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是我的阳光10000+(红包加更)

周璇以为要替她洗筋伐髓那必然是需要足够的时间接触,而这三个人和她接触并不多。

那么这几个月来和她接触最多的是谁呢?

宇文辙!

周璇突然想起昨日下午自个儿睡觉的时候身子暖暖,好似有人将一股力量渡过来一般,然后今日,她的感官便突然变得敏锐了!

难道说那个人是宇文辙?

不会吧躏?

宇文辙根本不会武功呀……

“想不出来吗?”飞燕问道。

周璇笑了笑,摇摇头。

她虽然不了解武学,却也想象的出来替别人洗筋伐髓绝对是一件耗费内力的事情。

就算宇文辙真有这个能力,也断然不可能为了她做这种损己不利人的事情。

到底是谁呢?

“能不会是修真之人吧?”

飞燕漂亮的眼眸中乍现五彩光芒,亮晶晶地看着周璇。

“我看你是小说看多了吧,还修真之人……”

周璇好笑地敲了敲她的脑袋,将案几上的馒头塞给她,道:

“快点吃了滚蛋!免得被人发现。”

慕容莫问来过王府都被宇文辙发现了,更别说飞燕了……

“璇璇,咱们一起走吧!反正……”

飞燕想说反正当初你嫁给宇文辙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慕容莫问,如今已经放下慕容莫问了,不如跟我一起浪迹江湖好了。

但是话到嘴边,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她想璇璇肯定是明白的。

却见周璇摇摇头,道:“我不走。”

对她来说,现在没有什么地方比齐王府更加安全了。

宇文辙虽然可恶,却还不至于取她性命,毕竟无论怎么说她都是圣上赐婚的齐王妃,江湖中就不一样了……至少在她还没自保能力之前,还是不要去涉足比较好。

“那我进府保护你好了!我看你那个丫鬟对你很有意见,而且下个月宇文辙又要纳侧妃了,赫连雨涵那个女人武功高强、诡计多端,你哪里是她对手……”

“什么?宇文辙下个月要纳侧妃?”

周璇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惊讶地看着飞燕。

赫连雨涵不是已经对宇文辙死心、并且要接触婚约了吗?怎么会下个月就要成亲呢?

难道说她在天牢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不知道?”飞燕惊讶地看着周璇,“皇榜都贴出来了,下个月初八!你没发现王府里都在张罗筹备吗?”

周璇一脸茫然。

“我昨儿刚回府,摔断了腿,还没和府内的人接触过……”她淡淡地说道。

“那宇文辙也没告诉你吗?”飞燕皱眉,眼中闪烁着熊熊烈火,“这么大的事情都没告诉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把你当他的妻子看啊!太过分了!太欺负人了!”

妻子?

宇文辙怎么可能会把她当妻子看呢?

她是他的仇人之女呢!

周璇笑了笑,飞燕见到她笑,愈发不淡定了。

“璇璇,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你是不是傻了呀?不行!我要去找宇文辙问个清楚!”

“好啦!你瞎激动什么!我都不生气,你生气什么呢?”

周璇拉住飞燕,温文尔雅地冲她笑。

“喝口粥,消消火。”

“璇璇,你就是脾气好,性子软,好欺负……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生气,小心以后吃大亏!”

飞燕跺着脚,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正要继续说,突然眉头一皱,小声对周璇说:

“有人来了,我先走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进府保护你的!谁也别想欺负我家璇璇。”

说完之后,她一转身,整个人宛若一直灵活的燕子从窗棂之中飞了出去。

大约过了一刻钟,门外传来敲门声,闪电走了进来。

“王妃,赫连公主求见。”

赫连雨涵?

周璇柳眉一挑,刚才经飞燕之口得知赫连雨涵和宇文辙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

那么按照大魏的风俗,男女成亲前的一段时间是不宜见面的,而赫连雨涵却在这个时候跑来齐王府,还是来找自己,是何意图呢?

