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宇文辙不要(10000+)

“主子,不先去告诉王爷吗?”

嫣红不解地看着周璇,却见她美丽的脸上波澜不惊。

嫣红不解,别的女人都要爬上她丈夫的床了,她不但不去阻止,还可以如此平静……

世界上怎么会有她这样的人?

就算她对宇文辙没有感情,可那也是她的丈夫呀!

“嫣红,你知道丈夫为什么叫丈夫吗?踺”

周璇看出了嫣红的疑问,眯着眼睛冲着她笑。

“为什么?”

嫣红不解。

“因为一丈之内才是你夫,一丈之外咱就别管了!”

周璇一边说,一边扶着一愣一愣的嫣红朝着观柳居走去。

啊?

嫣红惊讶地撑着双眸看向眼前这个笑靥如花的女子,说实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

其实周璇只是跟嫣红开玩笑。

宇文辙是什么人?

赫连雨涵能在他面前耍得了手段?

他若真的中了药便只有一个理由,那便是他心甘情愿中的药。

所以,她一点儿也不担心他,更何况她很清楚,宇文辙的事情轮不到她管。

***

东宫

巍峨的建筑重重叠叠,红砖碧瓦,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

黄昏时分,美丽的晚霞染红了天际,一个风姿绰约的华服女子端庄优雅地坐在屋内,她一身华贵的锦衣,她头圆额平,唇红齿白,眉长眼美,语不见媚,笑不露齿,清尘脱俗。

此时,她青葱慢条斯理地端着白玉杯,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周夏音用纱布包着的手腕上,那里曾有一只巧手,而如今却被齐齐割去。

“二姐……你可要为音儿作主啊!”周夏音梨花带雨地看着周夏韵。

“此事你可告知父亲与母亲了?”

周夏韵问道,她的声音非常温和,这一点倒是和周璇有几分相似。

“写了书信了,可父亲母亲还在洛邑省亲未归,兄长也不在京城,如今也只有二姐姐能为音儿作主了!”

周夏音委屈地说道,小脸湿哒哒的,分外可怜。

“周璇那贱-人太恶毒了,她这么做是毁了音儿下半辈子呀……呜呜……如今音儿被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以后还有哪家公子敢娶音儿呀……呜呜呜……二姐姐,你一定要替音儿作主呀!”

说话间,她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簌簌地抖落,哭得歇斯底里。

“音儿别担心,等父亲回来自有定夺!若三妹妹真的如此残忍,周家自然会为五妹妹讨回公道的。”

周夏韵低头看周手里的白玉杯,沉吟道。

她和周璇虽然接触不多,但她不认为周璇会无缘无故对音儿下这么重的手。

那个女子可以在周府韬光养晦十多年,又岂能无缘无故毁了自己多年的经营?

而且,现在自己已经出嫁了,于情于理都不该插手周家的事情。

“听二姐姐这话,莫非是不相信音儿?”周夏音委屈得看着周夏韵,“二姐姐你可是我嫡亲的姐姐……呜呜呜……如果连你都不疼音儿了,音儿活着也没意思了……呜呜呜……”

周夏音一下子扑到周夏韵的怀里,满是泪痕的小脸蹭着她的衣襟,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许是哭得太伤心了,整个人开始抽搐。

“二姐姐……以……以后……音儿再也不能跟你一起……弹……弹琴了……”

她抽抽搭搭地举着自己没有手掌的右手,不断地抽搐。

周夏韵终究是心疼了,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

哎--

她叹了口气,轻轻地拍着周夏音的小肩膀,道:

“音儿放心吧,无论事情如何,二姐姐和母亲都不会让你白白被人欺负了去的。”

“呜呜呜……还是二姐姐对我最好!”

周夏音满足地抱着周夏韵。

这时候,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打破周夏音的哭声,优雅的少年踏着晚霞而来,他一身质感绝好的绸衣,细致如凝滞的肌肤被晚霞印上了几分红,一双眼珠子仿佛黑珍珠一般温润。

“参见太子殿下。”

周夏韵和周夏音齐齐起身行礼。

“免礼。”

宇文轩淡淡地说道,目光落到梨花带雨的周夏音身上,微微蹙眉,心疼不已。

“细柳,扶你家主子回屋,这儿风大,她怀着身子,不宜吹风。”宇文轩缓缓地说道,说话间,整个人的注意力却都在周夏音身上。

“这……”

细柳眉心紧蹙,她自幼跟在周夏韵身边,心思玲珑剔透,看得出宇文轩这是在对周夏韵下逐客令。

可是凭什么?

