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三十一章 璇儿你这是威胁我吗(5.20快乐)

“小辙辙,现在你总该出手相救了吧。”

打铁趁热,趁着宇文辙心情好,薛进画赶紧开口说道。

“为什么?”宇文辙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兴味十足地看着薛进画,“难道因为她喜欢我,我就要出手相救吗?这世界上喜欢我的人这么多,若各个都要我出手相救,那我岂不是要累死!”

“你……”

薛进画被他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气得浑身抽搐,不断地跺脚,怒火攻心,半天说不上话来。

“辙哥哥,救救璇姐姐好不好?蹂”

云玉湖走到宇文辙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脚,小声地哀求。

屋内很静,一阵清风吹来,桌子上照明的烛火在清风之中孤零零地左右摇摆,险些熄灭。

屋内忽明忽暗,云玉湖见宇文辙一直不说话,紧张地握起小手,雪白的皓齿咬着小嘴,似乎在抉择,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心一横,在宇文辙身边跪了下来。

“辙哥哥,小玉求求你,救救璇姐姐!就当小玉欠你一个人情,好不好?”

云玉湖仰着巴掌大的小脸,一瞬不瞬地看着宇文辙,楚楚可怜的小鹿眼睛里写着哀求。

宇文辙蹙眉。

云玉湖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她从小受云亦岚影响,骨子里多多少少带着几分高傲,认为膝下有黄金,绝不轻易下跪。

如今她竟然为了周璇,跪下来求他!

宇文辙古井深潭一般的目光微微一凜:

云玉湖和周璇见面的次数五个手指都数得过来,若按她们接触的次数来说,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宇文辙几乎是看着云玉湖长大的,小丫头虽然看起来单纯,可实际上因为生活环境的关系,她对人的心防并不轻,要她真正接受一个人作为朋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如今小玉竟然为了她跪下来求自己!

周璇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

还有薛进画那愤怒的眼神……

宇文辙的拳头下意识地握紧,他很想反问他们,到底谁才是他们的朋友!

“辙哥哥,小玉求求你……”

“小玉,你怎么这么糊涂呢?我哥怎么可能会救周璇呢!周家是我们的仇人!”

房门被推开,一抹蓝色的倩影走进来,眉如画,眼若星辰,漂亮得仿佛从古画里走出来的仕女。

“周家害我母后死于非命,害辙哥哥身患顽疾,害我险些命丧黄泉,小玉,你居然还让我哥救周家的女儿,你是太天真还是残忍呀?你忘了谁才是你的朋友了吗?”

东方弄月忿忿地看了云玉湖一眼,又瞪向薛进画,似在指责他们敌我不分。

云玉湖不点而朱的小嘴动了动,她想说周傲华和周皇后的确死有余辜,可是周璇是无辜的……

话到了嘴边,却终究吐不出来!

璇姐姐的确是无辜的,可当初辙哥哥和月姐姐又何其无辜呢?他们还是一样下了毒手……

这么多年来,每每辙哥哥毒发的时候,那种生不如死的痛,云玉湖记忆犹新!

一时之间,她的心像是被一只手狠狠地捏住了一样,闷得难受,隐隐有些痛。

他们一群朋友曾发誓一定要帮辙哥哥讨回公道,让周家的人也尝一尝辙哥哥承受过的痛苦!

璇姐姐是个好人……

只可惜,她姓周……

云玉湖低着头,心情难受而又复杂。

薛进画也不说话了,他是宇文辙的大夫,这些年来他承受的痛苦他比谁都清楚。

“薛进画,你杀了我吧……这样活着还不如死来得痛快……”

有一次,病发的时候,宇文辙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曾经哀求薛进画杀了他。

“辙,你不能死!大仇未报,你若死了,岂不是如了那些人意?”

他握着他的手,一次次地鼓励他撑下去,其实薛进画心里清楚,那种痛如果是在自己身上,他怕是早就撑不住自杀了。

可是宇文辙却撑了下来,因为不甘……

他有多痛苦,就有多恨周家,他发誓他日一定要将这一切悉数奉还!

