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可笑啊

东都又开始下雨了,起先只是斜斜交织、细如牛毛一般,却在不知不觉之中愈下愈大,渐成倾盆之势,哗哗如柱,无数水流顺着殿檐的瓦铛急急的飞溅下来,天地间的草木清新之气被水气冲得弥漫开来,一股子清冽冷香。

书房内,紫檀木雕花椅前方安置着一张玉虎纹书桌,上面井然有序地摆着文房四宝。和田玉做的镇纸压着宣纸,宣纸上墨迹未干,可紫檀木雕花椅已经空了。

镂空的雕花窗边,俊美儒雅的少年凭栏而立,出神地看着前方的雨幕,袍角飞扬,眉心紧锁。

“怎么会这样?”

他的声音清冽得如同雨中泛着草木清香的空气,俊美的侧脸上唇角紧紧抿起。

百花宴的事情本已经天衣无缝,为何会被人抓出破障?

王仲卿没有说话,他锁着眉头,站在宇文轩身后,静默地看向前方,有些事情他心里清楚,却不方便点破。

门外传来敲门声,探子送来了最先的消息。

宇文轩接过来一看,饶是一贯温柔,却依然狠狠地将那纸张揉成一团。

王仲卿不用看都已经猜到内容了。

“一定是宇文勋!”宇文轩咬着牙。

“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不过四皇子肯定脱不了干系!”王仲卿缓缓地说道蹂。

“他居然还能玩出这般手段。”

宇文轩皱着眉头,本以为借着百花宴之计,已将老四一党全面压倒,就连淑妃都被贬为贵人,宇文勋更是被贬为庶人,于法缘寺带发修行,却没想到他的触须还能伸这么长。

“金鳞其实池中物,太子殿下应多个心眼了。”王仲卿一脸淡然,像是早已料到这一切了一般。

也不知道宇文勋用了什么手段,收集了那么多罪证,一下子全送到御史大夫那边。

御史大夫主管监察,为人刚正不阿,若非父皇压制,只怕这事势必要闹大了。

“为今之计,也只有牺牲镇国将军了。”王仲卿说道。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必须有一个人出来承担,就算景帝有心保他,可也要对满朝文武交代。

这件事情陷得最深的便是端木将军府,由他来承担最合适不过了。

“端木将军待本宫不薄……”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自古宫廷斗争皆如此,太子殿下切莫妇人之仁。”

王仲卿目光灼灼地看向宇文轩,他辅佐宇文轩多年,知道他极有天赋,文韬武略,只可惜心不够狠,或许年少是一个原因,然与他同龄的四皇子却早已在这方面登峰造极。

“端木将军一心效力于太子殿下,能为太子殿下牺牲是他们的荣幸。若太子殿下怜惜,待成就大业之日,再为其拨乱反正、追封进爵,善待其族人……”

自古以来不乏这类例子,宇文轩熟读史书,自然了解其意,只是……

“太子殿下若再不下决心,只怕到时候就不是牺牲一个端木将军能摆平的了。”王仲卿提醒道。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突如其来的白光勾勒出宇文轩俊美的侧脸,以及优美的勃颈,长发如墨,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眸里复杂的情愫。

良久,他叹了一口气,无力道:

“一切按先生的意思办吧。”

只有这样,方才能将伤害减到最低。

“皇后驾到——”

这时候,外面传来太监细长而又阴柔的声音。

宇文轩眉心一蹙,心中疑惑,母后一向深居简出,鲜少离开凤羽宫,为何会突然驾临东宫?

书房的门大开,周玉华在心腹丫鬟的搀扶下走进来,她身穿鎏金暗红锦缎窄衫,外罩玄色鎏金褂,头戴金丝八宝攒珠髻,斜插无凤挂珠钗,虽过中年,可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留下的是经过沉淀的优雅和威严。

“参见母后。”

宇文轩恭恭敬敬地给周玉华行了一个礼。

“好好跪着。”

周玉华冷冷地说道,然后威严地在屋内一声逡巡,王仲卿见状连忙识相地告退。

屋内只剩下母子二人,可周玉华却依然没有让宇文轩起来,她站在他的身侧,目光幽冷。

“轩儿糊涂!”

周玉华教训道,若非事情闹大了,她还不知这个不孝子竟然为了周夏音亲手谋害自己的孩子。

宇文轩看得出母后已经知道此事了,目光一黯,只能承认:

“母后教训的是。”

“轩儿,你自幼好孔孟,以仁德著称,如今竟做出此等不仁不义之事,你让你父皇如何放心将这天下交于你?如何堵得住悠悠之口?”

