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四十章 是谁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常的夜。

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黑色。

黑色看似一尘不变,实则包罗万象,蕴含着一切可能。

周府一隅,空气中带着夜来香浓郁的香味,一阵清风将它送入屋内蹂。

这是女子的香闺,布置虽然算不上奢华,却极其地精致。

一张做功精美的床上挂着晕红的帐幔,斜对面是一座梳妆台,镶着彩贝玳瑁,绚丽夺目。梳妆台的右边是一张梨花木的案几,上面放着一只青花瓷花瓶,花瓶上插着不知名的花,此时正散发着浓郁的清香该。

床前用屏风隔开,前面一米开外是一张圆桌,桌子上铺着刺绣桌布,绣的碎花,清新漂亮。

此时周夏音正坐在桌前,双手拄着桌面拖着一张俏脸,愁眉苦脸,似在想着什么。

想到愤怒处便咬牙切齿,拍案而起。

凭什么?!

凭什么周璇那个贱人命这么好,被无罪释放,而自己却要去峨眉山修行?

她不服!

气死她了!

她才不要去峨眉山呢!

而且,她一定要周璇付出代价!

这一刻,周夏音牙齿咬得“嘎嘣”响,额头青筋突突跳动,眼中闪过一丝狠劲,那是一种几近丧心病狂的表情。

周璇,我不会放过你的!哪怕与你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

翌日清晨

蓝丝绒一般清澈的天空中漂浮着五彩祥云,昭示着这将是不错的一天。

夏日毒辣的太阳还未出来,空气中带着阵阵凉意,很舒服。

院子里的垂柳在风中左右摇曳,仿佛一位位婀娜多姿的少女。

床上的人儿悠悠醒来,伸手揉了揉迷蒙的睡眼,敏锐的洞察力让她很快觉察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并非昨日林子里的那个房间。

这里是观柳居,她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是宇文辙趁着她睡着之后把她弄回这里的吗?

周璇努力地回想,企图找回一丝蛛丝马迹,然而却发现什么也想不起来。

她的睡眠一向不会太沉,昨晚为何睡得那么死呢?

想来大概是这一个月在天牢里累着了。

哎——

幽幽叹一口气,正欲起床,才一动身子,腿部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皱起了眉头,才想起昨晚自己把腿给摔断了。

哎——

还真应了那句话——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胃部传来的饥饿感提醒周璇该洗漱吃东西了,要不然只怕会得胃病。

“嫣红——”

她喊了一声,却没人回应,才想起昔日自己身边的那个嫣红是慕容莫问派来的手下沈千秋,如今慕容莫问已不再管她的事情了,沈千秋自然也不会在了。

那么真正的嫣红有哪里去了呢?

周璇正疑惑着,这时候屋外走进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

她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下人衣裳,打扮也和普通丫鬟没有特别的差距,可是从她的身上周璇却看到了一种特别的气质。

“奴婢见过王妃。”

那女子毕恭毕敬地给周璇行了一个礼,可周璇却从她那不羁的眼神当中看到了一份不屑一顾。

“你是谁?嫣红呢?”

周璇态度温和地问道。

“回王妃,奴婢名唤闪电。嫣红姑娘家里老母突然病重,回乡下探亲了。从今以后,由奴婢负责您的起居。”

闪电漫不经心地说道,说话期间她直勾勾地打量着周璇,那双黑漆漆的墨眸里面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这女人细皮嫩肉、柔柔弱弱的,除了长得还可以以外,全完没有一丝出彩的地方。

但若说长相,那些仰慕主子的女人当中长得比她美的多了去了,实在不明白主子为何会这么重视她!

还让她这个堂堂鬼医霹雳闪电来专门伺候她,真是大材小用!

“是真真姑娘让你来的吗?”

周璇当然知道闪电在打量自己,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露出一点儿不自然,大大方方地任由她打量,甚至还回她一个温柔的笑容。

呦——这是试探她呀?

