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三十章 我爱上宇文辙了10000+

景元二十一年六月十四,月上中天,皎洁而又温柔,柔和的月光将夜晚烘托得宁静而又祥和。

晚风轻抚,轻轻地吹动树枝,树丫上有斑驳的黑影,好似零星的碎条儿挂在树丫之上。

天空上镶嵌着小巧的星星,像一双双可爱的眼睛。

林间,萤火虫轻轻飞舞,好似陨落人间的星子该。

“抓不到——真伤脑筋呐!”

一个惊才绝艳的男子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挠挠头,一副烦恼的样子。

“你们这些调皮的破虫子呐……”

他的话刚出口,眼睛突然微微一眯,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蹂。

前方亮起了一盏灯笼,提着灯笼的是一个女子,她身着鹅黄色长衫,手挽同一色系的软纱,青丝高绾,款款而来。

宇文勋一挑眉,道:

“姑娘留步呐!前面是个和尚庙,你一个妇道人家的,深夜入那狼窝,实在危险呐!”

这人……

亏得法缘寺主持对他器重有加,赞他颇有佛缘,谁知他竟如此胡言乱乎诋毁法缘寺……

真是无可救药!

周夏韵娥眉微微一样,那不点而赤的红唇微微一抿,笑不露齿。

“见过四皇兄。”

宇文勋上前一步,借灯笼的光对着来人一阵打量,方才认出来,道:

“原来是太子妃呀!不敢当!不敢当!别说草民现在只是庶人一个,就算不是庶人也经不起你当朝太子妃一拜呐!”

他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想上前扶她起来,又想起男女有别,往后退了几部,手足无措、诚惶诚恐。

和他的惊慌失措相反,周夏韵则大大方方地站起来,削葱玉指轻轻拂去裙子上的草屑,抬头,那双秋波一般的眸子柔柔地看向宇文勋,道:

“四皇兄,戏演够了吗?”

“太子妃这句话草民听不懂……草民惶恐呐……”

“四皇兄,就别演了。你我自幼认识,虽无青梅竹马之情,但你是什么样子的人,我还是很清楚的,而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明人面前何必说暗话呢?”

周夏韵娥眉一挑,笑容中带着七分清尘,三分艳丽。

“噗——”

宇文勋“噗嗤”一笑,收敛了刚才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眼神也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么太子妃深夜来访有何指教?”

私自出宫与礼不合,若被人发现,就算她身为太子妃也免不了一番惩罚。

宇文勋肯定,她找他绝对有事!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事。

周夏韵没有和他兜圈子,取出一叠东西,递过去。

“这是宇文轩下属几位要员徇私受贿的证据,我想里面一定有你想要的。”

宇文勋低下头,看着周夏韵递过来的东西,眸中多了几分兴味,抿嘴一笑,他露出一个流光溢彩的笑:

“太子妃你这是要借刀杀人吗?”

“那也得看你这把刀锋利不锋利。”

周夏韵抿着唇,大方地回他一个艳丽的笑容。

“啧啧……最毒妇人心呐!我们太子殿下如果知道自己的枕边人这么出卖他,只怕是要失望死了呐。”宇文勋感慨颇深,大叹世道不古,人心日下!

周夏韵在他的嘲讽中面不改色:

“四皇兄过奖了!不过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而已!”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然而这种平静绝非一朝一夕练成的,是经历了无数个不眠夜,泪湿枕头之后,方才铸造的铮铮铁骨。

曾经,她也是怀揣着少女之梦嫁过去的,幻想着与那个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可惜现实击碎了她的梦,逼着她一次次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到最后,她想,既然他不爱她,那她也别无所求,只求肚子里的孩子能健康长大。

她已经决定把一切都让给他们,只求孩子平安,可谁知他们竟连她的孩子都不放过……

宇文轩,你既然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下得了手,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可是太子妃凭什么认为我会愿意做你的刀呢?”

宇文勋眉心微挑,说话间他上前一步,萤火虫照得他那张脸忽明忽暗,竟生出几分阴森恐怖来。

周夏韵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她粉面含笑,眼里透露出洞悉一切的自信。

“四皇兄难道就不想回宫看看吗?淑妃……哦不,淑贵人现在处境可不是那么好哦……你若不回去,或许还会更加不好……”

周夏韵的语气听起来很缓和,像是在游说,可同时却也有威胁。

她的意思,宇文勋听得懂,可他不怒,似笑非笑地打趣她:

“你敢吗?”