周璇心生疑虑,虽然她对赫连雨涵和宇文辙的婚事有好奇,却也不打算探究。

终归,她不过是寄居在齐王府的一个过客,也从未把自己当做真正的齐王妃,更没想过把自己当做宇文辙的妻。

既然婚期已经定下来了,那说明宇文辙本人也默认了,既然如此她就不该过问。

“你去回复公主,我今儿有些累,没精力见客,改日再和她小聚,反正来日方长。”

一句来日方长道出了她已知道赫连雨涵和宇文辙的婚事。

关于这一点

,闪电并不奇怪,毕竟现在整个齐王府都在紧锣密鼓地张罗王爷的婚事,周璇想不知道都难。

闪电奇怪的是她竟然这么平静,正常的女子若得知丈夫即将纳妾,不是应该恼怒、伤心的才对吗?

她竟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

真能装!

闪电鄙夷地瞪了周璇一眼,心想,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闪电走后,屋内又恢复了宁静,周璇现在腿脚不便,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坐在床上发呆。

她想起《凌波神诀》,便闭上眼睛继续修炼其中的心法。

***

齐王府,绿萝院

绿幽幽的绿萝爬满了整个院子,入目的皆是各式各样的绿,白衣男子坐在一棵树下,手里拿着一本书,漫不经心地浏览。

清晨的阳光透过厚厚的树叶落下来,在他绝美的脸上轻轻跳动,清风拂过,仿佛情人的手,小心翼翼地梳理着他的头发。

不知是看得累了,还是书上的内容过于乏味,那男子伸了个懒腰,整个人望树干上一靠,用书挡住恼人的阳光,懒洋洋地小憩。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他一动不动地靠着,好似进入了梦想。

“主子,赫连雨涵来找王妃了。”

崩雷神龙见首不见尾地出现在那棵树旁边,公式化地禀报。

“哦?”

原本懒洋洋的人拿下盖在脸上的书,眯着晶亮的双眸,饶有兴味地看着手下。

“那她什么反应?”

“王妃不愿见赫连公主,让闪电去回了她。”

“不愿见啊……”

宇文辙眼里浮现出一丝笑意。

她不是与赫连雨涵成朋友了吗?

为什么不愿意见呢?

“那赫连雨涵呢?走了?”

宇文辙问道,以他对赫连雨涵的了解,这个女人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没走,看样子是想硬闯,现在正在和闪电在门口僵持着呢。”崩雷如实禀报。

果然……

宇文辙了然。

“让闪电放她进去。”

说完之后,他眼中的笑意更加深了,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只不怀好意的狡猾狐狸。

*****

观柳居

此时太阳已经爬上天空了,夏日的阳光即便是清晨也非常炫目刺眼,朝得人睁不开眼睛。

好在周璇在屋内,并没有太多感觉,此时她正聚精会神地修炼。

“笃笃笃——笃笃笃——”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正在练功的周璇,她好看的眉微微一簇,正欲开口询问,便听到有人急切地说:

“璇璇,是我。”

这声音清亮果敢中带着艳丽,一听便知道是赫连雨涵。

“王妃,赫连公主一定要进来,奴婢拦不住……”

闪电为难地说道,不过声音中却没有一丝歉意,这让周璇忍不住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故意的。

门被推开,赫连雨涵依旧是一身艳丽的红衣,黑发高高挽起,着以精致的朱钗,眉目如画,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明艳动人。

她就这么强势地闯进屋内。

“王妃……”闪电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

“你且下去吧。”

周璇挥了挥手,示意闪电离开。

闪电求之不得,立马依言退下,随手把门带上。

炫目的阳光被木门挡在了外面,屋内突然显得有些黑暗。

与黑暗同行的是沉默。

赫连雨涵进了屋之后,却突然不说话了,那双瑰丽的眉目四处逡巡、东张西望,却不看周璇,似在权衡着什么,又似在逃避着什么,样子看起来有些别扭。

反倒是周璇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轻轻地唤:

“雨涵,这一个月在东都过得可好?”

赫连雨涵一愣,自己和宇文辙的事情是瞒不住的,所以她一早就急着过来找她。

听丫鬟说她不想见自己,赫连雨涵以为她生气了,便急了,怕周璇对自己误会越来越深。

可进了屋之后,她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毕竟是自己对不起周璇,这事终归是难以启齿。

她假装四处张望,心里思量着该如何同她解释,孰料却是她先开口了,语气温柔似水,完全没有赫连雨涵预料中的那些怒火。

这反而让她更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我……”

赫连雨涵开口,声音有些涩涩的,不知从何说起,这时候,她的目光落到她的腿上,漂亮的眼中乍现担忧。

“你的腿怎么了?”

