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三十章 周璇你居然敢骗我10000+

“周璇,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天牢里,周夏音倚在宇文轩怀里,甜甜地冲着周璇笑,那笑容仿佛春日里迎着朝阳绽放的迎春花,灿烂无比,同事也带着浓浓的得意之情。

周夏音低头看向自己空荡荡的袖口,那里本该有一张漂亮的巧手,白若削葱、骨节分明……

可如今却只剩下可怕狰狞的伤疤!

她恨!

都是周璇这个贱人害的蹂!

这几天来,周夏音恨得牙痒痒,做梦都想着把周璇大卸八块!如今终于如愿,她心情大好!

想着再过六天,周璇就是身首异处了,她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三姐姐,我怕你一个人在牢里孤零零地等死太可怜了!所以来看看你……”

她以为在宇文轩怀里,艳若繁华的小脸上带着恶毒和得意。

周璇一直不明白周夏音为何这般憎恨自己,一穿越过来就差点被她打个半死,之后十天一小闹,一个月一大闹,周璇早就习以为常了,说实话,她下毒的技术有一半都要归功于周夏音。

只是她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自己有得罪过这个妹妹……

“五妹妹,来就来嘛!干嘛还带个人来!是怕全天下不知道你这个小姨子爬上姐夫的床吗?”

周璇挑了挑眉,饶有兴味地看向宇文轩,她一向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既然周夏音送上门来,她也就不客气了。

宇文轩奇怪地凝眉看向眼前这个奇怪的女人。

天牢幽暗的烛火下,她静静地站着,嘴角含笑,仿佛一朵迎风绽放的梅花,不畏风雪,不畏寒冷。

还有六天她就要被处死了,一般人在这个时候通常是万念俱灰,而在她的脸上,他竟看不到一点儿害怕悲伤……

“周璇,死到临头了还敢胡言乱语!”周夏音恼羞成怒。

从小到大,周夏音和她吵架她都懒得理,若真要吵,她怎么可能输呢?

只见周璇柳眉飞扬,冲周夏音露出一抹风轻云淡的笑:

“五妹妹,你别这么激动!这也不是坏事啊!自古以来就有娥皇女婴,共事一夫的佳话!五妹妹你这么紧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做了什么苟且之事恼羞成怒呢!”

周璇这话看似温和,实际上却击中了周夏音的软肋。

大魏民风虽然开放,可女子未婚便和男人做出那种事情终归不光彩,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的姐夫呢?

周夏音气得涨红了小脸,跺着脚,半天说不上话。

周璇有些惋惜,才这么两下就接不下去了,真没战斗力……

这时候,宇文轩不着痕迹地将周夏音揽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体贴地安抚她起伏的情绪,眼里全是宠溺。

“本宫会娶音儿的,怕只怕你三皇嫂到时候已不在人间了,否则本宫倒不介意请三皇嫂你过来吃喜酒。”

真不愧为太子殿下,一出言就直击软肋,提醒周璇死期将至。

有什么比死更加可怕的呢?

可周璇却不怕。

“既然是太子殿下您的婚事,三皇嫂我就算变成鬼,也要先吃了你的喜酒再投胎!”她眉一挑,笑靥如花,“放心放心!太子和五妹妹大婚那天,你三皇嫂我无论是人是鬼,都会出席的。哦,对了,就算五妹妹不是嫁给太子殿下,我也会去的!你我姐妹一场,情深意重,姐姐我变成鬼都不会忘记去参加你的婚礼的……”

一句话叫做“我变成鬼都不会放过你!”,其实周璇觉得这句话没有太大杀伤力。

或许刚说的时候会给对方造成冲击力,可时间久了,就会被遗忘!

而她不同。

她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都点的这么命,她相信若自己真的死了,将来周夏音大婚,绝对没法安心……

果然被周璇这么一说,周夏音只觉得脊梁发冷,就连宇文轩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这女人是什么意思?

“周璇,你现在如果好好求我们,或许我们会考虑替你求情。”

周夏音倚在宇文轩怀里,冷声说道,她讨厌周璇总是这么一副平静淡然的样子,她就想着有一天,周璇跪在她面前给她磕头、赔罪,然后她再狠狠地踹她一脚。

她的这么点小心思周璇又岂会不知道,周夏音想要看她低声下气的样子,她非要挺直腰杆,气死她。

于是,她学着革命烈士英勇就义之前的标准姿势,挺直腰杆,大义凛然地说:

“我周璇是个有骨气的人,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其实骨气值多少钱呢?

