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三十二章 这辈子,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可是我如果救你的话,我岂不是要得罪太子殿下?”沐风勾魂夺魄的深色瑰丽眼眸中流露出几分苦恼,“璇儿,人家胆子小,好怕的……”

怕?

周璇看着他那张撩人又带着魔性的脸,实在看不出他哪里怕该。

“璇儿,你真是太难为我了!太子殿下可是储君、未来大魏国的皇帝,如果得罪他我以后还怎么混呢?哎——算了!不-举就不-举吧……总比一不小心丢了小命来得好。”

沐风摊摊手,说完之后歉然地看着她,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周璇姣好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双眸好似一泓清水,异常地平静,透露着一番清雅高贵的气质,没有一丝狼狈和害怕,清冷灵动之中是运筹帷幄的笃定,好似吃准了他一定会出手帮她似的。

红衣男子觉得好笑,可同时却又好奇,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姑娘哪来的自信呢?

周璇知道他在等她的话,而她说出去的话必须要有足够的杀伤力,才能让他心甘情愿地救自己出去。

不过,她不急蹂。

欲速则不达。

只见她上前一步,脑袋往前凑了凑,闭上眼睛,在他身侧嗅来嗅去。

他们离得非常近,虽然天牢光线黯淡,可他依然可以将她漂亮的五官不着痕迹地纳入眼中。

这个女子算不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和以往那些对他投怀送抱的女子比起来,她顶多也就算是秀丽端庄,不够美艳,完全都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可是不知道为何,此时此刻,他却移不开眼睛。

“你是在勾--引我吗?”

沐风看着这个在自己身上嗅来嗅去的女子,伸出手,不客气地拦住她的腰。

不过,她想是早有防备一般,盈盈一转身,躲过他的动作。

“沐公子,如果你不救我出去,你会后悔的!因为你现在有把柄在我手里。”

周璇嘴角一勾,笑不露齿,明明是那么温柔的语气,但是却透露着浓浓的危险气息。

这一次,沐风确定,这个小女子是在威胁她。

她居然敢威胁他!

沐风那双勾魂夺魄的凤目微微一眯,带着三分戏谑、三分好奇、四分危险,看向周璇:

“把柄?什么把柄,不会打算把我去青--楼的事情告诉母亲吧?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份心思了,世人谁不知道我沐风的风--流韵事,母亲早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我有这么天真吗?”周璇秀气的眉心一挑,温柔婉约地对那红衣男子投去一个笑容,“你不是沐风,不确切地说应该是现在的沐风不是沐风。”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或者说只是作出了一个唇形,根本没有出声。

眼前那红衣男子眯着的凤目瞬间收紧,眯成了一条线,透露出十足的危险。

周璇的笑意更加深了。

“我想沐公子一定会救我的。”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仿佛随时都会随着空气被抽走一般,可是她的眼神异常笃定,同时也非常从容。

她凝视着眼前这个红衣男子,毫不畏惧地与他那会勾魂的墨眸对望。

他是个可怕的男人。

她一直都知道。

也托他的福,她才能这么淡定地坐牢,她知道她不会有事,就因为她捏着一张王牌。

一张别人绝对想不到的王牌。

人类的感觉很奇怪,有时候你费尽千言万语都没法将事情跟对方说清楚;但是有时候,有的人,你只需一个对望,就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很多东西。

前者就比如周璇和宇文辙;后者则像此时的沐风和周璇。

她什么都没说,可沐风却好似什么都看明白了。

“沐公子,周璇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只怕到时候一不小心坏了你的大计就不好了。”

声音很温柔,温柔得仿佛十五温和的满月,又似柔软的羽拂过心头。

可是,沐风却百分百确定,这个温柔的女人是在威胁他!

这个女人……

沐风那红得仿佛要滴出血的唇瓣微微一抿,瑰丽的墨眸愈发地妖娆:

“我觉得我一直都隐藏得很好,你怎么会知道的?”

他的声音很笃定,透露着不容置疑的骄傲。

的确,这个男人有骄傲的资本。

他能够如鱼得水地周--旋于几个皇子之间,利用他们之间微妙地关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算他们怀疑,也顶多怀疑沐王府,怎么也想到沐风他不是沐风……

眼前这个家伙已经不能用厉害来形容了,他根本就是个妖孽!

“我认人不用眼睛。”周璇也不隐瞒。

“哦?莫非璇儿你还会闻香使人不成?”

他饶有兴味地挑眉,并没有因为被他识破而

露出恼怒或者不悦,反而兴趣盎然。

他的语气打趣的成分居多,却没想到周璇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恩,闻香识人。”

没错,闻香辨人。

她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觉得荒唐。

“青青,这个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很多,甚至有可能在某个地方会有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到时候你要怎么辨别呢?”

那一年,无日峰的草庐中,慕容莫问突然这么问她。

他的话让她想起二十一世纪的一位摄影师曾经在世界不同的地方找到几对互相不认识、毫无血缘关系、却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

是的!