她家主子才是东宫的女主人、名正言顺的太

子妃!

而且,哪里有直接赶走妻子和小姨子独处的道理!

这于情于礼都是不合的!

细柳忿忿不平。

“妾身也觉得有些乏了,那便先回屋了,劳烦太子殿下替妾身照顾五妹妹。”

周夏韵还是很温柔,她对细柳使了一个眼色,让她扶自己回去。

“太子哥哥……”

周夏韵一走,周夏音立马委屈无比地扑到宇文轩怀里,又是一阵哭哭啼啼。

“音儿的命好苦……”

她看着自己没了手掌的手臂,咬牙切齿,左手握成拳头,狠狠地捏起。

“太子哥哥,音儿好恨!”

“音儿别难过,太子哥哥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宇文轩说得特别坚定,他已经有了新的计划了,前两次是周璇运气好,这一次绝对让她生不如死!

“真的吗?”

周夏音泪眼婆娑地看着宇文轩,双眸却开始发亮,仿佛纯黑的宝石。

“本宫什么时候骗过音儿呢?”

他低头看着她,一脸宠溺。

“太子哥哥真好!”

周夏音终于破涕为笑。

宇文轩温柔地看着她,深情款款地说:

“只要音儿高兴,你要什么本宫都给你!”

他的话发自肺腑,如果没有昔日音儿相救,就不会有现在的宇文轩。

“如果我要当太子妃呢?”

周夏音眯起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宇文轩。

“音儿真的想吗?”

宇文轩认真地凝视着她。

“这样子,二姐姐会不会不高兴啊?”

周夏音假装为难地低下头,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见沐哥哥了,沐哥哥如果见到她变成这个样子,还会要她吗?

其实,她的那么点小心思宇文轩又岂会看不出来?

他一直都清楚,在周夏音心里沐风永远是最重要的。

“音儿好好考虑,等你想清楚了再告诉本宫。”

宇文轩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长发,言下之意,只要她愿意,他便会不顾一切废掉周夏韵,娶她……

而此时此刻,不远处,那个风姿绰约的卓卓女子正悄无声息地将这一切纳入眼中。

她黛眉紧蹙,漂亮的眼珠中闪着点点泪光。

“小姐……他们太过分了!”

细柳咬着牙,为自己的主子鸣不平!

二小姐哪里不好?

太子殿下怎么能这样对她?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累了,扶我回去吧。”

周夏韵的声音有些虚弱,晚风吹过,她娇弱的身子似乎有些站不稳,靠着细柳的搀扶才勉强稳住身子。

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

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宇文轩的心一直都不在她身上,一直以来都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罢了!

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争也争不来!

昔日百花宴上邂逅,那些诗情画意,只当是一场梦,如今也该醒了。

周夏韵叹了口气,低头看向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轻轻抿嘴,原本绝绝望而又冰冷的双眸终于有了一分暖意:

孩子,至少还有你!

***

夜,很静。

静得让人发慌。

晚风拂过,不知道为何却带不来一丝暖意。

空气中闷闷的,带着夏夜特有的燥热。

窗外传来虫鸣不断,让这个燥热的夜显得多了一分烦躁。

周璇沐浴完毕,心想着晚上反正也不会有人过来,遣散了嫣红之后,便将自己压箱底的夏日避暑神器--自己亲自设计并制作的吊带睡裙拿出来穿。

这是一件款式很经典的吊带睡裙,正好到膝盖,不长不短,行动方便。

衣服是用上好的丝绸所做,无论透气性还是舒适程度都是一等一的好,贴身的设计烘托出她完美的曲线。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凉快!

周璇在大魏生活了十多年,依然不适应夏天还要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兴味。

一个字,热!

两个字,很热!

三个字,热热热!

所以,只要没人,她都会穿上自己的避暑神器。

换上衣服之后,周璇顿时觉得浑身舒爽,连空气都变得愉快了起来,原本聒噪的虫鸣声现在听起来都仿佛一曲动人的音乐。

她熏了艾草驱蚊,然后借着灯光开始研究《凌波神决》。

许是看得太投入了,当门外传来敲门声的时候,她的小心脏猛地一缩,被吓了一跳。

她惊魂未定地抚摸着胸口

,然后站起来去开门。

“怎么了嫣红?睡不着要过来听我讲故事吗?”