如果抛弃尊严能活下去的话,她也是可以考虑的。

只可惜,她不傻!

还不至于把自己的尊严傻傻地拿出来给别人践踏!

“哈哈哈哈哈哈……”

周夏音被周璇

气到了极点,反而笑了出来。

她大笑,笑得一张原本俏丽的小脸都扭曲了。

“周璇,你该不会还寄希望于宇文辙吧?你还等着他来救你?”周夏音伸手指着周璇,嘲讽地说,“那个废物自从从天牢里出来之后已经病了大半个月了,我猜他活不了多久了……你还指望他救你!真是痴心妄想!你以为每个人都跟太子哥哥一样有能力啊……”

说到这里,她开始一脸崇拜地看向宇文轩。

本来周夏音心里只有沐风,不过经历这么多之后,她突然发现太子哥哥也不错!

沐风虽然好,但是他对自己总是爱理不理,哪像太子哥哥,总是这么宠她,爱她,还不惜为了她连孩子都不要……而且他还是太子,身份高贵,自己如果嫁给她,他日他登基即位,她便是皇后,母仪天下……

想到这里,周夏音的虚荣心也跟着膨胀了起来,一脸陶醉地依偎在宇文轩怀里,笑得那么幸福,那么夸张。

“周璇,你的那个病秧子齐王连我家太子哥哥一根头发都不如!”

这一刻,她突然特别自豪地抱着宇文轩的手臂,骄傲地对着周璇宣布道。

宇文轩眉一皱,他并不喜欢这个样子的周夏音,总觉得她和小时候相差太远了。

不过他还是将心里的想法压了下来,告诉自己音儿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是自己一眼就认定的梦中人,他要疼她爱她一辈子。

“太子哥哥,音儿想通了,音儿愿意跟太子哥哥共度一生!”

周夏音的话是对宇文轩说的,可说话的时候却是看着周璇,眼里充满了炫耀。

“太子哥哥,你会一辈子对音儿好吗?”

宇文轩眉一皱,下意识地看向周璇,他是个聪明人,又岂会看不出周夏音的用心。

其实他便不喜欢这样,可是……

哎——算了,只要音儿高兴就好。

“恩。”宇文轩轻轻点头,伸手揉揉她的柔软的发丝,一脸宠溺地看着她,“本宫会好好对音儿的。”

“太子哥哥真好!”

周夏音耀武扬威一般地冲着周璇扬眉,那表情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周璇想如果自己这个时候露出一脸嫉妒、或者一脸哀伤的话,那么这出戏就完美了。

只可惜她既不嫉妒,也不哀伤……

哎--

要怎么办才好呢?

周璇轻轻抿唇,笑呵呵地看着周夏音,道:

“如此,三姐姐我便恭喜五妹妹你觅得如此良婿,同时也恭喜太子殿下终于抱得美人归……”

说话间,她竟还彬彬有礼地冲着宇文轩盈盈一拜,行了个礼。

周夏音被气得嘴角微微抽搐,正欲发作,却听到周璇若有所指地说:

“五妹妹不高兴了?不会是因为姐姐我没生气吧?难道说你是专门为了气我才答应跟太子共度一生的?不会吧?我还以为你是因为爱他呢……”

“才……才没有呢……”

周夏音脸色一变,她虽然不聪明,却也知道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如果承认的话,哪怕宇文轩再宠她也会不高兴。

“太子哥哥,我很高兴的……”

她有些担忧地扯着宇文轩的衣脚,宇文轩没说话,周璇却已笑眯眯地开口:

“既然五妹妹这么高兴那就笑一个给你太子哥哥看嘛!让他知道你是真心爱他的,而不是为了气我……”

“周璇,你……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这话真是好笑!

明明是他们欺负她,怎么就成自己欺人太甚了?

他们在她被判死刑之后立马来奚落她,她不但没有生气还以德报怨,好心好意地祝福他们……

怎么就成欺人太甚了呢?

“音儿若不愿嫁于本宫不必勉强。”

宇文轩脸色一变,突然放开周夏音,转身朝天牢外面走去。

天牢昏暗的光线看不清那少年的表情,只是依稀辨出他模糊的背影单薄而又孤独,仿佛透着浓浓的哀伤和失落。

周夏音愣住了,一直以来都是宇文轩围着她转,他什么时候丢下过她……

她音急了,恶狠狠地瞪了周璇一眼——都怪这个女人挑拨离间!

