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要惹我

“其实也不是那么值钱啦……”

周璇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心虚,她觉得自己的语气好假,宇文辙这么精明的人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本王也这么觉得,一本破书能值什么钱!”

奇怪的是宇文辙居然没有发觉。

他耸了耸肩,把《凌波神决》递给周璇,嘱咐道:“王妃一定要勤加修炼,以后保护本王的重任就交给你了。踺”

言罢,他便站起来,不过行至门口,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道:

“好好练,过几日本王来验收。犬”

周璇一个人在屋内,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秘籍,眉心微微一拧,宇文辙这个样子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起读书的时候,老师也是这么布置一堆作业,然后拍拍手走人……

可是老师好歹会先讲解一番,这家伙是直接丢给她一本书,让她自己参透,能参透多少全凭悟性!

不过周璇当然清楚自己手中的并非一般的作业,它是武林至宝、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凌波神决》,在这个弱肉强食、拳头大过一切的世界,武功可比催眠术管用多了!

她若能练成《凌波神决》中的武功,倒真的可以毫无顾忌地逃离这个牢笼,纵情山水,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搬了张椅子在桌前坐下,开始认真地研究这本旷世之作。

***

齐王府有两个书房,一个位于绿萝院之内,另一个则在王府的东边。

绿萝院的书房不大,仅供宇文辙看书消遣之用,若有事情要处理,他一般会去大书房。

此时,宇文辙便步履优雅地朝着大书房走去。

去书房要经过一边竹林,现在正值夏天,竹子长得很好,郁郁葱葱的一片绿,分外清幽。

清风拂过,竹林发出一声轻吟,宇文辙在林子的中央站定。

“出来吧。”

宇文辙的声音轻轻的,仿佛一阵细碎的蚊呐,若不仔细听,甚至都不会觉察。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两个人从天而降。

一男一女。

男的锦衣冠玉,笑容灿烂,正是薛进画。

女的则一袭蓝衣,眉眼如画,长发飘飘,说不出的俏丽动人,嘴角轻抿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说不出的可爱俏皮,任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小女孩竟然会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罗刹教教主、玉面罗刹东方弄月。

“不要跟着本王。”

宇文辙面无表情地说道,他说话的时候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们,径自继续往前走。

“辙哥哥,你怎么可以把《凌波神诀》给周璇呢?实在是太过分了!”

东方弄月见状连忙追上前,眉心紧紧皱起。

“就是啊!那可是《凌波神决》啊!”

薛进画也是一脸幽怨,想当初,他想看一眼,宇文辙都不给!

现在他居然把它送给周璇,这也太重色轻友了吧?

宇文辙没有理会他们,他依旧面不改色地继续走他的路。

“辙哥哥,周璇可是周家的人呀!你把《凌波神诀》给她就是在养虎为患,你知道不知道?”

东方弄月一个空翻,落到宇文辙前面,漂亮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带着怨气:

“辙哥哥,你难道忘了当初周家是怎么对母后,怎么对你,怎么对我的吗?”

"本王没有忘。"

宇文辙修长的眉心微微一挑,淡淡地说道,周家的所作所为他是绝对不可能会忘记的。

“哼——”东方弄月冷笑,“你要是没有忘,你就不应该放过周璇!可是,你现在不但对她百般呵护、宠爱有加,还把《凌波神决》给她,我看你根本是对她动了情……”

东方弄月愤怒地看着宇文辙指责道,她双眸凌厉得仿佛要喷出火来。

“本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宇文辙的脸色微微一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呵呵……”

东方弄月突然仰头笑了起来,带着不屑,但是更多的却是愤怒。

“辙哥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了这个女人暴露自己的武功吗?接下来你是不是还打算为了她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就是南宫无痕,你就是凤天皓……”

东方弄月越说越激动,连声音都在颤抖。

宇文辙却面不改色地绕过她,不予理会。

“宇文辙!你什么态度嘛!!!你……站住!你给我说清楚!”

东方弄月被气得直跺脚。

“好啦!小月月,别激动!小辙辙不是一直都是这副不冷不热的死样子吗?习惯就好啦!”薛进画上前安抚她。

“哼——他对周璇可不是这样的!”东方弄月咬牙切齿,“我看他已经被周璇那个狐狸精迷惑了!真是枉费师父这么多年栽培……气死我了!我要

把周璇那狐狸精给杀了!免得有些人最后敌我不分!”

东方弄月紧抿着唇,转身欲走,薛进画连忙拉住她。

他知道东方弄月不是在开玩笑,她素来天不怕地不怕,想什么就做什么。

“辙,你就解释一下吧!要不然我担心小月月真的乱来……”

薛进画一边拽着东方弄月,一边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好友,他本来是来看戏的,没想到却成劝架的了。

哎——

“本王的东西要给谁就给谁,有什么好解释的。”

宇文辙冷冷地说道,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宇文辙,算你狠!”

东方弄月愤怒地看着宇文辙,牙齿咬得嘎嘣响。只听到“哗——”地一声,她取出佩剑,将内力凝聚到剑柄之上,然后听到“叮——”的一声,那柄剑便碎成了碎片,散落在地。

“宇文辙,你我情谊如同此剑,从此恩断义绝!”