“昨儿不小心摔断了。”

周璇笑着耸了耸肩,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赫连雨涵心想,周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为什么无论发生什么时候她都这么淡然呢?

不知为何,这一刻,看着周璇那微微有些苍白的小脸,赫连雨涵的心里竟然泛出一丝心疼。

她走过去,在床沿坐了下来,握住周璇柔若无骨的小手,小声地问:

“疼吗?”

“疼。”

周璇如实回答,表情却很淡,还带着浅浅的笑。

“那为什么不表现出来呢?”赫连雨涵小声地问。

周璇深深地看向赫连雨涵美丽的小脸,摇头轻笑:

“又不是小孩子,总不能因为疼就哭吧。”

“但你至少要让人知道呀。”赫连雨涵说道。

“知道又怎么样?”周璇的声音很淡,却很坚决,“若是朋友,我不想让他们担心;若非朋友,他们又岂会担心。说穿了也不过是仇者快,亲着痛的道理罢了。雨涵你应该比我更明白。”

赫连雨涵能有今日的成就不是凭空得了来的,她自幼对自己要求严苛。

别人在玩的时候她在习武,别人睡觉的时候她在看兵书,跟随师父学习谋略;同时女子的女红、诗词歌舞也不能落下……

若非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若非忍受比别人更多的疼痛,又岂会有今日的文武双全、名动天下的南越国公主赫连雨涵?

多年征战、纵横沙场,与天下男儿争权势;同时还要于天下女子争风采……

赫连雨涵十多年的人生可以用一个字概括——争。

或许是因为一直忙于争,她连结交朋友的时间也没有;也或许因为心高气傲,能入她眼的人少之又少。

赫连雨涵不知道周璇是怎么看自己的,反正她已经把周璇当做朋友了,这辈子第一个朋友。

她一向高高在上,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无论别人怎么误会她,她从来不去解释,不屑。

可是今日,她却急着过来跟周璇解释。

因为她不想让朋友误会自己。

“璇璇,你瘦了,是不是在天牢里受苦了?”

赫连雨涵不擅长解释,她想了半天,几次想要开口,可话到了嘴边,却总会变样。

赫连雨涵试了很多次,一直都没法切入正题,最后心一横,一脸沉重地说道:

“璇璇,我对不起你,你打我吧!”

周璇知道她所指的是什么,她没想到赫连雨涵会如此较真,心里有些意外,笑容如旧。

“雨涵何出此言呢?男女之情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你愿嫁,他愿娶,我不过是个局外人,你何来对不起我之说呢?”

周璇的声音清淡如水,笑容温煦如春风。

“璇璇,我若是你定会生气!”赫连雨涵艳丽的脸露出一抹低落,她叹了一口气,道,“璇璇是没把我当朋友吧……”

赫连雨涵明艳的双眸有些黯淡。

她惊才绝艳,想要与她结交的人不在少数,不过她是看不上他们的!

她甚至认为自己不需要朋友,直到遇到周璇。

周璇并不是第一个让她佩服的人,却是第一个想要结交为朋友的人。

可是现在她才发现,原来想要交朋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璇璇是不是已经认定我是个出尔反尔的卑鄙小人,明明说了要退出,又去暗中勾--引宇文辙……”

赫连雨涵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

从周璇的角度看起来,事实的确如此,她若真的这样看待自己,她也不怪她。

若换做自己也会这般。

怪只怪自己运气不好吧……

无奈中叹了一口气,赫连雨涵抬起头,正欲说话,却对上周璇双暖意融融的眸子。

她说:“雨涵为何会这样想呢?你也是受害者呀……”

震惊。

没错,是震惊!

赫连雨涵只觉得自己的心都没揪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周璇:

“你已经知道了?是他告诉你的吗?”

这个“他”指的是宇文辙。

“没有。”周璇摇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雨涵你愿意的话可以说给我听。”

“你不知道?”

赫连雨涵愈发觉得不可思议了。

“恩。”周璇点点头,笑容中沉稳依旧,“不过我相信雨涵不是这样的人。”

周璇知道,赫连雨涵并非背信弃义之人。

赫连雨涵曾宇文辙放下一切自尊去,却换不回他的回眸,骄傲如她,又怎么可能会试第二次呢?