周夏韵盈盈一笑,温婉而甜美:

“虽然做了很多年乖乖女,但是

我的手段,相信四皇兄应该还是记忆犹新。”

这个女人……

世人皆知周家二小姐性格温柔婉约,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当之无愧的大魏第一才女。

然而,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宇文勋想起昔日年少,随父秋围,不幸迷路,亲眼目睹当年不过七岁的她徒手打死一只老虎。

那时,他方才知道这个外表温顺的女人有多残忍和可怕!

从那以后,见到她,他基本上看到她都尽量绕着走……

“哎——”宇文勋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告诉我一个道理,绝对不能得罪女人呐!尤其对方还是个打虎英雄,要不然真的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呐……”

他说“打虎英雄”时候,语气中带着戏谑。

周夏韵莞尔一笑,那是个意外。

不过,她完全没有把宇文勋的嘲讽放在心上,依旧浅笑冉冉道:

“这只能怪宇文轩做事不够严谨,才让我抓到漏洞!我相信四皇兄比他聪明多了……”

她说话的时候双眸含笑,声音很淡,听不出情愫,可实际上,她是悲伤的,一种近乎绝望的悲伤,

若非别无选择,她又怎么会与结发丈夫走上对立面呢?

“所以我早就说了,韵儿你眼神不好!我要是你,我宁愿嫁给宇文辙。”

宇文勋若有所思地说道。

他这话绝非空穴来风,昔日太后本是想将周夏韵指婚给宇文辙的,不知道周傲华从中做了什么,方才导致了今日的局面……

“嫁给宇文辙?”周夏韵嘲讽一笑,“那我现在就在天牢里等死了。”

周夏韵耸了耸肩,该说的话说的,该做的事也做了,她也该回去了。

“宇文勋,如果可以,看在我给你提供了这么多东西的份上,留周璇一命。”

宇文勋没有回答,周夏韵也没有停留。

他们不约而同地消失在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山林间,一片静谧祥和,萤火虫在夜空中轻轻起舞,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是蟋蟀凄切的叫声,仿佛这里从未来过人。

*****

法源寺前方的庭院中,烛火轻轻摇曳,宇文勋将周夏韵送来的东西看了一遍。

“居然把丈夫的罪证收集得这么齐……小林呐!你说这世上怎么有这么恶毒的女人呐!”

宇文勋一边说,一边去寻觅林阮的身影,却见林阮刚刚换好了夜行衣从里面走出来。

“这是干嘛去呐?”

“救璇璇。”

林阮毫不掩饰地回答,她从来不在宇文勋面前说谎。

“非要用这么残暴的方式呐?就不能等等呐?”宇文勋用手支下巴,漂亮的眸子眯成一条线。

“再等,只怕要替璇璇收尸了。”

林阮丢下这句话,便夺窗而出了。

好端端的门不走,从窗户里跑,真不雅观呐!

真是个心急的那丫头……

宇文勋叹了无奈地摇摇头,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阻止她。

*****

天牢

周璇盘腿坐在地上,闭着眼睛,专心修炼《凌波神决》。

“璇璇,你倒是镇定啊!再过几天就要被斩首了,还有心情练功!”

这俏皮的声音,调侃的语调,周璇不用睁开眼睛都能猜出是谁。

狱卒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紧张地站起来,四处张望。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丁点儿声音,更不见人迹,若不是刚才那声音一场清晰,他们都要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大胆贼子,还不现身?”狱卒状着胆子,吼道。

“呼——”

突然有一阵阴森森的风吹过来,天牢内的烛火突然一下子全都熄灭了。

诡异的气氛在迷茫。

黑暗,加剧了恐惧,狱卒的心都提了起来,可他们毕竟也是见过场面的,依然镇定地喊道:

“不要装神弄鬼,快给我出来!”

“我就在你后面呀!”

一个娇俏无比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清冽而又动听,仿佛黄鹂轻啼,异常动听。

狱卒转过头,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站在眼前,手里拿着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眼含春水脸如凝脂,瓜子脸、樱桃口、漂亮的平眉灵气十足,灵活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带着几分调皮,几分淘气。

狱卒一愣,这张脸,不正是王妃吗?

他们下意识地转过头,想要去查看周璇是否还在狱中,这时候,飞燕伸出手,不客气地朝着他们的后脑勺劈过去。

几个身材高大的狱卒轰然到底。

“真没用!”

