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圈套

赫连雨涵唱歌很动听,跳舞很美,周璇静静地看着,最后两个人竟睡到了一起。

她们一个是齐王妃,一个是未来侧妃,却直接抛弃王爷睡到了一起,此事若传出去,只怕是没人相信。

“你真的能放下吗?”

翌日,周璇送赫连雨涵到王府门口,小声说道犬。

“不放下能怎样?难道真把他给帮到床上强了他?”赫连雨涵挑了挑眉,“我倒是做得出来,就怕他的小身板扛不住啊!”

赫连雨涵耸了耸肩,当然,她这只是开玩笑,以她的性格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只可惜宇文辙太强大,她可不想东夷未灭,就死在他手里。

“噗——”

周璇忍不住笑了出来踺。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退婚,让后再物色新的人选,既然来了,亲都是要和的。”

赫连雨涵美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她说得很轻松。

不是赫连雨涵洒脱,而是她生为公主,在享受了公主带来的荣耀之后,也要承受作为一个公主的责任。

“我给你推荐一个。论才能绝不在宇文辙之下,论武功,天下一流。如果仅从合作角度来说的话,他绝对是个非常适合的人选。”

周璇神秘地冲着赫连雨涵眨眨眼睛。

“谁?”

赫连雨涵好奇地问道,她没发现大魏还有这样的人才呀。

周璇淡淡一笑:“宇文源。”

“噗——那个天下第一纨绔!璇儿,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赫连雨涵漂亮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显然不相信周璇的话。

“公主不相信我看人的能力吗?”周璇认真地看着她,道,“真的,公主可以试一试,不过他的危险系数不亚于宇文辙。”

赫连雨涵陷入沉思,如今东夷已吞并燕、赵,野心勃勃,眼下虽然三足鼎力,然上官谨绝不会满足于此,她背负着南越的命运而来,这次结盟必须成功。

她的丈夫将关系到未来南越的命运,她必须选一个足够强大的人。

若宇文源真有周璇说的那样强大,即便前方是刀山火海,她也要去闯一闯。

这一刻,赫连雨涵反而轻松了,其实只要放下爱情,其他的事情即便再难,她也不怕……

“璇儿,我走了!你自己要小心,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报姐的名字!”

赫连雨涵临走前霸气无比地对周璇说道。

夏日的清晨,空气带着薄凉,一阵清风吹动赫连雨涵一身红衣,周璇温婉的地笑,目送她离去。

送走赫连雨涵之后,她忐忑地回到观柳居,宇文辙已经走了。

周璇原先还担心宇文辙回找她茬,可事实上接下来连续半个月她都没有见过宇文辙,听府内的下人说他又病倒了,闭关修养。

这半个月,周璇每天例行进宫给太后请安,有时候会陪太后年会儿经,回府之后便钻研《凌波神决》。

她尝试着按照上面的心法运行真气,经历了这么多,她愈发觉得武功的重要性,虽然修炼的进展非常缓慢,可她还是坚持每天修炼。

但凡高深的武功心法入门自然不会这么容易,尤其是她还没什么基础,不过她相信只要坚持,一定会有成果的。

这日早上,周璇一如既往地梳洗完毕去出门。

和往常一样,马车已经在门口候着了,马车一侧,还站着一个清隽的身影。

他一身白衣胜雪,如墨黑发在微风中轻轻飘动,俊美的脸温润如四月清风。

他漆黑的眸子落到她的身上,却没说什么,似乎在想些什么。

“你瘦了。”

良久,他凝视了一会儿,道。

周璇曾想过很多种他们再次相遇时的开场白,却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说,一时之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上来吧。”

他走过来,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周璇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抵触。

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他都主动示好了,这一页就这么翻过去吧。

横竖她一时半会儿也离不开王府,总不能一直和他对峙。

马车在青石地面上缓缓行动,因为宇文辙的缘故,车马走得比往常要慢,所以他们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到了。

让周璇意外的是,周夏韵居然也在。她坐在太后身侧,小腹微微隆起,不知道跟太后说着什么,嘴角含笑,优雅而又温婉。

周璇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二姐长得很美,她和赫连雨涵是两种不同的美。

赫连雨涵是张扬的玫瑰,周夏韵是淡雅的水仙。

“辙儿?”

太后半个月没见宇文辙了,现在见到宇文辙特别地开心,嘘寒问暖。

周夏韵见周璇静静地坐在一边,冲她笑了笑。

“皇祖母,我好些日子没见璇儿了,不知能否趁着今天和她一起出去散散步?”

“去吧,太医说你现在要多走动走动,对胎儿好。”

太后点头允了。

周璇微微蹙眉,她和周夏韵素来没什么交情,她今日这么热情反倒让她心里生出一种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可是,王爷……”

“怎么?才分开这么一会儿就舍不得了?三皇嫂有了三皇兄就不要这个我这个姐姐了吗?”

