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周璇别为他哭好吗

翌日

又是一个清晨,调皮的阳光自东方的天空升起,一缕缕金灿灿的阳光落下来。

那黑衣男子坐在五彩斑斓的阳光下,他身上的光华远胜于七彩霞光。

“慕容……公子……”

周璇轻呼一声,猛地睁开眼睛,入目的却是宇文辙那张莹莹生辉的绝美脸庞,此时此刻,他正拿着狗尾巴草挠她的脸躏。

痒……

周璇蹙眉,惺忪的睡眼有些迷蒙,意识到自己刚才无意中喊出的那个名字之后,她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头崾。

是梦吗?

昨晚,又梦到那个人了吗?

可是为什么感觉那么真实?

她好似真真切切地看到他出现在她的面前,唤她青青……

恼人的狗尾巴草在她敏感的脖颈上跳动,周璇怕痒,下意识地伸手去抚,想要躲过那调皮的狗尾巴草,却对上宇文辙似笑非笑的脸。

“周璇,你叫你的心上人慕容公子?”

周璇微微一愣,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无意中喊出了慕容莫问的名字。

“王爷什么时候来的?”

周璇看着眼前这个神清气爽的白衣男子,心里奇怪。

这厮怎么一大早就跑到观柳居?

他最近不用装病吗?

宇文辙像是没听到周璇的话一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继续说:

“本王以为以王妃和慕容公子的交情,怎么也要叫他一句情哥哥才对,再不济也要叫莫问或者莫问哥哥吧?叫慕容公子会不会太生疏了啊?”

面对他的调侃,周璇微微蹙眉,她清楚,自己若不反击,以他的性格只怕会得寸进尺,于是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他一眼,道:

“那王爷是怎么称呼你的心上人的?诺妹妹?”

宇文辙闻言,脸色一沉,笑容顿时消失殆尽。

就在周璇以为他又要抽风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又缓和了许多,上前一步,在床沿坐下,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

他靠得很近很近,近得她可以清清楚楚得看到他脸上的纹理,不得不承认,宇文辙这厮有一副让人羡慕的好皮囊。

就算靠这么近,都没法从他脸上找到一个毛孔。

真是让人羡慕。

两个人实在是太近了,他的呼吸有一下没一下地打在她的脸上,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睫毛刷过她的脸蛋。

周璇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和他拉开距离,然而她行动不便,根本躲不过。

空气中全是他身上的淡淡清香,那是一种很独特的气味,很淡,非常地好闻,同时也带着危险的气息。

“你……要干嘛?”

周璇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一颗心下意识地提到了嗓子眼,脸上写着防备。

宇文辙突然低下头,他柔软的唇瓣印在她的额头上。

周璇错愕地瞪大双眸。

“王妃,慕容莫问让我好好照顾你。”

“什么?”

周璇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她听错了?

还是宇文辙又胡言乱语?

“慕容莫问让本王好好照顾他的青青。”

他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说话的时候唇瓣仍然贴着她的额头,所以周璇会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唇瓣在她的额头上一下一下地滑动……

她的脸有些烫,本想伸手推开他,可是他的话却让她的胸口暮然疼痛无比。

青青?

是慕容莫问对她的称呼。

这个称呼知道的人不多……

宇文辙能知道,说明他真的见到慕容莫问了……

原来昨晚是真的!

他真的来了,还替她包扎了伤口……

这是不是说明他也放不下自己呢?

可是……

既然放不下,为何不带她走呢?

“他让你来照顾我?”

周璇呐呐地重复着他的话,嗓子有些涩,出来的声音却带着无助。

为什么要让宇文辙来照顾她呢?

慕容莫问,你是什么意思?

“他说他把青青当妹妹,哥哥总不能一直照顾妹妹吧……妹妹长大了要嫁人的……”

宇文辙的声音很轻,说话的时候,悄然伸出双臂,将她纳入怀中。

妹妹?

呵呵……

原来是妹妹……

周璇的心很痛。

可是为什么要心痛呢?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你本来就打算放下这份感情的……

这一刻,周璇才知道慕容莫问在自己心里埋得有多深!

