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上官一诺做人不能太过分

周璇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宇文辙,一脸感动地说:

"王爷,妾身知道您心疼妾身,但是王爷身子不好,实在不适合待在这里,你还是先回府歇息吧,明儿再来看我也是一样的……"

“那怎么行?王妃您受了伤,本王哪能放心回去呀……”宇文辙一脸担忧地看着她,一副放心不下的样子。

“可是……”

周璇本还想继续说,谁知宇文辙修长的手指突然堵住她轻启的红唇,示意她不要说下去。

“王妃,休息吧。踺”

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润,却带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周璇想说宇文辙,演戏而已,不必这么逼真吧……

可这个时候,他已经靠着墙闭上了眼睛。

周璇知道他是铁了心留下来,三个月多的相处,周璇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宇文辙的,她知道他一旦下了决定,任何人都不能改变。

周璇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指着墙角那个临时用被子铺成的床榻,小声地说:

“宇文辙,你睡那里吧。”

天牢里本没有被子,周璇之前都是睡稻草的,这被子显然是宇文辙命人拿来的。

周璇本来还庆幸今晚终于有被子盖了,可如今知道宇文辙要留下来以后,她当然非常自觉地让出来。

她可不敢让他席地坐一夜,这厮最擅长的就是秋后算账。而且一直以来也都是他睡床,她睡地的。

宇文辙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子看向她,淡淡地说:“你睡吧,你受伤了。”

声音很淡,却不容置疑。

周璇一愣,奇怪地看着他,下意识地问:“那你呢?”

“我靠着就行。”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累,言罢,他便再次闭上眼睛。

“我们一起吧。”

周璇心里一动,不知为何,竟然脱口而出,话出口的那一瞬间,她自己吓了一跳,随即却又坦然一笑,觉得没什么。

床铺只有一个,她受了伤,若真坐一夜,身子肯定吃不消,两个人一起躺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而且牢房外面就有狱卒看着,她家齐王殿下一向很注重名誉,自然不可能对她做出什么。

周璇说得一脸自然,可宇文辙却皱起了眉头。

“周璇,你怎么这么不知羞呢?外面还有人看着呢?”

他敲了敲她的脑袋,声音带着戏谑。

“宇文辙,你怎么有脸说这话?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我。”周璇不甘示弱地呛回去。

“此一时彼一时。”他说道。

“有什么不同吗?”周璇挑着眉,“莫非宇文公子你突然天眼大开,学会廉耻了?”

宇文辙微微顿了一下,他眯起眼睛,嘴巴微微动了一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没出口。

“睡吧。”

他拍了拍她的脑袋,就像拍一只宠物一样。

周璇无语,坐在他身边,不动,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夜,她是真的累了,不知不觉便闭上了双眼。

宇文辙隐隐感受到有个毛茸茸的脑袋靠到了他的肩上,他轻轻睁开眼睛,果然看到女子安静的睡颜靠在他的肩膀上。

一抹笑容,不自觉地从嘴角浮现,他伸手将她抱起,动作轻柔无比,好似捧着稀世珍宝一般。

将她放在被褥之上,盖上被子,他欲起身,有个小小的力道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别走……”

她的声音很小,是梦中呓语,长长的柳叶眉微微蹙起。

原来,她也会不安……

他靠着她身边坐下,温暖的大手轻轻地拍拍她的小手。

“好,不走。”

***

夜,很宁静,却也不平静。

法源寺,男子一身蝉衣,一下一下地敲着木鱼,闭着眼睛念经。

林阮一身黑衣,她足下一点,施展出内功,走路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将自己完完全全地隐藏在夜色之中。

“小林,要去哪儿呐!”

男子睁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那个武功高强的黑衣女子,黑曜石一般的眼珠子眯成一条线,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救璇璇。”

既然被抓到了,林阮也不隐瞒,回答得直截了当,她清楚,在宇文勋面前说谎就等于找死。

“小林,你走了谁来保护你家主人呐!”宇文勋一脸不安地说,“小林呐,追杀你家主人的人好多的呐!”