周夏韵一脸吃味地娇嗔道。

“王妃陪太子妃逛逛吧,一会儿本王要走了再差人跟你说。”

宇文辙淡淡地冲她笑。

周璇虽然不愿意,但是她和周夏韵毕竟还是名义上的姐妹,而且太后和宇文辙都这么说了,她自然不好推脱,只能跟着她出去。

今天没有太阳,清风拂面,凉凉的,倒也不失为一个舒服的夏日。

“太子妃不是要去御花园吗?”

周璇见周夏韵走的方向不对,忍不住停下脚步,微微蹙眉。

“御花园去多了,腻味,想换个地方逛逛,不知道三妹妹是否愿意陪我?”

周夏韵问问地看着周璇,漂亮的杏眼微微眯着,声音柔和得仿佛上好绸缎。

她还是和周璇印象中一样温柔。

“太子妃怀着龙孙,身份尊贵,还是不要走太远的好,我怕皇祖母会担心。”

周璇轻轻地说道,周璇记得这边过去是一片小树林,因为传说中曾有个宫女在那里上吊了,所以平时去的人很少,阴森森的。

“哦?我看三妹妹你不是担心我肚子的龙孙,而是担心我对你不利吧。”周夏韵柳眉轻挑。

周璇没有说话,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若她是周夏音,周夏韵找她单独散步、姐妹之间说说体己话倒是正常,可她并非周夏韵嫡亲的妹妹周夏音,她们不过是空有姐妹名义,实则连陌生人都不如。

若有所思地看着周璇,她不认为周夏韵会有什么体己话跟自己说。

那么,她为什么要找她呢?

“啪——”

就在周璇陷入沉思的时候,脸上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周夏韵柔和的目光变得冰冷无比,她的声音仿佛是从冰窖里飘出来一般。

周璇没有等她继续说下去,扬起手,很不客气地还了她一巴掌。

“你!你居然敢打我!”

周夏韵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璇,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一向柔弱的妹妹竟然敢动手打她。

“你打我一巴掌,我还你一巴掌是客气的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怀着身孕,我还要附加利息!”

周璇面无表情地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是她的处事原则。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和周夏韵待下去了。

“周璇,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残害自己的手足吗?我不过是想找个僻静的地方把事情问清楚而已,起初音儿跟我说是你砍断她的手,我还不信,我觉得我们周家的人再不济也不至于残害自己的手足。”

周夏韵的声音通过空气传到周璇的耳朵里,周璇顿下脚步,转过身,目光淡淡地扫过去,道:

“那现在呢?太子妃现在相信周夏音的话了吗?”

周夏韵没有回答,不过她已经默认了。

周璇嗤笑一声:

“为什么原来不信,现在就突然信了呢?因为周夏音是你嫡亲的妹妹,还是因为我刚才还手打了你一巴掌呢?”

清风翻动着树叶,也吹得周璇衣袂飘然,长发轻扬。

这一刻,周夏韵才发现那个周府最不起眼的庶妹如今竟然出落得如此美丽动人。

她勾唇一笑,竟是那么绚烂,说是倾城倾国也不为过。

“太子妃,若是因为后者的话是不是太荒谬了?如果被人打之后还个手也能作为你判断我会残害手足的理由的话,那么最先动手打我的你呢?我是不是有理由认为你会谋杀生父呢?如果是因为前者的话,那太子妃是不是太虚伪了一点。周夏音是你亲妹妹,你相信她无可厚非,那么又何必说什么本不相信之类打自己脸的话呢?”

周璇的声音很淡,笑容很淡,可其中嘲讽的意味却非常浓。

可是周夏韵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她皱了皱眉,这个不起眼的庶妹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好的口才了?

虽然她早已料到周璇不是个简单的人,却没想到这女子竟如此伶牙俐齿,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最让周夏韵惊讶的还不是她的口才,而是她的气质。

这样沉着淡定却有不乏凛冽的气质绝对不是一般人能练就的。

既然开了口了,周璇决定

干脆把话说清楚,免得日后麻烦。

“太子妃,不管你信不信,周夏音的手掌并不是我砍的,如果我有机会出手的话,我直接以牙还牙直接取她性命,为自己报仇雪恨。”

“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夏韵皱起眉头,她知道周璇话外有话。

“太子妃才智过人,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不用我说也能把事情弄清楚。或者,你也可以回去问问你的好妹妹,当然她不一定会说实话……”

周璇冲着周夏韵一耸肩,明明是很沉重的事情,可她却说得很轻松。

周夏韵对自己的亲妹妹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再听周璇这么一说,也明白八成这件事情的起源还是周夏音。

音儿这丫头真不让人省心!

真是头痛!

突然,周夏韵觉得有些不对劲,头痛,肚子也痛,这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翻滚。

既然话说清楚了,周璇便转身,打算离去。

“等……等等……”

周璇的步子刚刚迈开,身后响起周夏韵虚弱的声音,这声音不仅仅虚弱,还带着无助和乞求。

周璇不解地回头一看,立马蹙眉。

周夏韵脸色惨白,正有一股红色的液体从她体内流出。

怎么会这样?

