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一十七死去的爱情

"我睡够了。"

周璇无奈地说道,她没有赖床的习惯。

宇文辙沉着脸,把手里的东西往床边案几上一搁,拽着周璇上--床。

“回去躺着。”

两个字,透露着不容拒绝的霸气踺。

“可是我肚子饿了,要躺也得用完早膳再躺吧,不吃早饭以后容易老年痴呆……”

周璇讲到一半打住了,不是因为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又用了二十一世纪词汇,而是被宇文辙用食物挡住了嘴巴犬。

“呜……好烫……”

周璇一边伸出舌头不断呼气,一边不满地看向眼前这个男人。

宇文辙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碗粥,在她说话的时候打了一勺塞进她嘴里,烫得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不吃算了。”

宇文辙不冷不热地看了周璇一眼,话虽这么说,可那表情却明明再说“你敢不吃就死定了”。

“吃。”

就算烫死了也得吃!

她可不敢得罪这个患有“不定期经前综合征”的男人。

宇文辙把碗递给她,又把床头的案几移过来。

周璇这才发现不仅有粥,还有几个配粥的小菜、花卷。

周璇真的是肚子饿了,既然送上门来,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

她不客气地开始大快朵颐。

说是大快朵颐,但实际上她吃饭的样子还是很斯文的,就如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不急不缓,淡如水。

“味道真好!莫非是王爷亲自做的?”

周璇由衷地夸赞道,不过这菜的风格和平时王府里的不大一样……她记得宇文辙也会做菜。

“你想得美。”

宇文辙毫不留情地打碎她的猜想。

“哦。”周璇本来就是开玩笑的,所以也没太大反应,只是淡淡地问,“王爷新请了厨子?”

话出口之后,她就知道错了,以宇文辙抠门的性格,不至于请两个厨子!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事实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的。

“这是赫连雨涵做给本王吃的,不过本王担心有毒,就赏给王妃了。”

宇文辙说得一脸平淡。

“……”

周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宇文辙,你这么狠,赫连雨涵知道吗?

周璇她尴尬地笑了笑,道:

“没想到赫连公主的厨艺如此好……呵呵……她对你真是情真意切……王爷其实也没必要太排斥这桩婚事……”

最重要的是她觉得如果他能娶赫连雨涵进门,然后把她扶正,自己就可以不用“殉葬”了……

宇文辙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

“喜欢本王的人多了去了,难道都娶了吗?”

自恋狂!

周璇打算不理他,多吃东西少说话,昨晚莫名其妙地昏迷之后,她一直没进过食物,她饿了……

想到昨晚,周璇好看的眉忍不住拧了起来。

她想到了阮阮,可她又不敢贸然跟宇文辙提她……

“昨晚……谢谢王爷救了我……”

周璇含蓄地开了个头,正打算旁敲侧击一番,却听到宇文辙冷冷地说:

“谁有闲工夫救你呀?本王是看到王妃你被人敲晕了扔在门口,顺手把你捞进来而已。”

说完之后,他便站起来,毫不留情地走了。

是这样的吗?

她昏迷前明明看到了宇文轩,还有赫连雨涵……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宇文轩,但她可以感受得到宇文轩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想不透!

想不透的事情就暂时不浪费脑细胞了,经过了昨晚,至少她可以确定阮阮还活着……

这个消息足矣扫除她所有的阴霾!

可是阮阮,你现在在哪里?

你知道不知道我好想你……

***

因为宇文辙下了命令,非要她在床上躺着,周璇没办法,只能乖乖地躺在床上休息。

可是这里是宇文辙的寝宫呀,晚上怎么办?

以他的性格肯定是要睡床的,又要让她在这里打地铺吗?

不过周璇没想到的是一连好几天宇文辙都没有回寝宫,一直以来都是她一个人在寝宫里住着,吃了睡,睡了吃。

照理说宇文辙不来找她麻烦,她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何,她竟然有些不安。

这厮没有理由连寝宫也不回啊!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第五天的时候,周璇忍不住开口询问慕雨。

慕雨的回答却是不知道,不过值得庆祝的是,慕雨告诉她齐王殿

下终于允许下床了。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振奋人心了!

很多人都想和被子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但是如果有一天,你无病无疾,却被强迫躺在床上不能下床,相信你肯定会腰酸背痛腿抽筋,恨不得下来蹦跶两下。

周璇高兴极了,她连忙梳洗打扮一番,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走出房门。

清晨,太阳还未出来,空气中带着一丝薄薄的凉意,却分外的舒服,清新得沁人心脾。

绿萝院里到处都是翠绿的绿萝,晶莹剔透的露珠在上面滚动,滑来滑去,像个调皮的孩子。

周璇心情好,忍不住抿嘴轻笑。

从绿萝院出来,她并不急着回观柳居,而是一个人在王府里溜达、散步。

齐王府的后花园有一个偌大的人工湖,又一亭台,坐落于湖面,通过曲曲折折的回廊链接,看起来有点小半岛的感觉,非常的精巧雅致。

周璇正打算去坐一会儿,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一个她做梦都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的背影……

怎么会是他?

