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小姐想要宇文公子向您妥协

天牢

周璇浓密的睫毛轻轻地颤了一下,睁开一眼睛。

四周幽暗,牢房外的狱卒正昏昏欲睡地靠着,从他的疲态中周璇推断出此时应该差不多是凌晨,快换班了。

因为昨晚睡得早,周璇现在没什么睡意了,便打算起来坐坐。

可是身体受了伤,她一下子使不上力气,便下意识地用手去撑,才发现自己的右手竟紧紧地抓着宇文辙的手蹂。

那是一直非常漂亮的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

那只手曾灵活的穿梭于琴弦之间,弹出动人的音律,彻底征服同样精通音律的赫连雨涵该。

那只手也曾执笔作画,虽然画的东西有些猥--琐,却依然可以看出他精湛的画工,想必若真画起山水来也一定能行云流水……

昨晚,她就一直抓着他的手吗?

周璇蹙了蹙眉,抬头便看到他靠在墙壁上熟睡的脸。

他脸上的皮肤光华细腻,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周璇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个安静美好的男子和平日里那个张牙舞爪、阴晴不定的坏家伙是同一个人。

他的睫毛实在是太好看了,就像两只黑色的凤蝶栖息在脸上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一摸。

周璇的指腹刚刚触到他的睫毛,宇文辙却突然动了一下。

周璇紧张得心都提了起来,伸出去的手顿在空气中,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瞧,连眨不敢眨一下,生怕把他给吵醒了!

所幸他没有醒,努了努嘴巴,脑袋在重力的作用下往右边偏离,沿着墙面画出一个缓缓的弧度,最终落到周璇的肩膀之上。

此时宇文辙还沉浸在在睡梦中,毛茸茸的脑袋在她肩膀上动来动去,似在寻找最舒服的位置。

周璇本想把他移到铺位上去睡的,但是宇文辙的睡眠一向很浅,她一不小心怕吵醒他,只好一动不动地坐在他身边,任由他靠着。

因为两个人距得很静,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平缓的呼吸声,闻着他独特的气息在天牢混浊的空气中蔓延,渐渐将她整个人包围,吞噬……

她的意识又变得混沌,不知不觉之中,再次陷入梦想……

空气中,有布料轻轻摩擦,声音很小,微不可察,而那个原本熟睡中的男子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何事?”

他对着空气问道,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怕打扰到身边女子的美梦。

崩雷从暗处走了出来,小声地冲他说了什么,宇文辙脸色一变,

他皱着眉头,将周璇抱起来,重新放回铺位上后,站了起来,打开牢门,走出去……

******

凌晨,漆黑的天空下带着薄凉,上官一诺静静地站在寒月楼的雕花栏杆前,抬头漫不经心地看向天空中的寒月。

漆黑的天空仿佛化不开的浓墨,月光如水,旁边围绕着点点星光,忽明忽暗。

“小姐,我刚刚收到消息,宇文公子得知您来了,已经离开天牢朝这边赶过来了。”叶湘玉说道。

“那是自然。”上官一诺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她早知道周璇不过是他逼自己妥协的工具而已。

不知道那个可怜的女人知道真相之后会如何……

“湘玉,收拾一下,一会儿出发。”

上官一诺清冽的声音缓缓响起,叶湘玉露出困惑的眼神:

“小姐不是还要待两日吗?为何现在就走?而且宇文公子正在赶过来……”

“我现在还不想见他。”

上官一诺漂亮的黑眸露出淡淡的笑意。

叶湘玉先是一楞,随即很快明白过来:

“小姐是想要宇文公子向您妥协?”

“聪明。”

上官一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

翌日,周璇醒来的时候发现宇文辙已经不在了,天牢内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眉心微微一蹙:

这厮演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专业了呀?说好的留在天牢陪她坐牢的,结果半道走人,这不就白演了吗?白演也就算了,关键是若传出去他还要收获一个言而无信的罪名……

这不符合他的作风呀!

莫非昨晚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走不可?

“王妃在想什么呢?眉头皱得这么紧?”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闯入她的耳朵,不知为何,周璇原本悬着的一颗心徒然一松。

转过头,她已是一脸风轻云淡了:

“没什么。”

“说谎。”宇文辙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你明明在担心本王。”

周璇一愣,这厮会读心术?