周璇大叫不妙。

“救……孩子……”

“别急,不要紧张,你先平躺。”

周璇连忙上前一步,一边嘱咐旁边她身后的丫鬟赶紧去请太医,一边知道周夏韵躺好,然后走上前,给她把脉。

“你早上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周璇皱起眉头。

“怎么了?我的孩子……”

周夏韵焦虑地看向周璇,对她来说,孩子比什么都重要。

“你不用紧张,放松,孩子暂时没有危险。”周璇对她说道。

周夏韵松了一口气。

“三皇嫂,你干什么?”

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宇文轩从前方冲过来,看到周夏韵虚弱地躺在地上,顿时怒气冲冲地蹬着周璇。

“三皇嫂,好歹毒的心肠,居然谋害龙孙!”

他咬牙切齿地把周璇从周夏韵身上拽开。

“太子,不是这样的……啊——”

周夏韵开口替周璇解释,话没说完,宇文轩却已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太子,快将太子妃放下来,你这样抱着她,胎位不稳,会……”

“住嘴!”

宇文璇冷冷地打断周璇。

“来人,把这个歹毒的女人拿下!”

他一声令下,侍卫便迅速朝着周璇冲了过来。

周夏韵被安置在长乐宫的客房,太医来了一拨又一拨,却还是没有保住。

四个多月,孩子都已经成型了,是个男孩……

周夏韵哭得昏了过去。

闻讯赶来的景帝、皇后脸色都非常难看。

宇文皇族子嗣薄弱,难得太子妃怀上龙孙,还是个男孩,却没了……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皇后抿着嘴,一脸悲切。

“好生照顾太子妃。”

她走出了房门,便看到景帝在门外威严地皱着眉头。

“去正殿。”他威严的声音当中带着怒气。

***

长乐殿聚集了很多人,原先都是过来给太后请安的,却没想到突然遇上这样的事情,自然都留了下来。

周夏韵被送进去之后,他们不敢进去打扰,便都在外面伸着脖子,各怀心仪,不过基本上都是以看好戏的心态居多。

周璇跪在最大殿的最中间,她低着头,却异常冷静。

她闭着眼睛,仔细回想着刚才发生的点点滴滴。

从周夏韵叫她出去陪她散步,她就有不好的预感,她以为周夏韵要害她,可是周夏韵就算真的要害她也不可能会拿孩子冒险。

且不说周夏韵是不是已经铁石心肠到了把孩子当工具用,就算她真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可能会这么做。

因为她肚子里的可是宇文皇族的长孙,景帝连名字都起好,若是男孩就叫承乾。

承乾,承继皇业,总领乾坤之意。

这意味着什么再明显不过了,周夏韵是个聪明人,她断然不会为了一个对她毫无威胁的周璇而拿孩子做赌注。

这对她百害而无一利!

而且从周夏韵倒下时候的表情,周璇看得出来她非常地害怕和担心孩子,这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不是她,那么会是谁呢?

难道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吗?

周璇皱起眉头,往日的点点滴滴再次浮上来,答案已呼之欲出。

前方传来

脚步声,太后、景帝、皇后、太子相继走了出来,从他们的表情中众人已经知道了答案。

人们皆露出哀伤之情,可心里却更多的是窃喜。

“你可有话要说?”

景帝高高在上,冷冷地看向周璇,声音中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回父皇,儿臣想去见见太子妃。”

周璇什么也没说,她知道现在唯一能帮她洗脱冤屈的只有周夏韵。

“你这个毒妇,你已经害死我儿了,还要去害太子妃吗?”

宇文轩悲切地看着周璇,眼中充斥着浓浓的怒意。

“太子何处此言呢?谋害皇孙是死罪,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周璇依然很冷静,可是她知道就算她再冷静也没有用。

这根本就是一个局。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果然,没多久就有好几个宫女站出来,说亲眼看到周璇将太子妃推到,还拦着太子爷抱太子妃去看太医……

“璇儿,哀家平时待你不薄啊!没想到你竟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你怎么对得起哀家!太子妃是你亲姐姐,你怎么对得起你们周家列祖列宗?”

太后悲怆地看着周璇,但眼中更多的是愤怒,她狠狠地抽了周璇一个耳光。

很痛!

“皇祖母也不相信我吗?”

右脸火辣辣地痛,可周璇却依然很冷静,她坦然地看着太后,清者自清,她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良心,所以她不怕,哪怕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太后、皇帝、皇后、太子……

大不了就是一死!或许还是解脱呢!

没什么好怕的!

她只是觉得可惜,可惜自己这些日子里一直像对待亲祖母一样服侍太后,就算再没有感情,可太后连问都不问直接给她判了个“死刑”,她还是有些可惜。

当然,也只是可惜而已,谈不上伤心失望,因为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对太后来说不过是个外人,即便她老人家平时对自己很喜爱,但都是建立在没有其他冲突的基础上的。她相信若真到了紧要的关头,太后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推开的。她这个外人可比不上她小曾孙的万分之一。

所以,即便太后毫不犹豫地判她“死刑”,她也还能淡然地问一句“皇祖母也不相信我吗”。

就这样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