“太子哥哥,等等我--”

周夏音心急如焚地追上去。

他们走后,牢房内终于又恢复了宁静,可是周璇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她秀丽的娥眉微微一蹙,对着空气淡淡地说:

“父亲大人若也是来落井下石的话,还是回去吧。刚才的一幕你也看到了,语言是伤害不到我的。”

狱卒闻言一愣,循着周璇的目光看过去,放才发现不远处的一根柱子后面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他一身银灰色锦缎暗纹长袍,浓眉大眼,留着文人常见的美

髯,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着几条皱纹,却依稀可以看出他年轻时的文质彬彬、玉树临风的样子。

他往那里一站,有着文人特有的儒雅,但同时又透露着那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威严。

此人便是当朝宰相、周璇在这个世界上的父亲,周傲华。

周傲华威严地看了狱卒一眼。

按照大魏例律,死刑犯有一次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如今宰相大人亲自来了,狱卒立马会意,打开牢房。

“牢房污浊,恐污了父亲高贵之躯,父亲有话在外面讲也是一样的。”

周傲华欲弯身进牢房,却被周璇阻止。

一股惊讶自周傲华眼里划过,他没想到周璇会这么对自己说话。

周傲华顿了一下,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璇儿在怪父亲?”

亲生父亲,从小到大见面的次数是个手指都数得过来。即便是除夕春节,一家团圆,其乐融融,可周璇也只能一个人蜗居于梅园,远远地看着他们一家尽享天伦……该恨!

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多年未见,一见面便是通知她将她许配给了一个阳寿不足一年的病秧子……该恨!

被冤入狱近一个月,却始终没有一句关心,直到她被处死他才出现……该恨!

可是,周璇却不恨!

她清楚,真正有资格恨的是那位五岁就莫名夭折的周家三小姐,而她,不过是个寄居在她身体上的灵魂,她没有资格去恨……

“父亲言重了。圣人训首孝悌,父母养育之恩大过一切,这个道理女儿还是懂的。”

周璇淡淡地说道,虽然周傲华对她冷漠,可终归她还是吃着周家的米长大的,有什么资格去恨呢?

周傲华弯下腰,走进牢房,一步一步地朝着周璇走过去,认真地打量着周璇,双目灼灼。

这个丫头,不简单!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淡然,绝非泛泛之辈,若是男儿身,必成大器。

只可惜一直以来,他忙于公事,对她关注太少,以致于之前没有发现。

终归,还是自己亏欠了这个女儿。

“父亲知道你是冤枉的,只是此事关系重大……”

“女儿明白。”周璇淡淡地开口,打断周傲华的话。

其实周傲华如果真的有心为周璇洗脱冤屈并不难,只是如果真如此,势必要牵涉到宇文轩……

虎毒不食子,此事若拿到台面上,宇文轩的德行势必会受到质疑。

之前,四皇子一党虽然被压了下去,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现在正憋着一口恶气,届时定会咬住不放。

再加上一直以来,朝中本就有不少守旧派对景帝昔日立宇文轩为太子颇有微词……

多方势力角逐,只怕到时候宇文轩储君之位不保!

周家作为太子一党的中坚力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个道理周璇还是懂的。

“若女儿是父亲,女儿也会选择弃兵保帅的。父亲不必自责,您作为一族之长,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女儿明白的。”

一句“弃兵保帅”道出了她对一切早已了然于心。

周傲华眼中露出少有的惊讶。

他来天牢之前设想了很多种场面,他以为她会委屈地求自己为她伸冤,却没想到她早已看透一切……

“璇儿,你知道的我周傲华不能愧对周家。”

周傲华叹了一口气,带着愧疚。

这句话早已在周璇意料之中,她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但是,她又听到他说:“父亲也不能愧对女儿。”

说话间,他从怀里取出一块不大不小的东西递给周璇怀里。

那金灿灿的光芒晃了周璇的眼,虽然看得出它已有些年代了,但由于主人的悉心保护,依旧非常地新……

竟是免死金牌。

“昔日太祖皇帝三顾茅庐请你曾祖出山,得其倾力辅佐,打下大魏江山。太祖薨,你曾祖又鞠躬尽瘁、一心一意辅佐高祖皇帝,直到积劳成疾、猝死于朝堂之上。高祖皇帝心怀感激,赐免死金牌于周家,护其子孙后代……”

周璇闻言心中一震,她料到周傲华弃兵保帅,却没料到他竟然会用免死金牌保全她。

“父亲,使不得!曾祖一身辛劳,方才换得免死金牌,应用于挽救我周家于危难,而不是用来救周璇的小命。”

周璇说道,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周傲华眼里不过是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却没想到他是真的把她当女儿看的……

既然如此,她更加不能接受!

