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二十章 忘了吧

屋内烛光黯淡,让宇文辙散发着戾气的脸忽明忽暗,此时此刻,他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鬼魅,森然而又恐怖,好似随时都会扑上来吃了她一般。

周璇下意识地往后退,小腿磕到床脚,才发现已经退无可退,她眉心紧蹙,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犬:

“宇文辙……”

她的话没说完,他突然上前,湿热的唇堵住她的樱桃小口,霸道而又不容拒绝,让她再没有继续说话的机会。

她皱着眉头,用力地推他,可无论她多用力,都没法撼动他半分,他的胸膛就像钢铁一样坚硬。

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不懂得尊重人!

周璇真想狠狠骂他一顿,可是理智告诉她,她现在只要一开口,他的舌头定会趁机入侵,到时候肯定又是白白被他占便宜。

哎——

周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死死地扣着牙关,双唇紧闭,不让他有可趁之机。

她的不配合显然让他的怒火烧得更加旺盛了,宇文辙伸手将她用力一推,她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往后一番,落到了床榻之上,还来不及喘口气,他便压了上来踺。

强烈的男性气息将周璇包围,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因子,她的外衣被扯掉,漂亮的锁骨和雪白的手臂暴露在空气之中。

他的吻得愈发热烈了。

热烈的吻落到她性-感漂亮的锁骨之上,周璇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轻轻颤动,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种感觉,很难受。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抬起头,明亮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她,带着一分笑意。

“王妃喜欢不?”

说话间,他又吻上她的唇,而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便开始愈发地不规矩了。

周璇清楚,如果现在,她再不采取点什么的话,接下来可能真的要控制不住了!

意识越来越清醒,理智一点一点地回归,她闭上眼睛,开始回吻他。

之前,他吻过她几次,可是每次都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她要么蹙着眉头毫无反应,要么就是挣扎反抗,主动回应他还是第一次。

尽管她的动作很生涩,可是宇文辙却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他不由自主地微微一愣。

机会来了!

周璇趁机迅速将手伸到枕头地下,抓了一包药粉洒向宇文辙。

“你……”

宇文辙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他的反应很快,迅速起身,一个旋转躲了过去。

虽然,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对周璇来说已经足够了,她抓起外衣,以迅雷不及掩耳逃出房间。

屋外,空气黏糊糊的,夜风带来的不是清凉,而是闷热,耳边响起一阵又一阵的虫鸣,给人一种烦躁的感觉。

周璇怕宇文辙追上来,一路狂奔,却又毫无目的,就像一只无头苍蝇。

且不提她能不能出得了王府,就算她能离开王府又怎样?

她现在身上什么都没带,衣衫不整,凭她三脚猫的功夫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呢!

她现在也认清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催眠术对付一些小喽喽倒是没问题,可真遇到了高手,只怕也起不了作用。

所以,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是在王府里乱窜。

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是觉得很累很累,再也跑不动了,索性宇文辙没有追过来……

可是,就算他没追过来又怎么样?

这里是他的地盘,他若真要对她做什么,她还逃得掉吗?

周璇觉得好无力!

其实,她一开始就已经错了……

她不该嫁过来的!

哪怕在江湖中逃亡,也比现在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地好!

至少还有飞燕会帮她!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她虽然不知道宇文辙到底有多强大,但是天下第一楼天机阁主人常江是他的好友、幽云城城主云亦岚也是他的朋友、而且他似乎还有很大的财力,控制着大魏境内的码头……

飞燕武功高强、才智过人、还有诸多手下,可就因为得罪了云亦岚,这么多年一直都在逃亡,更别说自己了……

她的实力断然不能跟飞燕比……

周璇叹了一口气!

哎——怪只怪自己当初太傻,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她傻傻地以为慕容莫问心里总还是有她的,得知她要嫁于他人了,他总不会视而不见吧?

破釜沉舟……

结果却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多么傻呀!

果然,恋爱果然是智商会的克星。

周璇无力地瘫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泪水却从眼角的缝隙中流淌而出……

哎——

周璇无力地往

身后一靠,整个人躺倒了地上。

她真的好累,好累,好想就这么睡过去,永远不要醒来……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是宇文辙找过来了吗?

找来就找来吧,她现在好累,头好痛,他要怎样就怎样吧……

横竖不过是层膜,放着也不能卖钱!

没了就没了吧!

反正她这辈子也不会再爱上什么人了,给谁都一样……

那脚步在她身侧停住了,静静的,没有进一步动作。

又夜风袭来,夹杂着淡淡的香味,那是女子才用的香。

周璇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睁开眼,露出漆黑的眸子。

这阵风有些大,赫连雨涵身上的衣袂在空气中飘荡,清冷的月光冷却了她如火的红衣。

月光不似太阳明亮,可赫连雨涵微红的眼圈却依然闯入了周璇的视线。

赫连雨涵哭过?