屋子不大,沉默无止境地蔓延。

窗外突然划过一阵闪电,银白色的光从天而降,阴森而又恐怖,随之而来的是“轰隆隆”的雷鸣,很响,好似要将天地敲裂一般。

“你怎么还没回去?”

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是宇文辙,他冷冷地看着东方弄月。

东方弄月吐吐舌头,咕哝道:

“我看你对周璇那个小狐狸精那么好,担心你被她迷惑了,不放心,所以留下看看……”

“那现在放心了吗?”

宇文辙眉一横,冷冷地瞥了东方弄月一眼。

这一刻,东方弄月只觉得一阵寒冰迎面而来,冻得她起了一

声鸡皮疙瘩,连忙讨好地笑道:

“放心了!放心了!原来哥哥你用的是美男计,先诱惑她爱上你,然后慢慢折磨……够毒辣!真不愧为我哥!”

罗刹教教主东方弄月,神功盖世、为人嚣张而霸道,世人闻之丧胆的玉面罗刹,如今竟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对着宇文辙露出讨好乖巧的表情,世人若见到这样的她,只怕是惊得连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没事就赶紧给我回去,堂堂一教之主整天丢下教务乱跑,成何体统?”

宇文辙目光冰冷,东方弄月看得出来他是不高兴了,连忙乖乖地低下头,道:

“好啦!我会回去的,我要等到周璇被斩首的那一天,亲眼看着她被斩首之后再回去……”

“没有这一天。”宇文辙面无表情地打断她,“你明天就给我回去。”

“没有这一天是什么意思?”东方弄月好看的眉心紧紧蹙着,眉心被她挤成了川字,“你的意思是周璇不会被斩首?”

宇文辙没有回答,东方弄月咬着牙,似陷入了沉思。

不过没多久,她好像突然想通了什么似的,再次笑逐颜开:

“我知道了,你是打算留着她的命慢慢折磨!也是呐——他们周家把我们害得这么惨,若让她这么痛快地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反正她现在爱你爱得连命都不要了!留着也无妨!或许还可以好好利用这一点,回击周家……我听说很多女人一旦陷入爱情之中,便说失去理智,说不定到时候咱们让她干啥,她都乐意……”

东方弄月越说越兴奋,可屋内的气氛却更加凝固了,其余三个人各怀心思,不约而同地沉默着……

东方弄月离去的时候已经接近子时了,夜愈发幽深了。

天空中的月亮不知何时躲到了乌云后面,星子也没了踪迹,夜风带着浓浓的湿意,吹过宇文辙幽冷绝美的脸,竟然有些凉意。

“噼里啪啦——”

打了一夜的雷,终于下雨了。

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砸到地面上,透过烛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地面上溅起大小各异的水泡。

雨很急,宇文辙一动不动地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脑海里浮现起很多年前的画面。

那时他还小,每次打雷的时候都会怕得躲到奶娘的怀里瑟瑟发抖。

“辙儿,你可是男子汉大丈夫,胆子小,以后怎么保护你心爱的人呢?”

母后见了之后,总是打趣地跟他开玩笑。

记忆中母后很温柔,她就算生气也很温柔。所以,即便是她生气了,也没看得出,或者说,她根本就很少生气……

母后对每个人都很好,包括周玉华……

宇文辙还记得那一年,周玉华和宇文轩同时得了天花,命悬一线,宫里的人都避着他们,是母后冒着被传染的危险,废寝忘食地照顾他们,终于将他们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他还清楚记得周玉华信誓旦旦地说这辈子一定要好好报答母后……

可笑!

可笑至极呀!