周玉华表情严肃,声音冰冷,带着浓浓地怒气和恨铁不成钢的怨愤,宇文轩目光一凜。

“母后的意思是此事已经……”

“哼——”周玉华冷哼一声,“有人直接将证据交到你皇祖

母那里去了!”

怎么会这样?

这件事情若是直接递到景帝那边倒还好,毕竟景帝一贯向着宇文轩,可太后不同。

太后到了这个年纪,把宇文一族的传承看得比什么都重,更何况太后本就对太子之位颇有微词。

文德皇后乃太后的亲侄女,昔日景帝立宇文轩为太子,太后虽未说什么,但心里肯定是反感的,只是碍于宇文辙身体羸弱、难担重任,方才没说什么,再加上宇文轩以“仁义”著称,这和一向主张“仁义礼德”的太后不谋而合,所以她心思虽不悦,却也渐渐接受了。

可如今捅出这样的篓子,只怕她老人家心里集聚已久的不满怕是都要迸发出来了。

“到底是何人?”

宇文轩一贯轻柔的眸中迸发出少有的愤怒。

后宫有后宫的规矩,一般人的折子是递不到太后那里去的……

到底何人,能直接越过父皇,找到太后那里去!

“是淑贵人?”

宇文轩皱起眉头,宇文勋还深陷于百花宴一事中,以他和淑贵人的作风,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再参与这件事情,因为这样做只会让父皇更加怀疑防备他们,这种害大于利的事情,他们不会做的。

可若不是他们会是谁呢?

谁能把针插到太后那里去?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我们只有先下手为强,在他们还没行动前,推出一个人把这件事情扛下来,平定风波,然后再负荆请罪,向你皇祖母忏悔!否则,连你父皇也护不了你。”周玉华说道。

如今随着几位皇子年纪的增长,明争暗斗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一直以为来,太后都持中立态度,不管不问。

如果太后插足的话,只怕这场战争会越来越复杂……

“若如此,岂不便宜周璇了?我如何向音儿交代?”

宇文轩的声音下意识地咬唇,柔和的俊脸上写着忧虑。

“啪——”

一掌,狠狠地甩在宇文轩脸上。

这一掌甩得极重,宇文轩那张光洁白皙的脸上留下了红红的五指印。

“轩儿,你居然说出这种话!”周玉华握着手,不住发抖,强行克制住自己,才没再去给他一巴掌,“你可知那孩子是我们宇文一族的骨血,你的亲生骨肉,虎毒不食子啊!你可知道璇儿也是你的亲表妹,你这样加害于她,对得起周家吗?你可知道你舅父为此都打算动用高祖皇帝赐予周家的免死金牌了?”

“免死金牌?”宇文轩冷峻的脸上带着不敢置信,“周璇算个什么东西?竟值得让舅父动用免死金牌救她?”

“那周夏音又是个什么东西?竟值得你为博她一笑弃前途、骨肉、亲情不顾?”

周玉华气得急火攻心,紧握着的双手簌簌地发抖,若非强行压制,她现在只怕又给宇文轩一巴掌了。

“轩儿……轩儿……你还是那个以心怀天下、恪守仁德礼仪的轩儿吗?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被一个女人迷了心智了!”

“母后……”

宇文轩从未见周玉华这么生气过,他担忧地上前想要劝解,却被她一手挥开。

“本宫已经决定将周夏音送于峨眉山出家了,你若心里还有父皇和母后,就早点断了念想,好好做你的太子,为我大魏江山社稷出力。”

“什么?”

宇文轩清冽的眸子不敢置信地望向周玉华,他没能除掉周璇已觉对不起音儿,如今母后竟还要将音儿送走……

“母后,蜀地偏远,娥眉偏僻,你怎么舍得?音儿也是您的亲侄女……”

“就是因为她是本宫亲侄女,本宫才苦苦哀求你父皇保全了她,否则她现在只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你父皇一向器重你,你以为他会任由一个女人误了你吗?”

“怎么会这样……”

他费尽心思想要为音儿出头,却不想差点害了音儿……

宇文轩无力地瘫坐在地,那双温润的眼眸此时看起来有些空洞,带着绝望,好似一直以来,心中的眸中信念被打碎了……

终归,他还是个聪明人。

想起那日天牢里那个女子对自己说的话。

是了,自己这个伎俩连周璇都瞒不过,又怎么瞒得了父皇呢?

其实他也从未认为自己能瞒得了父皇,他赌的也不过是父皇对他的宠爱和纵容,赌他会为了保全他而对周璇下杀机,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

父皇能纵容自己,却不代表他对别人也能纵容……

他既然可以为了保全他牺牲周璇,那么又为什么不可以因为同样的理由牺牲周夏音呢?

