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腿摔断了

上官一诺并没有因为薛进画的话而露出异样,她那比宝石还要迷人的眼珠子微微一眯,笑道:

“云,薛神医说的苍蝇不会是指我吧?”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无辜,听起来却像是在撒娇。

云亦岚那张绝世容颜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他淡淡地说:

“他这个人讲话就这样,你别放在心上。该”

说话间,他冷冷地给薛进画投去一个刀眼,薛进画的骨头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

云这面瘫杀气好重蹂!

算了!

不提就不提!

他吃东西还不行吗?

薛进画识相地拿了一个灌汤包塞到嘴里,少说话,多吃东西!

但是薛进画这人又怎么耐得住寂寞呢?

安静了不到两分钟,他又忍不住开口了:

“云,你这次回来可是为了抓百里飞燕?话说你真要娶她吗?”

他一边说,一边兴趣十足地看向云亦岚。

“聘礼都下了,岂能儿戏?”

云亦岚的脸依然没有变化,好似无论发生什么都激不起他的情绪一般。

“她不是拒绝了吗?”

薛进画这人一向敢于挑战惨淡的人生,明哪壶不开偏要提哪壶。

不过云亦岚这个终极面瘫依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露出一丝不悦。

“我云亦岚岂是她想拒绝就能拒绝的?”

他的声音很淡,却透露着不容质疑的霸气。

上官一诺闻言,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难受,不过她很快便将情绪隐去,平静地说:

“云,你了解百里飞燕吗?她是什么性子?家世如何?你可是堂堂幽云城城主,岂能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呢?”

云亦岚没有说话,但是那双绝美的眼眸微微亮了几分。

上官一诺心里一喜。

“云,我听说百里飞燕作风非常不好!她还在青--楼卖过……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你千万不要因为争一时之气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云亦岚深深看了上官一诺一眼,伊人一袭白衣,戴着薄薄的面纱,漂亮的眼眸泛着氤氲水汽,整个人看起来似梦似幻。

她很美!

从第一次见到她开始,他就一直想要揭开她的面纱看一看她的样子,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云亦岚看着上官一诺,嘴里淡淡地说:

“不过是个摆设而已,无所谓。”

他的声音依旧平淡如水。

在他看来,妻子本就是个摆设,娶谁都一样。

“云亦岚,你无所谓,本姑娘有所谓呢!像你这种面瘫也想做本姑娘的丈夫……呵呵……做梦!”

这时候,屋内突然传来一个娇俏无比,那是一个灵气十足的声音,仿佛山间清泉。

“小姐,你昨天还说如果云大美人坚持要娶你的话,你可以看在他的美貌上勉强收他做二房的!今儿怎么就突然改变主意了?”

“锦绣,二房跟丈夫不一样嘛!哎——绣绣呀!都说云美人性子冷,从不让除了小玉妹妹以外的第二个女人靠近,原来传言是假的呀!啧啧……没意思!”那声音的主人娇嗔一声,“你家小姐我现在对他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了!”

声音说窗外传来的,云亦岚剑眉一横,破窗而出。

果然看到两个女子站在门外,一个漂亮沉稳,另外一个则娇俏灵动。

“绣绣,你先走!这里交给我!”

木锦绣跟随她多年,一直以来两个人配合无间,只消百里飞燕一个眼神便明白她的意思。

“这里交给你?百里飞燕,你好大的口气呀?”

云亦岚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嘲讽,微微抽搐的眼角显示出他正压抑的怒气。

很显然,他是被飞燕刚才那一席话气到了。

“能把我们面瘫云气成这样,姑娘你真不简单呀!”薛进画一脸崇拜地冲着百里飞燕竖起大拇指,“要不要进来喝一杯呀?”