“父亲一直以来都以家国为重,亏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若再让你枉死,父亲怎么对得起你娘亲?”

说罢,他不顾周璇的反对,把免死金牌塞入她的手里。

“周璇贱命一条,若

动用免死保我一命,即便我活下来了,百年之后又有何脸面去见周家列祖列宗?”

周璇想要将免死金牌塞回周傲华手里,周傲华却已走出了牢房。

周璇知道周傲华是铁了心要救她。

这一刻,周璇的心情非常复杂。

一直以来,她都从未把自己当做周家的人,所以无论周家、周傲华怎么对她,她都没有多少感觉,可如今她却发现事情不是这样的……

免死金牌,只能用一次,它可以保全整个家族,可如今周傲华却用它来保全她的小命……

这份情,太重了!

“爹--”

生平第一次,周璇喊出这个字,对着周傲华的背影。

周傲华的脚步顿了一下,转过头,看到周璇对他笑: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父亲都不会将免死金牌拿回去的,那璇儿就暂时先替您保管了!不过璇儿向您保证,璇儿会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并且亲手把免死金牌放回周家祠堂。”

周傲华的身躯一震。

这丫头说什么?

她的意思是不靠免死金牌从天牢走出去吗?

怎么可能?

景帝都下了圣旨了!

可是她的表情那么坚定,透露着不容置疑的自信。

“好。”周傲华点点头,“无论如何,都要出来,爹等你。”

无论如何都要出来。

他是在跟周璇说他相信她,但是别逞强,实在不行就用免死金牌……

周璇笑了笑,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

雁回楼后院,金灿灿的阳光落到潺潺流水之上,波光粼粼。

绿柳成荫,水车缓缓转动,溪边的月季开得格外炫目,红的、白的、粉的……在清风中翩翩起舞,仿佛一位位婀娜多姿的少女。

水榭亭台之内,一个儒雅的男子手执画笔,弯腰在纸上挥毫,一朵朵生动的月季在便在纸上生了根,摇曳生姿,仿佛可以闻到迎面而来的清香。

“辙哥哥,你怎么还有心情在这里作画呢?璇姐姐都要被处死了!”

云玉湖火烧火燎地跑过来,焦急无比地看着宇文辙,一边喊,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一个月前,云玉湖被人绑架,尽管云亦岚只手遮天、天机阁情报网遍及全天下,却依然找不到她。

最后,迫于无奈,一向从不低头的云亦岚为了救出唯一的妹妹,不得不投降,于六月初八昭告天下以幽云城为聘、万两黄金为媒向百里飞燕求亲。

有着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云亦岚如此高调地昭告天下,一时之间,大家像是炸开了一般。

街头巷尾,到处都是讨论这位百里飞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云亦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百里飞燕倒是个守信的人,云亦岚昭告天下之后不到一个时辰,便派人将云玉湖送回了云华楼。

但是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第二天她便发布公告,昭告天下曰:

“多谢云城主错爱,只可惜本姑娘比较喜欢有男人味的类型,像您这种比女人还美的男人,姑娘我消受不起,还请云城主另择佳偶。”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哗然。

这话不是直接骂云亦岚是个娘娘腔的小白脸吗?

云亦岚,光光他的财富、权势就足以让天下女子为之倾倒,更别说他那举世无双的长相了……

云亦岚冷酷无情、霸道*是出了名的,这姑娘拒绝他也就算了,竟然还如此高调地嘲讽他没有男子汉气魄,这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找死吗?

谁不知道云亦岚生平最痛恨别人说他长得漂亮、没有男子汉气概啊!

这姑娘果真是活腻了!

众人知其一,不知其二。

对云亦岚来说,百里飞燕先是强迫他昭告天下向她求亲,第二天又反过来拒绝他,明摆着把他当猴耍!

