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以为本王是宇文轩那个草包吗

夜,漆黑一片。

一个黑衣女子静静地站在黑夜中,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好似已与黑夜融成一体。

她担忧地看着那个亮着房间:

“主人……”

“小林呐,你想都不要想……”

黑衣女子还未开口,便被她身边的男人拒绝踺。

“我今日下山是来采购生活用品及文房四宝的,不是来管闲事的呐!”

黑衣女子拧了拧眉心,知道再说什么也是徒劳,可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璇璇被人欺负,即便对方是大名鼎鼎的嗜血魔君,即便清楚自己过去不过是以卵击石、自投罗网,她还是毅然前去。

“主人,对不起!若有来生,只求下辈子还能侍奉主人左右了。”

言罢,只见黑影一闪,她绝然地消失在黑夜之中。

***

司马长风和沈千秋走后,屋内又恢复了宁静。

连城流觞倒了杯茶,坐在桌边,一边品茶,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床上的女子。

他之前看过南宫无痕对她百般呵护,却没想到她还跟慕容莫问有牵连。

这丫头,真不简单呀!

药效似乎有些过了,原本沉沉睡去的人儿微微皱起了眉头,长长的睫毛在颤动,她似乎正在努力地睁开眼睛。

四周很宁静,没有一丝儿的声响,连城流觞却眯起眼睛,冷冷地说: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来送死?”

话音刚落,果真有人从破窗而入。

和司马长风直攻连城流觞的要害不同,黑衣女子却是直奔向床边,想要带人走。

“不自量力。”

连城流觞嗤笑一声,内力在手掌凝聚,不客气地朝那黑衣女子出手。

“阮阮,小心——”

不知道为何,原本昏迷中的周璇突然睁开眼睛,想也没想做起来,将那黑衣女子拉过来,用身子挡在她前面。

连城流觞显然没想到会突然这样,他连忙收手。

连城流觞武功高强,即便他已及时住手,然而释放出来的余威却依然伤到了周璇。

“噗——”

一口鲜血自她嘴里喷出,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小脸愈发惨白了。

“璇璇,你不要吓我!”林阮害怕地双手发抖。

“阮阮,你还活着……太好了……”

周璇一脸虚弱,却露出一抹开心的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明明她身上那么凉,可是笑容却暖融融的,足已将千年寒冰融化。

“璇璇……”

林阮看到周璇再度闭上眼睛,她下意识地咬紧牙关,双手牢牢地握成拳头。

自己明明是来救璇璇的,结果却变成了璇璇为救她而受伤……

不!

她不能让璇璇一而再再而三地为她受伤!

林阮虽然她清楚自己现在身处险境,然而在感受到周璇的身子越来越冷的之后,她便什么也顾不上了。

她只知道绝对不能让璇璇有事!

林阮顾不上随时都可能取她性命的连城流觞,坐下来,握住周璇的手,将自己的真气一点一点地灌入她的筋脉。

“小林呐,你是不是傻呐?就算你把你的真气输给她又能怎么样呐?连城岛主一掌劈下来,你们俩还不都得一命呜呼呐!”

伴随着一个玩味十足的男声,屋内又多了一个人。

他身材颀长,长相斯文,微微上扬的唇线让他不笑也看着想在笑。

“是你?”连城流觞勾唇,“那丫头到底有什么魅力啊!居然一下子给本尊引来这么多麻烦……”

“阿连,你此言差矣呐!我来可不是为了周璇,我是为了我家小林呐!”宇文勋做出一脸苦恼的样子,“我家小林是个好下属呐!这么年来为了我出生入死从未埋怨过一句,如今如果她为了救她那个朋友而死在你掌下的话,我会良心不安的呐……”

看得出来,这二人是久识。

“看来小四你在法缘寺收益颇多嘛!居然连语气词都变了!”

连城流觞饶有兴味地看着宇文勋,他们认识多年,这家伙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讲一句话就要加个语气词“耶”,他现在突然从“耶”变成“呐”,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哎——没办法呐!人总是要变的呐……”宇文勋笑道,“阿连啊,你我多年兄弟,你来东都竟不找我,太不够意思了呐!”

“找你?和你一起吃斋念佛吗?”

连城流觞透过面纱,似笑非笑地看他。

大魏四皇子意图谋反,被贬为庶民,于法缘寺带发修行的事情早已传遍大江南北。

起初他还奇怪,自己的好友什么时候这么沉不住气搞起谋反了,后来听说端木海蓝和他和离的消息才知道,这八成是他的诡计。

为了甩掉端木

海蓝,居然不惜背上谋反的罪名,这种事情估计也只有宇文勋做得出来!

“吃香喝辣的时候,你就乐意来!如今我吃斋念佛,就被你看不起!世态炎凉,人心险恶呐……阿连,你伤了我的心呐……”宇文勋捶胸顿足。

“主人,救救璇璇好不好?”