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思,到最后却害了音儿……

“轩儿,你太天真了。”

周玉华看着地上一脸茫然的儿子,叹了一口气。

“宇文勋要回来了,你好自为之

吧!你父皇老了,你若还是如此,只怕到时候父皇和母后也护不了你!”

时候不早了,她不能在东宫待太久,周玉华转身打算离去,行至门口的时候,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停下来,深深地看向宇文轩,道:

“轩儿,你别忘了,老四也是你父皇的儿子!就算你父皇现在向着你,但手心手背都是肉,以后还真的很难说……”

周玉华跟随景帝多年,对他多多少少是有些了解的。

昔日魏水一战,那十二岁的少年郎羽扇纶巾,运筹帷幄,硬是挡住了大魏铁蹄,救东夷于危难。

当时他曾言过,生子若谨,何愁天下不定!

可上官谨不是他的儿子。

如今八年过去,他垂垂老矣,如日暮西山;而上官谨年方二十,如如中天。昔日岌岌可危的小国东夷早已成为东南霸主……

景帝虽有心扶持宇文轩,但若宇文轩还如此不思进取的话,只怕到时候为了大魏的将来,景帝会重新权衡……

这正是周玉华所担心的,尤其是昨日御史大夫走后,景帝更是大斥宇文轩如豚犬!

现在他还是怒其不争,以后呢?

尤其是还有个宇文勋……

雨更加大了,仿佛断了线的珠子,从天空砸下来,周玉华才出了书房的门,身上却已湿了一大片。

“皇后娘娘,还走吗?”早苗问道。

“去看看太子妃吧。”

周玉华说道,这次来,本就是冲着抚慰太子妃的名义来的,只是太担心轩儿了,才在书房逗留过久。

如今时候虽不早了,韵儿那边还是要去一趟的。

***

夏日的暴雨猛烈地拍打着窗外绿幽幽的芭蕉叶,仿佛要将它砸断一般。

磅礴的雨声就像悲伤的歌声,周夏韵本来不喜欢雨,可此时此刻,看到这样的雨,她却有些安心,好似老天爷懂得她的哀伤,陪她一起哭一般。

“小姐,皇后娘娘往咱这边来了。”细柳在周夏韵耳畔小声地说道。

以为她会梳理一番去接驾,熟料周夏韵反而起身坐到床上去了。

“不想见。”

她懒懒地吐出两个字,往被子里一钻,闷头躺进去。

皇后娘娘,她的亲姑姑,或许也曾经疼爱过她,但是她不相信她过来是因为担心自己,八成又少不了一番试探。

她现在很累,不想应付这些。

“皇后娘娘,太子妃身子抱恙,歇下了。”

细柳迎着头皮说道,不敢看皇后娘娘不怒自威的眸子,心脏“咚咚咚”地狂跳,哎——小姐,你倒好,想不见就不见,苦了奴婢我!

呜呜呜……皇后娘娘好可怕的!

周玉华凤目一眯,似在权衡什么。

她这个侄女是周家姐妹中最聪慧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景帝当初才会选中她作为儿媳。韵儿的才智、能力和轩儿比起来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若为男儿身定能把周家带入另一个高峰……

轩儿若有她相助,自然如虎添翼。

周夏韵对宇文轩的心思周玉华是清楚的,可如今轩儿作出这样的事情,对她伤害极大,怕就怕她怒极而走向另一个极端,因爱生恨……

“韵儿,有空去看看音儿吧,再过几日她便要起身去峨眉出家。音儿此去也不知能不能回来,心里难受是难免的,你虽出嫁,却还是嫡姐,有空过去安慰安慰她。”

大雨哗啦啦的下,在天地之间增添了聒噪,可是周玉华的声音还是通过吵闹的雨声传入屋内,一字不漏地传到周夏韵的耳朵里。

周玉华的意思周夏韵懂。

她是在告诉周夏韵,音儿威胁不了她……

“太子在书房,近日事务多,他已两夜没睡了,韵儿要是身子好点了,可不可以去替母后去劝劝他……再这样下去,母后担心他的身子撑不下去……”

周玉华声音非常的温柔慈爱,听起来就像一个努力协调儿子和儿媳之间矛盾的苦心婆婆。

周夏韵叹气。

母后这是在试探她对宇文轩的感情呀!

他忙,忙什么,她又岂会不知道,说到底这事也有她一份功劳……

只是看着他焦头烂额,她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痛快,甚至还会担心、害怕!

终归还是放不下她吗?

周夏韵心里莫名地难受。

她一遍一遍地跟自己说,他不仁,你不义,没有什么好内疚的!

是他先对不起你的!

你不过是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报仇而已!

