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或许他不只是想见到某只苍蝇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哪里还敢不脱啊!

她不脱,难道等他帮她脱吗?

哎——

周璇叹了一口气,非常不满地瞪了某人一眼,心里默默诅咒他长针眼。

然后背对着他,将自己深深地埋入水中。

不过周璇不得不承认,把衣服脱了泡舒服多了蹂。

浴池内水汽氤氲,恍若仙境,而她就如同在云端的仙子。

长长的青丝因为湿润,紧紧地贴着她那白若凝脂的肌肤,而那肌肤因为热气,隐隐透着绯红的胭脂色。

此时此刻,她就如同一朵在氤氲中含苞待放的玫瑰,白中带着红,特别的美丽,也特别的诱惑。

是的。

诱惑!

从宇文辙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颈部完美的线条,凝着点点水珠,有些性-感……

宇文辙默默地坐在一边看着,不知不觉中,他的呼吸变得凝重,整个人竟有些燥热。

他皱了皱眉,悄然起身,从屋内走了出去。

即便是炎夏,这里的风却不似外面的灼热,带着一丝清冽,柔柔地吹过来,弄乱宇文辙如墨长发,却让他燥热的思绪平缓不少。

有人从天而降,落到他的后面,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我家小璇璇心态真不是一般的好!被你这么折磨都没去抹脖子……”

宇文辙没有转身,光听声音便猜出来人是谁了。

这么无聊,除了薛进画那个闲人,还有谁?

宇文辙不理他,薛进画却兴致很浓地缠上他:

“不过话说回来,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知道被戴绿帽了竟没掐死小璇璇?”

夫妻的之间的事情,一般人即便是不小心听到了,也不会拿出来说的,尤其是还涉及到第三者……

这不仅涉及到礼教,更涉及一个男人的尊严!

在这样一个男性为尊的社会,这自然是禁忌

别说是在千年前的大魏,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也极少有人拿这种事情说事!

这不是揭朋友伤疤吗?

而非常不巧,薛进画就是这样的人!

他这人一向把揭朋友伤疤作为毕生事业,无论是宇文辙、云亦岚还是常江。

“辙,以后你是不是要改名叫绿帽辙了?哈哈哈哈哈……不过仔细想想,你也不能算是戴绿帽,毕竟小璇璇是先认识慕容莫问的嘛……”薛进画托着腮帮子,他的眼睛突然一亮,“这么说来,其实是你给慕容莫问戴了绿帽!哇——居然给第一公子戴了绿帽!真不愧为小辙辙!”

“小辙辙出手,天下我有!这顶绿帽戴得好!戴得漂亮!戴得出了宇文皇族的霸气!小辙辙,你真是大魏之光!”

薛进画越说越兴奋,忍不住摩拳擦掌,捶胸顿足,捧腹大笑,笑到肚子痛。

“都看到了?”

宇文辙终于转过头来,温柔无害地对着薛进画一笑。

薛进画知道宇文辙现在一定气到了极点。

这厮笑得越人畜无害,就说明他越生气。

此时阳光通过层层叠叠的树叶落下来,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薛进画背脊发凉。

“小辙辙,我哪敢看啊!我只是带了一副顺风耳偷听而已……”

开玩笑,平时有人多看周璇一眼,某人都要不高兴,如果自己看到周璇沐浴,宇文辙还不直接把他眼珠子给挖下来凉拌了!

“是吗?”

宇文辙薄唇一抿,露出一抹和蔼可亲的笑,这种笑陪着他那张举世无双的俊颜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若薛进画是个女人的话,绝对舍不得移开眼睛。

不过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薛进画便看到他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他凛冽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耳朵上。

“突然想吃凉拌猪耳朵了,怎么办?”

啥?

薛进画心里一抖,再一定眼,便看到某人漂亮的手指不知道何时已经握起了一把无痕刀。

他来真的?