“主人武功高强,即使没有我,也没人伤得了您。”

“话虽是这么说,可你家主人讨厌暴力呐……”宇文勋一脸无辜地摇头,“阿弥陀佛!你若不在,别人杀我,我就任他杀呐……”

“主人,对不起!我必须去救璇璇。”林阮决然地说道,“

若我回来,主人已经被杀了,那林阮挥刀自杀谢罪。”

言罢,她便继续向前走。

宇文勋在她身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哎——真是看不懂呐!明明她抢了小林你的心上人,我要是你,不把那对狗-男-女剥光光暴尸荒野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呐,你居然还不顾一切地去救她……”

狗-男-女这三个字让林阮下意识地蹙眉,她停下脚步,认真地凝视着宇文勋,道:

“主人,请不要侮辱璇璇,更不要侮辱我家公子。”

“傻呐……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双木不成林,小林,你就是块朽木呐……哦不!是小忠犬呐……来,小忠犬,给主人汪一下呐……”

“主人,您不要开玩笑了。”

林阮小声地说道,相对于宇文勋的不正经,她总是一脸认真。

“哦……主人我差点忘了咱们家小林不是我的忠犬,而是慕容的小忠犬呐!”宇文勋的嘴巴长得圆圆的,可怜巴巴地说,“小林呐,身在曹营心在汉是不对的呐。”

林阮皱了皱眉,她知道宇文勋嘴贫,再说下去要没完没了了,如今璇璇还在天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耽误不起。

所以她恭恭敬敬地冲他做了一个揖,转身便朝门外走了出去。

这一夜,月明星稀,她站在夜空中,黑衣隐在夜色之中,而那张白皙的脸却如同月光一样的明亮美丽清冷。

听说,这个女子年幼的时候也曾爱红妆,爱笑。

“哎——”宇文勋叹了一口气,道,“小林呐,听你家主人一句劝,今晚别过去了,否则坏了我三皇兄的好事是小,直接被他砍死是大呐!到时候你家主人去哪里找你这么优秀又敬业的侍卫呐!”

林阮眉心一蹙,脚步微微顿住:

“主人的意思是……宇文辙也在天牢?”

“我三皇兄乃一代贤王,妻子出了事情,他自然责无旁贷、如影相随呐!”

若是宇文辙在,她过去不但不能救璇璇,只怕到时候还会连累璇璇……

林阮叹了一口气,看来她得再想办法了。

“小林,过来,我有事情要交代你去做。”宇文勋说道。

林阮闻言,立马迅速走了过去,她知道宇文勋只在两种情况下讲话不带“呐”,第一种情况是对外人装斯文,第二种情况则是他有重要的事情要部署。

“把这个交给御史大夫。”

宇文勋将一叠东西交给林阮。

“主人要行动了?”林阮问道。

宇文勋指了指桌子上的经书,道:“都翻译完了,无聊呐!是时候换个地方耍了呐!”

***

还是夜,在同一片天空下,月儿依旧是那么明亮。

雁回楼的生意如同白昼一样好,灯红酒绿,门庭若市。

这时候,一个华丽的马车停了下来。

周边路过的人忍不住停下来,投去好奇的眼神,倒不是因为马车有多华丽。

虽然马车的确很华丽,但能来雁回楼消费的绝不是泛泛之辈,他们还不至于被一辆华丽的马车惊到。

让他们惊讶的是站在马车前面的竟然是幽云城城主、云华楼楼主云易岚。

他们之前都没见过云亦岚,可现在却都认出了他。

原因无他,只因他站在那里便是一个字——美!

这世间能美成这样的除了天下第一美人云亦岚还有谁呢?

不过人们更好好奇的是马车内的人到底是谁,居然能让以冷漠著称幽云城城主亲自迎接。

车门打开了,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身浅蓝翠烟衫,下罩白底百褶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风髻雾鬓点缀着精致的珍珠发簪,美丽而又优雅。

她从马车上走下来,然后对着下人使了一个眼色,立马有人递了一个骄凳过来。

她拿出一块做工精美的蒲团小心翼翼地铺在上面,然后对着轿子里说:

“小姐,可以下来了。”

众人一惊,不想眼前这个美丽优雅的女子竟是个丫鬟。

花红也要绿叶衬,这个道理世人皆知,为了衬托小姐的美貌,一般人家都不会用太漂亮的丫鬟。

马车的主人竟然敢用这般绝美优雅的女子做丫鬟,她本人要美到什么境界呢!