“喝酒我最喜欢了!只可惜,我怕有些人舍不得呢!”百里飞燕挑了挑眉。

“怎么会呢?我们云公子气量最大了!”薛进画笑道。

可是,云亦岚显然没有他说的好气量,他阴沉着脸,朝着百里飞燕走去。

这个该死的女人,害他颜面尽失!今天如果不连本带利讨回来,他就不信云。

百里飞燕似乎早就料到云亦岚会过来,她俏皮地冲着他吐吐舌头,一猫腰灵活地从窗户里钻进去,在薛进画身边坐下,倒了杯酒非常不客气地喝了起来。

“哇——好酒!居然是杨姑娘亲自酿的酒!啧啧……赚翻了!”

众人皆以为百里飞燕回跑,连云亦岚也这么认为,所以他才追出去,却没想到她回往他的地

盘上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酒应该是替首富准备的吧!怎么不见咱们的首富呢?”

百里飞燕一脸奇怪地东张西望。

江湖中有传言雁回楼杨墨瞳是天下首富凤天皓的女人,洗尽铅华只为他一个人,一双巧手只为他酿酒。

凤天皓乃江湖中的传奇人物,没有人知道他的背景,只知道他每次出现都带着面具……

“对了,薛神医,你和首富熟吗?他长得好看不好看啊?”

百里飞燕问这话没别的意思,纯粹好奇。这天下,没人不好奇凤天皓的长相的。

“这个……”

薛进画还没来得及出口,一阵掌风袭来,云亦岚已朝这边攻了过来。

好一个擒拿手!

云亦岚武功高强,在江湖上稍有对手,他这一招是使出了十成功力。

薛进画不禁替百里飞燕捏了一把冷汗。

“哇——哇——打不到!我当云美人你是多厉害呢!没想到连我这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家家都抓不到!看来也是浪得虚名啊!”

百里飞燕足下一点,整个人宛如一道闪电,从那缝隙中逃了出去,,然后冲着云亦岚吐吐舌头,不客气地嘲讽道。

“云亦岚,我看你以后还是改名叫云花瓶好了!”

说话间,她淘气地冲着云亦岚做了一个鬼脸。

认识云亦岚的人都知道,他的容貌是禁忌。

可是这个百里飞燕却一口一个“云美人”,到最后还直接给他升级成云花瓶……

这对云亦岚说是奇耻大辱!

只见他那张少有表情的脸这一刻浮现出了杀气,屋内气压顿时低了好几度。

百里飞燕来不怕死地在那里叫嚣:

“云亦岚,来呀!来抓我呀!抓不到你就是花瓶!”

此时,一阵风吹来,吹起云亦岚乌黑的长发,他栗棕色的眼眸寒冷似冰,浑身上下爆发出寒冷的光,宛如蛟龙一般朝着百里飞燕杀去。

百里飞燕本就是顶级高手,自然看得出云亦岚这一招的力量,心里一惊,她来之前就知道云亦岚武功高强,却没想到这么厉害……

这一招,她若硬去接的话,只怕五脏六腑都会受伤。

打不过怎么办?

跑!

可是云亦岚岂会让她轻易逃走?

飞燕心里大叫不妙,连忙转身,推开东边的窗户,一跃而下。

雁回楼的东边临水而建,东边是一个湖泊,百里飞燕仿佛一只灵活的燕子,翩翩略过湖面。

“天下数一数二的轻功果然名不虚传!”

薛进画发自内心地感慨,而与此同时,云亦岚也跳了下去,直逼百里飞燕。

飞燕一向认为自己的轻功如果称第二的话绝对没人敢称第一,所以她没想到云亦岚的竟然能追上她。

水面上,云亦岚轻如芦苇,步伐仿佛谪仙一般飘逸,牢牢地将百里飞燕锁定。

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饶是百里飞燕心态再好也知此时处境不妙!

若被这男人抓回去,她还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吗?

飞燕呀飞燕,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情敌呀!

焦虑中,百里飞燕心生一计,她只管朝人多的地方跑。

云亦岚则穷追不舍。

哎——

百里飞燕遭到了十六年的人生中最严重的一次打击!