薛进画脆弱的小心脏一抖,足下一点,连忙临空逃跑。

所幸,宇文辙看到他仓皇狼狈的背影也没追,只是有一道声音飘过来。

“戴绿帽?她当初连接吻都不会呢……”

那声音中有些得意,薛进画一惊。

这么说来,小璇璇那话是故意气小辙辙的,而小辙辙显然没有上当。

不过他还是被气得不浅!

也是,平日里周璇要是多看别的男人一眼,某人就要抓狂,更别说真和别的男人发生什么了……

刚才宇文辙生气,不是因为他信她和慕容莫问发生过那种事情,而是纯粹气她在他面前提起别的男人!

哎——真不愧为醋王之王啊!

不过小

璇璇也真是,居然拿这种事情气他!

这俩夫妻……

薛进画无语地摇了摇头,不过依然心满意足。

嘿嘿,今天看了一出不错的戏呢!

云亦岚得知百里飞燕还在京城,正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不知道有什么新的好戏可以看……

嘿嘿……人生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

屋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特别安静,静得只剩下流水的声音。

没有听到宇文辙说话,周璇有些不安,她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发现身后空荡荡的。

原本宇文辙坐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干净的衣服,看得出来是女子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

是给她准备的吗?

周璇有些意外,她以为他带她过来是一时兴起,不想他竟然连替换的衣服都替她准备好了……

这个男人……

周璇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

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温泉热气腾腾的,非常的舒服,或许是因为知道宇文辙不在了,她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连带着脑子都变得混沌了起来。

这一个月,虽然她心如止水,尽量让自己吃饱睡好,可天牢毕竟还是天牢……

一个月住下来,还真真有些累了呢!

******

宇文辙进来的时候,室内依旧烟雾缭绕,热气腾腾,他给她准备好的衣服依然一动不动地摆在地上。

“王妃要泡到什么时候?”

他看着那抹清丽的背影,皱了皱眉。

周璇没有回应他,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浴池之中,漂亮的长发随着水流缓缓飘动。

“王妃这是要造反了吗?”

他一勾唇,戏谑地说道,声音中带着不悦。

他又唤了她几句,可是回应他的只有“哗啦啦”流水的声音。

他们成婚到现在,周璇虽然偶尔会顶撞他,却不会将他无视得这么彻底,叫她也不应。

宇文辙薄唇一抿,一张脸板了起来:

“周璇,你……”

他不悦地走过去,正欲发作,却被闯入视线的画面给硬生生堵住了嘴。

伊人坐在水里,双眸轻轻阖着,又长又浓密的睫毛微微闭着,仿佛两只黑色的凤蝶栖息于她漂亮的眼睑之上,她的脑袋没了支撑点,垂到一边,长长的头发在水里飘动。

温泉没过她的漂亮的锁骨,水流轻轻荡漾,其实水很清,他的眸子只需微微往下移一点,就可以将她凹凸有致的身躯纳入眼中……

那是充满着魅惑的身子,妩媚动人,宇文辙只看了一眼,便觉得血气不断地往上冒,连呼吸都变得沉重了。

可她,似乎睡得很熟,浑然不觉有人靠近。

这女人……

宇文辙真是佩服她,居然这样都可以睡着!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见她久久没出来心里不放心,过来看看,说不定等下她被淹死了都不知道……

她明明是那么心思缜密的一个人,怎么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

宇文辙叹了一口气,弯下腰,将她从水里捞了起来。

或许他的靠近让她有些不适应,原本熟睡的人儿皱了皱眉,伸手在空气中用力地挥了挥。

“唔——走开……我要睡!”

她的声音很细,有些含糊,甚至有些稚气。

宇文辙第一次见到这样毫无防备的她,一直以来,她在他面前都是那么的从容淡定的。

宇文辙知道,在这场婚姻中,带着面具的不仅仅只有他,她亦如此……

“讨厌——好烦……人家要睡觉……”

他小心翼翼地替她擦拭身体,她却不耐烦地责怪他饶人清梦。

可奇怪的是,宇文辙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生气,甚至还觉得这样的她有些可爱……

没错,可爱!