不过这试探也太没水平了!

闪电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看向周璇的眼神愈加充满鄙夷。

她最讨厌这种没脑子却又喜欢自作聪明的女人了!听说昨晚她还把自己的腿给摔断了。

真是猪!

“是王爷让奴婢来照顾王妃的。”

闪电也懒得伪装,直接说道。

果然是宇文辙的意思。

周璇笑了笑,并不意外,她虽然没什么武功,却看得出这位闪电姑娘身手不凡,功夫并不在暮雨和崩雷之下。

派这么个高手给自己做丫鬟,宇文辙到底是什么意思?

周璇心里疑惑,表面上却没有太大变化,依旧是温婉柔和。

“快起来吧,地上湿气重对身子不好,以后只有你我二人的时候不必太拘泥于礼仪。”

周璇这么说是因为她并不习惯别人对她又跪又拜的,可到了闪电眼里,这话却成了另一番含义。

哼——

给个甜枣就想收买她?

这个女人把她闪电当什么了?

“王妃何处此言?为人应克己复礼,你我主仆有别,该行的礼仪还是一定要行的。”

闪电淡漠地说道。

她眼中的排斥周璇看得清楚,不过却不在意。

她并不是那种非要来古代宣传二十一世纪众生平等理念的白莲花。

众生平等?

怎么可能?

连释迦牟尼所谓众生平等都仅限于宗教领域,除此之外人们依然分为婆罗门、刹帝利、首陀罗、吠舍呢……

更何况你我凡人。

二十一世纪有平等吗?

有本事去跟官二代、富二代讲讲平等……

“我腿脚不便,你去替我将洗漱的东西端上来,对了再让厨房给我弄点早膳,要清淡的。”

周璇平静地对着闪电吩咐道。

“这么麻烦!”

闪电在心里冷哼一声,虽然不爽,不过还是依言给周璇取来了她要的东西。

“王妃您腿脚不便,要不要奴婢伺候您洗漱啊?”

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周璇。

真是个没有耐心的家伙!

“不用了,你且去厨房帮我取早膳吧。”

让她动手?只怕到时候脸都被她揉碎了!

周璇笑了笑,待她走后便开始洗漱,等她洗漱完了,闪电正好端着早膳过来。

一碗清粥,几碟小菜,还有一个馒头。

“能再替我去取两个馒头吗?”周璇扫了一眼食物,淡淡地说,“对了,再来一个苹果和一个鸡蛋。”

闪电一愣,那双暴躁的眼中浮现出一股子的不敢置信。

她不敢置信地盯着周璇看,实在没法想象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女子竟然这么能吃。

“吃这么多……你是猪吗?”她一脸嫌弃地瞪了周璇一眼。

周璇殷红的唇瓣微微上扬,温和的眸子里面带着淡淡的笑意:

“你家主子管我叫吃货。”

闪电皱了皱眉,实在不明白这女人的脸皮怎么这么厚!自己都这么嫌弃她了,她居然还能笑得这么自然!

不过她还是很配合地去厨房给周璇拿东西。

东西齐了,周璇便让她出去。

闪电本就不乐意见着周璇,一听到可以走立马高高兴兴地走了。

屋内只剩下周璇一个人,有些安静。

这时候,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跑过来,跳到床上,扑入周璇的怀里,热情地舔着周璇的小脸。

“小雪球,想我了?”

周璇抱着怀里软乎乎的小东西,笑得一脸灿烂。

“这一个月过得好不好?宇文辙有没有虐待你?”

