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小辙辙会脸红吗10000+

“小辙辙,莫非你十万火急地赶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如何吃小璇璇的豆腐?”

薛进画无视某人冰若寒霜的眼神,不客气地咧着嘴大笑。

宇文辙顿了一下,白皙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疑似红晕的东西。

薛进画眼睛瞪得更大了!

咦——小辙辙也会脸红吗?

宇文辙还是宇文辙,他很快便恢复了自然,冷着脸,淡淡地说踺:

“过来给她诊治。”

“哦。”

薛进画心情好,随便宇文辙怎么奴役都不在意。

他觉得这一趟来的实在是太值了!

这戏,够精彩!

薛进画笑眯眯地迈进牢房,看得出来牢房显然是刚刚收拾过的,不过以他对宇文辙的了解,这家伙的洁癖不是一般的严重……

如果是以前,打死他都不会相信宇文辙会来这种地方的,不过现在,他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到周璇身上,笑得意味深长……

小璇璇真是魅力无限啊!

大抵是薛进画看向周璇的目光太过热烈了,宇文辙黛眉一皱,脸便沉了下来,冷冷道:

“滚出去。”

“啊?”

薛进画很无辜,不是让他看病吗?

不让他进去怎么看啊?

“悬丝诊脉。”宇文辙冷飕飕地看了薛进画一眼。

薛进画只觉得脖子一凉,好笑地看着自己的好友——占有欲要不要这么强啊!

“小辙辙,你又不是不知道所谓悬丝诊脉都是骗人的把戏!”

薛进画无语地耸了耸肩,人体脉象不宜把握,就算近距离把脉都不一定能万无一失,别说悬丝诊脉了!

不过是那群太医故弄玄虚,其实早已事先找患者心腹详细询问了病情……

“连悬丝诊脉都做不到你也好意思自诩神医?”宇文辙冷眼嘲讽道。

薛进画生平最痛恨别人质疑他医术,听宇文辙这么说,笑容顿时消失殆尽,狠狠地瞪向他,道:

“我敢说普天之下,除了慕容莫问没有人做到悬丝诊脉,你要不要请他过来替小璇璇诊一诊啊?”

敢质疑我的医术,气死你这个大醋缸!

“薛进画,你活腻了?”

某人冰冷的声音幽幽地传过来,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随时要杀人的节奏。

“唔——”

身后传来一阵轻吟,大概是因为疼痛,周璇睡得很不安稳,眉心蹙得紧紧的。

宇文辙见状两条眉毛顿时拧到了一起,此时也没有心思追究薛进画了,冷冷地说道:

“滚去诊脉。”

薛进画耸耸肩,对于某人恶劣的态度他一点儿也不在意,相反的,他心情好极了!

小辙辙,多行不义必自毙!

你也有今天啊!

不过,小辙辙,你不是让我给她诊脉吗?你自己牢牢得抓着她的手干嘛?

“齐王殿下,你这样会影响她的脉搏的。”

薛进画强忍着笑意,看向某人。

宇文辙趁着脸,虽然万般不愿,他还是放开了周璇的手腕,改用眼神死死地盯着薛进画。

“辙,也就是本神医心态好,医术高明,若换做别人被你这么瞪着,肯定是要误诊的。”

薛进画给周璇诊了脉之后,很自然地伸手去掀被子,打算查看伤口。

宇文辙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折。

“啊——啊——痛!痛!”

薛进画痛苦地鬼哭狼嚎,然后他听到“咔擦”一声,他可怜的手臂竟然脱臼。

“宇文辙,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会武功是吧?”

薛进画咬牙切齿,小脸涨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痛的。

看个病,被患者家属折断手,他估计是旷古绝境第一人了!

“你干嘛?”

更可恨的是那个施暴者竟然一点都没有愧疚,甚至沉着脸还质问他,好似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

“查看伤口呀,她气息微弱,想来外伤肯定不轻,我总得看一下才能给她开药吧。”

薛进画没好气地说道,委屈地看着自己可怜的手臂。

都说医者乃受人尊敬的高尚职业,为什么他除了被折磨还是被折磨,从没受过一点儿尊敬!

果然,传说都是骗人的!

