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只有一个条件照顾好她

"好。"

周璇点点头,她觉得这事没什么好生气的,而且就算生气也轮不到她。

宇文辙见她回答得如此爽快,眼中闪过一丝古怪,俊眉一皱,他忍不住开口问出自己的疑虑:

“周璇,你都不生气的吗?”

这女人难道真没脾气吗躏?

“你希望我生气吗?”

周璇不解,他明明刚才还叫她别生气的,可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反而觉得他是要她生气一样崾?

奇怪的男人!

“奇怪的女人!”

周璇心里刚刚这么一想宇文辙却先她一步开口了。

他俊眉微微蹙起,道:

“哪有女人明知丈夫要纳妾却不生气的?”

“我这不是贤惠吗?”周璇吐吐舌头,半开玩笑地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宇文辙,你看你多幸运呀!”

“幸运?”

宇文辙轻轻地念着这两个字,觉得讽刺,自己这辈子只怕是注定与这两个字绝缘了。

他没说话,安静地坐在床沿,好似一副绝美的雕像。

他漆黑的眸子深沉不见底,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良久,他站起来,淡淡地看了周璇一眼,道:

“王妃早点休息吧,伤残人士要早点睡觉,有助于身体恢复。”

伤残人士?

听到这四个字,周璇眉头一蹙,不过她脑海里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宇文辙,睡觉前能不能让厨房替我准备晚膳,我晚膳还没吃呢!”

“没吃?”宇文辙脸色一沉,嘲讽地看着她,“本王还以为王妃你和赫连雨涵相谈甚欢,定是留她一起用了晚膳才让她走的呢!”

“本来是想的,但是王爷您不是一直教育妾身勤俭节约,齐王府的粮食不能浪费在外人身上吗?”周璇认真地说道。

“哦?王妃现在倒是把本王的话记得很牢呀,那早上又是怎么回事?”他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璇,漂亮的眸中乍现几分寒冷,“王妃不要跟本王说你一个人能吃三个馒头、一碗粥、一个鸡蛋、一个苹果这么多?”

哎——

果然还是被他发现了!

“怎么不说话了?”

他的声音冷了几分,那双眸中迸发出寒光。

“既然王爷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周璇低着头,心里不禁觉得害怕,看来这府内的一点一滴都逃不过他的眼,以后自己得更加小心才行。

周璇低头思量着该怎么办。

她以为宇文辙会追问,然而当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屋内已经空了,原本站在她面前的那个白衣男子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屋内空荡荡的,晚风通过敞开着的窗户吹进来,带着还未散去的热气。

没多久,闪电走了进来,给周璇端来了晚膳。

“谢谢。”

周璇对着帮她布好晚膳的闪电,淡淡地说道。

闪电没说话,看向周璇的眼中却带着鄙夷——虚伪!

周璇也无甚在意,低头只管吃饭,此时她更担心的是宇文辙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会不会对飞燕下手?

一顿晚饭用得有些心不在焉。

到晚上入睡的时候还想着,许是担心飞燕,也许是因为腿上的伤发作了,疼。

夏夜幽静,空气中散发着草木清新的,伴随着一阵阵虫鸣。

观柳居的柳条在夜空里左摇右摆,周璇怕热,加上齐王府守备森严,所以便没让闪电关窗。

熟不知,深夜中,一个黑衣男子突然临空肺进窗户,仿佛一道黑色的光。

他一身黑衣,英俊的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的,棱角分明,浓密的眉毛斜飞入鬓,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是一双锐利深邃的眼睛,身材伟岸,五官分明而深邃。

他站在屋内,浑身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气势。

那样子不但不像是闯进来的外人,反而像这屋子的主人,仿佛他理所当然应该在这里一般。

他冰冷的目光落到床上那女子的睡颜上。看得出来她似乎睡得很不安稳。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娥眉紧紧蹙着,眉心都被挤成了“川”字,就连呼吸也有些紊乱。

三年了……

这张脸,这眉目……

男子脸色并没有露出太多表情,可是他伸出手的手却有些颤抖。

印象中这丫头一向能忍,以前采药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伤,她怕耽误他的路程,一直忍着不说,直到伤口肿得不像样……

现在,一定很痛吧?