南越国第一女将、战场上所向披靡、巾帼不让须眉的铿锵玫瑰居然会哭?

周璇不解,却能猜出八成与宇文辙有关。

“你挡着她的道了。”赫连雨涵冷漠的声音带着沙哑。

“你可以绕道走的。”周璇也冷漠地说道,没有给她让路的打算。

“如果我不呢?”赫连雨涵不肯退让。

“那就从我身上踩过去吧。”

周璇淡淡地说道,她不是跟赫连雨涵逞强,而是她现在真的没有力气起来。

月光如水,旁边的树叶在夜风的翻动下发出沙沙的声音。

这个夜,闷热依旧。

赫连雨涵没有从周璇身上踩过去,她一动不动地站着,漆黑的双眸不知道落在何处,有些走神,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开口:

“周璇,我又被他拒绝了。”

她的声音不大,说话的时候,在周璇身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目光淡淡的。

她八岁随父兄上战场,十岁扬名海内外。

战场上,她是铁骨铮铮的铿锵玫瑰,无数将士拜倒在她的红缨枪下。

下了战场,她是翩翩起舞的红玫瑰,无数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十八年来,她一直众星拱月,也成就了她高傲的性格,习惯了所有的男人都围着她转,费尽心思博她一笑,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会为了一个男人费尽心思,却还不能让他多看自己一眼。

她从来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骄傲自尊,都扔掉了,换来的却是他的冷漠。

“赫连公主不要在本王身上白费心思了,本王不爱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他的表情那么冷漠,“公主最好自己想办法退婚,否则堂堂南越国公主、受人敬仰的第一女将下催--情药来勾--引人的事情传出去,可就不好了。”

他的眼神那么骇人,生平第一次,赫连雨涵竟然感到了害怕!

可笑!

驰骋沙场、视死如归的她竟然也会害怕!

是她胆子变小了,还是眼前这个男人太过可怕!

她看不透,也不敢看他,她怕一看过去,自己又会沦陷。

传言他活不过二十,可是就因为在百花宴上多看了他一眼,她便控制不住自己,飞蛾扑火……

赫连雨涵觉得自己很可笑,她为什么要跟周璇说这些呢?

她们不熟!

然而,她却发现,除了周璇以外,自己竟然找不到其他可以诉说的人……

或许,一个人坚强太久了,便失去了软弱的资格。

“周璇,你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赫连雨涵苦笑道,“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笑。”

可周璇没有笑,她的表情甚至有些凝重,何尝,她又不是另外一个赫连雨涵呢?

虽然方式不同,却殊途同归。

赫连雨涵外刚内也刚,周璇外柔内刚,其实她们是一样的人,用面具伪装自己,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坚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只能自己扛着。

“赫连公主,其实……”

“周璇,不要同情我!本公主不需要你的同情!”

赫连雨涵一向不喜欢认输,但是她却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周璇,我嫉妒你。”

她嫉妒她能够轻易地牵动他的心,嫉妒她能拥有那个自己费尽心思都得不到的人。

周璇明白赫连雨涵心中所想,她苦笑一声,道:

“如果是因为宇文辙的话,你恐怕嫉妒错人了。”

赫连雨涵疑惑不解。

周璇终于从地上坐了起来,她往后移了移,来到赫连雨涵身边,和她并肩靠在身后那颗树干上,缓缓道:

“赫连公主,你觉得宇文辙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外界传言他身体孱弱、贤良文弱,可我却觉得他深沉得可怕……”讲到这里,赫连雨涵顿了一下,道,“虽然不知道他实力到底如何,但我可以想象得出,若和他为敌,定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的手段绝对不在上官谨之下。”

上官谨,东夷国国君,六岁深入敌营攫取情报,八岁登基,十二岁与景帝决战于魏水,阻止大魏铁蹄东进,合纵连横,不但抱住了岌岌可危的东夷,还将其发展成为东南一霸。

景帝一生戎马,战无不胜,却没想到竟会在魏水吃瘪,最后虽是战平,可对景帝来说却是输了。

如今景帝年过五十,垂垂老矣,上官谨年方二十,如日中天,他岂能不忧?

所以才会与南越结盟,共同对付东夷。

周璇没想到赫连雨涵对宇文辙的评价竟如此之高。

“看来公主之所以看上宇文辙,除了少女之心以外,还考虑了很多。”周璇说道。

大魏警惕上官谨,南越又何尝不是?

赫连雨涵这次和亲,势必要找一个最强者。她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即便只看一眼,她便知道宇文辙绝非池中物!

周璇见赫连雨涵不出声,知道她是默认了。

“公主,你觉得这么一个人,他会这么明目张胆地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世人看吗?”

自古以来宫廷斗争都是残酷的,若让人看抓到了弱点,无异于将自己送上去任人宰割。

宇文辙若真如他表现出来那样在乎周璇的话,那周璇绝对会是他的软肋!

可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软肋这么毫不保留地暴露给别人呢?