“哎——教主,你好歹也是我们堂堂罗刹教教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啦……”

这时候,前方走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衫,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她走过来,端端正正地冲着东方弄月行了个礼,然后神秘地伸着她眨眨眼睛,说道:

“《凌波神决》深奥难测,岂是周璇这个在武学上毫无造诣的人能参透的?她若强行修炼只会走火入魔而已,到时候被凌波真气反噬,只会生不如死……大师兄这一招才叫高招呢……你误会他了……”

这姑娘便是罗刹教的执事长老、东方弄月的好友诸葛芹。

“辙哥哥,是这样的吗?”

东方弄月一喜,听诸葛芹这么一说,她才想起《凌波神诀》可不是一般人能参透的,更不是一般人能修炼的!

即便是武林高手,修炼此功也有可能走火入魔,更别说周璇这个连武功都不会的女人!

原来辙哥哥是这样打算的,看来是自己误会他了……

“不是。”

宇文辙毫不犹豫地否定道,然后再次越过她,走向前方。

东方弄月好不容易平息的怒气又涌了上来:

“喂--你……你给我说清楚!”

她正欲上前追他,诸葛芹连忙拉住她的小手,笑道:

“教主,你别这样!大师兄做事一向有他自己的计划,他不想说,你逼他也没意义啊!而且,你还不了解大师兄吗?他做事你有什么理由不放心?”

的确,宇文辙做事一向沉稳,完美得挑不出任何缺点!

以前,无论他做什么,东方弄月都没有怀疑过,但是这一次,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特别不安!

或许都是因为那个周璇吧!

辙哥哥对她真的有些不一样……

“小芹,我是怕他被周璇给迷惑了去呀!”东方弄月皱起眉头。

“你呀……真是……”

诸葛芹见状微微摇头,有些哭笑不得。

“你认识大师兄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他被女人迷惑过?即便是二师姐也没办法影响他,别说这个微不足道的周璇了……难道你认为二师姐还比不过周璇吗?”

“当然不是了!周璇怎么配跟诺姐姐比!她连诺姐姐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东方弄月冷哼道。

“这就对了嘛!你别杞人忧天了!”诸葛芹笑呵呵地说道“教主,报仇的事情大师兄自有定夺,急不来!你先跟我回总坛吧!教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这个教主大人回去处理呢!”

诸葛芹耸耸肩,东方弄月不在期间可把她累苦了!

***

夏日的黄昏,空气不似正午时候的沉闷,晚风带着丝丝凉意,驱赶一天的炎热。

周璇已经好些天没见过宇文辙了,不过他不来更好,她可以潜心研究《凌波神决》。

经历了这么多,周璇知道只有提高自己才是硬道理,除此之外一切都是虚的。

所以她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只要一有时间,她便一头埋进《凌波神功》当中去。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总是会走神,会在字里行间看到那张刚毅冰冷的脸……

其实当年她曾缠着慕容莫问让他教她武功。

“习武是件很苦的事情,我不想你受苦。”他如是说。

“可是我不会武功,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蓝天白云下,她偏着脑袋,漆黑的双眸一眨一眨地看着他。

“我慕容莫问的女人,谁敢动?”

他一挑眉,浑身散发出笃定的霸气。

的确,你慕容莫问高高在上,世人想讨好你都来不及,谁敢动你的女人?

可终究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而已……

心又开始抽痛了,周璇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为什么这么软弱,不过是个男人而已,舍了就舍了!本来就从没拥有过……

她紧咬着牙关,想要把让自己坚强一点,可是眼泪却不顺着眼角落下来,掉到眼前的书本上,晕染开来……

“主子,要不要出去散散心呀?”

嫣红在周璇身后小声地提议道,这些天她一直都这样,她看着忍不住有些心疼,一直以来周璇对她都挺好的……

“好啊!”

周璇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平稳一些。

她也觉得自己在屋子里闷着容易胡思乱想,或许真该出去透透气,散散心。

黄昏时分,日落之际,天空中一片深红色的云霭映照在水面之上,将河面染成了蔷薇色,仿佛一幅飘动着的画面,瑰丽无比。

周璇沿着晚风,和嫣红走在后花园的鹅卵石地面上,心情也轻松了不少,果然出来走走还是能转移注意力的。

“王妃晚上想吃什么?”

二人逛了一会儿,天便有些黑了,嫣红便开口问周璇。

“你想吃什么?你做给你吃吧……”

这几天都是嫣红给她做菜,周璇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怎么好让王妃下厨呢……”嫣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让开!”

就在周璇和嫣红聊天期间,突然有个声音在他们前方传来。

前方有一个小姑娘,手里提着食盒,蹙着眉头,凶神恶煞地等着周璇和嫣红。

而她的身后则站着一个艳丽的红衣女子,这女子正是赫连雨涵。

“喂——你们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啊!好狗不挡道!”那小丫头气焰嚣张地说道。

“对啊!好狗不挡道,那你干嘛挡着我们呀!”