宇文辙皱了皱眉,握着薛进画的手缓缓松开,薛进画获得自由,第一时间便是给自己正骨。

又听到“咔擦”一声,薛神医痛苦地差点流出眼泪!

他决定以后远离宇文辙,要不然他的手臂八成会被他搞成习惯性脱臼。

“她受了鞭伤,很严重,流了很多血……”

宇文辙开口说道,他敛着眉,头

微微低着,薛进画看不见他的表情,却仍然能感受到他眼中迸发出的寒光。

看样子小璇璇伤得不轻,难怪这家伙这么阴阳怪气的。

“最好还是让我看一下伤势,否则不好对症下药啊,你也知道金疮药之类的也分很多种……”薛进画正色道。

薛进画医术高明,其实通过周璇的脉象、脸色以及宇文辙的描述,他已经大致了解周璇的状况了,不过他就是想要看宇文辙纠结、为难的样子!

谁让他这么狠,差点弄断他那救死扶伤的手臂!

如果宇文辙有留意他的表情的话,肯定能从他脸上看到一丝不怀好意!

然而,他竟然没发现。

他皱着眉头,似乎在艰难地取舍,最终,他咬了咬牙,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掀起被子一角,露出周璇伤痕累累的手臂。

薛进画了然——难怪刚才这家伙反应这么激动!

敢情他早已把小璇璇扒光了……

以他的性格自然不能容忍别的男人偷--窥他的所有物!

这一刻,薛进画庆幸自己刚才还没把被子掀开,要不然只怕现在眼珠子都被某人挖出来了!

好险!

好险!

“身体上的伤和手上差不多。”

宇文辙说完便以最快速度将周璇的手臂盖了起来。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薛进画皱着眉头,“只怕治好了也要留疤了。”

他一边无奈地摇头,一边给周璇开药。

这个宇文轩,还整个狠的!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薛进画问道。

宇文辙不说话,漆黑的眸中蹦出浓烈的杀气。

***

唔——

好痛!

周璇好看的眉心再次拧在一起,又浓又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终于睁开眼睛。

落入视线的是熟悉的牢房。

宇文轩的气出完了,所以把她送回来了吗?

不对!

虽然还是那间牢房,可是好像和她离开时有些不一样,干净了很多。

正想着,一阵凉意从胸前传来,然后一张绝美的脸她迷离的视线中放大。

黛眉星目,鼻若悬胆,就凭一张脸就足已颠倒众生……

竟是宇文辙!

周璇下意识地蹙眉,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理智地和她撇清关系了吗?

“疼?”

宇文辙见她一醒过来便皱着眉,以为她疼,动作轻柔了许多。

他的话将她拉回视线,她才发现他正在给自己上药,而她什么都没穿,虽然有帘子围住了他们,不至于春光外泄,可是她的一切都已经暴露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她皱起眉头,下意识地想要拿被子挡,却见他秀眉一挑,不冷不热地说:

“害羞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你的身体,本王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了。”

“……”

他说的事实。

周璇无言以对,她原本毫无血色的脸顿时染上了红霞,很烫,像是要烧起来了一般。

“那个……我可以自己来。”

她低下红得快流出血的小脸,弱弱地说道。

“背后,你擦得到吗?”宇文辙一挑眉,冷冷地说,“还是说……你要让外面的狱卒进来帮你擦……”

“……”

羞赧的血色迅速从周璇的小脸上铺染开来,爬上了耳根,红到了脖子根。

“前面……前面……我可以自己来。”

过了良久,周璇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微弱地说道。

宇文辙也没有坚持,把药递给她。

“谢谢。”

周璇接过药,虽然她的确被宇文辙从头到尾看过很多次,甚至有可能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他闭着眼睛都能将她的样子画出来,但是她总不能因此就坦然地跟她赤--裸相对吧?

不过说起来,她好像从头到尾看过他呢!

唔——

真是亏大了!

周璇撇撇小嘴,小心翼翼地转过身,给自己擦药。

宇文辙没说什么,他拿了本书,席地而坐。

天牢内静悄悄的,只剩下他“沙沙沙”的翻书声,以及他们此起彼伏的浅浅呼吸,竟是那么的和谐。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如果可以的话,周璇真想自己给自己上药,可是正如宇文辙说那样,背后她根本就上不到。

而以她现在的状况,若不上药,伤口极有可能会感染。

若是一天之前,她或许会不顾自己的死活,可是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有很强的求生欲!

