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三十五章 看王妃这样子,莫非是想让本王帮你洗

宇文辙与周家有仇,而且是血海深仇。

他想要对付周家,却碍于这块免死金牌,迟迟未动手。

他想要耗掉这块免死金牌,可周璇却保住了这块免死金牌。

两个人似乎已俨然找到了对立面,可周璇却还要在王府里生活下去,她知道不该与他积怨。

有些事情得解释,至少要让他知道她无心参与他和周家的斗争,不会站在周傲华那边,也不会站在他这边,她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解释的话想了很多,可宇文辙若没有开口问,她便没机会说出口蹂。

有时候,解释多了反而成了掩饰……

所以,她只能沉默着。

马车走得很稳,周璇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车轱辘划过青石地面的触感。今日的阳光特别好,车帘一直垂着,偶尔被风掀起,钻进来一缕,落到宇文辙纹理细腻的肌肤上,熠熠生辉。

马车里的那男子白衣胜雪、黑发如墨,眼若星辰,浅浅地笑,调皮的阳光在她脸上跳动,异常好看。

一时之间,周璇竟有些分不出到底好看的是阳光,还是这个清风明月一般的男子。

“王妃为何一直盯着本王看?”

长久的沉默之后,他开口,却避重就轻,嘴角勾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

“多日未见,王爷愈发俊逸了。”周璇嘴角微微一勾,毫不掩饰地夸他。

宇文辙的自恋周璇是见识过的,以前他就常当着她的面自夸,可如今不知为何,被她这么一说,脸上竟生出几分不自然来:

“多日未见,王妃的嘴抹了蜜吗?”

周璇轻笑,正欲开口,却发现身侧这男子抿着嘴偏着头,有些别扭地把脑袋别道一边去。

这样子……莫非还不好意思了不成?

周璇觉得有趣,正欲进一步探究,而那男子却早已恢复了一贯的从容淡定。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看来王妃是爱上本王了。”

那语气,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客观事实一般,看向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玩味。

周璇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否认,但也没承认,毕竟这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她觉得有些奇怪,虽然以前宇文辙也常说她爱上他之类的话,但语调多事调侃的,可这一次,她却觉得他不像是在调侃。

莫非他听到了些什么?

这让周璇忍不住想起自己那日对阮阮说的话,莫非那日的话被他听去了?

难道说这个男人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天牢里安插了连飞燕这样的高手都不能觉察的钉子?

这……

太可怕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和上官谨的对话也被他听去了?

这个认知让周璇蹙起眉头,她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暗中打量他,可偏偏他神色如常,看不出任何端倪……

这种情况下,周璇宁愿宇文辙对她步步逼问,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说。

狂风暴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那种随时随地都会吞噬一切的平静……

哎——

周璇暗中叹了一口气,这时候,车帘突然被掀起。

“王爷,王妃,到了。”

时隔一个月,再次回到王府,看着熟悉的朱门高墙,一时之间,她竟有些感慨万千。

曾经,想过要离开这里,可现在,她却觉得没有哪里比这里更加适合她了。

安全。

对,安全!

曾几何时,齐王府竟然会给她一种安全的感觉!

因为无意中招惹了那个可怕的东南霸主吗?

周璇犹记得那日风和日丽,金灿灿的阳光炫目得让人头晕,宇文辙站在阳光下,白衣黑发,冲着她盈盈一笑,那双漂亮而又清澈的眸子温柔地仿佛随时都要滴出水来一般:

“王妃,欢迎回家。”

他的语调比他的表情还要温柔,眸子仿佛天上的弯月,明亮却又柔和。

家?

周璇心中一动……

她忍不住有些庆幸这不是第一次见面,若第一见面就撞上这般柔情似水、美好得宛若天使的他,只怕就算她再铁石心肠也会对他生出几分好感吧!

在看脸的世界,像宇文辙这样的好皮囊、再配上媲美奥斯卡金像奖的演技,要捕获女人的心,实在是太容易了。

好在她事先早已见过了那般可怕幽冷的他,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他的面具而已。

但是,她聪明地没有揭穿他的伪装,嘴角微微轻扬,那张岁月静好的脸露出一抹同样温柔的神情,非常配合地把手交给他,面露娇羞之色。

他们携手一起走进王府,途中听到下人们窃窃私语。

“王爷和王妃真是恩爱!”

“你们有没

有觉得他们好有夫妻相啊?”