若那样,只怕她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

赫连雨涵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手,从周璇的眼中她读到了很多东西。

原来,周璇竟然懂她!

这个认知让赫

连雨涵狂喜,试想当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你的时候,你在乎的那个人却懂你……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妙了。

这一刻,赫连雨涵觉得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周璇这个朋友值得深交。

屋内很安静,隐约可以听到窗外清风拂过柳条的声音,赫连雨涵坐在身边,详细地向周璇诉说着这些日来发生的事情。

这一刻,她有一种错觉,其实不是周璇需要听她解释,而是自己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

“璇璇,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日,晚上我在别院突然收到一封信,说是宇文辙想要见我,和我一起商讨怎么替你洗脱冤屈,将你从天牢里救出来。当时我虽然奇怪从未正眼看过我的他,为何突然会想到我,但是那封信里面将太子妃滑胎一案的诸多疑点分析得头头是道,我心生好奇,觉得此人就算不是宇文辙,也一定是真心想要救你了,便去赴约。谁知我刚到那地方没多久,不知为何突然浑身发软,动都动不了,然后没多久便失去了意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声尖叫吵醒,脑袋还晕晕的,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和宇文辙躺在一张床上,他也是一脸迷茫……我们还来不及作出反应,这件事情已经传到太后那里去了……哎——”

讲到这里赫连雨涵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瑰丽的眼中带着几分不甘。

想她赫连雨涵聪明一世,竟然也有被人算计的一天!

听到这里,周璇已经明白了。

难怪圣上会发出皇榜昭告天下让他们与下个月初八成亲,想来此事在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宇文皇族容不得这样的丑闻,更何况对方还是南越国公主呢!

赫连雨涵也是别无选择,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清誉,却不能不在乎南越国的名誉。

此行来东都本就是为了联盟和亲,共同对付东夷。本来放弃宇文辙之后,她打算再觅合适人选和亲结盟的。

可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她敢确定自己和宇文辙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呢?

为了南越国,她已别无选择。

“到底是谁!”

赫连雨涵恨得牙痒痒,别让她找到,否则非把这人粉身碎骨、挫骨扬灰不可!

她恨,不仅仅是因为这人害她陷入被动,更恨这人将她在宇文辙面前最后的一丝形象粉碎了。

至此以后,宇文辙会怎么看她呢?他会不会认为是自己死心不改、处心积虑设计他呢?

与此同时,周璇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宇文辙这人诡计多端,一向只有他算计别人的份儿,这一次怎么反被人算计呢?

******

东夷

临安城

盛夏西湖,杨柳依依,碧波荡漾,湖面上,一朵朵粉色的荷花紧紧地依偎着,仿佛一位位粉妆玉砌的少女,优雅、妩媚。

夏日的阳光让碧绿的荷叶愈发清新,偶尔有颗圆滚滚的水珠滚过,反射出七彩阳光,仿佛极品琉璃。

一阵清风吹来,荷叶摇摆着低下头,好像娇羞的姑娘,分外地可爱。

岸边一个布衣男子席地而坐,骨节分明的手指我这一封信,低头阅读。

看完之后,他抬起头,那张绝美的脸带着浓浓的笑意,微风在湖面上留下一圈圈涟漪。

“谨儿今日心情很好?”

伴随着一个慈爱的声音,一位六旬老人缓缓而来。她穿着极其普通的衣裳,乍看一下还以为谁家祖母出来寻觅许久未归的孙儿回家,仔细一看,便会被她举手投足之间的高贵所吸引。

此人是东夷太皇太后温无尘,上官谨的祖母,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女人。

不可否认上官谨能有今日成就,温无尘的教导与辅佐是分不开的。

“皇祖母怎么出宫了?”

上官谨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过去扶温无尘过来。

“你能出来,皇祖母就不能出来呀?”