她要活下去!

好好地活下去!

“宇文辙……那

个……”

虽然有些不情愿,她还是硬着头皮开口。

“哪个?”

宇文辙嘴角一勾,放下手里的书,似笑非笑地看向周璇。

明知故问!

真可恶!

周璇恨得咬牙切齿,可却又不得不低头!

尊严诚可贵,可谁让小命价更高呢!

“帮我上药好不好?”

她撇着小嘴,不情愿地开口。

某人挑了挑眉,一脸顽劣地看她:

“这就是王妃求人的态度吗?”

很显然,这家伙故意整她!

可偏偏周璇却拿他没办法,只能将怒火吞下去,和颜悦色地说:

“王爷,求你帮我上药好不好?”

她低眉顺眼、温柔婉约的样子让宇文辙很满意,不过他显然还不知足。

只见他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露出一个轻佻的笑:

“来,先叫一句辙哥哥来听听……”

周璇眼角一抽。

这货是趁机调戏她吗?

辙哥哥……

好恶心!

“王爷,会不会太肉麻了一点呀!妾身叫不出口呀……”

周璇为难地看着眼前那个邪魅的男子,脑海里光是浮现出“辙哥哥”三个字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实在是叫不出口啊!

“肉麻?不会啊!本王觉得很好听……”

宇文辙一点都不买账,一副非要她叫不可的样子。

周璇实在是叫不出口,她要么直接叫哥,要么叫“某哥”,这种加个名字,再带一个“哥哥”的称呼会让她联想到“情哥哥”、“情妹妹”的模式……

呕!

好恶心!

光想想她都觉得胃部开始翻腾了!

“换个别的称呼不行吗?”

“比如……”宇文辙挑了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比如欧巴……”

欧巴虽然也有“情哥哥”的意思,但是由于不是母语,周璇感觉并不强烈,而且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这次早就被用烂了!基本只要是个男的都可以叫“欧巴”……

“什么?”宇文辙显然一时没听懂,不解地问了一遍。

“欧巴!是方言,也是哥哥的意思。”周璇解释道。

“王妃,你这是欺负为夫书看得少吗?”宇文辙看了周璇一眼,道,“《广雅》有云:爸,父也。本王又不是周傲华,你叫我爸作何?还是说王妃打算做本王的干女儿呀?”

他一边说,一边暧-昧地看向她。

一句“干女儿”活生生地把周璇给雷到了,她一直以为“干女儿”这种词是在二十一世纪之后才被赋予那种含义的!

敢情现在就有了?

宇文辙玉树临风地对着周璇露出一个绝美的笑,道:

“若王妃打算做本王的干女儿,那不叫也没事!只要本王替你上完药之后,你履行作为干女儿的义务就行了。”

干女儿的义务……

周璇顿时满脸黑线!

“瞧王爷说的,莫非你收了很多干女儿履行义务?”

“那能啊!”宇文辙一笑,“你以为本王是那种猥-琐的老男人呀?本王今年才十九岁,翩翩少年郎呀!要找也是找干娘呀……只是王妃连阿爸都叫出来了,本王看你这么有诚意,才勉为其难接受的……”

“我叫的是欧巴,不是爸……”

周璇无力地解释道,却发现只是徒劳,说实话,当年第一次看韩剧的时候,她也把欧巴听成了“阿爸”,心里还奇怪韩国人咋管哥叫爸……

“哎……”

伤口传来一阵疼痛,周璇皱了皱眉,重重地叹气!

如果非要在叫他“辙哥哥”和“履行干女儿的义务”之间二选一的话,她还是选“辙哥哥”吧!

不就是叫一句而已嘛!又不会死!

周璇咬了咬牙,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小声地叫:“辙……哥哥……”

“什么?”

宇文辙漂亮的眼睛微微一亮,格外地好看。

他显然是听到了,却非常无耻地装作没听到。

“我叫了。”周璇解释道。

“没听到,太小声了,蚊子嗡嗡都比较响。”某人非常无耻地坐过去,冲她露出绚丽的笑,“乖——再叫一句给你辙哥哥听听。”

周璇长这么大还没这么被人调戏过,小脸涨得红红的,咬着唇,强忍着一身鸡皮疙瘩,一字一顿地说:

“辙、哥、哥!”