“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我干嘛要担心你!”周璇才不会承认呢。

“哦……原来王妃这么不

在乎本王……”宇文辙眼中露出一抹失落,他丧气地垂下脑袋,重重叹一口气,“亏的本王还特地买了你最爱吃的樱花糕,到头来却是自作多情!好伤心……崩雷,拿去喂狗……”

周璇一听樱花糕,眼睛一亮,连忙阻止道:

“别啊……狗又不吃樱花糕,多浪费呀!”

“怎么?想吃?”

宇文辙早已料到她会如此,明知故问。

“恩。”

周璇点头如捣蒜。

“不给。”

宇文辙坏坏地冲她摇头。

这时候,狱卒送了牢饭过来,于是宇文辙一手拿着樱花糕,一手则把牢饭推到周璇面前,笑呵呵地说:

“王妃,你的早膳来了。”

周璇作为一个吃货,具备了所有合格吃货共同的优点——不挑食!

只要是食物,不管好吃难吃,她都能吃得下!

所以,坐牢这么多天,面对难吃的牢饭,她依然能吃得津津有味。

但前提是没有对比!

如今宇文辙拿着美味可口的樱花糕在她面前晃荡,香气四溢,却要她吃那难以下咽的牢饭……

这也太不人道了!

周璇扁扁嘴,一脸郁闷,却也没说什么,认命地端起饭碗。

有的吃总比没得吃好!她最讨厌饿肚子了!

宇文辙见到她这副无奈又乖巧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有些不忍,其实本来也就只是想逗逗她而已。

“给。”

就在周璇拿着筷子扒饭的时候,他把一个樱花糕塞到了她嘴里。

香香甜甜的味道在她嘴里化开,糯糯的口感好吃急了,这一刻,周璇觉得嘴里的口味就是幸福的味道。

“宇文辙,你居然真的给我吃……”

她一边优雅地咬着樱花糕,一边奇怪地看着宇文辙,有些惊讶,她还以为他是故意买来引--诱她、都她玩的呢!

宇文辙被她这个样子逗乐了,“噗嗤”一声笑出来,用指腹擦掉她嘴角的碎屑。

“干嘛不给你?本来就是买来给你吃的……”

“你说……你出去是专门给我买樱花糕?”

周璇再次瞪大眼睛,那双比子夜还要黑的眸子熠熠生辉,好美,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一亲。

“恩。”他点头,温柔地又拿了一个樱花糕递给她,小声地说,“慢点吃。”

宇文辙觉得周璇应该是被自己感动了,却没想到她突然警惕地盯着他,问:

“这樱花糕不会是要收费的吧?我现在可没钱给你啊……”

这不能怪她,谁让宇文辙老坑她呢!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宇文辙哭笑不得:

“本王是这样的人吗?”

“是!”

周璇非常不给面子地用力点头。

“既然本王在王妃心目中是这样的人,那本王若不收你的钱岂不亏大了……”

听这语气,本来是没打算收钱的?

周璇脸色一变,立马讨好地看着他,抱着他的手臂摇呀摇:

“王爷,我错了……您辣么大方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跟我计较这么点小钱呢!”

宇文辙看着她一副讨好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宠溺地点了点她娇俏的鼻头,道:

“王妃你真有出息,为了这么点小钱就昧着良心说瞎话!”

“王爷此言差矣,妾身每句话就都是发自肺腑啊!您一直都辣么大方……”

宇文辙的笑容不自觉地加深。

眼前这个女子,有时候比天上的星子还要孤傲,可又时候却又跟讨饭的乞丐一样……

她可以为了一句话与他争执,却又会为了一块樱花糕讨好他!

有时候,他真弄不清楚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吃吧。”

他将一整包樱花糕都塞到她怀里,自己走到一旁,一边看书,一边看着她对着食物笑逐颜开的样子。

周璇一边陶醉在樱花糕的美味中,一边小心翼翼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瞄向宇文辙。

此时他低着头,目光专注地落在手里的书籍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翻动书页,发出沙沙沙的声响,平添了几分儒雅的意境。

难道说他一大早出去是为了给她买樱花糕?

这个认知周璇心里暖暖的,即便她知道他是为了演戏,她还是感激他的……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道理她懂!