至少,比平日里那个善解人意的样子要可爱很多!

“别睡,会着凉的。”

他一边温柔地替她擦拭头发,一边叫她起来。

谁知却怎么也唤不醒。

“起来,等头发干了再睡。”他有些皱起眉头,却耐着性子叫她。

“宇文辙,你啰嗦死了!”

睡梦中的人却不耐发地挥了挥手,继续沉入梦想。

她嫌他啰嗦?

他宇文辙活了十九年,第一次被人嫌弃啰嗦!

还是个女人!

真是莫名其妙!

不爽!

他真想打醒她,问一问他到底哪里啰嗦了!

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到她安详纯净的睡颜上的时候,心里的怒气却徒然消失了。

略带薄

茧的指尖下意识地抚上她带着疲惫的眉心,方才知道其实那些平静、淡然都是她带上的面具,其实,她也是很疲惫的。

怎么能不疲惫呢?

天牢那种地方,就算是八尺男儿进去,出来的时候也只剩下半条命,更何况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呢?

这一个月,他只看到她表面上的淡然,却没注意到她内心的煎熬和痛苦……

不知道为何,这一刻,一种很奇怪的情愫浮上心头,宇文辙的心都变软了……

很久很以后,他才知道,那种情愫叫做心疼!

从那一刻起,他便开始忍不住心疼这个外柔内刚的女子了……

其实,她不该怎么坚强的!

他将她的身子擦干,抱着她来到主屋。

在此之前,这间屋子除了他以外,在没有住过别人……

周璇一落到床上,便下意识地翻了个身,寻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扯了被子盖上。

虽然是在梦中,这一系列动作她倒是做得熟练。

宇文辙忍不住失笑,伸手抚上她漂亮的小脸蛋。

这张小脸柔柔软软的,非常的光滑,因为泡了澡,红扑扑的,异常可爱。

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她睁开眼睛,双眸明亮得仿佛星辰一样。

他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亲她轻轻闭着的双眸。

目光落到她未干的头发上,无奈地摇了摇头,握着她的手,将真气一点点输过去。

这日午后,宇文辙一直坐在她的身侧,用真气护着她,直到她的头发全干,他方才走出房门。

此时正值傍晚,林子里的树叶在晚风的吹拂下轻轻地翻动着身子。

“主子,云公子在雁回楼设宴,邀请您过去。”慕雨说道。

宇文辙看了屋内熟睡中的人儿,道:

“你去准备份礼物送过去替云接风洗尘。”

“王爷不去了吗?”

暮雨奇怪道,主子和云公子感情笃深,照理说云公子设宴,他就算再忙也会过去呀?

宇文辙没有回答慕雨,而是看向崩雷,道:

“本王让你准备的食材呢?”

“带来了。”崩雷点点头。

“拿去厨房。”

宇文辙一边说,一边撩起袖子朝厨房走过去。

慕雨一楞,主子不去赴云公子的宴,莫非是为了留下来陪王妃?

看主子这样子,是要亲自下厨做东西给王妃吃吗?

慕雨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又跑进去。

“主子……”

她的话刚出口,便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看到自己那清风明月一般优雅的主子此时此刻正在杀鱼。

虽然她家主子即便是处理鱼也处理得优雅无比,可慕雨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还有什么事情?”

宇文辙见慕雨跟了进来,开口问道。

听到他的声音,慕雨方才回过神来,连忙说:

“主子,上官小姐也会出席云公子的晚宴……”

“那又如何?”

宇文辙面无表情地说道,说话间已经利落地处理好鲫鱼了。

主子的意思是……不去?