声音这么清脆,吐字这么清晰,这回他总该没话说了吧!

“好生硬啊!哎——看来你是不情愿的呀,璇妹妹……”

他这一声“璇妹妹”叫得是要多自然

有多自然,听得周璇都要吐血了。

敢情这厮是专门跑来调--戏她的!

只是调--戏她就这么好玩吗?

她都伤成这样了,他还调--戏,就不能有一点同情心吗?

“哎——既然王妃不愿意,那本王也不勉强了。”

宇文辙又挪走了,一副任由她自生自灭的样子。

“别啊!我是愿意的!心甘情愿叫的。”

周璇连忙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忍了!

“那叫啊!”

宇文辙笑靥如花。

这一刻,周璇拿出了演员的专业素养,双眸含情地凝视着他,甜甜糯糯地喊道:

“辙哥哥~~~”

“我的妈呀!”

突然传来一声不和谐的声音,这声音周璇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赫连雨涵!

“璇妹妹,我担心你,过来看看,没想到你在这里‘辙哥哥’培养感情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赫连雨涵非常抱歉地说道。

“别啊……那个……公主你先别走!”周璇听到赫连雨涵的声音,如获救星,连忙大呼,“公主帮我上药……”

“不是有‘辙哥哥’嘛!我粗手粗脚,哪有‘辙哥哥’温柔体贴!‘辙哥哥’,我们璇妹妹就交给你照顾了。”

赫连雨涵显然是误会了,她笑呵呵地说完之后,便很识相地离开了。

周璇欲哭无泪,恶狠狠地瞪宇文辙。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宇文辙揉揉她乌黑的秀发,非常宠溺地笑:

“乖啦!璇妹妹,不生气!”

不生气?

怎么可能!

她都要气炸了!

“快给本姑娘上药。”

周璇被好气地将药递到他手里。

叫都叫了,脸也丢光了,他总该满意了吧!

却没想到某人依然不知足,他眯着眼睛,非常无耻地冲着周璇笑:

“璇妹妹,来亲一下,辙哥哥就帮你上药。”

他厚颜无耻地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是不是亲了左脸还要亲右脸啊?”周璇咬着牙,气呼呼地说道,“宇文辙,你别得寸进尺。”

“璇妹妹,本王什么时候得寸进尺了啦!我也没说你叫我辙哥哥就给你上药呀!”

某人非常无辜地说道,一脸委屈。

周璇仔细一想,他还真没说过!

可是没说过又怎么样?

他显然是挖了坑让她往里面跳!

漆黑的双眸里有无名怒火,她嘟着嘴瞟了他一眼,道:

“算了,我还是叫狱卒帮我上药吧!反正被看一下也不会少一块肉……”

“周璇,你敢!”

宇文辙不待周璇把话说完,便不客气地捂住她的小嘴,不准她再说下去。

“疼——王爷,能不能轻一点?”

周璇痛得倒吸一口凉气,她严重怀疑宇文辙是故意打击报复。

“疼吗?”

他轻轻地问,手里的动作却没有放轻,甚至还加重了。

“知道痛就该好好保护自己。”

周璇没有出声,他们之间,有短暂的沉默,药膏的气息在他们之间弥漫。

就在宇文辙疑问周璇不会开口的时候,却见到她盈盈点头。

“好。”周璇说,“以后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也会好好保护你。”

保护他?

景元二十三年,夏,宇文辙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么认真的表情说要保护他,有些新奇,眼里不自觉地浮现出一抹笑意。

景元二十三年,夏,周璇决定彻底告别过去,她说要保护宇文辙,因为这是宇文辙在给她《凌波神决》的时候对她的要求。无功不受禄,知恩图报,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

东宫,奢华高贵,这里住着大魏的储君和她的妻子。

太子妃,多么动人的头衔啊!