他不是应该在无日峰吗?

怎么会在这里?

她微微一愣,心脏却开始剧烈地跳动。

一袭蓝衣,黑发如墨,只是一个背影却已透露出他的冷漠和孤傲,茕茕孑立……

她好像冲过去问他很多很多事情,比如,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然而,不知道为何,她的脚却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寸步难移。

她不动,他也没动。

她并不意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是天上的明月,从来都是她主动靠过去的……

即便以前他去梅园找她,也总是冷漠地站在那里,如果她不跟他讲话,他是绝对不会讲话的。

“慕容公子,为什么你可以一直不讲话呢?”

多年前,那个漂亮的少女眯着眼睛,笑呵呵地看着身边冷漠的男子。

“慕容公子,你的声音很好听,你应该多讲讲的。”

“慕容公子,你吹箫也好好听,能教教我吗?”

……

那时候,周璇总是笑吟吟地缠着他说话,他好像烦了,微微蹙眉,让那张本就冰冷的脸看起来更加可怕:

“你真吵。”

其实不是她吵,而是她想跟他说说话,可是她如果不说话,他肯定不会主动跟她说话的。

认识这么多年,她一直都猜不透他的心思。

他曾经说过他在等她长大……

从那天开始,她就盼着自己能够快一点长大,等她及笄,他便会来踏着五彩祥云来娶她……

然而他没有想到换来的却是疏远!

三年前,他突然从她生命里消失,没有告别、没有招呼,就那么消失了,消失得那么彻底,连一点痕迹就不留给她……

可是她总觉得他还会回来的,哪有人不告别就莫名其妙地离开的呢?

他一定是有事要忙!

等他忙完了,他一定会回来找她的!

然而……

一个月过去了,他没来。

半年过去了,他没有。

一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来。

……

可她却一直在等!

现在想想,当初,自己嫁来齐王府,或许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还抱着期望……

大魏三皇子成婚,娶的是周家三小姐,这个消息势必会传遍全世界的,而他肯定也会知道的……

这一刻,或许她还抱着希望,希望他能来带她走……

可是……

她错了……他没有来!

这一刻,周璇很想跑过去问他,慕容莫问,你所谓的等我长大,就是等我长大之后嫁给别人吗?

慕容莫问,既然没打算和我过一辈子,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你用了两年的时间让我爱上你,然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而我,却站到原地等了很久很久,直到我决定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忘掉你……

清风拂过,她看到他转过身来,眉目俊朗如旧,也冰冷如旧。

他悄无声息地看向她,那个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他是让她过去。

可是周璇却纹丝不动地站着,这三年来,她或许幻想过无数次两人重逢、两两相望的场景。

她曾经以为再次见到他,自己还会像以前那样,笑吟吟地跑过去抱着他的手臂跟他说话,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做不到。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已改变很多事情……

她好像没法再像以前那样厚着脸皮,不顾一切地粘着他了……

她好像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只要他一个眼神,

就乐呵呵地跑上去了。

现在的她竟然也有了怨气。

慕容莫问,你凭什么连招呼不都打就消失?

莫容莫问,你现在又凭什么连招呼不打就出现?

而我凭什么任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三年,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

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阮阮……

以前,她不知道,可是现在,她知道阮阮也是那么爱他……

风吹皱了平静的湖面,也吹动他的衣衫,夏日的太阳在湖面上留下金灿灿的光影,暖烘烘的,却照不暖慕容莫问眼底的寒冰。

他似乎有些惊讶。

大概,连他也没有想到周璇竟没有和以前一样冲上来……

周璇静静地看着,她看到他眼中露出一抹类似于失望的情愫,然后那孤傲的身影微微一动,便消失了,无影无踪,就如同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慕容莫问还是那个慕容莫问,只要她不厚着脸皮靠近他,他永远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周璇抿嘴微微笑,可是不知道为何,胸口却闷闷的,心像是被重物碾压过一般,碎成一片一片……

她想要捡起来,却发现再也捡不起来!

就这样结束了吗?

她活了两世,唯一一段感情,就这么结束了吗?

或许,她错了,她连结束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从未开始过……

身后,好像有人拍了她一下,她迷茫地转过身,便看到一张倾城倾国的俊颜。

他显然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好看的眉心微微一蹙:

“王妃怎么了?”

“没怎么?”

她淡淡一笑,低头,却看到眼泪落到地面上,绽开一朵朵泪花。

“今天太热了,眼睛出汗。”

这借口真是懒得可以!