她本就不是容易动情的人,一旦动了情,便是刻骨铭心…

忘不掉呀……

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出,仿佛断了线的珠子,不知不觉便湿了宇文辙胸前的衣裳。

“璇璇这么爱他吗?”

宇文辙的目光有些深沉,眼中隐隐闪烁着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的情愫。

那种情愫叫做触动……

周璇没有说话,她痛苦地闭上眼睛,默默流泪,就像一个迷离路的孩子。

哭……

好似除了哭,便什么都不会了。

宇文辙叹了一口气,他将她的身体扳正,低下头,轻轻地吻去她脸上的眼泪。

眼泪很咸,还带着苦涩。

他轻轻地吻着,小心翼翼,眼中有他自己没有觉察地柔情。

若是平时,她断然不会允许他这般亲近。

她一定会伸手去用力地推开他,可这一刻,她浑然不觉,任由他的舌尖一点点划过她梨花带雨的小脸。

“璇璇为什么可以这么坚定地爱一个人呢?”

宇文辙是调查过她的。

所以,他知道她和慕容莫问的感情,也知道三年前慕容莫问不告而别,而她一直在等他……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等一个人是因为别无选择。

而她不一样……

她的身边一直还有别的诱惑,比如他的皇叔宇文明朗……

陈王宇文明朗出言成论、出口成章、惊才绝艳,不论长相、才情、家世皆不在莫容莫问之下。

而且和冷冷冰冰的慕容莫问相比,宇文明朗更加体贴、温柔、儒雅,不知是迷倒了多少女子。

然而三年守护,终究抵不过一个远在天边的慕容莫问。

宇文明朗曾说:“璇璇是个傻子。”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傻子才会放弃身边的温暖,去追求那份虚无缥缈。

很多年以后,有人问宇文辙是什么时候对周璇动心的,他开始努力地回忆。

什么时候动心,或许他也说不清楚。

起初只是带着好奇的心态去挑--逗她,靠近她,他不可否认他曾卑鄙地想过让她爱上自己,然后好好折磨她,以此报复周家。

可是结果,沦陷的却是他自己……

从什么时候真正心动的呢?

或许就是从见到她第一次在他面前为慕容莫问哭开始的……

他开始好奇他们之间的感情,忍不住去揣测,去探索。

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震惊了。

原来有人可以这么坚定地爱着另外一个人,无论发生什么、无论身边有什么诱惑,她都不心动……

哪怕他已绝情离她而去,她依然还把他放在心里。

这和他所接触到爱情是完全相反的……

那时候,他就开始会偷偷地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能被她爱上该有多好……

若真有这一天,他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此时此刻,观柳居之内,宇文辙迷失了自己,他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突然发了狠似的吻她,想要将她脸上所有的泪水都吻干。

他想跟她说,你不再是他的青青,你是我的璇璇!

你不该为他流眼泪!

我不允许!

也不舍得!

“周璇,别哭……”

不要为他哭,好不好?

他在她耳边轻唤,声音低哑,眼神迷离。

可她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依然在不断地流眼泪,整个人好似被抽空了一般,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别哭。”

宇文辙止不住她的泪水。

所以,他忍不住偷偷地想,如果此时,叫她别哭的是慕容莫问会怎么样?

她还会这般视若无睹吗?

很显然,不会!

“璇璇,你别爱他了,不可以吗?”

这一刻,宇文辙觉得被抽空的不是周璇,而是他自己。

不知道为何,看到她流眼泪,他的心便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莫名地痛。

若周璇这时候理智尚存,她会发现宇文辙看她的眼神是那么地温柔,那么地心疼。

他是真的心疼她。

他想跟她说,你和慕容莫问已经没有结果,为何还如此执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宇文辙都忘了自己吃了多少那些苦涩的泪水,周璇终于不哭了。

她抬起头,一双红肿的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宇文辙,他怎么会让你来照顾我呢?他明知道你不可能好好照顾我的……”

以慕容莫问的能力,怎会查不出周家和宇文辙之间的恩怨。

他对她之间是隔着血海深仇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好好照顾你?

