他知之甚少。

昔日救她纯熟无聊闲着没事做,她要报恩做他的侍卫,他也不置可否。

林阮是个合格的侍卫。

武功高强、性格冷漠、做事果敢、聪明、理智,手起刀落,绝不留情,好似天生的杀手……

这么多年,宇文勋习惯了林阮冷漠机械的样子,直到最近,他才发现自己冰雕一样的女侍卫竟然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且那样子的她似乎很好玩,他忍不住想要多看看。

可是在哪里可以看到那样的她呢?

宇文勋那双调皮的眸子微微一转,瞬间有了答案。

“听说三皇兄已病入膏肓,一直卧床呐!怕只怕见一面少一面呐!走,小林,咱们去齐王府见见他呐!”

宇文勋去齐王府探病,得到管家的回复是齐王殿下卧病在床,没有精神见客。

一般人听到这般回复自然会打道回府,可是宇文勋没有,他眨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管家,道:

“本王实在担心三皇兄病况,想来三皇嫂是最了解三皇兄的人,本王想要跟三皇嫂了解了解情况。管家可否通报三皇嫂一声?”

既然四皇子这么说了,周璇乃王府女主人,管家不去通报有些说不过去,便只好应承下来,心想王妃一向不喜见客,再加之腿上有伤,应该是不会见的。

可没想到周璇听完管家的禀告之后竟然答应了。

管家意外极了,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只能一面放宇文勋进来,一面连忙派遣属下赶往雁回楼向主子禀告。

景元二十三年六月二十三,距离大魏过丞相周傲华五十岁大寿还有三天,宇文辙在雁回楼后院与常江商量着该怎么给他的岳丈送礼。

崩雷解下管家派人传来的密令,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说。”

宇文辙一边浏览收集到的资料,一边对崩雷说道。

“回主子,管家来报四皇子刚刚上门拜访,得知您病重之后便提出要见王妃。”

“她怎么说?”

宇文辙看着手里的文件,漫不经心地问道。

“王妃允了,此时他们应该已经在观柳居见上了……”

崩雷的话没说完,便听到宇文辙“啪——”地一声,丢下手里的文件,目光寒冷如冰。

坐在床边的薛进画似乎闻到了八卦的气息,顿时睁大眼睛,一脸古怪地朝着他看过来:

“你家老四和你向来没有什么交集,怎么会突然登门拜访呢?”

讲到这里,他停了一下,脑瓜子突然一亮,好似瞬间明白了什么似的,一拍桌子,道:

“他不会是想见小璇璇吧?”

却见宇文辙趁着脸,也不管正在跟他汇报的属下,起身便夺门而出。

有戏看,薛进画自然不会错过!

他长腿一迈,连忙跟了过去。

那下属也是跟随宇文辙多年的,从没见自家主子这么紧张过,惊讶之余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常江。

“你且回去吧。”

常江挥了挥手,看宇文辙这架势只怕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了,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去怡红院喝一杯。

“咿呀——”

这时候,门被推开,以为清尘脱俗的美人走进来,目光迅速在屋内扫过,没有见到自己想要见的那个人,漂亮的眉不由地蹙了蹙。

“你来晚了,辙已经走了。”

常江不冷不热地说道。

“谁说我来找他的?我是来找云的!”

上官一诺冷哼一声,骄傲

地说道。

常江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他本来就对这个女人无感,低头顾自品酒。

上官一诺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她别过脸,走出门,转头正好看到云玉湖。

“墨瞳姐姐,你跟我哥说我去齐王府找璇姐姐,他要是不放心就来齐王府找我便是。”

璇姐姐?

就是这个周璇吗?

上官一诺那漂亮的眉心微微一蹙,目光冷了几分。

云玉湖转过头,正好对上上官一诺的眸子,她的小脸微微一皱。

其实她并不喜欢上官一诺,只是云家家教一向很严,即便再讨厌,兄长看重这个女人,云玉湖便提醒自己不能无礼。

“诺姐姐。”她礼貌地冲着她颔首打招呼,“你来找辙哥哥吗?辙哥哥回去找璇姐姐了呢!”