无数少女做梦都想坐在上这个位置,周夏韵如愿坐上了,可是她却发现她失去了一个叫做快乐的东西。

是的,她曾经是个快乐的少女,虽然她不尝笑,可她却快乐着。

她曾因为一段文字、一幅画、一首曲子而心花怒放……

可现在,不知道为何,再美的文字、再好的画、再动听的曲子都没法让她快乐起来。

黄昏,夕阳在天空中撒下绯红的光,宇文轩一迈进东宫的门,便看到他美丽的妻子站在火焰一般的石榴花下。

他只是看了她一眼,便绕过她,径自往前。

这种画面经常在东宫上演,以前,周夏韵都会礼数周全地冲他行礼,哪怕他看都不看他,她也会把礼数做得非常

周全。

然而今天,她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道:

“太子爷把周璇整死了没有?”

宇文轩从来不会因为周夏韵停下脚步,一直以为,他都把她当空气,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可是今天,他却停了下来,甚至还皱了一下眉头。

他的太子妃是个优雅高贵的温柔女子,她说话的语调、行为动作都优雅得可以做大魏贵族女子的典范,所以在他的印象中,她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太子妃很恨周璇吗?”

宇文轩虽然觉得奇怪,但仔细一想,她以为周璇害她失去了孩子,倒也可以理解。绝对不要低估母爱,母爱会让一个人发疯,性情大变。

所以,宇文轩没有放在心上,他说完之后便继续走他的路。

可是,没想到太子妃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再次停下步伐。

她说:“不恨。”

不恨?

孩子没了,她居然不恨?

若是不恨为何会说出那样的话?

这一刻,宇文轩想不通,所以,他转过高贵的身子,生平第一次,打量起自己的妻子、这个曾经怀了他孩子的女人。

夕阳那么红,却然不红她白皙的皮肤。

夕阳的余晖下,她站在那里,脸色惨白得像地狱里爬出来的女鬼,但绝对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鬼。

她淡淡一笑,道:“太子殿下,周璇是个好姑娘,她到底哪里得罪您了?”

她的声音和她的笑容一样淡,整个人却像拢在了一层氤氲的雾气之中,迷迷蒙蒙,看的不真切。

这样的周夏韵,宇文轩从未见过,但他是个聪明人,随即便想明白了,眉心一蹙,道:“太子妃都知道了?”

周夏韵轻轻捋了捋袖子,点点头,道:“恩,知道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平常,仿佛是在说一件类似于吃饭睡觉一样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

若只看这话面,谁会想得到这个女子所谓的知道了指的是她的丈夫为了给小姨子出一口气不惜亲手葬送他们的孩子……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宇文轩的声音也很平淡,对他来说,他的太子妃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他不在乎,自然也不会费心思去安慰她,而且在他看来,他的太子妃性子温顺,兼具了一切传统女性美德,包括以夫为天、逆来顺受。

“报仇。”

所以,当这两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宇文璇先是一愣,随即却是一笑,压根儿没把它放在心上。

他走了。

只当她是伤心过度,反常了。

景元二十三年夏,周夏韵对着宇文轩的背影,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她低头小声地呢喃:“宇文轩,你轻敌了。”

可是,她不会因为他的轻敌而心软。

其实,他为周夏音做的那些事情她都知道,她可以选择无视,但这一次,不可以!

因为,她触到了她的底线。

也好!

孩子没了,她便没了顾忌,从今往后,便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景元二十三年夏,周璇决定告别过去,开始新的生活;周夏韵亦然。

***

天牢

周璇穿着一身珠玉坊出品的丝质长衫,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奢侈的牢犯。

这件衣裳做功非常细腻,但是看起来却非常不起眼,若非周璇对珠玉坊非常了解,怕是也认不出这是珠玉坊的衣裳。

而恰恰,这才是珠玉坊最贵的系列——低调的奢华,这么具有二十一世纪烙印的名字自然是出自周璇的之手。

在这个时代,珠玉坊是一个耀眼的招牌,是档次和身份的象征。这也难怪,价钱那么贵,若非大富大贵,谁穿得起!

说得通俗一点,珠玉坊就是居家旅行装逼炫富必备利器。

大多数女人都以拥有一件珠玉坊的衣裳为荣,她们通常只有最重要的场合才舍得拿出来穿,正因为如此,珠玉坊的衣服大多都走奢华路线。

像这种低调得几近普通、没法炫富的居家衣裳,自然没有多少人会买,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卖贵点好!

宰一个就赚够本!

当初伊锦听到周璇这个想法的时候指着她的心笑道:“姑娘,心别太黑,小心卖不出去!”