这口气,他不能忍!

绝对不能忍!

偏百里飞燕还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单子印了无数份,一夜之间便贴遍了大街小巷!

很显然,这是有预谋的!

这女人一早就设计好了让他出丑!

从来没有人能敢这样戏耍这位大名鼎鼎的冷面修罗。

云亦岚气极了,当下便昭告天下百里飞燕他是娶定了!若有人能提供她的下落,赏黄金万两。

这张布告没多久便被贴边大江南北,伴随它的还有百里飞燕的画像。

薛进画得知此事笑得合不拢嘴。

“云,你是不是气昏头啦?本来你就不打算娶她,她拒绝你不是正好吗?你应该高兴还来不及,咋这么糊涂呢?”

云亦岚说:

“士可杀不可辱。”

薛进画说:

“没那么严重

吧?而且你不是一向不让女人近身的吗?你娶她回来干嘛?”

“……”

云亦岚当时怕是真的气昏头了,经过薛进画提醒方才想起来,一张面瘫脸别提多精彩了。

宇文辙认识云亦岚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他的脸上有过这么多精彩的表情,现在想来依然觉得好笑……

这个百里飞燕真是个奇女子,连他都忍不住想见一见了。

“辙哥哥……人家在跟你说话呢!璇姐姐再过六天就要问斩了,你居然还笑!你是不是人呀!怎么比我哥还冷血无情呀!”

云玉湖嘟着红唇,两道眉锁得紧紧的,大声地抗议。

“小玉,你现在才知道呀!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冷血动物,跟你哥那简直是天生一对、地上一双,绝配……”

说话的是薛进画,他从另一边走过来,嘲讽地看着宇文辙。

云玉湖咬着娇艳的小红唇,苦恼而又担忧地看了宇文辙一眼,见他还在优哉游哉地作画,小脸顿时塌了下来。

她真想冲过去把那幅画给撕了,可是她又没胆子。

若是常江和薛进画她倒是敢,可辙哥哥不同,他虽然不像她哥那样整天板着一张面瘫脸,但若生起气来绝对比她哥还要可怕。

哎——

云玉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你不救我自己去救!”她咕哝着转身,往外走。

“小玉,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薛进画也追了出去,“我还挺怀念小璇璇做的菜的,如果她就这么死了,着实可惜……”

二人急忙往外跑。

“站住。”

那个正在作画的男子终于停下手里的笔。

“辙哥哥,你改变主意了?”

云玉湖停下来,转头看向他,漂亮的大眼睛顿时亮了几分,仿佛耀眼的宝石,带着希望。

她就知道辙哥哥没这么冷血,他心里还是有璇姐姐的。

然而,她错了。

宇文辙不冷不淡地说:

“小玉,你哥吩咐过不准你离开雁回楼半步。至于薛神医,我提醒你一句,劫天牢可是死罪,如果你想下半辈子一直被缉拿、连下馆子吃顿饭都不能安心的话,你就去吧……不过你就算你去了,你也救不出她。”

“什么意思?”

薛进画也蹙起了眉头,他在意的不是被追杀,反正他也不是第一天被追杀了,他在意的是他后面那句话——什么叫做就算他去了也救不出她?

难道他已经做了什么?

宇文辙手里的毛笔微微一动,又一朵绚丽的月季诞生在纸面上,含苞待放,栩栩如生,仿佛可以看到它随着清风摇曳生姿。

阳光是炙热的,清风是温和的,可他的表情却是冷漠的。

“字面上的意思。”

他漫不经心地吐出六个字,懒得解释,以薛进画对他的了解,已经猜出大概了。

“辙,周璇到底哪里得罪你啦?你至于这么对她吗?”

薛进画的语气带着愠怒,他一直住在王府,将周璇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这些日子里来宇文辙怎么对她,她又是怎么对宇文辙,他看得清清楚。

宇文辙对她的方式若换成其他女子,只怕是要自杀个几百遍了,可周璇无论他怎么对她,回去睡一觉,第二天依然笑盈盈地对他嘘寒问暖……

真不知道这姑娘是怎么做到的!

原先薛进画虽然忿愤,可毕竟这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他作为一个外人不好过问,可如今得知宇文辙竟然还要她的命,他就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薛神医,你这么激动干嘛?你跟周璇很熟吗?”