她调皮地冲着昏厥过去的狱卒吐吐舌头,然后拍拍手,走

向牢房,从腰间拿出一根铁丝,伸入锁眼,转了几下,便听到“咔——”的一声,那锁便一下子就打开了。

“几年没来,大魏的天牢真是愈发不像样了。”

百里飞燕一脸鄙夷地感慨道。

周璇无语,哪里是大魏的天牢不像样,明明是姑娘你太妖孽了吧!

百里飞燕,江湖人称偷王之王,武功高强,尤其是轻功,绝对排得上前五,这个说起来还要感谢云亦岚的多年追杀。

周璇正想开口吐槽她两句,这时候,一抹倩影闯入她的视线,有那么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来人一身黑衣,面容冷峻,截然不同于当年的阳光开朗,可是周璇却一眼就认出了她。

阮阮……

林阮的目光落到百里飞燕身上,好看的眉心微微一蹙,冷峻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握着剑的手紧了紧。

她不认识百里飞燕,可百里飞燕却听周璇提起过她,她还曾帮周璇四处寻觅林阮,所以只是看了一眼,百里飞燕便认出来了。

她连忙摆着手,道:“自己人!自己人!”

林阮没有说话,她看了看周璇,又看了看飞燕,终于吐出一句话:

“你是周家的人?”

飞燕和周璇有七分相像,林阮理所当然地认为她们是姐妹,看她的样子跟周璇感情挺好的,但是她不记得璇璇跟周家的人这么好……

难道说五年来,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百里飞燕。”

周璇报上飞燕的全名,她知道不需要多作解释,只要是混江湖的,很少有人没听过百里飞燕这四个字。

“飞燕,这就是阮阮。”

周璇走过去,拉住林阮的手,认认真真地凝视着她,好似怎么看都不够一样。

“阮阮!太好了!真的是你!你还活着……你没有抛下我……”

言罢,她激动地伸出手抱住林阮,感受到她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的,周璇一颗心久久不能平静。

“喂——周璇,你是不是太偏心了,明明是我先来的!你却只顾着看阮阮,都不管我!好伤心……”

飞燕不满地跺脚抗议,佯作要哭的样子,可不但流不出半滴眼泪,甚至还笑场了。

林阮眨了眨眼睛,深深地看向周璇,道:

“璇璇,跟我走。”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更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然而,周璇却站在原地不动。

“我不走。”

她摇摇头,说得非常坚定。

“不走?”林阮皱起眉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璇,“再过六天你就要被斩首了!再不走就是死路一条!”

“就是呀!璇璇,你再不走,我以后想吃你做的菜都得找阎王爷批准了!”

飞燕努努嘴,幽默地说道。

然后她也不管周璇愿意不愿意,拽着她就要往外面走。

“飞燕,阮阮,你们快走吧!大魏的天牢没有你们想的那样简单,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的,我不能连累你们!”周璇说道。

“可笑!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我百里飞燕一个打他们一千个!”飞燕冷哼一声,嚣张地说道,“周璇,少废话!以姑娘我的实力就算拖上你这个拖油瓶,也一样以一抵百!更何况现在还有阮阮相助呢!”

“飞燕,你别说了!我不会跟你走的。”

周璇却依然坚定地摇头,事情并没有飞燕想的那么简单。

“璇璇,你不要跟我说怕连累我之类的话!我百里飞燕若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保护不了,以后还在怎么出来混啊!当初我就是听你的忽悠,才没带你走!现在好了,你都快被问斩了,我若再不带你走,只怕明年的清明节我要给你扫墓了!”

这一次,百里飞燕的态度特别坚决,璇璇虽然聪明,但是这皇宫里的人一出生就开始斗,和他们比起来,璇璇还差一大截,她不能再让璇璇处在危险之中。

“飞燕,我不是怕连累你,而是……我不能走。”

周璇摇了摇头,平静地抽回自己的手,态度异常地坚决。

“为什么?”

百里飞燕皱起眉头,她想明白、更想不通周璇为何不跟自己走。

昔日,璇璇出嫁为了赌慕容莫问对她的感情,如今已经明确慕容莫问不会再管璇璇的事情了,一切便变得毫无意义了……

在百里飞燕看来周璇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林阮突然咬下双唇。

“璇璇,你不走,难道是因为宇文辙?你爱上他了?”