周璇笑眯眯地说道,观柳居就她和嫣红两个人,嫣红的睡眠好像不大好,所以有时候周璇会给她讲讲牛顿微积分、马哲之类的,通常嫣红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王妃还会讲故事?”

幽白的月光下,宇文辙一袭白衣,面若美玉,眸如碧珠,风移影动,墨发轻扬,五官精致秀丽,容颜俊秀无双,论雅致似竹露清风,看风姿比明珠玉润。

“王爷怎么来了?”

周璇抿着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王爷现在不是应该醉卧美人香吗?怎么想起我来了?”

周璇勾了勾唇,发现宇文辙正惊讶地看着她,目光灼热无比。

“你……怎么穿成这样?”

他漂亮眉心微微拧起。

她一身纯白,青丝如瀑,漂亮的锁骨一览无遗,薄薄的丝绸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两条美腿放肆地在暴露在空气之中,明明是很露骨的穿着,不知道为何她却穿出一种出尘的仙气。

周璇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还穿着“避暑神器”,连忙吐吐舌头,嘟起小嘴:

“我不知道你会来嘛!”

她一边说,一边赶紧往屋子里走,宇文辙很自然地跟了进去,他把房门关得严严实实的,然后眯着眼睛看她。

“宇文辙,你再看我可要收费喽!”周璇不满地抗议。

“多少钱?”他挑了眉,财大气粗地道,“姑娘说个价,今晚爷包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还包了!

他当她是青-楼女子呀!

周璇狠狠地瞪了宇文辙一眼,可宇文辙回了她一个魅惑终生的迷人笑容,心里却有些不满。

这种情况,若换了其他女子,肯定要羞赧地无地自容、呼天抢地地关门的,而她倒好,不但一脸淡定地放他进来,还能当着他的面,一脸自然地拿了件外衣披上……

不慌不忙,不急不乱!

他该夸她镇定吗?

“王妃如此镇定,莫非是经常穿成这样见男人?”

宇文辙眯着眼睛,声音有些冷。

好酸呀!

某人的醋缸又翻了!

不过周璇知道这与感情无关!

宇文辙这个人就是这样子,即便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可他还是会习惯性把她当成他的所有物、附属品,拥有很强的占有欲,不允许别人觊觎。

这种心态叫沙文主义,俗称大男子主义!

这是病,得治!

周璇漂亮的眼珠子轱辘一转,一派悠然地笑道:

“是呀!”

“什么?”

宇文辙本来是随便问问,他料定她会否认的,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淡然地给了他一个肯定地答案,顿时他的脸就拉了下来。

“周璇,你最好给本王说清楚!”

“我说得很清楚呀,就像王爷猜的那样,以前我经常这样穿的。”

周璇无辜地眨眨眼睛,她可没说话。

上一世,她比这还暴露的都穿过,什么比基尼啊、热裤啊、露背装啊……

宇文辙好看的下巴顿时绷得紧紧的,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你敢!”

“穿都穿了,有什么敢不敢的?”

周璇耸了耸肩,送给他一个优雅怡人的完美笑颜,仿佛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这个该死的女人!

气死他了……

宇文辙那张漂亮得不像话的脸瞬间扭曲了,他咬牙切齿,双手握成拳头,朝着桌子狠狠捶下。

只听到“哐当--”一声,桌子上的瓷杯跳得老高,然后沿着桌沿滚了一圈,落到地上。

好在周璇眼疾手快,及时接住。

“王爷,这茶杯很贵的……”

周璇将茶杯放到桌子上,笑眯眯地说道,这家伙可是大魏版的欧也妮葛朗台,据说连王府的厕纸他都统筹规划好的,这么抠门一个人,居然无视这只上好的茶杯……

显然他是被气昏头了!

周璇虽然是故意气他的,不过也清楚凡事要有个头,宇文辙要是真的气过头了,到时候受苦的还是她。

能让他气到这个程度,她也满足了,便见好就收,笑眯眯地上前冲他眨眼睛:

“王爷,生气啦?”