或许是出于恶作剧的心态,云玉湖故意大声说道,说完之后又补充道:

“我也要去找璇姐姐了,下次再陪诺姐姐叙旧!”

言罢,她便一溜烟儿地跑了。

上官一诺站在原地,那张掩藏在面纱下的漂亮的脸庞阴沉不定,雪白的贝齿紧紧地咬着嘴唇。

“小姐,这个周璇只是宇文公子逼您妥协的一颗棋子而已,您千万要沉住气。”

叶湘玉小声地说道。

上官一诺不说话,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紧紧抿着双唇。

“湘玉,你去找云,让他帮我安排一下!我要见见那个周璇!”

*****

齐王府

观柳居的柳叶在午后的太阳中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垂着,但是周璇的心情却有些激动。

因为阮阮。

没错,她相见的不是宇文勋,是阮阮。

经过几日修养,她的腿稍微好一些了,虽然还不能下地,不过已经不疼了。

此时此刻,她借着轮椅,在闪电的帮助下来到观柳居的正厅等候。

午后的阳光有些炫目,通过敞开着的大门,周璇远远地看到那黑衣女子绷着一张脸,跟在一个斯文俊秀的男人身后。

那男人便是四皇子宇文勋。

对他,周璇并不熟悉,先前虽然打过几次照面,却没有进一步接触,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很斯文的男子。

不过宇文皇族除了宇文源这个另类以外,其他的诸如宇文辙、宇文轩,哪个不是斯斯文文的呢?

至于内在到底如何?

只怕只有相处了才知道。

周璇无心和宇文勋接触,也不知道他此行的目的,若非因为阮阮,她断然不会见这个人的。

这个男人绝非善类,还是少接触为妙!

可是,她相见阮阮……

三人见了面,林阮没有说话,周璇和宇文勋一番寒暄之后,听到他戏谑地看着林阮,道:

“小林呐,你看三皇嫂的腿咋成这样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周璇听得出他并非关心她,而是纯粹对林阮说的。

周璇觉得有些奇怪,宇文勋对林阮的态度好像并不是主子对下属的态度。

具体是什么,周璇也说不上来,毕竟她对宇文勋并不了解。

林阮听了这话之后,那双眸子愈发变得幽冷了,她抿着嘴,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周璇的腿,道:

“难道宇文辙怕璇璇跑了,所以打断了你的腿?真是个恶魔!”

一句话,道尽了她对宇文辙的愤恨。

周璇不置可否,虽然腿不是宇文辙打断的,但是林阮对宇文辙的评价她还是非常赞同的。

那厮可不就是恶魔!

宇文勋见自己的冰雕女侍卫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便知道自己这趟没有白来。

他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笑眯眯地注视着林阮,道:

“我觉得说不定是我三皇兄怕三皇嫂出去私会野-男人才故意打断她的腿的呐!”

周璇听到这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眼前这位口无遮拦的四皇子真的是之前她见到的那位文质彬彬的四皇子吗?

莫非去法缘寺带发修行一趟使他性情大变?

看着这俩人都认为自己被宇文辙虐待,打断腿,周璇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

“其实……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是不小心自己摔断腿了。齐王殿下为人温文尔雅、宽容温厚,怎么会对女人动手呢?”

周璇这话说得非常之从容,非常之温和,与此同时,她却默默地在心里呕吐了一番。

哎——

没办法,若是只有阮阮也就罢了,毕竟还有个四皇子,无论怎么样,她现在寄人篱下、吃人的嘴短,怎么也得替宇文辙维护形象的。

“呸——宇文辙那个脑门被驴踢过的疯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璇璇,就你心软,被欺负了还替他说

话了!要我,直接一刀捅了过去,红刀子进,白刀子出!”

林阮愤怒地说道。

宇文勋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笑容愈发深了。

啧啧……

没想到他家一向沉默寡言的小林骂起人来这么厉害啊!

真是真人不露像啊!

“璇璇,不行!不能再让你被那个疯子欺负了!我要带你走!”