周璇关切地问到,想起起宇文辙说过拿小雪球做实验,忍不住有些心疼地检查它的身体。

小东西并没什么异样,好像还肥了不少。

还真成圆滚滚的小雪球了。

周璇一颗心放了下来,掰了片馒头给它吃。

小雪球嗅了嗅,一脸嫌弃地躲开了,摇着它的短尾巴出去觅食了。

“小心点,别等下又被打断狗腿。”

周璇对着某个小吃货的背影嘲讽道。

她家小雪球也是个小吃货,曾多次因为贪吃而光荣负伤。

听到“打断狗腿”这四个字,小雪球顿了一下,有些不满地看了周璇一眼,蓝汪汪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很是委屈,似乎是抗议“人家不是狗”,可一开口又是“汪汪”两声……

这是毫无说服力的解释。

“某狗”无奈地低下头,这时候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算了,天大地大,吃东西最大!

觅食去!

周璇对着小雪球肥硕的背影笑了笑,低头喝了一口粥,然后对着空气淡淡地说:

“出来吧。”

房梁上的人先是一楞,随即对上周璇温婉的眼睛,撇了撇嘴,悄无声息地跳了下来。

她的动作很轻,轻得没有一点儿声音,腾空而降,仿佛误入人间的精灵,灵气逼人。

“璇璇,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呀?”

百里飞燕眨着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脸好奇地看着周璇。

自己轻功一流,即便是武林高手

也不一定能发现她的存在,更何况是没什么内力的周璇。

被她这么一问,周璇也觉得奇怪,自己的感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敏了?

难道说跟最近修炼《凌波神决》有关?

可是她一直以来都没觉得自己有多大突破啊!

而且就算有所突破,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获得这么大提升以至于能觉察到飞燕的存在呀!

“咦?璇璇,你身上怎么会有真气?难道你最近练了什么功?”

飞燕握住周璇的手,一脸疑惑。

周璇对真气的了解仅限于二十一世纪武侠电视剧里看到的,并没有太多概念。

之前因为慕容莫问反对她习武,她便没有进一步研究。

至于那三脚猫的功夫是飞燕硬逼着她学的,说江湖险恶要她防身。

那功夫对付小贼没问题,但是若遇到了真正的江湖中人,基本毫无作用。

因为她练的只是形,并没有内功。

“可能跟我最近修炼了一个《凌波神决》有关吧。”

周璇说道,她一向把飞燕当做姐妹,并不打算隐瞒她。

“什么?《凌波神决》?!!!”

谁知飞燕一听到这四个字顿时激动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轻点,外面还有人呢!”周璇连忙让她安静。

可是飞燕哪里静得下来呀!

那可是《凌波神决》!

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神功!

“璇璇,你哪来此等宝物?”

百里飞燕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璇,那乌溜溜的眼眸中写满了惊讶。

“宇文辙给我的,说让我练了保护他。”周璇如实回答。

“……”

百里飞燕听了这话嘴巴张得都可以塞下一个苹果了。

“他自己干嘛不练呀?”

“可能他不知道吧。”

周璇想起那日宇文辙把《凌波神决》交给自己的情景。

“宇文辙说有人拿《凌波神决》跟他换春--宫图,他不懂武功,只当它是普通秘籍,就给我了。”

飞燕听到周璇的解释,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疯掉了!

别人踏破铁鞋无觅处,他得来全不费工夫,而且还可恨得不识货、不知珍惜!

真是暴殄天物!

还好他是给了璇璇,没给别人!

不过……

飞燕又想到一件事情,神情有些严肃,嘴巴动了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想说就说吧。”

周璇一眼就看透了她,抿嘴微微笑道。

“哎——”

飞燕叹了一口气,那双活灵活现的美目滴溜溜地转了一圈,若有所思地看了好友一眼。

“昔日慕容莫问曾让我替他保守秘密,不让我告诉你。如今你俩已成路人,我终归只是你的朋友,还是告诉你比较好。璇璇,你知道慕容莫问为什么不让你练武功吗?”