慕雨有些疑惑:

“那……我去复命了……”

慕雨说完之后,宇文辙没有说话,只是专心地继续手里的伙计。慕雨跟随他多年,知道这便是默认的意思,于是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让闪电准备一下,从明儿开始由她服侍王妃。”

在慕雨即将走出厨房的时候,宇文辙的声音再次响起。

慕雨身子微微一震,眼中闪过无比惊讶。

******

“凭什么让我去给周璇当丫鬟呀!”

绿萝院西侧的厢房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女子不满地皱起眉头。

她就是闪电,她和追风、崩雷、慕雨、闪电都是宇文辙的暗卫,而他们四个人的名字随便拿一个到江湖上,都是响当当的任务。

可是现在,主子却让她去给一个官家小姐做丫鬟,闪电能不气吗?

“不行!我要去跟主子抗议!”

她咬牙切齿地往外面跑。

“我劝你最好别去。”慕雨淡淡地说道,“主子若下了决定,什么时候改变过?你过去只不过是自找麻烦、惹主子生气。”

慕雨说的对。

宇文辙不是会随意下决定的人,他每做出一个决定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且绝不会改变……

可是,就算如此,闪电还是没办法接受!

“怎么能让我堂堂一个金牌杀手、妙手鬼医去给周璇这种女人做丫鬟呢!主子这也太辱没我了……”

闪电恨得牙痒痒。

“或许主子就是看重你医术高明,若王妃不小心意外受伤,你可以给她医治吧。”崩雷解释道。

薛神医虽然医术高明,却是个男儿身,而主子一向不喜欢男人靠近王妃……

“就为了在她意外受伤的时候给她治病?主子到底怎么想的?我可是堂堂鬼医!她周璇算什么东西!还要我随时待命!”闪电嘟起红唇,额头直暴青筋。

“我劝你别小看周璇,那个女人不简单呢!”说话的是追风,他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地提醒闪电。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个靠长相迷惑男人的狐狸精而已!哼——”

闪电不屑地冷哼。

“别抱怨了!主子这么安排一定有他的考虑,既然让你服侍,你就好好服侍吧。”慕雨同情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

黑夜将白昼的最后一丝光明吞进肚子里,街上的灯笼一盏接着一盏亮起了。

雁回楼热闹依旧,熙熙攘攘的往来客在这里喝着美酒,品着美食。

二楼最豪华的雅间被包了,屋内皆是俊男美女,各个都是风姿卓越。

上官一诺坐在窗边,有些漫不经心地看着满桌的佳肴,目光时不时朝着门口望去。

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

上官一诺那双漂亮的眼眸微微一亮,看向门口,只可惜进来的却不是她相见的那个人。

“不用看了!辙不会来了!”

薛进画大喇喇地走进来,笑容满面。

“谁说我等他来的?”上官一诺脸色一沉,嘲讽地看了薛进画一眼。

“没人跟说你等他来呀!我是跟云说!”薛进画无辜地耸了耸肩,对着大喇喇地冲着云亦岚一笑,“这是他托我带来的礼物,给你接风洗尘了。”

云亦岚没说什么,只是示意手下将东西手下。

“他这是什么意思?人不来送个东西过来!难道云还缺这么点东西吗?”

上官一诺微微一挑眉,似笑非笑地说道,声音很淡,看似戏谑地打趣道,吐出来的声音清冷动听,如黄莺出谷轻啼。

任谁听了这样的声音都会七魂丢了六魄。

会勾魂的女子大多艳丽妖冶,可上官一诺却是个例外,她的气质清尘脱俗,好似天仙下凡,却依然勾魂夺魄。

即便此时她还带着面纱,可只要她看你一眼,便会觉得整个人都要被她勾走一般。

清丽却勾魂,她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存在。

一个会让男人发狂的女子。

不过,薛进画是个例外。

“谁知道辙是什么意思呢?或许他不只是想见到某只苍蝇吧!”他一边说,一边略带嘲讽地看着上官一诺。

*****

乐乐:谢谢岳思扬、灵珑的红包!

谢谢穿越时光的精灵、泥巴nj的鲜花和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