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三十四章 王妃好脏回去得好好洗洗

周璇想要安静地做一个观众,可是却有人不让她如意。

她往后退,他跟着往后退,跟着她也就算了,偏还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目光深情无比。

周璇明显周夏音看着她的眼神恶毒了很多。

“沐哥哥,你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能喜欢这个贱人呀!”

周夏音漂亮的大眼睛幽冷无比,一张小脸皱到了一块儿。

周璇还真不明白周夏音为何这么针对自己,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管怎么样,她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蹂。

“周夏音,其实你误会了,我和沐风……”

“我和璇儿是男才女貌天生一对,你就趁早死心吧。”

红衣男子妖娆的长眉一挑,笑容绚丽,流光溢彩,周璇心一沉,郁闷地瞪了他一眼。

敢情这厮是给她拉仇恨的!

“沐哥哥……”

周夏音的小脸顿时惨白一片,豆大的泪珠儿从眼里不断的滚落。

“不是早就投入太子殿下的怀抱了吗?装什么痴心?”

红衣男子红唇一勾,似笑非笑地说道。

“沐哥哥不是这样的……明明是你……是你让音儿接近太子哥哥的……”周夏音可怜兮兮地抽泣道。

“有吗?”

他咬着那娇艳的红唇,偏着脑袋,似是陷入回忆,最终他勾起那瑰丽的唇,盈盈一笑,如妖似魅,也不知道想起来还是没想起,只听到他慵懒地说: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吗?”

“恩。”

周夏音用力地点头,她自幼仰慕沐哥哥,他的话对她来说就是圣旨。

“哦?那你现在跪下来,给璇儿磕头认罪。”

他那红得仿佛随时都要滴出血的唇微微一勾,似笑非笑地看向周夏音。

“沐哥哥……你说什么?”

周夏音的小脸“唰——”地一下就白了,她用力地抿着唇,不敢置信地看想眼前那个男子,再看看周璇,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怎么?不是说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她,面带嘲讽。

周夏音只觉得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再看眼前这个男人,竟仿佛不认识一般。

虽然她和沐哥哥说话的次数并不多,但是印象中,沐哥哥不会这么可怕……

不知为何,周夏音腿一软,整个人茫然地瘫坐在地。

“音儿,你……没事吧?”

这时候,传来一个关切的声音,宇文轩听说周夏音来天牢了,心里担心她会捅出篓子,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今非昔比,父皇已对音儿起了杀心,决不能掉以轻心,尤其是在这么敏感的时期。

可谁知一进门就见到周夏音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她的前方则站着沐风。

“沐风……你对音儿做了什么?!”

宇文轩皱起眉头,一派威严地瞪了沐风一眼。

“见过太子殿下。”红衣男子不慌不忙地给宇文轩行了一个礼,然后面不改色地说,“属下不过是想劝劝周小姐恪守本分,好好做殿下的女人而已,谁知道她竟接受不了……”

他的语气平静而又自然,瞧不出一丝异样,再加上宇文轩本就清楚周夏音的心思,他也没多想。

说不嫉妒是骗人的,自己心仪的女子一直迷恋着另外一个男人,宇文轩也难受,可他又能怎么样?

他已经占了她的身了,没办法征服她的心,他能怪谁呢?

“音儿,先回去吧,这儿不吉利。”

宇文轩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周夏音扶起来。

“太子哥哥……”

周夏音见到这么温柔的宇文轩,原先别再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倾泻而出,眼圈顿时就红了。

“太子哥哥,你替我杀了周璇!现在!马上!”她苦苦哀求。

宇文轩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他温柔地扶着周夏音的背,小声地说:

“有话我们回去再说。”

“不!我不走!周璇不死,我就不走了!”周夏音大叫,“凭什么这个贱人安然无事,而我却要去峨眉山那种鬼地方!还要出家!凭什么!”

她忿忿不平地大吼,那双杏目里面全是戾气,愤怒的声音在阴森森的天牢里来来回回地回荡,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回音,听起来格外地下人。

“太子哥哥!你要替音儿出头呀!音儿的手不能白白断,音儿的苦不能白白受!”

“本宫知道。”

宇文轩其实很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把重心放在事业上,他还有多事情要做,但是只要他一见到音儿这般可怜的样子,便没办法控制住自己。

罢了,音儿比什么都重要,若没音儿又哪里宇文轩呢?

“音儿放心,太子哥哥一定会替你出这口

气的,很快!”

宇文轩他低头抱着周夏音一步一步地走出天牢,柔柔地在她耳畔你囊说,声音很轻。

“璇儿,接下来你要小心。”

那红衣男子看着宇文轩的背影,低头看向周璇,他的话听起来似乎是在关心她,可她却在他脸上找到一丁点儿的关心。

“恩。”周璇点点头,“我得步步为营,免得哪一天不小心被你咔擦了。”

她利用他救自己一命,却也将自己推向一个危险的深渊。

接下来,这个男人会怎么对付自己还真不知道……

小心为妙,小心驶得万年船!