宇文辙笔下一顿,抬起头,阴阳怪气地看向薛进画。

“周璇这么好一个姑娘,你这么对她,是个人都会看不下去!”薛进画愤怒道。

“好姑娘……”

宇文辙饶有兴味地念着这三个字。

“薛神医对人一向挑剔,能让你说一声好,还真是稀罕事。”他一挑眉,放下手里的笔,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向薛进画,道,“怎么?看上她了?”

什么意思?

薛进画闻言微微蹙眉,暗中打量宇文辙。

眼前的男子一身白衣,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他的表情很淡,如雾里的星光,飘忽不定,嘴角那若有若无的玩味弧度让他看起来似乎是在开玩笑,可以薛进画对他多年的了解,却知道他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

难道说他在吃醋?

那一瞬间,仿佛有一道光在薛进画心头划过,他好像明白了……

于是,薛进画耸了耸肩,一脸认真地点头。

没错!本公子就是看上她了!怎样?我家小璇璇貌若天仙、温柔可人、贤良淑德,人见人爱……”

“她那也叫貌若天仙?薛进画,你什么时候这么没眼光了?”宇文辙嘲讽地看着薛进画。

“我没眼光?”薛进画冷冷一笑,“我看你是瞎了眼才看不到小璇璇的好吧……”

“就是!就是!璇姐姐好极了!薛神医,我支持你!咱们去把璇姐姐抢过来!”

云玉湖握着拳头,给薛进画打气。

“好!抢过来!”

薛进画长腿一迈,向前一步,豪情万丈地仰天长啸,声音异常坚定。

“不准!”

宇文辙冷喝一声,那声音仿佛从冰窖里飘出来一般,冷飕飕的,冷得渗人!

“哼——凭什么不准!你不喜欢她,难道还不准我喜欢她吗?”薛进画不甘示弱地冷哼道。

“就是!就是!凭什么?凭什么!”云玉湖非常卖力地配合道。

宇文辙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两个人,好看的眉心不由再次蹙起,抿着唇,冷笑一声:

“凭什么?就凭我是她的丈夫!薛进画,朋友妻不可欺,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他的声音中带着不容织染的警告,可是薛进画哪里是会怕警告的人!一直以来,他哪天不是生活在被警告的边缘!早就习惯了!

只见他耸耸肩,毫不畏惧地嘲讽道:

“丈夫?我还没见过哪个丈夫把自己妻子往死路里推的!顺便说一句,你没有没听过一个词叫做横刀夺爱啊?小玉,我们走!”

说罢,他和云玉湖二人一前一后地往外走。

宇文辙不说话,漆黑的眸子漠然地看着他们一前一后消失在视线里。

“主子不拦吗?”

慕雨奇怪地看着宇文辙,心里有些担忧,怕薛神医乱来,坏了主子的计划。

“随他们去吧。”

宇文辙挥挥手,低头又开始在纸上作画,心里却突然变得很烦躁。

倒不是担心薛进画和云玉湖坏了他的计划,事实上,云亦岚为了防止云玉湖再度失踪,早已在附近布下天罗地网,他们出不去的。

他在意的是薛进画的那句话……

难道那家伙真的对周璇动了心?

不知为何,他突然没了作画的心思。

“主子……”

这时候崩雷走了过来。

宇文辙收敛了情绪,抬起头,平静地看向他,道:

“说吧。”

“周傲华刚才去了天牢。”崩雷说道。

宇文辙点点头,让他继续说下去。

崩雷道:“他把免死金牌给了周璇。”

“哦?”

宇文辙抬起头,眼中闪过意思为不可察的惊讶,表情变得异常复杂。

他筹划多年,迟迟未行动,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周家的免死金牌。

周傲华这只老狐狸若不能一击击中,引起他的防备,下一次出手只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不仅仅要周家身败名裂,更要其全族为母后陪葬!

所以在给周家致命一击之前,他必须先想办法消耗掉周家的免死金牌。

没想到事情进行得比他想象中还要顺利。

免死金牌只能用一次,这一次用了便失效了,接下来,他便可以开始行动了。

但与此同时,他心里却也莫名地难受,浑身上下散发出幽冷的戾气。

周璇,你不是说你对周家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棋子吗?如今你父亲却将守护家族的免死金牌拿来救你一人……

所以,一直以来,你都在骗我,对不对?

周璇,你居然敢骗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