人有相似,就像她和飞燕,毫无血缘关系,却有七分相似。

所以如果有一天她真遇到一个和他长得像的人,也是不意外。

但是就算如此,她依然觉得自己可以第一时间分辨出来。

就算人可以相似,可慕容莫问只有一个!

“青青,那你知道不知道对于一个易容术出神入化的人来说,不但可以复制长相,甚至连气质也可以模仿得一模一样。”

“会有这样的人吗?”

她不信。

模仿外表也就算了,可气质这个东西哪有这么容易模仿。

“有的。”他给了她肯定的答案,“南宫无痕。”

那个时候,周璇还不认识南宫无痕,但她知道能从慕容莫问口里出来的人绝对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她认识他这么久,从未听他主动提起谁的名字。

“人有相似、气质有相似,不过每个人身上自带的气味却是不同的。”他淡淡地说道。

“气味?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呀!除非熏了香。”

周璇是真的这么想的。

在周璇看来,除了传说中身带异香的香妃、以及少数人体味会重一点以外,大多数人人身上的气味有什么不同。

“那是因为你的嗅觉不够敏感。”慕容莫问说道。

不敏感吗?

周璇蹙眉,依然将信将疑。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无论熏了什么香,我都能通过你身上的气味认出你来。青青若不信,可以试一试。”

周璇不信,她试了,而且用的不是她自己。

慕容莫问手下有很多高手,其中不乏易容高手,她让他们易容成各种各样的人,亲手制作了不同的熏香给他们涂上,然后一个接着一个走过去让慕容莫问认。

神奇的是,无论他们变成什么样子,抹了什么香,慕容莫问都能一下子就认出来。

一轮下来,周璇惊讶得下巴都合不上。

“你怎么做到的?”

她捧着自己的小脸,无比崇拜地望着他,就仿佛二十一世纪那些私生饭仰望自己心目中的欧巴一样。

慕容大冰山依旧摆着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一脸淡然地说:

“识人不能靠眼睛,要靠鼻子。”

“那鼻子要多灵啊!”

周璇漂亮的小脸蛋皱到一起,虽然已经亲眼见证了慕容莫问闻香辨人的神功,可她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欧巴~~~~你真的太厉害了!”

面对她毫不掩饰的崇拜,仿佛一个小花痴。

慕容莫问却没有因为她的花痴而露出一丝惊讶,他一脸严肃地说: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青青没发现动物都是这样的吗?比如狗……”

“……”

你在开玩笑吧?

世人仰望的第一公子居然自比狗!

周璇嘴角微微抽搐,可偏偏他表情是那么严肃。

很多时候,周璇其实也清楚,自己和慕容莫问的画风实在是相差太远。

他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青青,你得学。”

他没有问她要不要学,直接跟她说“你得学”。

这就是他做事的风格,从来不问别人的意愿,只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霸道、*。

可是,周璇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想学。

那时候的她一颗心都放在他身上,她知道,以他的功夫要消失在人群中非常容易,所以她真担心有一天找不到他。

“我能学会吗?”

一向自信的她在他面前永远都没法自信起来。

“能。”

他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就这么一个字,却给了莫大的动力和信心。

她知道他不会骗她。

或许周璇本身就颇具天赋,但是更重要的是慕容莫问的悉心指导。

如果慕容莫问下决心去做一件事,就不会做不成。

所以就算周璇是个没有嗅觉的人,只要有他,便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他亲自设

计的各式各样别出心裁的训练、再加上他亲手炼制各式各样的灵丹妙药,不到两个月,周璇就觉得自己的嗅觉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不到三个月,她就能辨别不同人身上的不同气味了……

虽然没办法像他那样做到未见其人先闻辨味,但是周璇觉得已经够了,而且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每个人的能力不同,若每个人都能做到慕容莫问那样,那么他又岂会成为高高在上的第一公子呢?

“慕容公子,我已经把你的气味刻在脑海里了,以后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第一时间认出你!”

无日峰的树林里,她那双清丽的眸子眯成月牙的形状,痴痴地凝望着她,献宝似的对他炫耀、卖萌。

他站在她前面,一身玄衣,菱角分明的脸庞冷峻依旧,那双漆黑的眸子是无尽的寒冷,让围绕在他身边的孤傲之气更加浓郁。

“除了我以外,你得记住另外一个人的气味。”

他的语气是认真的,虽然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谁?南宫无痕吗?”

她饶有兴味地问道,因为他极少主动提起别人的名字,南宫无痕是第一个,所以她便记住了。

“不是。”

慕容莫问摇摇头,却告诉他另外三个字。

他用不同的材料合成了一种气味让她闻,他说这就是那个人身上的气味,以后如果遇到了,有多远躲多远。

“为什么?”她不解。

“可怕。”

他用一如既往的冰冷语气吐出这两个字,说得很认真。

那一刻,周璇心里一凜,这世上能让慕容莫问说“可怕”的人,该是多么可怕。

于是,她便记住了这个气味,把它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那么南宫无痕又是什么气味呢?”