不是!

周璇下意识地想要脱口而出,可是当她的目光落到林阮熟悉的脸上之后,突然改变了主意。

她知道林阮也喜欢慕容莫问……

如今,她既然已经决定放下慕容

莫问了,不如就让她误会她喜欢宇文辙好了!

虽然自己这辈子注定得不到爱情了,但是她希望自己的好姐妹,能够得到爱情,得到幸福……

她还记得当年,在雪地里,那个笑靥如花的红衣少女苦苦哀求她家公子救自己一命……

对周璇来说,林阮是朋友,更是恩人!

若没有阮阮,她早已是周夏音手下的一缕亡魂,又哪来今日的璇璇……

这么多年来,周璇一直放不下慕容莫问,可不久前,她终于下定决心割舍这段感情,一方面固然因为这段感情的绝望和无奈,但同时她也不否认还有一个因素,便是阮阮……

周璇会这样想,林阮肯定也会这样想!

以周璇对林阮的了解,她一向不喜欢与人争,如果她认为自己喜欢慕容莫问的话,就算她再喜欢慕容莫问,也会选择放弃的……

这就是阮阮,那个十一年前不顾一切救她的红衣女孩!

周璇不知道五年前她去了哪里,但她知道这五年来,她一定吃了很多苦,否则,昔日那个笑靥如花的红衣女孩不会变成如今这般冷漠、不苟言笑的模样。

所以,周璇希望她能幸福!

不管慕容莫问是怎么想的,周璇不希望林阮失去希望,至少不要因为自己而放弃。

于是,她点点头,略带娇羞地说:“是的。”

“不会吧!你爱上宇文辙了!”

林阮还来得及说话,飞燕已经被吓得大叫出来了。

周璇连忙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巴。

“嘘——小声点!你想全世界都知道百里飞燕来这里劫狱啊?就算你武功盖世,不怕他们!但至少,你应该不想让云亦岚知道你的下落吧……”

周璇近一个月来一直被关在天牢里,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当飞燕还被云亦岚追杀。

熟不知今非昔比,以前的追杀,早已演变成逼婚了……

不过结果还是一样的,一提到云亦岚,飞燕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她是绝对不能让他找到的!

以前不能!

现在更加不能!

“璇璇……人家只是惊讶嘛!”飞燕放低了声音,小声地说,“虽然你能从慕容莫问的阴影里走出来是好事,但是也不能鬼迷了心窍爱上宇文辙啊……那家伙比慕容莫问还要糟糕好不好?而且他还有病……璇璇,听话!没爱情,咱们又不是过不下去!要不你来爱我吧!我比那些臭男人靠谱多了,我一定一心一意只爱你一个……哎——如果你实在接受不了女女恋的话,那咱们找个痴情、专一、阳光、正常的好男人来爱好不好?”

其实飞燕的观点周璇都认同,她已打定主意不再为任何人敞开心门了,没有爱情,她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可是,为了阮阮,这出戏还是得继续演。

周璇叹了一口气,装作无奈的样子:

“哎——飞燕,你讲的都对!但是你却忘了一点,爱情是没有理由的呐……我也知道宇文辙不能爱,可我就是爱上他了,你说怎么办?”

她一脸无助,俨然一个怀春的少女。

飞燕皱着眉头,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璇璇,就算你爱他,也不能不要命啊!乖——咱们先逃出去,到时候我帮你一起去追宇文辙……”

朋友做到这个地步,飞燕忍不住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可偏偏周璇却还是不依不饶地摇头,她说:

“你们走吧。我在这里等他。他说过会救我出去的。我相信他,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林阮见周璇如此执着,好看的眉心也跟着皱了起来,她走到周璇身边,双手抵着她的肩膀,双眸认真地凝视着她,一字一顿地说:

“璇璇,你醒醒!如果他真的在乎你的话,早该为你洗脱冤屈了,而不是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一边说,一边认真无比地看着她的眼睛:

“璇璇,你一向都很清醒,你应该知道宇文辙和周家有仇!就算周家待你不好,可你终归还是周家的人!如果有一天,他要将周家赶尽杀绝,你认为他会放过你吗?璇璇,你别傻了好不好?”

林阮叹了一口气,那双如水秋眸不再麻木,此时带着浓浓的担忧和无奈。

因为跟着宇文勋,她对宇文皇族以及大魏世家之间的恩怨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所以,她得知周璇爱上宇文辙之后,便满满的全是担心。

自己的这个好友平时那么精明,可到了关键时候怎么就这么傻呢?