好想伸手抚平她紧蹙的眉心……

他的手指一点一点地向周璇的脸靠近,似乎是想要再抚一抚这张曾经最熟悉

不过的脸,然而,在即将触及她的脸的时候,男子似是想起了什么,垂下手,叹了一口气。

他那双冰冷的眸子非常深沉,看不出情绪,他伸手撘上她的脉,诊断一番之后,拿出一颗药丸,塞进周璇嘴里。

或许是药效发挥了,周璇的脸色微微缓和了许多,不再那么惨白。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心大意了?”

他的目光落到她受伤的腿上,摇了摇头。

他的声音也是凉的,如同遥远山间的冰泉,缓缓流过,夹杂着凉意,却异常动听。

他熟练而又优雅地拆掉她包扎好的伤口,仔仔细细地检查。

他医术冠绝天下,武功盖世,像这种程度的伤,他不用看都清楚,可是此时此刻他却里里外外认认真真地替她上药,动作轻柔仔细而又专注。

那些世人求之不得的珍贵药材让他肆意地用在她的身上。

上完药,仔细地替她将伤口包扎好,那男子方才重新站了起来。

最后看了她一眼。

此时,她原本紧紧纠结在一起的娥眉已经舒展了开来,呼吸也变得缓和,幽白的月光照出她美丽的眉目。

三年,昔日那个清秀的小女孩如今已经是一个沉稳大气的秀丽少女了……

他的青青一直都这么美好,只是注定不属于他。

最后一眼。

别了,我的青青子佩……

他收回目光,转过棱角分明的脸,然后是身子,长腿迈出,正欲离开,这时候突然有一股小小的力量抓住了他的手腕。

力量不大,却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他整个人都顿住了,寸步难移。

“慕容公子,是你吗?”

声音很轻,很淡,若有若无,好似随时都会随着空气消失一般,慕容莫问没有转身,但是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此时伊人正用那双温润柔和的眸子温柔似水地凝视着她,眉宇之间会有三分惊,四分喜以及三分愁……

“慕容……”

她的声音再度传来,他的心猛地一缩,终没让她再说下去。

他怕自己若再听她说一句便会舍不得,会不顾一切地将她抢过来。

然而,他不能……

有些事情六年前就已经注定结局了!

昔日,他对那人许下承诺的时候,没想到会失去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

慕容莫问刚毅的脸看不出表情,冰冷的眸子一如既往地深不见底,忍谁也看出此时他在心中轻叹。

哎,哎--

很多事情,早已注定。

他不该执迷不悟。

右手微微一挥,一空气为媒介,隔空点了她的睡穴。

月光幽白,女子的睡眼美丽安详,那么动人,仿佛沉睡的仙子。

月光幽白,男子刚毅的脸平静无波,唯有周身萦绕的气息更加的寒冷。

该舍的终究得舍,不是吗?

他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奈何情深,终归放心不下她。

他出了房门,却没走,静静地伫立在观柳居。

风很大,他身上的黑衣疯狂地在风中飞舞,月光在他身后,仿佛一把弯刀,空气中弥漫着肃杀的气息。

他前方不远处,一个白衣男子款款而来,若清风明月般的优雅,仿佛从天而降的谪仙。

“南宫无痕。”

先开口的是慕容莫问,他说话的时候,他们还隔着数丈的距离。

宇文辙一愣,那张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讶异。

他的易容术出神入化,常年以不同的容貌出现在人世间,世间还没人知道南宫无痕的真正长相,更别提真正的身份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可以一眼就认出自己……

“天下第一公子慕容莫问,果然名不虚传。”

他漆黑的眸子愈发深沉,再看向慕容莫问的时候带上了几分邪佞,那是南宫无痕的招牌表情。

传言慕容莫问沉默、不爱言语,他从不主动开口与人说话,可是宇文辙却听到他再次开口。

“你的动作太慢了。”

言下之意,他早该来的。

“慕容公子指的是有人闯入我妻子的闺房,而我没有及时出现吗?”

宇文辙勾唇,似笑非笑,邪气十足。

这一次,慕容莫问沉默了,他冰冷的眸子不知看向何方,找不到焦点。

宇文辙不以为意地笑了,慕容莫问本该如此,他若一直表现得如刚才那般,他都要怀疑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冒牌的,而非真正的慕容莫问。

慕容莫问可以肯定,宇文辙其实一直都在附近,他只是不出来而已。

不是他对自己的轻功没信心,而是眼前那个男子并非常人。

他是,南宫无痕!