不要内疚,不要难受……

然而,她却清醒地认识到那不是内疚,是不忍……

终归,她还是不忍心看到他受苦!

四年前,与曲水流觞、纵情书画的一幕还记忆犹新,她爱他的

才,永远忘不了……

即便他对自己做出这样不可原谅的事情,她以为心狠如自己,早该挥剑斩断情丝了,却不想这青丝斩不断,理还乱……

“韵儿明白了,韵儿稍晚一点会过去的。”

周夏韵温柔的声音透过熙熙攘攘的雨声传递过去,周玉华松了一口气,。

“那母后就不打扰韵儿休息了。”

*****

是夜

雨还在下,不似白天的狂风骤雨,入了夜雨也变得温柔了许多,淅淅沥沥,仿佛细沙落地,发出细细碎碎的声音,若有若无。

回廊上,昏暗的灯笼左摇右摆,在地上投下若有若无的光。

周夏韵换了一身鹅黄色的新衣,提着食盒,缓缓朝书房走去。

路边的一景一物都是那么熟悉,记得新婚那会儿,她都会亲自下厨做很多他喜欢吃的菜,拿过来……

那时候,他们之间虽然算不上热络,却偶尔还会有交流。

宇文轩本就是个温柔的人,对人能坏到哪里去呢?

她有心接近,他也没刻意拒绝,很多事情便顺理成章了……

聪明如她,看得出这个曾经和自己曲水流觞的少年心中没有她,可是她觉得这并不重要,只要她是他的妻,朝夕相处、日久生情只是时间的问题。

直到她怀了他的孩子。

她还记得,那日阳光特别绚丽,她兴冲冲地跑去想要告诉他这个喜讯,没想到却收获了一个噩耗。

原来,他早已心有所属,那个人是她的亲妹妹……

以前他能平静是因为音儿心里只有沐风,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音儿开始向他靠近……

那一刻,周夏韵才知道这个清冷温柔的少年其实也可以很炽热、很疯狂……

只是,对象不是自己而已……

经历了这么多,周夏韵以为自己可以放下,可是没想到自己却可笑地放不下。

正想着,不知不觉已来到书房门口。

“太子妃,太子爷出去了。”

出去了吗?

这么晚了,他会去哪里呢?

不用问,周夏韵已经知道答案了!

哎——可笑呀!她多么可笑……

*****

景元二十一年六月十六,东都发生了很多事情,端木将军府因涉及谋反毒害皇嗣陷害忠良满门抄斩,一时之间朝堂内外风起云涌……

天牢

任凭外面如何变幻,天牢里总是一如既往的黑暗。

周璇一脸平静地席地而坐,继续修炼《凌波神决》。

她知道接下来自己即将面临什么,若没功夫护体,只怕是要更加难混了。

“不出意外的话,明儿未时圣上便会下旨,到时候你便可以正大光明地从这里走出去了。”一个妖娆无比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周璇睁开眼睛,便看到那张妖魅无双的脸。

沐风依旧一身红衣,艳若朝霞,黑发如墨,随着他的走动轻轻飘扬,如妖似魅。

“明儿就要重见天日了,心情如何?”

他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瑰丽的眸子流光溢彩。

“沐公子办事果然效率。”

她从地上站起来,清丽的双眸带着淡淡的笑意。

她依旧叫他沐公子,是在告诉他关于他的身份,她不会透露半分,让他安心。

“那也要宇文勋配合得好。”红衣男子隐隐一笑,“事情能进行得这么顺利,你得好好感谢他。”

周璇笑而不语,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也无心知道。

宇文勋、宇文轩、宇文源、宇文辙,哪个是省油的灯呢?

她可不想一不小心卷进他们的斗争中去,到时候只怕真的是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周璇,你这个贱人!”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女声,光听声音,周璇便已经猜到是谁了。

只是不明白周夏音为何在这个时候跑到天牢里来。

莫非是想趁自己出去之前找自己麻烦?

“死贱人,你怎么……”

周夏音气势汹汹地跑过来,正欲开骂,却发现周璇的身边站着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红衣男子。

顿时,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抿着小嘴,轻轻地凝视着他。

“沐哥哥……”她低下头,甜甜糯糯地喊道。

红衣男子眉心一皱,冷声道:

“别叫我沐哥哥,我不是。”

他说的是实话,可周夏音却以为他是生自己的气,嘟囔着小嘴,讨好地对他撒娇:

“沐哥哥……”

“恶心。”

红衣男子一脸嫌弃地打断周夏音的话。

周璇漂亮的嘴角一勾,默不作声地退到一边,打

算安安静静地做一个观众,把表演的舞台让给他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