她的心思他明了,却也不恼,依然回她一个妖冶无双的笑,他对她说:

“也要小心宇文辙。”

周璇樱唇轻轻一勾,漆黑的眸子愈发幽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却听到身侧那妖冶的男子轻轻地说:

“璇儿这么聪明,应该清楚这一次你入狱,你的丈夫怕是没在背后少出力。”

宇文辙在背后做了什么周璇其实不知道,但她清楚,他肯定是想逼自己消耗掉这块免死金牌的,而她没有……

宇文辙会怎么想她呢?

会不会认为她对周家忠心耿耿?

进而怀疑她回到他身边是帮着周家对付他?

她不知道……

“其实璇儿可以考虑不回齐王府,比如……”那男子眼眸深沉,面投宝光,带着微笑,妖冶无双。

“比如到你身边?”周璇轻笑。

以他的能力要策划个什么计谋带她走,她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只可惜她不傻!

眼前这男人危险指数远远在宇文辙之上。

三个月的相处,她对宇文辙多多少少有点了解,而眼前这个男人,她却一无所知……

他看着她清雅的笑容,只觉得很美,她就如同梅花般清丽而又坚韧。

“璇儿这般聪慧,跟我也算是绝配。我东夷倒还缺个王后……”

他笑,笑容充满魅惑,话虽这么说,他知道她不会跟自己走,而他上官谨从来不勉强任何人。

这话让周璇一愣,她向他表明态度不会对外透露半分,只当她未曾知道此事,却不想他反而主动亮出身份……

这男人是什么意思?

莫非是铁了心不放过她?

心一沉,面上却依然平静无波,她挑眉,漫不经心地问:

“国君这么长时间不在,临安城竟没生出事端……”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在百花宴前后来的东都,距离现在已两个月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他两个月不在东夷,就不怕有人谋朝篡位吗?

“若东夷离上官谨便生出事端,那是东夷的不幸。”面对她的疑问,那妖冶的男子轻抿红唇,莞尔一笑,风华绝代,“东夷从来不缺上官谨。”

好一个东夷不缺上官谨!

周璇心里一震。

世人皆道若无上官谨,东夷必亡;而他却说东夷从来不缺上官谨。

这需要什么样的情怀和胸襟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这一刻,周璇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和那些专心于权术斗争之人是不一样的……

他的心远远要比他们宽阔得多……

“不过我倒是真要回去了。”上官谨的声音打断周璇的思绪。

“被我搅乱了计划?”

周璇蹙了蹙眉,她知道上官谨不会真的无聊到跑来东都扮沐风玩,他有他的计划,百花宴之事八成他也参与了……

他莞尔,目光愈发的深沉,却只道:

“想家了。”

想家了,这话从上官谨嘴里吐出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上官谨是什么人?

少年英雄、东南霸主、乱世枭雄!这样的人应该是斩七情绝六欲的,他会想家?

周璇不信,只当他是在开玩笑。

然而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他是说真的。

上官谨真的是一个很独特的人,甚至有些美好……

***

景元二十一年六月十七,一道圣旨来到天牢。

喊冤入狱的周璇终于沉冤得雪了。

她看起来淡然依旧,平静地从王德胜手里接过圣旨,道一声谢谢,心里去暗自松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走出牢房了!

周璇本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感觉,然而当她重新看到湛蓝的天空、柔软的白云,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是那么的开心。

开心……

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好像是自从慕容莫问莫名其妙地离开之后吧……

如今再次有了开心的感觉,周璇发现自己真的放

下了。

三年了,她第一次感受到生命是如此的美好,美好到连蓝天白云都是这么的美妙!

远远的,周璇就看到了那个儒雅又不乏威严的中年男子站在蓝天白云下,静静地看着她。

表情是深沉的,可她却从他眼中看到了赞赏和怜爱。

“参见王妃。”

天牢的大门在她身后悄无声息地闭合,她听到一声沉重的声音,方才回过神来,发现周傲华对自己行礼。

“周大人请起。”

周璇的表情淡然依旧,并没有因为周傲华对她行礼而失措,这让周傲华忍不住想起昔日自己第一次对周夏韵行礼的时候,一向沉稳的二丫头都有些不知所措……

“璇儿见过父亲。”

待周傲华起身站定之后,周璇朝他盈盈一拜,先国礼、后家礼,礼数周全而又严谨。

周傲华忍不住陷入沉思。

这些年来,他太忙,花在儿女身上的时间实在是少得可怜,尤其是璇儿,她偏居于梅园,极少外出,偶尔见上一次,她总是低着头、闷不吭声。

相府上下都道三小姐胆小懦弱、性子沉闷,他也信了,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自己错得那么离谱。

璇儿哪里是胆小懦弱、性子沉闷,她只是不愿意显露而已。

“父亲,璇儿说过会将免死金牌完璧归赵的,我做到了。”

她的声音很平静,并没有一丝炫耀的意味,只是很客观地阐述一件事情。

说话间,她便已双手奉上了免死金牌。

金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金光闪闪,庄严无比,周璇把她交还给周傲华之后,松了一口气,好似终于歇下了一个包袱一般。

终归,她还是不想和周家有太多的牵扯。

周傲华接过免死金牌,目光一沉,深深地看向了周璇,道:

“璇儿在这方面倒是和你娘很像。”

周璇表情一滞,她穿越过来生母便已经过世,周府之内从来没有人提起过她……

对此,周璇并不感到奇怪。

她的生母终归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妾,没人提起是正常的,只怕人们早已忘了她的存在了……

所以,她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在周傲华口中听到。

他说她像她娘?