“你不出来,躲在

一边看着,是何意图?”

慕容莫问薄唇轻抿,冰冷地问道。

他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他不喜欢与人拐弯抹角打机疯。

宇文辙和他相反,他一向喜欢拐弯抹角、运用各种修辞方法。

“我也不知道。”只见他眯起眼睛,勾着唇,整个人愈发地邪佞,“或许本王是想捉奸在床吧,不过……可惜啊……慕容公子没给本王这个机会……”

他的话没说完,便看到慕容莫问高贵的眼眸中露出一丝不悦,不过他完全没放在心上,依旧笑若春风。

“或许,本王难得发善心,想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他的表情飘忽不定,眼神玩世不恭,很难判断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完全不受慕容莫问强大的威压影响。

“她不是这样的人。”

慕容莫问蹙起眉头,似乎不喜欢宇文辙用这样调侃的语气形容他和周璇的关系。

“她一直都很有原则,而且……冰清玉洁,你不需要怀疑。”

慕容莫问冰冷的眼神直勾勾地投向宇文辙,犀利而又凛冽,仿佛一下子直击灵魂深处。

“呵呵呵……”

内心深处的想法被看透,宇文辙也不恼,反而勾唇轻笑。

“真不愧为慕容公子!在你面前也没什么好隐藏的了!那本王就直说吧。”

他足下一点,整个人仿佛一道凛冽的剑气,迅速闪到慕容莫问身侧。

“我不管你们之间以前有什么,可现在她是我的妻,希望慕容公子恪守本分,否则……”讲到这里,他那双璀璨的眸子仿佛天边的寒星,冰冷之极,“否则就算你是天下第一公子,本王也不会客气!”

宇文辙看着慕容莫问,一字一顿,每个字都仿佛从冰窖里蹦出来一般。

很显然,他在警告他!

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敢警告天下第一公子慕容莫问。

慕容莫问的脸色沉下来,难看到了极点,却不是因为他的警告。

“你连她都保护不了,居然有脸在我面前说她是你的妻。”

同样的冰冷,慕容莫问的声音冷得足矣将千年流水瞬间冻结。

“她受伤是因为她自己不小心。”

话出口之后,宇文辙脸色一变。

天!

他在干嘛?

他干嘛要向慕容莫问解释?

而这一刻,慕容莫问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宇文辙,从宇文辙深沉的眼神当中,攫取自己想要的信息。

“我有一事不解。”

慕容莫问看向宇文辙,宇文辙本不想理会,可是他的眼神这么真挚,竟然有些让人拒绝不了。

这一刻,宇文辙忍不住在想——慕容莫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若他真想世人所说的那样冷漠孤傲,断然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向自己……

“请说。”

“你一向严谨,为何会被人算计?”

他指的是被赫连雨涵同床被发现那件事情。

没想到慕容莫问竟然会认为他是被算计!

薛进画、常江他们听闻此事之后都以为这是他主导的阴谋……

有意思!

宇文辙薄唇微微勾起,邪佞无比的眼神有些迷离:

“我说当局者迷、关心则乱,你信吗?”

他看向慕容莫问,语气中带着三分玩味,七分邪佞。

慕容莫问目光如炬,愈发深沉。

良久,他低下头,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瓷,递过去。

宇文辙低头一看,脸上的戏谑更加浓了:

“无极清心丹?慕容公子好大方。”

无极清心丹是慕容莫问废十年之久炼制的仙丹,普通人服用了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习武之人服之能增加十年的功力。

慕容莫问总共炼制了十颗。

昔日大理国王曾提出用一座城换一颗无极清心丹……

足见其珍贵!

没想到慕容莫问一出手就直接给了他五颗!

“它可以缓解你身上的毒。”慕容莫问淡淡地说道。

宇文辙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他身上的毒非常奇特,不易觉察,而这个男人竟然连脉都没有碰过就知道!

“无功不受禄,这么大恩惠,本王怕消受不起。”

“我只有一个要求,好好待她。”

***

乐乐:今天有事,更新晚了,晚上还有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