这话,差点脱口而出,好在

他先看到了她眼中的失落。

宇文辙清楚,周璇的失落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她觉得慕容莫问明知宇文辙与周家的血海深仇还把自己托付给他,这岂不说明他根本就不在乎她的生死……

既然不在乎,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呢?

她并不知道那五颗无极清心丹的份量。

宇文辙突然不想告诉她了,他没必要在自己女人面前替另外一个男人塑造良好的形象。

“或许他怕你因爱生恨,到江湖中败坏他第一公子的名声吧!所以才假惺惺地把以兄妹之情让我好好照顾你,以此安慰你,免得你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不,不是这样的。他不是在乎虚名之人。”

周璇呐呐地说道,声音不大,却非常坚定。

慕容莫问从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

第一公子是江湖中人强加给他的,他一向嗤之以鼻。

“王妃对他还真是了解呀……”

宇文辙嘲讽地说道,语气酸溜溜的。

没想到,慕容莫问在她心目中形象这么好。

设想一下,若自己和慕容易地而处,只怕会截然不同吧……

她一向以最不堪的心思揣测自己……

一旦涉及道自己,不用别人煽风点火,她便会往最恶毒的方向想……

这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宇文辙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堵住了一般,非常地难受,难受地透不过气来……

“或许,正如你所说,他是怕我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吧……”

不知过来多久,宇文辙听到周璇呐呐地说道,声音很轻,带着无奈。

他心里猛地“嘎登——”一下,一时之间有些喘不过气来,抬头,看向她,目光灼灼:

“你会吗?”

会吗?

若是今日之前,她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不会。

她是一个珍爱生命的人,而且一向鄙视那些因为失去爱情而寻死觅活的行为……

可是刚才,在听到宇文辙说的那些话之后,那刻骨的痛一直挥散不去……

她才发现原来她远比自己想象中地更爱慕容莫问。

哎——

难怪一次又一次地下决心要忘掉他,却总是徒劳……

哎,哎——

这一次,不用再下决心了,慕容莫问直接切掉了她的一切幻想!

这样多好!

可是,她却悲催地发现自己还爱着他!

无可救药地爱着他!

她抬起头,红彤彤的双眸看向宇文辙,轻轻地说: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或许我真的有可能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吧……”

宇文辙脸色一变,震惊。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很清楚,周璇是个理智的人!

她这么理智的人也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吗?

因为慕容莫问?

这一刻,不知为何,他竟有些慌乱,猛地抓住她的小手,好似真的怕她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一样。

“宇文辙,你不用担心啦。我不会的。”

周璇摇摇头,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面抽了回来,目光穿过他,看向远方,轻轻地说:

“其实他不用如此煞费苦心的。他若担心我失去他会轻生,他只消更我说一声便行……只要他让我做的事情,我都会做……”

一句“只要他让我做的事情我都会做”,好似一把利剑,深深地刺进了宇文辙的心。

这一刻,他好似听到了血液流淌的声音,胸口闷闷的,很难受,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可事实上,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发现自己那么无力。

爱情是什么?

爱情就是先陷进去的那个人注定输得很惨……

他伸手将她纳入怀中,轻轻地抚着她的背,说:

“周璇,不要想他了,你还有我!我不比他差呀!”

她说:

“宇文辙,你别闹了。我今天已经够惨了……”

她伸手推他,他却死死地抱着她不放,好似一松手,她便会消失一般。

他在闹吗?

或许是吧……

周璇实在是太累了,她觉得自己没有精力再和宇文辙纠缠,于是便随他抱着,闭上眼睛,任由胸口一次又一次地疼痛,裂开,直到碎成一片一片。

双手握成拳,跟自己说:这样挺好!挺好……

“周璇。”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周璇一直闭着眼睛,可是宇文辙直到她是清醒的。

“恩。”

她轻轻地应他,有些心不在焉。

***

乐乐:今天万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