周璇说:“我心不黑!总共才六件,卖不出去咱们自己穿!你两件,飞燕两件,我两件,正好。”

可谁知道,挂出去才一天就卖掉了四件,伊锦忍不住摇着头:“这么贵都有人买,敢情他们是真把金钱当粪土用了!”

周璇忍不住笑喷了,却不得不承认伊锦的比喻实在是太恰当了!

一万两银子,买一件既不好看

也不独特的素衣,可不就是把钱当粪土用了?

周璇一直都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这么“视金钱如粪土”,只可惜来珠玉楼的虽然都是达官显贵,但是要遇到这种档次的人实在不易,而以她的身份也不能天天守在那里!

所以,周璇一直没机会见到。

而如今,她眼前就坐着一只,这让她便忍不住盯着看,上上下下、反反复复地打量,仿佛实在研究一种新奇的生物一般。

宇文辙虽然很乐意周璇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可是她看他的眼神实在是太奇怪了……

这女人今天到底怎么了?

以前她从来不会这么盯着自己瞧的……

“王妃为何一直盯着本王这么瞧,莫非是今日有太子作对比,王妃突然发现本王的好了?”

周璇眯着眼睛,浅笑:“王爷的好还需要别人做对比才能显示吗?”

若是平时,宇文辙或许会非常自恋地夸她,算你有眼光。

可是今日,不知为何,他却没接话,只是低头继续看书。

牢狱生活本就枯燥,平日里还有狱卒赌博可以看,可今日不知为何她竟没看到狱卒,实在无聊,她发现宇文辙脚边还有好几本书,便坐过去随意抽了一本过来看,竟然是医书。

“王爷怎么突然看起医书了?”

周璇拿着书,不解地问道,心想莫非这货打算学点医术去做江湖郎中,坑蒙拐骗。

宇文辙当然不会承认他看医书是因为他不喜欢她被别的男人触碰,哪怕是大夫都不行!

别的可以防,但是大夫难防止,人总会生病……

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会医术,以后她的病他就亲自承包了!

这些自然是说不得的。

“王妃你也知道,本王疾病缠身……要多学点医术好照顾自己嘛……咳咳咳咳咳……”

他一边说,一边假装痛苦地咳嗽了起来。

真爱演!

周璇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的手搭上他的脉搏。

“王爷脉象稳健,身体健康,定能长命百岁。”

“本王忘了,王妃医术高明。”

宇文辙漂亮的眼睛终于从书上离开,落到周璇身上,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

周璇不知道他为何又心情不好了,不过她还是冲着他笑:

“所以啊……你要是有需要,我可以帮你的……”

宇文辙没搭腔,又低头,把目光放在书上。

周璇见他不说话,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闭上眼睛开始修炼《凌波神决》。

她记性好,早已将《凌波神决》熟记于心中,一有空便会练习,虽然进展缓慢,不过也明显感受到体内有一股力量正一点一点聚集。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当周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有狱卒过来换班。

这几日她已将这里每个狱卒换班的规律摸透,所以她知道此时已经不早了。

“王爷,不早了,您该回去歇息了。”

周璇看向还在看书的男子,本来她的牢房是昏暗的,因为他的夜明珠散发出幽白的光,此时她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脸,那眉宇间竟透露着书卷气,那么儒雅、文质彬彬。

“王妃困了?”宇文辙从书本中抬起头,目光柔和地看向她,轻轻的说,“那我们睡吧。”

我们?

听他这口气,莫非也要睡这里?

不是吧?

这里可是天牢啊!

这厮可一向娇贵得很呀!他对床的舒适度要求非常地高!

虽然狱卒迫于他的淫威拿了被子过来,可是只有被子,没有床他能睡得着吗?

怎么可能睡得着!

他绝对是在做戏!

哦……做戏!

妻子落难,堂堂王爷放着舒适的王府不待,不惜到纡尊降贵来天牢相伴,多么重情重义!传出去绝对又是一段佳话!

周璇自然不能真的让他留下来睡天牢,不但得让他免于住天牢,同时不能有损他的贤名,而且还得让他贤王的声誉得到进一步升华!

哎——

压力好大!

周璇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同时也拿出了演技,一脸感动外加一脸情深痴痴凝望……

***

乐乐:万更有木有?!打滚求鼓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