“是啊!两个人都是这么温文尔雅……”

他和她走在一起,男俊女俏,眉宇间是一样的温柔,看起来是那么和谐,俨然一对神仙眷侣,其中多少虚情、多少假意怕是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进了王府,宇文辙并没有如周璇所料的那样让她回观柳居或者绿萝院,而是牵着她的手往后院走去。

出了后门,有一片树林,此时正值夏日,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行走其间仿佛来到了一片世外桃源。

林子的深处,周璇看到一座小院,篱笆作栅栏,院子里有一种石桌、一架秋千,然后是一间堂屋,两间耳房,虽然依旧处在王府之内,可看起来竟真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感觉。

“本王病发时候需要静养,府内虽好,却过于吵杂。”

寥寥数语,解释了这里乃他闭关静养的地方,在这之前,周璇一直以为他闭关是在绿萝院,没想到另有洞天。

“这儿环境清幽,的确适合修身养性。”周璇客观地评价道。

此时乃正午,东都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可这里凉风习习,特别舒服。

“喜欢这里?”他问她,眼神比山林间的溪水还要清澈。

“喜欢的。”

她点点头,这样的地方谁不喜欢呢。

他的笑容更加深了,拉着她的手往里面走。

周璇对这里不熟,也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干嘛,便任由他牵着,直到她被他带来一个雾气腾腾的室内。

前方,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浴池,四周很安静,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流水叮咚,屋内里冒着氤氲的水汽。

周璇才发现这浴池里的是活水,还是温泉。

难怪要在这里修养,这厮好会享受……

“王妃发什么楞?”

他见她一动不动地站着,便催她。

他这么一催,周璇便更加糊涂了:

“什么?”

宇文辙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敢情王妃把本王的话当耳边风了。”

他生气了,气她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是她不重视自己的表现。

周璇这才想起刚上马车的时候他嫌弃她脏,让她回来好好洗洗。

这么说来,他带她来这里便是让她好好沐浴咯?

可是……看他这双手环胸、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瞧的架势也不像是要让她沐浴的样子。

但是,她却真心想泡一泡澡。

“王爷……”她清了清嗓子,“您可不可以回避一下?”

“不可以。”

某人非常不给面子地反驳她:

“王妃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让本王帮你洗或者让本王看你洗……”

说话间,他嘴角微微一勾,笑容绚丽得让人一不开眼睛,可周璇却头疼不已。

“我还有第三个选择吗?”

她的声音非常的微弱,此时她前面若是换了其他人,她或许会耸了耸肩,吼一声老娘不洗了!

可她眼前的是宇文辙,以周璇对他的了解,他说两个选择,就只有两个选择,如果她敢提第三个选择的话,只怕他会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摁到水里,让她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哎——

刚才谁说王府安全来着?

身边有这么个不定时炸弹,能安全才怪呢!

心里早已郁闷地将宇文辙诅咒了一百零八遍,可表面上却不能显露半分。

周璇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王爷要看妾身沐浴是妾身的荣幸,只是妾身怕王爷看着看着就把持不住了,到时候做出不该做的事情就不好了……”

“不该做的事情?王妃指的是什么?”

宇文辙上前一步,伸手挑起她漂亮的下巴,那双迷离得如同深潭一般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带着深意。

屋内的空气突然暧-昧旖旎了起来,那一刻,周璇觉得宇文辙的手指好像着了火一般,烫着她的下巴,可是她却没有躲,温柔的眸光一转,回他一个清冽的笑,莞尔混沌中的一缕清风,柔柔地略过心田,不知泛起了多少涟漪。

她说:“孤男寡女还能有什么事情?王爷何必明知故问呢?”

他握着她的手突然收紧,箍她的下巴发疼。

这样子,明明是不高兴了。

可偏偏他脸上却依然是温润的笑靥,仿佛温和的暖玉。

他说:

“王妃,你我夫妻,若真发生那种事情本不也是理所当然的吗?成亲这么久还未发生,说出来还要让人笑呢!”

他的声音那么动听,好似月光下的一首夜曲,动听,还带着致命的诱惑。

她看到他轻轻伸出舌头舔了舔他那完美的唇瓣,表情邪恶无比。

这男人……

是在诱-惑她还是在勾-引她呢?

周璇敛眉轻笑,态度还是那么温和,她说:

“王爷所言极是。你我夫妻,本应共赴巫山,不,确切地说,妾身应该是要使出浑身解数好好服侍你才是……”

她说得异常温柔,好似爱人动情的呢喃。

要使出浑身解数服侍他吗?

这话若从别人口中说出,宇文辙不会觉得有什么,可从周璇口里吐出来,却是稀奇。

莫非这女人坐了一趟牢,整个人都变了?

周璇没变。

只不过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变得更加理智了,尤其是那夜在他闯入观柳居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她知道和他硬碰硬是没有的,他虽然看起来文弱,可力气却大的要死,自己虽然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可若真使出来,到时候没控制好力道,一不小心伤了他,吃亏的还是自己。

和他讲道理,那就更没用了!宇文辙这个人从来不讲道理了!