“主子,今晚还行动吗?”崩雷公式化地询问道。

这时候,天空突然又划过一道闪电,仿佛一条银色的蛟龙在天空中飞过,落到地上……

幽白的光芒一闪而过,让宇文辙那张绝美的脸看起来多了几分森然。

“不用了,反正她有免死金牌,死不了。”他挥挥手,漫不经心地说道。

***

天牢

周璇蜷缩在角落里,皱着眉头,睡得很不安稳。

隐隐约约中,她似乎听到了打雷的声音,整个人忍不住瑟瑟发抖。

她害怕打雷。

因为多年前,有一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一道雷劈中了她的搭档,那个原本生龙活虎的彪形大汉一瞬间便被烤焦,丧失了生命……

周璇虽然也是特工,执行过很多任务,但她的任务基本上都是跟催眠有关,并不直接杀人,所以她从未见过一条生命彻头彻尾地从她面前逝去……

从此,她便留下了阴影。

她看了很多心理医生,甚至还进行过自我催眠治疗,然而效果甚微,直到后来遇到了师父,那个顶级的催眠大师简心理医生……

病情虽然有所好转,但是每到打雷的时候,她还是会不自觉地害怕。

“璇璇,你怕打雷?”

隐隐约约中,她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耳畔想起,带着磁性,特别地好听……

睡梦中,周璇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好似一只八爪鱼,紧紧地往那人身上钻,

那人似乎愣了一下,动作微微一顿。

不过终归,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将她纳入怀里,轻轻地抚着她的背。

他的身上有淡淡的清香,那种熟悉的味道闻了会让人安心,好似有他在,就算天塌下来都不会有事

一般……

周璇紧蹙着的眉心缓缓舒展开来,表情变得安静而又祥和,呼吸也平稳了下来……

看样子是又睡熟了,很安心的样子……

******

景元二十一年六月十五,距离斩首还有五天。

天牢依旧昏暗一片,分不出是白天和黑夜,周璇又浓又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然后缓缓睁开眼睛,漆黑的双眸清明无比。

昨晚,好像下了一场雷雨。

通常只要是雷雨夜,她注定是要失眠的,可是昨晚她却睡得很好,恍惚中好像有个人一直抱着她,安抚她……

那个人是……宇文辙……

怎么可能?

她居然梦到宇文辙了……

周璇觉得好笑!

难道是昨晚演戏演过头了,导致自己也入戏了,真的以为自己和宇文辙成爱侣了?

呵呵……

这真是一个冷笑话!

要知道,宇文辙现在说不定正在和他的诺小姐你侬我侬呢!

周璇笑了笑,决定不再去想。

她坐起来,却突然觉得不对劲,整个人毛毛的,黑暗中,好似有一双眼珠子在盯着她……

周璇挑了挑眉,没有转头,却已经猜出是谁了。

“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现在应该还没到晚上吧。”

她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兴味十足的笑。

“太子殿下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已经崩溃了!如果没崩溃的话,就让我再打击你一下。”

那人一笑,声音听起来慵懒而又妖娆。

周璇挑了挑眉,心里觉得好笑,她都快要斩首了,宇文轩居然还不放过她,就为了讨周夏音欢心?

周璇不明白周夏音到底哪里好,居然能让宇文轩如此死心塌地!

是她不懂得欣赏周夏音的好吗?

还是宇文轩的眼光有问题?

“他为何不亲自来?”

周璇若有所指地问道,带上周夏音,再来奚落她一次效果不是更好吗?

“他还有些棘手的事情要处理,脱不开身。”那人风轻云淡地说道。

“我们太子殿下这么忙都不忘记打击我这个死刑犯,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很荣幸?”周璇那艳若桃李的红唇轻轻一抿,浅浅一笑,终于转过身,看向来人,道,“那么你打断怎么替太子殿下打击我呢?”

“怎么打击?调--戏你一下如何?”

红衣男子如剑修眉一挑,狭长的凤目流光溢彩,勾起那殷红如春日指头初绽的樱花般的红唇,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好似散发着银白荧光。

说话间,他强有力的手臂已不客气地揽住她不盈一握的小蛮腰,靠着她耳边坏坏地吐气。

那灼热的呼吸烫得周璇浑身难受,她连忙伸手推开他。

“沐公子请自重,外面的狱卒还看着呢!”