自然轻功天下第一的她居然输给了云亦岚,被他给追上了!

“喂——你别过来……”

那日东都,月明星稀,杨柳依依,夜市的灯笼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

一个漂亮的女孩嘟着嘴,冲着她对面那个深情冰冷的男子喊道。

那男子长得非常好看,若要形容他的相貌怕是只能用一个字,美!除此之外,任何其他形容词在他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他沉着一张脸,毫不留情地伸手去抓那女孩。

“呜呜……奶奶救我!”

百里飞燕突然躲到路边一个卖灯笼的老奶奶身后,嘟着红唇求庇护。

云亦岚显然没想到她堂堂一个武林高手居然会向夜市里的老人求救,眉头一皱,不过他便没有因此而停下动作,而是不客气地伸手去抓她。

“咳咳咳……小伙子,有话好好说!别对姑娘家动手动脚的呀!”

卖鸡蛋的老人家见状挺身而出,将百里飞燕牢牢地护在身后。

“让开。”

云亦岚皱着眉头,冷冷地对那老人家喝道。

“呜呜……云公子,我知道你有钱,但是有钱也不能乱来呀!我是已经许了人家的,我未婚夫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我怎能嫁于你做妾呢!”

百里飞燕悲悲切切地掩面哭泣道。

“天呐!小伙

子,看你长得这么好看,竟做出这种强抢民女的勾当!简直天理难容呀!”

老太太愤怒地喝道,他这一声轻喝引来了不少人。

人们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占着自己有钱,强抢民女的勾当了,皆忿忿不平地涌过来伸张正义,现场乱成一团。

这些人自然不是云亦岚的对手,可是云亦岚这个人虽然冷漠,却有自己的原则,他当然不能对这些无辜的劳苦大众动手,而且更加头疼的是前面还有不少女人……

云亦岚郁闷地皱起眉头,人群中,百里飞燕俏皮冲着他做鬼脸:

永别了,云美人!

*****

齐王府后院

周璇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漆黑的天空中挂着明亮的月,以及一眨一眨的星星。

唔——

怎么睡着了?

周璇揉了揉惺忪睡眼,发现自己正处在一间陌生的屋内。

屋子不大,一张床,前方是一张红木圆桌,旁边是一个柜子,柜子里摆着各式各样的药……

怎么会有这么多药呢?

周璇奇怪地看过去,这时候原本关着的房门被推开。

白衣男子优雅而来,月光在他白皙的脸上投下熠熠光辉,将他漂亮的五官衬得愈发好看。

“宇文辙?”

周璇下意识地从床上坐起来,伴随着她这个动作,身上的被子悄然滑落。

一股子凉意从伸手传来,周璇下意识地低头,才发现自己竟然什么也没穿,而那凹凸有致的身子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

“啊——”

她惊慌失措,一张小脸红到了耳根,连忙牵了被子牢牢地捂住。

眼角的余光看到他好看的唇线微微上扬,周璇只觉得无地自容,整张小脸死死地埋在被子里,不敢抬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衣服在你前面那个案几上。”

宇文辙动听的声音淡淡地传过来,在寂静无声的夜里特别的明显,好似玉石落地。

他的声音带着双廊的笑意,周璇的连更红了。

“怎么?王妃是要本王替你穿吗?”

宇文辙见她低着头一动不动地,打趣道。

“那个……王爷可不可以出去一下呀?虽然我知道我的身体早已被你看光光了,可是你这样看着我,我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此时周璇已经将事情猜得差不多了,心想自己竟然泡澡泡睡着了……真是丢人!

哎——

但是她总不能因此就破罐子破摔若无其事地当着宇文辙的面换衣服吧?