“既然如此,王妃又有什么顾虑的呢?”宇文辙眯着眼睛,兴味十足地说道,“还是说王妃你是想让本王陪你进去洗鸳鸯浴,好方便王妃‘服侍’本王。”

他那黑珍珠一般的眸子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好看的眉微微挑起,笑容暧-昧无比又邪恶无比。

看这样子,好似下一刻便要与她来一场空前绝后的鸳鸯浴一般。

若是以前,她会紧张,甚至可能会做出过激的行为,可是现在,她却出奇地平静。

在这个软硬都不吃的男人面前,周璇有了自己的办法。

她目光温柔地凝视着他,小声地说:

“能服侍王爷是妾身的荣幸,怕就怕有些事情不由人,若出了什么意外,只怕到时候不高兴的还是王爷您呢!哎——”

讲到这里,她装作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宇文辙一贯洞察一切的双眸中竟浮现出了一丝疑虑,仿佛听不懂她的话一般。

不过,他也不急着提问,他知道她会说的。

果然,她星眸微眯,温柔地看着他,说:

“王爷,男女情事固然好,怕只怕到时候一不小心有了不该有的。我想王爷不想自己的嫡子身上留着周家的血液,甚至将来还要叫周傲华一声外祖父吧……”

她端庄温婉,仿佛一直无害的小白兔,谁想她吐出来的话却仿佛一把利剑。

这把剑刺中了他的软肋。

她知道,以他对周家的恨,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这一刻,宇文辙深不见底的双眸仿佛结了冰,他冷冷地凝视着周璇,仿佛是在看一个怪物!

他和周家的仇不共戴天,有时候他都不想在她面前提起,却没想到她竟主动提起,甚至还将它幻化作自卫的盾牌!

这个女人……

宇文辙那如同深潭古井一般的双眸中竟泛起了一丝猩红,这一刻,周璇才深切地感受到他有多恨周家。

他虽然喜怒无常、阴晴不定,但骨子里却是个内敛的人。他显露出来的都是一些他认为无伤大雅、可以收放自如的情愫,而他真正的情绪总是藏得很深,从来不显山露水。

可是现在,周璇不过只字片语就将他内心的恨意勾了出来。

那汹涌的恨意仿佛惊涛骇浪,随时都会将她吞噬。

他说:“王妃,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堕-胎-药吗?本王若不愿意,纵然你怀了孩子又如何?”

他声音黯哑,咄咄逼人,浓浓的恨意让他看起来仿佛鬼魅一般。

可她不怕。

怕有什么用呢?

宇文辙又不是这种会因为她害怕而怜香惜玉的人。

她笑,他越是恨意浓烈,她越是笑得风轻云淡。

她说:“王爷也知道慕容莫问给了我很多灵丹妙药,到时候若我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只怕你的堕-胎-药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主动在他面前提慕容莫问是第一次,因为她已经决定将他放下,既然已经放下,就不应该忌讳,否则她又如何走出来呢?

在宇文辙看来,却成了另一番意思,他冷笑:

“周璇,你终于承认你和慕容莫问有一腿了。”

“……”

周璇想说,这不是重点,她不明白聪明如他,为何会主次不分呢?

她无奈地摇头,正欲开口说话,却见他目光阴沉:

“周璇,你放心!我宇文辙还不至于要别人用过的女人,我嫌脏!”

原来他误会和她慕容莫问做过那种事情……

周璇也没解释。

宇文辙的确有洁癖,通常只要是别人碰过的,他便不会碰,想来女人也是一样的。

不如就让他误会好了。

见她不

说话,宇文辙便以为她是默认了,一张俊颜难看到极致,漂亮的五官上全是戾气。

“云英未嫁就和男人做出这种事情,周璇,你还知不知羞啊!枉你们周家还自诩书香门第!”

他额头青筋跳动,明明是气得恨不得掐死她了,却还要装出一副斯文的样子,席地坐下,面无表情地瞪她,凶巴巴地说:

“还不去洗?”

他这个反应却让周璇不安。

他不是应该气得直跺脚,过来狠狠地煽她两巴掌,然后再夺门而出才对吗?

怎么还有心情催她去沐浴?

宇文辙盘腿而坐,纹丝不动,如老僧入定,完全没有平日里怒极抽风甩袖走人的样子。

这一回,反倒换周璇不安了起来——他不走?那她之前说了那么多岂不是都成了无用功了?

“看王妃这样子,莫非是想让本王帮你洗?”

他不知何时收敛了怒火,又露出了那副邪恶的表情,好似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而这一刻,周璇也冷静了下来。

虽然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好似回到了原点,但终归还是和原先不一样的。

至少,经过自己刚才那番试探,她可以确定无论是因为憎恨周家还是因为洁癖,他都不会要她了!

这就够了……

周璇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识时务者为俊杰,她知道如果自己再矜持,某人只怕真的要冲过来动手替她沐浴了。

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事情宇文辙做不出来的!

周璇最后看了宇文辙一眼,叹了一口气,认命地走向浴池。

如玉的足尖清点水面,试了试水温,有些烫,但却是可以承受的范围。

长腿一迈,她整个人走了进去。

水从四面八方将她包围,有些热。不过这样的水温正好可以赶走她近日来的疲惫,放松紧绷的肌肉和神经,非常的舒服。

好久没有这么享受过了,周璇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偏这时候,却听到一个煞风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王妃,本王劝你还是把衣服脱了,因为不脱衣服可是洗不干净的哦!”

言下之意,你如果没洗干净,本王会亲自动手帮你洗干净……

*****

乐乐:谢谢panjiangjue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