赫连雨涵是聪明人,经周璇这么一点,顿时就明白过来了。

“这么说来,你只是个挡箭牌?”

“是啊!专门用来替他真正在乎的人挡掉你这样的刀剑。”

周璇挑了挑眉,饶有兴味地勾起唇,笑得玩味十足。

“呵呵……”赫连雨涵苦笑一声,她好笑地看着周璇,“搞了半天,我这把刀一直都捅错地方了……”

“恩!错得离谱!”周璇不客气地打击她。

“不过那天,我还要谢谢你……”随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说道。

“你知道了?”

赫连雨涵挑了挑眉。

“恩。那天我看到你了。”

周璇点点头。那天她昏迷过去之前,隐隐约约看到了赫连雨涵的身影。

“那种情况下,你不是应该怀疑我跟宇文轩同流合污,一起谋害你才对吗?你居然还谢我!莫非你认为本公主是一朵善良得连情敌都要去帮的白莲花!”

赫连雨涵耸了耸肩,艳丽的脸上露出一抹兴味。

“如果公主是白莲花,那又如何在战场上屠杀呢?”周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弯地看着赫连雨涵,道,“不过我知道像你这种高傲深入骨髓的女子还不至于用那么卑劣的手段害我,因为那时候你压根儿就没把我当做情敌来看,你不是认为我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吗?”

虽然赫连雨涵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可是周璇当着她的面,这么直接地把它说出来,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却依然故作镇定地说:

“事实证明本公主的确不是输给你!”

“是!是!你是输给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那么公主要不要把她挖出来,挫骨扬灰啊!”

周璇笑眯眯地看着赫连雨涵,她虽然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可以肯定如果没有赫连雨涵,宇文辙怕是不会这么快就收到情报。

虽然没能把她从宇文轩手里救出来,但她的确还是帮了自己。

赫连雨涵没有接周璇的话,她突然开始很认真地凝视着周璇,回想着刚才她说的一切。

这一刻,她知道自己错了!

错得离谱!

这个女人能一眼看透自己;她还会波斯语;她甚至能一下子就判断出她在饭菜里下了什么,而连宇文辙都是在她打开食盒之后才发现的……

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女人?

只怕是她故意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小女人而已,而且还骗过了所有的人……

“宇文辙真没眼光,居然把你当挡箭牌用!”

赫连雨涵惋惜道,她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是男人,都会爱上眼前这个淡然如水的聪慧女子。

“他何止没眼光啊,我看他根本是瞎了眼才对!能文能武、有权有势、才貌双全的赫连公主送上门都不要……”周璇也带着惋惜。

“咱们这是在干嘛?互相恭维吗?”赫连雨涵挑了挑眉,“你好不好奇他心里真正的那个女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赫连雨涵非常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捕获宇文辙的心,能让他这样保护着。

可是周璇却没什么兴趣。

“难道你不喜欢宇文辙?”

“又没有那条律法规定我一定要喜欢他。”周璇耸了耸肩。

也是,只有不在乎才可以如此坦然。

现在回想起来,赫连雨涵才发现周璇其实不止一次鼓励她去追宇文辙,只是自己当局者迷,一直把她当做嘲讽。

“你居然不喜欢宇文辙……”

赫连雨涵像是发现了一件极其新奇的事情一般,那双艳丽的眼睛在周璇身上转来转去。

“璇儿,你该不会是喜欢本公主吧?”她托着腮帮子,一脸认真,“难怪你一直鼓励我去追你的丈夫……原来是想和本公主变相厮守一辈子啊……”

啊?!

周璇没想到赫连雨涵会突然说出这么一个神句,一时之间竟反应不过来。

赫连雨涵见她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连忙笑着冲她挥挥手,道:

“跟你开玩笑的啦!”

“如果只有你和宇文辙让我选的话,我绝对选你!”周璇却冲着赫连雨涵眨了眨眼睛。

赫连雨涵这话在二十一世纪那个腐文化横行的时代倒没什么,可放到此时绝对惊世骇俗!

这个世界很微妙,在这今晚之前,赫连雨涵绝对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坐下来和周璇促膝长谈,甚至还相谈甚欢。

赫连雨涵是个聪明人,她看得出来周璇和自己一样都受过爱情的伤,虽然她没有跟自己提起那个人是谁,但是从她的眼神中她可以读得出她心里的痛,绝对不会少于自己。

“璇儿,从今天开始,我们不要再委屈自己去讨好那些臭男人了!我要为自己而活,把他们忘得干干净净!”赫连雨涵洒脱地挥着手。

周璇心里一动,她用力地点头:“恩,忘了。”

的确该忘了,她不能一辈子活在过去!

她得向前看,就算没有慕容莫问,她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就是!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一点也不稀奇~~~男人不过是一种消遣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

赫连雨涵站了起来,一首《卡门》脱口而出,长袖一挥,曼妙的舞蹈随之而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