再次提到慕容莫问,说没感觉是骗人的。

周璇的心还是会隐隐难受,隐隐有一丝痛。

可是,既然已经决定走出来,那么就必须去适应,直到有一天,她能想平常人一样毫无感觉地念出着四个字。

周璇暗中握紧了双手,去开启那些只要一触碰就会心痛的回忆。

“他说他会保护我,习武太辛苦。”

“难道学医不辛苦吗?他不也让你学了吗?”飞燕一语道破。

周璇皱了皱眉,一直以来,对于慕容莫问,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她都是无条件相信、无条件服从,从来不会去质疑。

如今被飞燕这么一提,她也马上想到了古怪。

“难道另有隐情?”周璇看向飞燕。

“恩。”飞燕点点头,正色道,“璇璇,他不让你习武是因为你的体质有些特殊。你体内的筋脉是闭合的,没法像常人那样修炼内功,否则会筋脉尽断而死。”

听飞燕这么一说,周璇也明白了。

“所以你才只教我招式,没教我内功。”

“恩。”飞燕点点头,“他不让我告诉你,怕你知道了难过。不过我觉得你没他想的那么脆弱。他总是把你想得太过柔弱,仿佛你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小花朵一样,总要将你保护在他的羽翼之下才放心……”

讲到这里,飞燕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捂住嘴,小心翼翼地看向周璇,见她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反应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气。

这三年以来,她都不大敢在周璇面前提起慕容莫问,怕她伤心,怕她难过。

如今见她没有太大反应之后,飞燕方才想起那日在天牢里周璇跟阮阮说过她现在已经放下慕容莫问了。

其实飞燕是不信的。

周璇对慕容莫问的感情那么深,爱得那

么刻骨,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飞燕觉得周璇无非是想让林阮安心才这么说的……

周璇对林阮的感情飞燕是知道的。

对周璇来说,林阮是救命恩人。只要是林阮要的,周璇是绝对不会跟她抢的……

所以,飞燕对此一直将信将疑,不过看现在自己在她面前再次提起慕容,她也没太多反映之后,飞燕终于松了一口气。

放下好!

没有爱情,璇璇或许能够活得更加轻松一些。

只是,飞燕并不知道此时周璇心如刀绞。

这世间的感情哪里能说放下就放下啊,更何况对方还是那个让她刻骨铭心的男子……

她只是不想飞燕担心,才故意装作毫不在意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现在又能练了呢?莫非是《凌波神决》的功劳?”

为了不让飞燕看出端倪,周璇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飞燕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好笑地看了周璇一眼,道:

“你当《凌波神决》是什么呀?就算它再神,也不过是个武功而已,怎么可能化腐朽为神奇!除非有人替你打开了筋脉……璇璇,你最近是不是遇到过什么高人了?”

“若你和慕容公子都没办法,还有谁能有办法打开我的筋脉呢?”周璇直言不讳。

飞燕和慕容已经是顶级高手了,如果他们有办法便早就帮她了,也不会等到今天……

百里飞燕沉吟片刻,道:

“这也难说,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飞燕这个人骨子里是非常谦虚的,这就是为什么她年纪轻轻就能取得这么大成就的原因之一。

“璇璇,你仔细想想。若真遇到高人了,你可要好好把握呀。”

周璇在她的提醒下陷入沉思,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将近日来发生的事情想了一遍。

高人?

南宫无痕、北羽源、上官谨算是吗?

上官谨,虽然听说他武功有多高强,但以他能不着痕迹地在大魏变换身份来看,武功肯定不在话下。更何况慕容莫问也说过他可怕。慕容莫问虽然武学造诣很高,不过他最大的成就在于医术和丹药。所谓术业有专攻,上官谨能做到慕容做不到的事情倒也不足为奇。

南宫无痕,慕容莫问曾跟她说过此人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尤其擅长奇门异术,若他真能替她打开筋脉倒也是情理之中。

北羽源,她曾亲眼见过北羽源会定身术、还能控火,那是一种极其诡异的力量。若说他有能力打开她的筋脉,那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从能力上看,这三个人都有可能,但是从现实上看,这三个人却都不可能。

***

乐乐:猜猜是谁。

谢谢cx0564335的大红包,明天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