指的是哪个方面?

从周傲华的语气中,周璇觉得她的生母在周傲华心目中或许并非她认为的那样可有可无,甚至还会是个特殊的存在……

这让周璇有些好奇,她这个从未见过的生母是个什么样的人……

“璇儿受苦了。”周傲华自然看得出周璇心中所想,正好他也有话想跟她说,便道,“你含冤入狱你母亲忧心不已,以至卧病在床,璇儿先虽为父回周家看看你母亲何如?”

“好。”

周璇心知周傲华此番肯定有话要同自己讲,乖巧地点头,起身上轿。

“王妃且慢!”

一个中年男子上前,阻止道。

这人是齐王府的管家,他给恭恭敬敬地周傲华行了个礼,道:

“丞相大人,王爷得知王妃今日出狱,特地命小的来接王妃回府。”

按照风俗,女子出嫁之后便是不可以随意回娘家的,然周傲华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看了管家一眼,道:

“为何不见王爷?”

言下之意,对宇文辙没有亲自过来接女儿回府颇有不满。

“回丞相大人,王爷病重,心有余而力不足。”管家说道。

“是吗?”

周傲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说到底周璇都是他的女儿,此番喊冤入狱,宇文皇族没有任何表示,他是不满的。

在周傲华看来,他们轻视周璇,便是轻视周家,若非此事牵涉到皇后与太子,周傲华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么一思量,他便觉得更加对不起周璇了,亏得这孩子还这么努力地抱住免死金牌……

“璇儿母亲病重,百贤孝为先,我大魏以孝治天下,璇儿先随为父回相府,看过母亲,倒时再回王府也不迟。璇儿意下如何?”

周傲华觉得若直接让周璇跟管家回王府,终归还是太委曲她了,这孩子受的苦已经够多了……

所以他打算先接她回周家,替她接风洗尘,再派人隆重地护送她回府,好让那些人知道,周家对这个女儿的重视,免得来日她再受欺负。

周傲华的意思周璇明白,可是她之所以不用免死金牌,就是不想受周家恩惠。

她做惯了独行客,不想和周家这种大家族有太多牵扯。

周家,太复杂了……

谁知道周傲华到底是真的疼惜这个女儿,还是别有目的呢?

相比之下,她宁愿回王府,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

“父

亲说的是,百贤孝为先,然女子出嫁从夫,王爷身子差,璇儿放心不下。等王爷身子好一点了,女儿再同他一起回府探望母亲,以敬孝道,如何?”

周璇冲着周傲华行了一个礼,一席话说得垫底不漏,却让周傲华意外。

虽说女子出嫁从夫,但关键时候还是要娘家父兄撑场子的!

璇儿这丫头难道不知道她这样糊里糊涂地跑回去会更加被夫家看轻吗?

周傲华无奈地摇了摇头,正欲开口,周璇却已对他行完告别礼,转身随着管家离去了。

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马车里的男人透过帘子的缝隙看到周璇一点点朝着自己走来,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王妃为了本王连丞相大人的面子都不给,真是让本王好感动!”

周璇一上车,便对上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

那男子白衣黑发,端坐于马车之内,白皙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容貌如画。

许久未见,他依然漂亮得如梦似幻,仿佛天上的明月。

“王爷不是病重下不了床吗?”

周璇秀眉微微挑起,若有所思地看向他,嘴角带着笑意,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好在自己刚才没跟周傲华回去,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端来。

宇文辙心情似乎特别好,笑容漂亮而又灿烂,伸手一把将她揽入怀中,道: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本王就算是爬都要爬过来接王妃回去。”

他那双漂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她瞧,好似怎么看都看不够一般。

他略带剥茧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抚上她的脸蛋,道:

“王妃瘦了,看来牢房里的伙食不好。”

何止伙食不好呀!

周璇此时感慨万千,却见宇文辙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

她身上这气味……

莫非她见过那个人?

宇文辙脸色一沉,漂亮的唇线抿得紧紧的,马车内的气温一下子降了好几度。

周璇只觉得整个人冷飕飕的。

“怎么了?”

她皱起眉头——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不高兴了?难道她又惹道他了?

而这个时候,宇文辙又突然露出一抹灿烂的笑,若无其事地看着周璇,一脸嫌弃道:

“王妃好脏,回去得好好洗洗才行。”

***

谢谢盛佳多的钻石和月票,话说慕容莫问、上官谨、宇文辙、北羽源,你们更喜欢谁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