宇文辙冷哼一声,傲娇地转过头,不理她,那样子仿佛在说“周璇,你个坏人,我不跟你玩了”。

这是个看脸的时代!

即便理智如周璇,也不得不承认他抿着嘴傲娇的样子还挺萌的!

“王爷别生气啦,妾身跟你开玩笑的啦!”

周璇来到他对面,继续冲着他笑。

这一次,她的笑容还真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她现在的心情真的挺好的!

她的脸好像绽放的阳光,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更写在她那比黑珍珠还要漂亮的大眼睛里,含笑含俏,水遮雾绕地。

而她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竟让人有一种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若是平时,宇文辙或许会很不客气地亲上去,可是现在,他刚刚想这么做的时候,脑海里却浮现出她昔日说过的话--她不喜欢他未经她允许就亲她。

可是,要怎样才能得到她的许可呢?

宇文辙聪明绝顶,却想不出答案,于是愈发地恼怒,凶巴巴地瞪她一眼,道:

“周璇,你不要脸!”

周璇被骂得莫名其妙。

“妾身哪里不要脸了?请王爷赐教。”

“哼--你穿这么暴露出去破坏我大魏社会风气,按照我大魏例律应抓去浸猪笼!”宇文辙面色不佳地说道。

“我什么时候穿成这样去破坏大魏社会风气了啊?”

周璇很无辜,她说的是上一世,这一世她可不敢穿成那样出去。

“哼--你别嘴硬了!刚才明明是你自己亲口承认经常穿成这样子去见男人的!”

宇文辙绷着一张俊脸说道,这一刻,周璇只觉得背后冷飕飕的。

哎--

她不过是说以前经常这么穿而已,怎么就变成经常穿成这样去见男人了?

宇文辙的自带吃醋系统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若是以前,周璇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过现在,她已经摸到门道,找到对策了。

她抽了椅子朝他坐近,眼角含笑,温柔无比地凝视着他那张如冠玉般完美的脸,道:

“王爷,妾身跟你开玩笑的!妾身怎么可能真的穿成这样子出门啊!只是因为今日热,妾身以为不会有人过来,才敢在屋子里这么穿,没想到王爷竟然会来……妾身发誓整个大魏国就你一个男人见过妾身这样穿!”

周璇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宇文辙,眼神坦荡,真诚,比珍珠还真!

果然,不出她所料,宇文辙在听到只有他一个男人见过她这样子之后,原本紧绷的脸终于缓和了一些,不过他还是皱着眉头:

“以后不准那么穿。”

只要一想到刚才她打开门,门口站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人的话,他就要发疯,别说是男人了,就连女人也不可以!

“好!好!听你的,以后不穿!”

周璇笑呵呵地应道,她现在已经知道跟宇文辙讲道理、据理力争是没有用的,对付他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阳奉阴违--大不了以后她换好衣服再开门喽!

“乖。”

很显然,周璇难得的乖巧让宇文辙非常满意,他终于不再绷着脸,不过随意他又想到了什么,沉吟了片刻,方才缓缓地说:

“不过,本王在的时候你可以这么穿。”

敢情是要她专门穿给他一个人看喽?

看不出来这家伙还是个色-胚啊!

周璇在心里狠狠地将他鄙视了一番。

“对了,王爷这么晚来找妾身所为何事?”

周璇想起正题了,这家伙不在绿萝院大享艳福,来她这里干嘛?

“本王非要有事能来找王妃吗?”

宇文辙的声音又冷了下去,好不容易缓和的脸又开始绷紧。

哎--

好不容易才哄好的,结果又这样了!

要不要这么难伺候啊!

周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为了防止这位大爷发火,连忙笑道:

“当然不是啦!整个王府都是王爷的,您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您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您要是愿意,今晚睡这儿也没问题!”

“好,即然王妃盛情邀请,那本王今晚就睡这儿吧。”

宇文辙笑眯眯地看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眸闪过一丝狡黠,亮晶晶的,竟比天上的星辰还要好看……

她……好像中计了……

这一刻,周璇悔得肠子都青了,尤其是看到宇文辙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她气得咬牙切齿。

可不可以跟他一样摆脸色啊?

她郁闷地转过身,虽然不指望宇文辙会像她哄他一样哄她,不过她还是打算沉默一会儿,暂时不搭理他,先舒一舒心里的闷气。

“王妃,别生气,请你吃葡萄!”