可是除此之外,她想不出别的。

宇文辙不会相信,可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她现在好累,只想回去好好地睡一觉。

“王妃,不过是五天没见到本王而已,你有必要哭得这么伤心吗?哎——本王的魅力有这么大吗?”

宇文辙追上去,抓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笑呵呵地勾着唇,一脸得意。

“宇文辙,你能别这么自恋吗?”

周璇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现在明明很想哭,可是被宇文辙这么一搅合,她竟然有些哭笑不得。

“恩,本王喜欢你叫本王宇文辙,这名字好听!以后你就都这么叫本王吧,别叫王爷了……”

“辙,车轮压的痕迹也!你就是你父皇压过的痕迹,哪里好听了?”

周璇好不容易回到观柳居,本来想关上门好好哭一场的,可宇文辙一直缠着她,她的门关到一般,他却从缝隙里遛了进来,让她没机会独处,她又不想当着他的面哭,只能用力抹了一把眼泪,和他讲话,转移注意力。

面对周璇无情的剖析,宇文辙依然面不改色,不恼不怒,继续自恋:

“念起来好听呀!宇文辙,念起来多顺口呀!”

他一边说,一边靠近她,勾着唇,浅浅地笑:

“王妃,你多幸福啊!嫁给本王,以后你的孩子有机会姓宇文这么有高贵的姓!王妃姓周,以后咱们孩子就叫宇文周好了,你看多么冷艳优雅……”

宇文辙一脸陶醉。

周璇头顶上忍不住冒出三条黑线:

语文周?

我还数学月呢!

而且,谁要跟他生孩子了?

“王妃,本王说了这么多话,你好歹也说一句呀!要不然本王会很伤心的……”

某人鼓着腮帮子,冲着她眨眼睛。

这表情……

若放到二十一世纪,绝对是卖萌帝啊!

周璇叹了一口气,哎——想一个人好好哭一场祭奠自己死去的爱情都没机会!

“王爷这几日都忙什么去了?”她漫不经心地问道。

宇文辙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灿若星辰。

“王妃,你还说你哭不是因为吃醋……嘻嘻……”

他冲着她笑,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王妃你吃醋也正常!其实本王这几日还真的是醉卧美人怀呀……”

“哦?是什么样的美人呀?”

周璇问道,她清楚宇文辙的话十句只能信一句,不过依然很配合地追问,尽管她的心情本就不那么好。

可是,她心情不好,顶多自己憋着难受;宇文辙如果心情不好,她肯定是要遭殃的,为了防止悲剧发生,她还是顺着他的意思比较好……

“王妃这是在打探敌情吗?你想知道本王喜欢什么样的美人,然而按照本王的喜好改变自己?”

宇文辙的心情好极了,咧着嘴笑得倾城倾国。

“……”

周璇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话了。

如果实话实说告诉他自己对他没兴趣,他肯定又要不高兴了!像宇文辙这种自恋狂,哪怕自己不喜欢别人,却也没法接受别人不喜欢他!

可是让她昧着良心说,她又有些说不下去。

若是平时,她或许还能睁着眼睛跟他胡乱演一通,可是现在不同,她心还未恢复,依然隐隐作痛,她没法若无其事地陪他演戏……

幸好,宇文辙这个自恋狂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他怡然自得地说:

“王妃,看来你是爱惨了本王了……”

他笑得很得意,然后从怀里掏出了本小册子。

“本王心情好,赏你个东西。”

宇文辙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铁公鸡能有什么好东西赏她?

周璇本就没当一回事,也就是为了配合他,象征性地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这一看,周璇那双漂亮的眼珠子顿时瞪得比鸡蛋还大,漂亮的红唇微微张开。

天呐!

居然是《凌波神决》!

若放到金庸的小说里,那就是类似于《葵花宝典》的存在,而且它不用自宫就能成功!

这可是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秘籍!

数百年来,多少英雄为了得到它前仆后继,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

若不是顶级高手,没有足够高的武功,即便是得到了它也没有办法真正拥有它。

不过几年前,这本秘籍突然失去了消息。

有人说因为杀戮太重,它被毁了……

有人说它流落到西域了……

有人说它落到了一个神秘人的手里……

一时之间众说风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凌波神决》从此下落不明了!

周璇本不懂江湖中的事情,只是《凌波神决》太有名了,再加上飞燕老在她耳边念叨,她想不知道都很难。

可是……它怎么会在宇文辙手里?

周璇奇怪地看向宇文辙,却见他笑得一如既往地绚烂。

“昨儿有人看中了本王的春--宫图现钱不够,就拿这本破书充数,说是什么武林秘籍……本王就想着拿来送给王妃,让王妃好好修炼,以便以后能保护好本王。”宇文辙讲到这里,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了周璇一眼,“不过看王妃的表情……莫非这秘籍还挺值钱的?”

宇文辙突然两眼放光,那表情仿佛是再说“如果它值钱的话,我拿去卖钱,不送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