“看着就看着呗!反正沐风轻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我的名声可不比宇文源好……”

沐风妖娆的丹凤眼微微一勾,整个人如妖似魅。

他说的没错,如果说宇文源是大魏第一纨绔的话,沐风便是大魏第一风--流。

自古才子多风--流,身为东都第一才子的沐风作风轻佻也没什么奇怪的。

“沐公子做人要有个度!我再不济也是齐王妃,染指王妃可是重罪……”

周璇不着痕迹地躲过他,一脸镇定地说道。

“恩。王妃。快要被斩首的王妃!卑职见过王妃!”

沐风戏谑一笑,竟认认真真地给周璇行了个礼,妖娆的眸子弯弯的,好似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的唇,让那张俊美的脸看起来愈发的妖冶。

周璇知道他这么做是带着六分戏谑四分嘲讽,不过她完全不在意,甚至还一脸自然地对他说了句:

“沐公子不必多礼,地上凉,赶紧起来吧。”

沐风红唇一勾,站起来,再次上前抓住她的小蛮腰,周璇想躲,只可惜这一次没躲过。

“唔——好香啊……”他凑到她的身上闻了闻,一脸陶醉地闭上眼睛,“怎么坐了这么久的牢,还这么香……璇儿真是个宝……难怪慕容公子喜欢得要紧。”

一听到慕容公子四个字,周璇的心微微一沉,淡淡道:

“沐风,放开我。”

“不放!我还没闻够呢!”他漆黑的双眸散发着妖冶的光,“太子可真是暴殄天物,居然费尽心思让你这么个水灵灵的可人儿坐牢,要是换了我,肯定是费尽心思把你往床上拐……”

他的语气越来越轻佻,手脚也开始不规矩地乱动。

“往床上拐?”周璇漂亮的小嘴微微一勾,双眸带着十足的戏谑,“沐公子把我拐到床上干嘛?讲故事哄你睡觉吗?”

沐风闻言脸色一变,放开周璇,骨节分明的手指往她前方一伸,道:

“解药。”

今天又是十五月圆,自从上次被周璇暗算之后,每个月十五他都必须服下解药,持续一年方能解毒……

所以,周璇一直在等他!

等他过来取解药,等他救她出去。

“拿去。”

周璇并没有拿乔,她大方地将解药放到沐风的手里。

他的手很白,和他的脸一样,白得熠熠生辉,好似散发着荧光一般。漆黑的药丸放在上面格外的明显。

周璇正想抽挥手,孰料他却用力一握,骨节分明的大手包裹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有一股莫名的热流在他们之间流淌,阴沉沉的天牢也变得热烈了起来。闷热酸腐的空气中竟多了一份旖旎。

周璇没有抽回手,而是眯起眼睛,冲着他露出一个苦恼的笑:

“沐公子,再过五天我就要斩首了,我死不要紧,可是谁帮你炼制剩下的解药呢?”

她的声音很动听,带着淡淡的哀愁。

“你是想让我救你出去?”

沐风那两道浓得化不开的眉毛稍稍上扬,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璇。

周璇没有直接回答他,她朝露一般清澈的眼睛平静地凝视着他,愁容满面:

“沐公子,我已经把药方写好了,等我死后,你可以找其他大夫或者炼药师帮你炼制解药。只是这个药的火候不大好把我,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否则不但解不了你的毒,反而会害了你的性命。哎——”

讲到这里,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一脸遗憾地说:

“如果可以,我也很像把火候写出来,只可惜这个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哎——沐公子啊,你说如果我死了,你可怎么办呢?”

周璇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里写满了不舍,那样子看起来仿佛临终前还挂念着他。

好让人感动!

沐风妖魅的眼眸闪过一丝精光,红艳艳的唇微微一勾,妖娆无比地看着周璇,道:

“璇儿,这么说来若我不救你,岂不是一辈子不-举了?你这是威胁我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