周璇好奇地追问,慕容莫问蹙了蹙眉,她以为他是嫌她太吵不高兴了,识相地闭上嘴,对他露出一个“求饶”的表情。

“不知道。”

当他的冰山唇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周璇才知道他蹙眉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他也不知道南宫无痕的气味。

“南宫无痕不但能改变容貌、气质,甚至还能改变气味。”慕容莫问的声音很淡,没有太多的情愫,只是很客观地阐述一个事实,“到目前为之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那你见过他吗?”

周璇问道,如果慕容莫问见过也认不出来的话,那她也不指望能认出来了。

“恩。”

他轻轻地点头,似乎陷入了沉思。

周璇便乖乖地站在他旁边,看着他。

他这一沉默,就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周璇则乖乖地待在他的视野范围内,弯下腰,专心致志地挖笋。

和慕容莫问相处,你就得习惯沉默,学会自己找事情做。

对他来说,别说半个时辰不讲话,十天半个月不讲话也不足为奇。

“佩服。”

就在周璇挖了一箩筐的笋之后,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冰山男子突然吐出这么两个字,周璇恍惚了一下,方才想起他讲的是南宫无痕。

能让慕容莫问佩服,这位南宫无痕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过不管是何方神圣,周璇都觉得最好这辈子不要碰到他为妙。

然而天不遂人愿,她嫁入齐王府之后第一次私自离府就遇到了南宫无痕……

而遇到慕容莫问口中的那个可怕男人则要更早一些,只是一直以来,她都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装作不知道,却没想到这个当初慕容莫问口里的可怕男人会成为自己自救的一张王牌!

说起来,还是要感谢慕容莫问,哎……

“发什么呆?神游去想慕容公子了?”

妖娆而又慵懒的声音将周璇拉回现实。

“你也认识慕容公子?”

周璇漂亮的樱桃嘴微微一勾,平静而又淡然地笑,尽量压制住自己心里的那抹悸动。

这是她第一次和别人正面谈起慕容莫问,以前是不敢,因为只要一提到这四个字,她的心就像被重物碾轧过一般,痛得抽不过气来。

现在,依然会痛。

但她跟自己说,既然已经决定放下了,你就得学会正视这四个字,你就得学会平静地对待这四个字,否则你这辈子都走不出慕容莫问的光环。

红衣男子深深地看了周璇一眼,瑰丽而又妖娆的眼眸中更是兴味十足:

“天下第一公子,谁人不知?只是没想到慕容莫问的女人竟然要沦落到来威胁我去救她……哎——怎么不找他呢?以他的能力,若要救你出来,易如反掌。”

“公子误会了,我不是慕容莫问的女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周璇不知道为何他会这么认为,知道她和慕容莫问曾经走得很近的人

本就不多……

不过她没有问,她已下定决心不再执着于过往。

“哦?看样子是闹掰了……”

红衣男子妖魅的眼眸闪烁着熠熠光泽,醇厚的声音带着妩媚和戏谑。

周璇耸了耸肩,两道浓浓的黛眉微微扬起,冲他吐吐舌头,嘴角却带着几分自嘲:

“连闹掰的资格都没有。”

要闹掰起码也得在一起过。

他们从未在一起过,又谈何掰不掰呢?

顶多只能算她的单相思无疾而终而已……

她表现得很坦然,毫不掩饰,沐风自然看得出来,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带着笑意:

“可怜的小东西。”

他揉揉她的小脑袋,一脸同情的样子,只可惜语气中却是玩笑的因为居多。

“不如做我的女人吧。”

“那你也得先把我救出来呀,要不我就成阎王的女人了。”

周璇打趣地说道,说话间却巧妙地躲过他的手,至始至终都和他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她依然清楚地记得慕容莫问说过这个男人很可怕,有多远离多远。

若不是迫不得已,她也不会走出这一步。

他是个极其可怕的男人,东南霸主,十二岁便敢和景帝叫板,他以沐风的身份潜入大魏,绝对不会是因为无聊。

如今,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为了大局,他会救她。

那么出去之后呢?

他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呢?

这一局走得险,可是她别无选择。

现在,她已决定按照自己的方式活下去,不靠任何人,无论是慕容莫问还是周家的免死金牌……

这就是她的方式,利用自己掌握的一切资源,放手一搏,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只是很久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她还是太天真了……

“璇儿这么聪明,现在就算你想死,我都舍不得了。”他灿然一笑,白皙的皮肤衬托着红得仿佛要低出血的嘴唇,美目流光溢彩,深深地凝视着她,仿佛要将她的三魂七魄悉数勾走一般。

“三天,三天后保证让你安然无恙地从这里走出去。”他的笑容妖娆得如同滴在雪地里妖冶的血。

不过,这辈子,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

谢谢AMYCHAN606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