宇文辙漂亮的脸在她视线内放大,面若冠玉,眼若星辰,冉冉浅笑,若清风拂面,让人心旷神怡。

周璇心里一惊,说不出的诧异,她甚至都怀疑自己的耳朵:

天呐!

她没听错吧?

宇文辙居然叫她别生气?

他不是应该冷冷地威胁她“周璇,你敢摆脸色

给本王看,小心本王杀了你”才对吗?

“喂--你吃不吃啊?不吃我拿去喂狗了!”

宇文辙见周璇半天没反应,脸色有些难看。

“狗又不吃葡萄。”周璇嘀咕道。

“你说什么?”

宇文辙皱起眉头,黝黑的双眸一沉,眼看他又要生气了,周璇连忙笑着说道:

“吃!当然吃了!这可是我们三皇子特地送过来的葡萄啊!吃一颗延年益寿,吃两颗容颜不老,吃三颗长生不死……”

“本王是太多了,吃不掉,烂了可惜才分你的。”

宇文辙不冷不热地说道。

大宛进贡的极品葡萄总共才那么点,多得吃不掉,说出去谁信!

不过周璇对葡萄不了解,她听宇文辙这么说,便道:

“哦!这样啊……那妾身是自作多情了……不过味道还不错……好甜!”

“别只顾着自己吃。”某人不满地抗议。

“怎么了?”

周璇不解,他拿过来不就是给她吃的吗?

难道他的意思是让她分嫣红一些?

只是……他有这么好心吗?

周璇狐疑地看向某人,却见他微微挑了一挑眉,淡淡地说:

“剥了喂本王。”

“……”

果然是她想多了!

铁公鸡怎么可能这么好心!

敢情他老人家是嫌剥葡萄太麻烦,特地拿来让她剥了给他吃,顺便分她一点做劳务费!

哎--

周璇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开始剥葡萄,谁让她吃人的嘴短呢!

她削葱玉指轻轻剥开一颗葡萄,然后递给他,他却不解,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意思是让她送到他嘴里。

还真是会享受!

“宇文辙,你干嘛不让赫连雨涵给你剥啊?”

周璇不解地问道,她相信赫连雨涵会很乐意的。

“王妃吃醋了?”

宇文辙漆黑的眼眸微微亮了几分。

“没有。”

周璇淡淡地说道,他以为每个人都跟他一样,是醋做的呀!整天乱吃醋!

除非她爱上一个人了,否则绝对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不过在宇文辙看来却不是这个意思,他觉得周璇是故作轻松,于是,他想了一下,道:

“你若不喜欢,本王明天就打发她走。”

其实周璇对赫连雨涵住不住在府内没有什么感觉,只要她不来招惹自己,随便她住到什么时候都无所谓!

而且让赫连雨涵住进王府的毕竟是太后,宇文辙在外一向以贤徳著称,若为了自己而影响到他的声誉,她会过意不去的!

周璇突然觉得自己跟宇文辙的关系挺奇怪的。说是朋友嘛,他们经常处于对立状态,恨不得将彼此掐死;可说是敌人嘛,也算不上,因为宇文辙如果不抽风的时候,其实对她挺好的,有时候甚至好到让她都不好意思了……

“我无所谓啦,王爷只要顺着自己的计划去做就可以了。”

周璇淡淡地说道,她知道宇文辙装病这么多年,又步步为营肯定是有自己的计划的,她本来就是个无关紧要的闯入者,如果因为她而影响到他的全盘计划的话,就罪孽深重了。

“王妃真体贴!”

宇文辙抿着嘴,冲她笑,笑容竟然比以往多了一分暖意,暖融融的,甚是迷人。

周璇被这个绚烂的笑容晃了神,整个人不禁愣了一下。

“喂--别停啊!继续剥……”

他不满的抗议声把周璇的思绪拉回来。

周璇低头摘了一颗葡萄,灵活地剥开,送到他嘴里,或许是因为还没晃过来,竟然走神了,动作一滞,手没有及时收回来,被他连同葡萄一起含到了嘴里。

他温热的口腔包围了她细长的食指,舌尖轻轻滑过,有些热,有些痒。

周璇小脸一红,想把手抽回来,却被他的牙齿咬住。

“宇文……”