温无尘慈爱地笑道,二人说话的语气竟和普通人家的祖孙没有太大区别。

“到底什么事情把你高兴成这样?还不从实招来!”温无尘板起脸,做出威严状。

上官谨淡淡一笑,也不隐瞒她,直接把手中的信递给她瞧。

信是沐风写的,里面交代了大魏东都近日来发生的事情。

温无尘快速浏览了一遍,合上书信,淡笑道:

“南越公主竟然选择了那活不了多久的病秧子,这对东夷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

南越这次特地派赫连雨涵去大魏,为的就是和亲联盟共同对付东夷,本来以为赫连雨涵会选四皇子或者太子,再不济也会是大魏权臣,却没想到是这命数将近的病秧子……

上官谨温和地看了温无尘一眼,那双漆黑的眸子愈发深沉,却不掩喜悦之情。

“赫连雨涵与宇

文辙大婚,这对于谨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他的声音有些飘忽,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出他的心情非常不错。

温无尘了然。

“看来这次收获颇多呀。”

温无尘不似史书上常见的那些太后总板着脸、威严古板,她和上官谨一样爱笑,而且心态非常年轻,甚至还打趣起自己的孙子来了。

“皇祖母,我终于和她说上话了,原来她早就注意到我了。”

上官谨毫不隐瞒自己的激动之情,如实说与她听,祖孙二人更像是朋友。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我孙子看上的女人当然聪明绝顶了。”

温无尘的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骄傲之情,不过她看向上官谨的眼神却有些鄙夷:

“瞧你这激动的样子,跟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似的,以后出去可别说是我温无尘的孙子,丢人!”

她一笑地拍了拍上官谨的肩膀,又想是想到什么似的,道:

“既然终于有了进展,怎么不留在东都继续和璇儿继续发展感情呢?东夷没了你又不会灭亡……”

“是!皇祖母教训得是!东夷从来不缺上官谨。”上官谨连连点头,“但是谨儿是个孝顺的孩子,总不能让皇祖母您太过操劳吧?而且我不急……”

五年都等下来了,还差着一朝一夕吗?

“哎——朝中的那些老古董一直以为谨儿你多次深入大魏,是为替我东夷开疆扩土铺路,若知道你是为了个女人,不气吐血才怪呢!”

温无尘无奈地摇着头,装作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皇祖母此言差矣。”上官谨凝视着温无尘,目光深沉,“东夷要天下,上官谨要周璇,各取所需。”

他的语调温和,眼神却是那般坚毅,带着唯我独尊的霸气。

是了!

他是那个年少便与群雄逐鹿天下,坐断东南的霸主上官谨。

谁说江山美人难以抉择,两样都拿下就是了。

他上官谨要做的事情粉骨碎身也会做到。

调侃归调侃,其实温无尘对这个孙子一向非常放心,而且从不干涉他。

只要是他喜欢的,无论什么,她都会无条件支持。

所以,即便明知周璇已嫁作他人妇,温无尘也不介意,反而一脸期待:

“谨儿,早点把她抢过来,把她带给皇祖母瞧瞧。”

“恩。”

上官谨点点头,漆黑的眸子散发出琉璃色泽,流光溢彩。

周璇,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下一次,不会是以沐风的身份,而是以我上官谨的真面目……

******

赫连雨涵在观柳居一直待到黄昏,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远方突然响起一阵箫声,清尘脱俗而又空灵动听,若隐若现,时而缭绕,时而低沉,仿佛夹杂着清风置身于幽幽谷底,那里泉水叮咚、鸟语花香……

赫连雨涵的脚步顿了一下,目光一滞,心头凭空多出一股子的哀愁。

是他吗?

没想到他不仅琴声动人,箫声亦是如此出尘!

再过几日,或许他就会成为她的丈夫了,可是赫连雨涵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甚至是那么地绝望。

她知道,这个男人她注定得不到了!

不但得不到,就连那唯一一点的美好印象也留不住……

上天真够残忍的!

诺大的齐王府,今后她该何去何从?

突然,赫连雨涵觉得眼角有些酸,她下意识地伸手不抹。

手心,全是泪水,很烫,灼人!

不哭!

赫连雨涵铮铮铁骨掉血不掉泪,怎么可以哭呢?

还是为一个男人……

******

黄昏时节,夕阳却愈发地美丽,将绯红瑰丽的光芒洒向人间,美得动人。

晚风,柔情似水地吹拂着人间。

观柳居的柳树仿佛一位位多情的少女,翩翩起舞,含蓄却又娇羞。

一个惊才绝艳的白衣男子从绚丽地晚霞中走出来,口含玉箫,衣袂飘飘,宛若九重天阙上下凡的仙人。

周璇坐在床上,在那空灵悠扬的箫声中看到宇文辙款款而来。

这一刻,她想到一个词——惊为天人。

一曲终了,余音绕耳,三日不绝。

周璇发自内心地夸赞道:

“好听。”

“要不要学?”