“什么?宇文辙跟你们周家还有仇?”

飞燕闻言再次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周璇柔若无骨的小手,脸上的担忧更加浓了。

“璇璇,指不准这次就是他从中作梗!怕只怕你在这里受苦受难,他现在正在某个地方庆祝呢!”

“不!他不会的!我相信他。”

周璇的眼神特别坚定,那表情就像一个坚信丈夫不会背叛自己的傻女人。

她说:

“阮阮,飞燕,你们都回去吧!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平平安安地从这里走出去的。”

飞燕见她一副执迷不悟的样子,彻底抓狂了。

“璇璇,你说你挺聪明一个姑娘,怎么一遇到爱情你就犯糊涂呢!宇文辙那个病秧子有什么好的呀!你居然为了她连命都不顾!算了,不管了!再说下去,只怕真要惊动守卫了!先敲晕她,直接打包带走吧!”

飞燕和林阮交换了一个眼神,说道。

周璇见状立马往后退了一步,通过林阮和飞燕的表情以及反应,她知道她们是真的相信自己是爱上宇文辙了!

这就够了……

而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她们走!

飞燕说得对,她们如果再不走的话,恐怕真的要惊动守卫了,到时候就麻烦了。

百里飞燕武功高强,林阮的功夫也不弱,但是那么多御林军涌过来的话,只怕要脱身也没那么容易……

于是,周璇决定先打消她们的疑虑。

“你们看这个。”

周璇从腰间取出一块明晃晃的金牌。

林阮和飞燕皆是一愣,然后她们不约而同地揉了揉眼睛。

飞燕从周璇手里将那块金牌拿过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打量了一遍。

专业的偷儿,通常都具备鉴别宝物的能力。

百里飞燕是偷王之王,自然也是一流的鉴别家。

“竟然是真的。”她查看完毕之后,发出一声惊叹,“我说你怎么这么淡定,原来是因为有免死金牌在手啊!”

“你也不早说,害我们白担心一场……”

林阮嘴里虽然埋怨周璇,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现在你们不用担心了吧。”周璇笑了笑。

“是他给你的吗?”

林阮关切地问道,这个他指的是宇文辙。

周璇没有直接回答,笑而不语。

这时,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看样子守卫发现这里的不对劲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璇璇,你自己小心!”

周璇的性格她们是了解的,她要是倔强起来,十辆马车都拉不回来,既然她有免死金牌,她们也就放心了,只希望这丫头这一次能幸运一点,别再受伤了。

“璇璇,要是那个病秧子敢伤害你跟我说!我去帮你教训他!”

临走前,飞燕依然有些不放心,嘱咐道。

周璇回她一个淡然的笑。

宇文辙再怎么对她,对她来说也不过是多了一道难题而已!

没有爱,哪里谈得上伤呢?

飞燕临走前给狱卒解了穴,守卫进来,发现一切无恙之后,便离开了。

天牢昏暗依旧,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周璇席地而坐,平静的双眸温润玉如,嘴角含笑,宁静祥和,一点儿也不像即将被处死的人。

明儿,就是月圆之夜了!

那个人也该来了……

又一场好戏即将上演,周璇,加油!

***

十四的月亮已经很圆了,挂在天空,像一个大大的玉盘,把银光洒下人间。

院子里有曲水流觞,在宁静夜里,淙淙流水显得格外明显,伴随着幽幽虫鸣,让这个坐落于繁华东都的院落看起来更像远离俗世的世外桃源。

杨墨瞳端着酒走在回廊上,她擅长酿酒。

雁回楼有世上最好的酒,所以无论社会名流、江湖侠士但凡爱酒的,都知道雁回楼杨墨瞳。

只可惜,杨墨瞳已经很多年不为客人酿酒了,她酿的酒只给一个人。

还记得多年前的一个月圆之夜,他闯入她的心中,从此便生了根,再没有离开过。

他很少喝酒。

他说喝酒伤身。

可是除了酒,杨墨瞳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东西能给他,所以只要他来,她依然会将最好的美酒端上来。

他虽然很少沾酒,不过并没有拒绝她,任由她将酒放在旁边。

酒香弥漫了整个房间,有时候,他会夸上一句:“墨瞳,这酒真香。”

短短的一句,或许对他来说只是随口一说的漫不经心,可是却足已让她雀跃好几天了。

“墨瞳姐姐,你进去跟辙哥哥说,让他放我出去好不好?”