嫣红不屑地看了那小丫头一眼,道。

“你……你……你们好大胆子!你知道我家主子是谁吗?我家主子可是未来的王府女主人!”

“你都说是未来咯!我家主子还是现在的王府女主人呢!”嫣红冷笑。

“一派胡言!”那小丫头显然不相信嫣红的话,她冷冷一笑,道,“谁不知道你们王妃是个废物啊?现在她知道我家主子入住王府,伤心欲绝,卧病在床,已经五天没出门了!”

“入住王府?”

周璇听到这话,有些不解地看向赫连雨涵。

赫连雨涵没说话,替她回答的还是她身边的那个小丫鬟:

“你还不知道吗?我家公主五天前奉太后之命入住王府,先熟悉熟悉环境,和王爷培养感情,现在她就住在杏雨阁!”

这样啊……

难怪宇文辙这几日没来找她,敢情是醉卧温柔乡啊!

周璇笑了笑,看向赫连雨涵,淡淡地说:

“恭喜。”

一直以来,她都挺佩服赫连雨涵的,也羡慕她的勇气!就算是当初的自己,也做不到这样狂追一个男人……

有句话叫做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如果有喜欢的人,真应该不顾一切地追一场……

可惜周璇做不到!

或许是性格使然吧!

她一向认为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不来,或许她太消极了!

“周璇,你在讽刺我吗?”赫连雨涵冷冷一笑,目光仿佛带着刀,“你别得意!三皇子迟早是我的!”

这下那丫鬟也明白眼前这个女子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废物王妃了,于是她更加不屑了,鼻孔朝天地冷哼:

“我们现在就是给王爷送晚膳,我们公主这几日每天都和王爷一起吃用晚膳,王爷可喜欢我们公主做的晚膳了!你们还不滚开,要是耽搁了王爷的晚膳,你们担待得起吗?”

说话间,她用力推开嫣红。

这小丫头也是会武功的,嫣红毫无防备,一时没反应过来,踉跄了一下,没稳住身子,摔倒在地。

“嫣红,你没事吧?”

周璇连忙过去扶她。

“哼——做人要识相!”

那小丫头竟然还走过来狠狠地踩了嫣红一脚,痛得嫣红下意识地咬牙。

周璇眉头一蹙,她站起来,扬手不客气地朝着那丫鬟的脸上煽了一巴掌。

“啪——”

一声清脆地在空气里响起。

“你……你……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我们公主都从来没打过我!”

那丫头愤怒地看着周璇,那双并不大的眼睛里喷射出熊熊怒火,仿佛是要将周璇给烧死了一般。

周璇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

“我一巴掌替嫣红打的,教你学会尊重人。”

周璇的表情很没什么变化,声音甚至还有些温柔,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那丫头却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们给

王爷送晚膳,她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小娜这样对她是客气了,要是本公主出手,只怕她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赫连雨涵上前一步,挺直了身子,眼神高傲地看着周璇,“王妃应该比我们更清楚,王爷身子不好,若耽误了他用晚膳,可不是小事……”

赫连雨涵双目灼灼,眼神冰冷,带着指责和鄙夷。

周璇眯起眼睛,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目光落到小娜手里的食盒之上,似笑非笑地勾唇:

“公主既然知道王爷身子不好,又为何在晚膳里放催--情药呢?莫非是担心王爷不行?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能放这种药啊!这样很伤身的呐……”

赫连雨涵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面对周璇的话,她秀眉一挑,淡淡地说:

“王妃可不要血口喷人呐!你知道的本公主可不会任人污蔑……”

她的话中带着威胁,目光如炬,带着寒光,凌厉得足已让一般的人吓得脚软。

可惜周璇并不吃她这一套。

“是不是血口喷人,拿到太医院化验一下不就行了吗?”周璇似笑非笑地看着赫连雨涵,道,“公主,要不要去证明你的清白呀……”

“本公主为什么要听你妖言惑众!小娜,我们走!王爷还等着晚膳的呢!”

赫连雨涵冷冷地瞪了周璇一眼,转身从小娜手里抢过食盒,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璇也没追,她依然文雅地站在原地,浅浅地笑:

“赫连雨涵,有些事情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我劝你最好不要惹我,否则,我生气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她的声音很淡,目光更淡,可不知道为何,赫连雨涵却觉得后背发凉。

她是怎么了?

她居然在怕周璇这个废物……

“至于王妃之位,如果你真有本事,就让宇文辙废了我吧!”

到时候我肯定放烟花感谢你!

周璇说完之后便不再看赫连雨涵了,她转过身,小心翼翼地查看嫣红的伤口,一脸心疼地问她:

“疼吗?”

“王妃,她们真的在王爷的晚膳里下了那种药吗?”嫣红不敢置信地看向周璇。

“恩。”周璇点点头。

“那我们赶紧去告诉王爷……”嫣红焦急地说道。

“我先扶你回观柳居住。”周璇淡淡地说道,她似乎没有要告诉宇文辙的打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