在场的人屏住呼吸,擦亮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那轿子瞧,连眼皮都不敢动一下,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了轿子里那位绝世美人。

一双雪白的素手缓缓伸出,掀起帘子,然后露出浅白色的裙角,上面绣着秀气的芷兰,旁边用银线绣着朵朵祥云,再往上是紫色的锦缎兜衣外面罩着白色雪缎,肩若削成腰若约束,一头青丝轻轻绾就,没有太多的装束,一支紫色的珠钗似画龙点睛。

可惜……

只可惜她带着面纱

,看不清容貌。

“云。”

她站在马车上,轻轻地唤一声,仅仅是一个字,便已经是千回百转,动听无比。

人们忍不住想象着她若用这样的声音对你诉说起情话来,那该是多么的美好,想着想着忍不住竟连骨头都酥了。

然后,人们看到传说中从不让女人靠近的云亦岚竟然走上前,伸手将她扶了下来。

天呐!

没看错吧。

人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双眸,而此时云亦岚已和那女子走进雁回楼,上了楼上的雅间。

屋内已经坐了两个卓越的男子,一个是常江,一个是薛进画。

“辙呢?”

上官一诺上了楼,没见到宇文辙,不禁眉心一蹙。

“他有事。”云亦岚说道,“想吃什么?我让墨瞳去准备。”

话虽如此,桌上早已摆满了酒菜,全是上官一诺最爱吃的。

上官一诺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眉心微微却拧得愈发紧了。

“不好吃?”云亦岚问道。

“他还在气我吗?”

上官一诺皱起眉头,这个他指的是谁再明显不过了。

云亦岚没有说话。

“哎——”薛进画叹了一口气,“你若这么在乎,就应该去找他,何必在这里旁敲侧击呢!”

“要找也是他来找我们家小姐。”林湘玉不温不火地说道。

上官一诺没有否认,很显然,林湘玉的意思就是她的意思。

“噗——”薛进画好笑地看了上官一诺一眼,“我还以为你来东都是想通了,终于肯下决心了,没想到……”

“薛先生误会了,我只是有事要办,路过,顺便来看看你们,待两天便回去。”

上官一诺优雅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哦?那你可别后悔!”薛进画似笑非笑地看向上官一诺。

上官一诺黛眉轻挑,灿若星辰的眸子露出一抹讥诮:

“后悔?薛先生不会是指周璇吧?”

“消息还挺灵通的嘛!”薛进画眸光一凜,眼神愈发地幽深,“不瞒你说,辙现在就和她在一起。你也知道的,他素来爱干净,可现在你猜他在干嘛?他在陪周璇坐牢……天牢那地方你知道有多脏吗?”

薛进画话外有话,上官一诺自然听得出来,她转过头来,看向云亦岚:

“云,你见过周璇吗?”

云亦岚面无表情地点头。

上官一诺看着他,笑靥如花:“你觉得她和我比如何?”

云亦岚目光有些深沉,他敛眉道:“自然不及你。”

“薛先生听到了吧,云不会骗我的。”上官一诺笑了,她风情万种地看向薛进画,“周璇不过是他逼我向妥协的棋子而已。”

薛进画眉心一蹙,虽然多年朋友,但是他却非常不喜欢上官一诺!

这个女人心里想着辙,可是同时她却跟云走得那么近,她明知道云也对她……

“啪——”

一直沉浸在美酒中的常江突然一把将筷子拍到桌子上,看向薛进画,道:

“画画,赌一把如何?”

“赌什么?”

“赌辙最终会选谁。”

“好呀。”

薛进画的兴趣立马上来了。

“一万两,我赌辙会跟周璇假戏真做。”

薛进画冷冷地瞥了上官一诺一眼,非常不给面子地说道,他心里正憋着一口气没处出呢。

“十万两,我赌辙已经爱上周璇了。”

薛进画没想到常江比自己还狠。

常江跟周璇没什么接触,说到底不过是对上官一诺不满,想气死她。

可上官一诺完全没有把他们俩的挑衅放在眼里,她竟笑着看向云亦岚道:

“云,你呢?云最了解辙和我了,你肯定知道辙是多么地爱我……”

这一瞬间,屋内的空气仿佛被冻住了一般,云亦岚突然站起来,一言不发地走了。

“上官一诺,做人不能太过分!”常江火大地拍案而起,“你知道不知道小玉失踪了,云已经连续三天三夜没睡觉了!但是知道你要来,他依然抽出时间嘱咐杨墨瞳准备好你喜欢的一切,并且第一时间来替你接风洗尘!”

***

乐乐:要不要加更一章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