所以,她愈发下决心要好好练功,以便将来好好保护他。

周璇吃饱之后,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走过去,在宇文辙身侧坐下,闭上眼睛,开始修炼《凌波神决》。

天牢里,他们就像一对相处不错的朋友,他看他的书,她连她的功,偶尔四目相

交,相视一笑,气氛竟然是那么的和谐而又安逸。

打破这个和谐的是太监细长阴冷的声音:

“太后驾到~~~~~”

太后?

周璇眉心一蹙,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随着一阵看凌乱实则有序的脚步声,太后在王嬷嬷和李公公的搀扶下出现在天牢里。

“参见皇祖母!”

周璇还没反应过来,宇文辙便已不着痕迹地拉着她跪下来行礼。

“开门。”

太后板着脸威严地看了狱卒一眼。

狱卒立马拿着钥匙去开门,只听到“咔——”的一声,牢门一打开,淑琴公主便立马冲了进来,一把拉住宇文辙的手臂,心疼无比地唤道:

“三皇兄……三皇兄,你怎么可以来这种地方呢?这里这么脏……”

“我来陪你三皇嫂一起坐牢。”

宇文辙淡淡地说,话是说给淑琴公主听的,可眼神却是看着太后的。

“荒唐!”太后冷喝一声,“你又没犯什么错,坐什么牢?”

看得出来,太后很生气。

周璇把头埋得更加低了,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还是降低存在感为妙。

然而,太后依然目光冷冷地扫在她身上。

“三皇子妃怎么这么不懂事?”

自那日之后,太后便不再唤她璇儿了,周璇听得出来太后眼下之意是怀疑她怂恿宇文辙来陪她的。

哎——

该怎么说呢?

她若说没有,太后只怕会认为她在狡辩;如果承认是自己怂恿宇文辙来陪自己然后死命道歉,则会加重她老人家的怒气。

好难啊!怎么办?

周璇的眉头拧在一起,这个时候,一只大手握住她的手背,一股暖暖的温度从他的掌心传过来,随着血液一点一点地扩散,竟温暖了她那颗冷到极致的心。

“皇祖母,此事与王妃无关,是辙儿自己硬要来陪她的。”

他的声音响起,三言两语将她保护在自己麾下。

“荒唐,堂堂大魏皇子,竟来陪罪犯坐牢,此事若传出去让我大魏颜面何存?”

这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周璇一愣——这声音……难道是景帝?

果然,没多久,便看到景帝迈着稳健的步伐而来。

他只带了贴身太监,一身微服,却依然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不减他半分威严。

“参见父皇……”

“参见皇上……”

众人连忙行礼。

景帝没有说话,一双眸子射出寒星一般的光,冷冷地扫向宇文辙,道:

“老三,出来!”

四个字,带着不容拒绝的皇者威严。

然而宇文辙却依然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老三,你这是要为了一个罪犯抗旨吗?”

景帝眸光一冷,言语中带着愠怒。

“儿臣不敢!”宇文辙低下头,盈盈一拜,道,“只是父皇此言差矣……”

“辙儿,不得无礼!”

太后见状眉头紧紧皱起,看向周璇的目光更加愤怒了。辙儿一向行事稳重、恪守礼法,从小到大从未说过一句不该说的话,可他现在不但做出如此有违礼法的事情,甚至还敢开口与他父皇顶嘴,定是被周璇这丫头给蛊惑了!

太后怕宇文辙乱说话会惹怒景帝,连忙示意李元宝进去把宇文辙拖出来。

“母后,让他说话完。”景帝阻止道,“老三从小到大听话懂事,在外亦有贤名,今日朕要知道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他敢顶撞朕。”

言外之意,若宇文辙没个好理由,便辜负了世人称他一声“贤王”。

景帝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帝王家与普通家庭不一样,不能指望景帝像普通的父亲一样对宇文辙说话,但是周璇却觉得景帝对宇文辙说话的语气别说跟父亲无关,她甚至觉得其中还几分敌意,像是对世人称颂他“贤良”而不满,急着要摘掉他“贤王”这个称号一样。

怎么会这样呢?

虎毒不食子!

宇文辙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儿子,就算不喜欢,也不至于有敌意呀?

周璇不解地蹙眉,小手下意识地反握住他的大手,似乎是担心他会难受。

宇文辙不着痕迹地将她这个小动作纳入眼里,心里暖暖的。

这丫头是在安抚他吗?

***

谢谢luluyun1314的红包,加更完毕!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