曲折的回廊上,杨墨瞳遇到了云玉湖,她皱着一张小脸,可怜巴巴地乞求道。

杨墨瞳叹了一口气,云玉湖求错人了,她在他面前哪里有说话的份。

“云小姐,不让你出去的是云公子,不是辙公子。我觉

得你应该去找云公子。”

“找不到呀!如果能找到他,我还在这里吗?”

云玉湖扁着嘴,在心里把云亦岚骂了无数遍。死哥哥,坏哥哥,臭哥哥,*的暴君!

“那么我呢?云又没关着我!干嘛不让我出去!不行,我们得去找他理论!”

薛进画气呼呼地拍着一大腿,该死的宇文辙,居然敢关着他!

他们随着杨墨瞳一起冲进屋,杨墨瞳放下酒之后便识相地告退了,薛进画则气势汹汹地冲到宇文辙面前,大叫。

“宇文辙,你这个卑鄙小人!你关着我不让我出去干嘛!不会是怕我见小璇璇了,小璇璇会爱上我吧!”

此时,崩雷正在跟宇文辙汇报,看到薛进画冒着火气冲过来,下意识地停了一下。

“继续。”

宇文辙修长的手指扣了一下红木桌面,直接把气势汹汹的薛神医薛大侠当空气。

好在崩雷训练有素,并没有因为薛进画的闯入乱了思绪,忘了刚才讲到哪儿。

他有条不紊地继续说道:

“根据天牢那边的消息,刚才有两个高手进天牢想带王妃走,其中一个就是偷王之王百里飞燕。”

“哦?”宇文辙挑了挑眉。

原本正欲大吵一场的薛进画听到“百里飞燕”这四个字,也停止了争吵,聚精会神地看着崩雷。

“这个女人居然还在东都?”

云亦岚发誓上穷黄泉下碧落,掘地三尺非把她找出来不可!为此他特地回幽云城,召集人马,打算进行地毯式搜索……

可是这个女人居然还敢留在东都!如果云知道,不知道作何感想……

好玩!

薛进画越想越兴奋:

又有戏看喽!

“没想到小璇璇还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呀!小璇璇跟她走了吗?”薛进画兴奋地问道。

他的问题也是宇文辙的问题。

“没有。”崩雷如实回答。

“为什么?”薛进画大叫,“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居然不走!小璇璇是傻了吗?”

崩雷没有理会“哇哇叫”的薛进画,他看了宇文辙一眼,木然地说:

“王妃说她要留在这里,因为她爱王爷,她相信王爷一定会救她出去的。”

“噗——”

薛进画喝到一半的茶一下子喷出一米开外,溅到了宇文辙身上。

若是平时,宇文辙肯定会毫不留情地还他一个无痕飞刀,然而今天,他竟然没有这么做。

月光下,那个白衣男子深不见底的双眸中先是震惊,随即而来的是毫不掩饰的喜。只见他拿出一张帕子,轻轻地擦拭身上的水珠儿,嘴角轻扬,看得出来心情似乎不错。

不过宇文辙这个样子却把薛进画吓得不轻。

这厮怎么突然这么反常啊?

宇文辙一向有洁癖,如果现在他冲上来碾轧他,薛进画倒不意外,然而他什么都不做,反而让薛进画非常不安,总觉得他在挖陷阱让他跳……

宇文辙慢条斯理地擦掉被薛进画喷起来的水,转过头淡淡地看向云玉湖,道:

“小玉,你们女孩子都喜欢把自己的心里话跟闺蜜讲吗?”

“恩。”

云玉湖点点头,她虽然没有闺蜜,不过她觉得如果她有闺蜜的话,她肯定会找她诉说烦恼的。

宇文辙眼里的笑意更加浓了,他饶有兴味地看向薛进画,若有所指地说:

“看来某人是自作多情喽。”

薛进画一直沉浸在不小心喷到宇文辙的恐惧中,现在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家伙一直对自己下午说的话耿耿于怀呀!

哈哈!

瞧他一副恨不得昭告全天下“她喜欢的是我”的样子,薛进画忍不住鄙夷地吐出两个字:

“幼稚。”

***

乐乐:又是万更,有木有?谢谢临风的红包!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