她刚开口,一种酥--麻的感觉便顺着指尖传过来,顿时她整个人都顿住了,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宇文辙像是上瘾了,用牙齿轻轻地啃--噬,周璇只觉得一股热--流席卷而来,她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她再次想要抽回手指,宇文辙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沿着手指到手背,一点一点地亲吻。

他的动作异常地温柔,和以前的霸道粗暴不同,现在他看起来像是在亲吻一样极其珍贵的宝贝,仿佛稍不小心便会弄坏了一般,小心翼翼的……

周璇虽然活了两世,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看过爱情动作片不少,可却从未和男子这么亲密接触过。

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不知道为何,一向敏捷的大脑竟然变得混沌了起来

,整个人傻傻地站着,竟忘了反抗。

有些东西,一旦开始了就停不下来。

宇文辙是个正常的男人,从刚才看到她开始,他便想要一亲芳泽,只是怕她生气,所以一直压抑着。

现在好像有了契机,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可是,他却发现自己想要远远不止这些……

可是,他不想再像以前那样强迫她。

所以,尽管有些东西异常的汹涌,他还是强行克制住,抬起头,认真地凝视着她:

“周璇,我……”

“不可以!”

周璇下意识地说道,并非不谙人事的小女孩,她看得出他眸中的那些东西代表着什么。

那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欲-念……

宇文辙没有想到她会拒绝地这么快,他以为她至少会思考一下,可谁知道她竟脱口而出……

他的脸色从来没有这么难看过,也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

周璇见他一张脸阴沉沉的,随时要爆发的样子,咬了咬唇,小声地说:

“宇文辙……你说过……我们只做名义上的夫妻的……”

呵呵……

这真是个拒绝的好理由!

该死的!

他当初干嘛要说这种话!

她本来就是他宇文辙的妻,他想要怎样都可以的!

宇文辙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他现在恨不得想抽自己两巴掌。

“周璇,如果本王现在跟你说本王不想只和你做名义上的夫妻了呢?”

宇文辙看着周璇,在这之前,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有耐心,甚至放下身段对一个女人说出这种打自己脸还难以启齿的话。

他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下意识地抿唇,低眸,他似乎在害怕,害怕她会拒绝。

周璇也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她好看的眉心紧紧蹙起,都快拧成一条线了。

她趁着宇文辙没有进一步动作期间迅速往后退了一步,和他拉开距离,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周璇,你什么意思?”

宇文辙咬着唇,眼中带上了浓浓的怒意,额头的青筋突突地跳动。

她这是什么表情?

难不成她认为他还会强迫她不成?

她把他宇文辙当什么人了?

周璇看到他这个样子,眉头皱得更加紧了,她真怕宇文辙突然冲上来,毕竟这家伙一向阴晴不定,他要是抽起风来,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宇文辙,我觉得这种事情是要有爱才能做的,而我们彼此都没有感情……我真的不想……”

周璇小心翼翼地看着宇文辙,只见他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她心“咚咚咚”地一直跳。

“我知道,你们男人可能跟我们女人不一样!如果你有那方面的需求的话,你可以去找赫连雨涵,我想她肯定很乐意的……如果你不喜欢她,你还可以去青-楼啊,那里的姑娘又热情,又有技术……会把你伺候得很舒服的……”

“乒乓--”

原本放在桌子上的茶杯被宇文辙抓起来,狠狠地摔倒地上,他俊美的脸上燃烧着熊熊怒火,大概是怒到了极点,他竟然笑了。

“哈哈哈哈哈……怂恿自己丈夫去青--楼,王妃真是空前绝后第一人啊!本王是不是应该启禀父皇让他给你这个最佳贤妻颁一个牌匾,好让全大魏的女子都以你为楷模啊?”

他一边说,一边朝着她走过来,步步紧逼,嘴角带着愤怒的笑,却又像是在自嘲。

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他还真不知道她竟然是这样看自己的!

她把他当什么?

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强---奸--犯?

周璇啊周璇,原来本王在你心中竟如此不堪啊!

而他居然还担心自己没经过她同意亲她会惹她生气,会让她对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真可笑啊!

宇文辙,你现在知道了吧,她就是这样看你的!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顾忌那么多呢?

干脆如她所想,把一切坐实算了!

***

乐乐:万更了,谢谢luluyun1314童鞋给俺送了这么多钻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