宇文辙地看着她,面带笑意,那双漆黑的眸子比天上的星子还要明媚几分。

“不学。”

她摇摇头,其实箫她是会吹的,她以前常用慕容莫问送她的短箫吹催眠曲。

“我听你吹就行,你吹得好听。”

周璇温柔地对宇文辙说道,这话并非拍马屁,她是发自肺腑的。

宇文辙墨眸微微一眯,温和地看着她,道:

“想听什么?我吹给你听。”

“还可以点歌?”

周璇漂亮的眸子亮晶晶的。

她原先还担心宇文辙会因为自己的拒绝而不高兴,然后又抽风呢!

竟然没有!

周璇有些意外,总觉得这厮今天特别好说话,难道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随便点。”

宇文辙大方地耸耸肩,一副普天之下没有本王不会的曲子的架势。

真是自恋狂。

周璇突然想打击一下他:“我怕你不会。”

她很不客气地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宇文辙挑眉,眼中是不容置疑地自信。

周璇低头偷笑。

别的她没有,要找宇文辙不会的曲子,要多少有多少好不好!

只见周璇嘴角一勾,笑眯眯地看着宇文辙,道:

“《You-are-my-sunshine》会吗?”

这位会古波斯语的男子显然并不会现代英语,听周璇说出二十一世纪的英文流行歌曲之后,如画俊眉微微一拧,疑惑地看着她:

“什么鬼东西?”

“这是曲名呀!你不要跟我说你不会哦?”

周璇不怀好意地冲他眨眼睛,明知故问。

文德皇后好音律,曾经派人走遍各地,收集民谣曲谱,编辑成册。

宇文辙自幼耳濡目染,对音律颇感兴趣,后来虽发生诸多变故,他韬光养晦,掩藏自己的一切,唯独音律。

因为无伤大雅,也不会威胁到其他人,景帝对此也颇为支持,甚至让他主持乐府工作,是以宇文辙才会如此自信,却没想到周璇一张口就把他给弄蒙了。

“本王怎么没听过呀?这说是你哪里的方言?不会是王妃你瞎掰的吧?”

“世上方言千千万,你不会很正常呀!我可不瞎掰,不信我唱给你听……”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瞎掰,周璇坐在床上,小声地哼道:

“you-are-my-sunshine,my-only-sunshine,you-make-me-happy-when-skies-are-gray.You‘ll-never-know-dear,how-much-I-love-you……”

周璇其实很少唱歌,尤其是穿越之后,几乎没有开过嗓子,刚开始是为了证明什么,所以她开唱了。

可是唱了一会儿之后,她发现宇文辙一直盯着自己瞧,那双温润如水的眸子专注而又认真,就仿佛凝视着情-人一般。

不知为何,周璇心跳突然莫名其妙地加快,白皙的小脸仿佛着了火一般,声音也越来越小,有些唱不下去了。

就在她的声音即将消失的时候,箫声响起,吹的正是她刚才唱的旋律。

准确无误,清澈、空灵、悠扬、动听,伴随着那个旋律,周璇仿佛看到了暖融融的阳光,还有那开了一地的鲜花……

这一刻,周璇发自内心深处地佩服,宇文辙的乐感实在是太好了!若放到二十一世纪,绝对会是一个杰出的音乐家。

“好听吗?”

一曲终了,他双眸暖暖地看向她,眼中有些许的期待、

“恩,好听!比我唱得好听多了!”周璇用力地点头,“能不能再吹一次给我听?”

这首曲子本来就是她最爱的曲子,以前经常放在手机里听,自从穿越之后,便再也没听过,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人在千年之后吹这首她最爱的曲子给她听。

很多很多年以后,周璇再次听到这首曲子,方才明白,原来宇文辙才是她的阳光,是他陪她走过了她最黑暗的日子……

不过此时,她尚没有这么多感触,只是觉得怀念好听,忍不住想要多听几遍。

“恩。想听几遍都可以,不过以后不准生本王的气。”

不准她生气?

周璇心思玲珑,一下子便明白过来这个生气只怕是指他和赫连雨涵的婚事。

这么说来,他给她吹了这么久的曲子是为了求她原谅?

***

乐乐:万更了!乐乐没有食言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