林阮上前一步,抓着周璇的手,说道。

宇文勋闻言那双狡黠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看向林阮的眼神愈发专注了。

此时阳光刺眼,落到那女子冰冷的眸子上,那么精彩动人……

此时此刻的林阮和平时比起来生动了许多,好似多了一股子……什么来着……人情味……

对!

没错!

人请味!

小林在他面前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而此时此刻的小林却像个有血有肉的人了。

宇文勋不由自主地朝着周璇看过去。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呢?让他家冰雕女侍卫这么重视。

不知为何,周璇被宇文勋看得毛骨悚然,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这个男人的眼神好可怕,好似会把人看透一般。

“小林呐,你刚才不是还说前尘往事已成过往云烟了吗?现在是什么意思?打算把云烟带走吗?“

宇文勋打趣地调侃林阮。

林阮感受到宇文勋的眼神,连忙收起眼里的焦急,想佯作不在意,可是看到周璇受伤的腿之后,又再次破功了。

她真担心璇璇再待下去,下次断的只怕就不是腿了。

此时此刻,林阮已经把宇文辙想象成一个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喜欢折磨人的大魔头了。

所以,她无视宇文勋的嘲讽,弯下腰,欲将周璇从轮椅上抱起。

“璇璇,我带你走。”

“小林呐,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天真了呐!哪怕你武功再高,这里可是齐王府呐!怎能让你大白天地把王妃带走呢!傻呐……”

宇文勋打趣地看着林阮,眼中的玩味更加浓了。

他家小林做事一向严谨,好像只有遇上跟三皇嫂有关的事情才会失常……好玩!实在好玩呐!

宇文勋当下决定,以后有事没事要多带林阮来齐王府走走。

“主人……”

林阮此时所有的心思都在怎么带周璇脱困上。

其实早在天牢,她就想带周璇走了,只是当时璇璇不愿意跟自己走!

璇璇说舍不得宇文辙。

可此时,见到宇文辙把璇璇折磨成这番模样之后,林阮下了决心,不管周璇愿意不愿意,她都要救她出火坑。

宇文勋说得对,以她的能力,要从这里带周璇走,的确有难度,所以她向宇文勋求助,她知道这个男人神通广大,只要他肯出手,一定有办法的。

宇文勋被林阮用这种哀求的眼神看着,非常受用,嘴角下意识地上扬了几分,只见他“呵呵”,道:

“看在小林你叫我一声主人的份上,主人我就教教你呐!这种事情得晚上做,最好是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到时候再潜入齐王府……嘿嘿……”

“四皇弟打算在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潜入我齐王府做什么?”

屋外突然传来一个冰冷无比的声音,传说中那个卧病在床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沉着一张阴森的脸,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他寒冷的目光带着不悦,透过阳光,直勾勾地射向宇文勋,竟然比夏日午后的阳光还要刺眼。

他走过来,一把打掉林阮握着周璇的手,然后推着轮椅往后走了几步,与那两人拉开一段距离。

“三皇兄,你不是病重吗?”

宇文勋装作一脸惊讶地看着宇文辙。

自己眼前这个男子杀气腾腾的,哪里有半点“病重”的样子!

“四皇弟很希望本王病重吗?”

宇文辙冷冷地横过去一记眼刀,嘲讽道。

若是以前,他在宇文勋面前还会装两下,可经过那日法缘寺发生的事情之后,两个人之间差不多算是摊牌了。

宇文辙便懒得演戏了,不客气地皱起眉头,同时将周璇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范围内。

“你我兄弟情深,皇兄生病,四弟我担心还来不及,怎么会希望你病重呢?你看我这不是一听到你病了就立马来探病了吗?”

“哦?既然是来探病,总不会空手而来吧?礼物呢?”

宇文辙一挑眉,冷冷地伸出手。

周璇见状只觉得额头飘过三条黑线——进门就直接向别人索要礼物,这种事情也只有他做得出来!

***

乐乐:谢谢灵珑、luluyun1314、r

oving、apple12345678906、Raincouver的红包!今天如果没意外的话会加更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