宇文辙饶有兴味地看了她一眼,道:

“矫情。”

话虽如此,他还是配合地走出了房门。

“呼——”

周璇松了一口气。

为了避免某个阴晴不定的家伙突然改变主意又跑进来,周璇连忙起身打算以最快速度穿好衣服,可谁知道天不如人意,她下床的时候居然一脚踩空,这个人连人带被从床上栽了下去。

隐隐之中,她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折掉而发出一声脆响,不过并没深究,眼下她只想快点去把衣服穿上,免得被某人见来撞个正着,那就丢人了!

“好痛……”

谁知道,她刚刚移动身子,想要站起来,便有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腿部传来过来。

那种痛,渗入骨髓,痛得她头皮发麻。

作为医生的医学常识告诉她一个非常不幸的事实——她摔断腿了!

怎么会这样?

周璇欲哭无泪!

在天牢里坐了一个月的牢都没出意外,结果起个床就把自己的腿摔断了……

是刚才天牢里出来一下子神经过于松懈才犯这种低级错误,还是惨无人道的牢狱生活把她的智商给吃光了呢?

哎——

怎么办呢?

总不能一直坐在这里等着腿坏死吧?

若是扭到腿,她还可以强忍着疼痛给自己正骨,这骨头断了可没这么简单……

哎——

只能叫宇文辙了!

这下只怕要被他笑死了!

呜呜……

“王爷……”

周璇强忍着疼痛,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屋外一片宁静,回应她的只有呼啦啦的晚风。

“王爷?”

她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回应。

哪里去了?

不要跟她说宇文辙回去了?

周璇心里大叫不妙,也顾不上形象了,扯着嗓子大叫:

“宇文辙——宇文辙——宇文辙!!!”

周璇这人做事一向有条不紊、不紧不慢,讲话也是如

此,声音总是轻轻柔柔的,可是这一刻,她却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大吼,生怕宇文辙已经走远了听不到一般。

“宇文辙——你快回来——快回来——”

周璇歇斯底里地大叫,只差没把孙楠的那首《快回来》给唱出来了。

终于,屋外有了动静。

这一刻,周璇喜出望外,仿佛看到了胜利女神对自己招手。

“宇文辙,你可回来了!”她激动无比地说道。

宇文辙一进门就看到周璇绚丽的笑脸。

她这么激动地看着他还是头一次。

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全是笑意,眼里写满欢迎以及激动,好似见到盼望已久的人一般。

宇文辙见状,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本王不过出去一小会儿而已,王妃就相思成疾、哭着喊着要见本王了……”

话说到一半,目光落到她的身上,他戛然而止。

周璇什么没穿,瘫坐在地上,一张小脸虽然因为他的回来而露出喜悦之色,可额头却渗着细细密密的冷汗,脸色也有些发白。

“宇文辙……腿……腿断了……”

她咬着牙,硬着头皮地说道,脸上露出了窘迫。

哎——

真的好丢人!

“王妃想让本王帮你穿衣服直说嘛!何必摔断腿呢?”

果然,宇文辙俊眉一挑,似笑非笑地嘲讽道。

说话间,他把手里的食物放到桌子上,一手拿起衣服走了过来。

周璇以为宇文辙一定会狠狠地嘲笑她,她甚至都开始思考该怎么回应他的进一步嘲讽了。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除了刚才那一句之外,他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查看她的腿。

“疼吗?”

月光下,那男子的俊眼愈发的迷人,漆黑的眸子中流露出似水的柔情。

“也不是很疼……”

不知为何,周璇觉得心软软的,这一刻竟然有些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是吗?”

宇文辙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小腿。

“嘶——痛!啊啊啊——宇文辙,你谋杀啊!”周璇痛得倒吸一口凉气,不满地瞪向他。

“不是说不痛吗?”

某人非常无辜地耸了耸肩,露出欠扁的笑。

“宇文辙你这个混蛋,你不以折磨我为乐会死啊!”

周璇不满地骂道,然而她怎知这男子在她睡觉期间给她做了满满一桌的菜。

*****

乐乐:谢谢Sikmo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