林阮听到宇文勋的声音,松了一口气,连忙转过头,哀求道。

“小林呐,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呐!”宇文勋挠挠头发,一脸为难地看向连城流觞,“阿连呐,难道我要为了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兄弟出手吗?我做不到呐……”

“哈哈……先是慕容莫问,现在是你,我担心一会儿南宫无痕也要来了……这大晚上的,我还想睡个安稳觉呢!”连城流觞哈哈一笑,爽快地说道,“人你带走吧!”

“啊?这女人还跟南宫无痕有关系呐?那怎么办呐?我打不过他呐……”宇文勋睁大眼睛,作出一脸惊恐的样子,“要不,阿连呐,你保护我好不好呐?”

宇文勋一边说,一边抱住连城流觞的手臂!

连城流觞无情地推开他。

“呜呜呜……好无情呐!”宇文勋皱着眉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林阮,“小林呐,南宫无痕很厉害的呐!要不咱还是把这女人留给连城魔头吧!他武功好呐,等一会儿他和南宫无痕打个两败俱伤,咱们再带人好不好呐?”

林阮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是同意帮她救璇璇了,松了一口气,她弯腰将周璇抱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经过连城流觞身边的时候,她顿了一下,轻轻地说了一声。

“谢谢。”

连城流觞斗笠下的脸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不着痕迹地看了周璇一眼。

伤得不轻呀!

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阿连呐,你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我还有两本佛经要翻译,就不陪你唠嗑了呐!”宇文勋顿了一下,随即又想了了什么,“对了,如果我不幸被南宫无痕给杀了,你要帮我收尸呐!我已经在无日峰脚下买好墓地了,那里风水好呐!说不定一不小心慕容莫问的灵丹妙药不小心滚到我墓里,我还能起死回生呐……”

连墓地都买好了?

连城流觞无语,敢情我还得给你的墓穴开个小口,好让慕容莫问的灵丹妙药能不小心地滚进去!

宇文勋见连城流觞一直默不作声,问道:

“阿连呐,你不会是不高兴了吧?都是我不好,你难得来一趟,我都没陪你喝酒,可是你要体谅我呐!我最近出家呐!出家人要恪守清规戒律的呐……”

“就你那酒品,我还跟你喝酒?除非我脑子被驴踢了……”

连城流觞默然地看着他耍宝,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不过宇文勋浑然不在意,他继续追问:

“那你为啥子不高兴呐?”

“送上门来的女人没吃到,换做你,你能高兴吗?”

“原来如此,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宇文勋摇摇头,一脸罪过地看着连城流觞,“知阿连者,舍我宇文勋其谁?兄弟我早已把东都所有青--楼的雏都包下了呐,一共有五十个,你放心享用吧。阿弥陀佛呐……罪过罪过呐……”

***

雁回楼

“还没找到吗?”

宇文辙冷冷地看向崩雷。

“没有,还是没有找到王妃的下落……”崩雷无奈地低着头,不敢看宇文辙的眼睛。

“废物!”

宇文辙用力一拍手,那张昂贵的红木桌子轰然碎裂,碎片飞过来,砸到杨墨瞳的小腿。

好痛!

认识多年,杨墨瞳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紧张!

印象中的他总是风轻云淡,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

那个周璇,她真有那么重要吗?

“公子要去哪里?”

杨墨瞳看到宇文辙匆匆往外走,心里嘎登一下——难道公子要亲自去找周璇吗?

不!

她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挡住在他前面。

“一会儿云公子过来没见到您怎么办?云姑娘还没找到呢……”

杨墨瞳在他冰冷的眸中硬着头皮说道,她知道他和云易岚感情深厚,所以把他搬了出来。

“若有什么情况,让慕雨转告便是。”

说完,他便急匆匆地要走。

“可是公子……”

“杨墨瞳,注意你的身份。”

他的声音那么冷,不带一丝感情,说话的时候甚至连看都不看她,脚步更没有停留半分。

看着他决然的背影,两行清泪从杨墨瞳漂亮的眼中缓缓留下,她无力地瘫坐在地。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是没办法让他多看她一眼……

曾经,以为他是生性冷漠,以为他没有心,没有情绪,可是现在她发现他也会着急、会害怕

……而这一切都因为那个叫做周璇的女子……

可是凭什么呢?

那个周璇有什么好?

老天爷,你要是有眼,就让她那个女人永远别被找到!

***

法缘寺

宇文勋虽然被贬为庶人,在法缘寺出家,但毕竟身份摆在那里,景帝倒也没让他与那群和尚同吃同住,而是将安置在距离法缘寺不远处一间农家小院。

这屋子跟那些豪华的高墙大院当然没法比,不过好歹有青瓦遮蔽,遮风挡雨没有问题。

屋子不大,一间卧室,一间耳房。

此时周璇便躺在卧室的床上。

“咳咳咳……”

虚弱的咳嗽声从屋内传来,原本拿着佛珠闭目念佛的宇文勋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

“小林呐,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呐……”

林阮怕周璇出事,把自己的真气全部输给她疗伤了,再加上她本身大病初愈,现在更是虚弱无比,一张小脸上毫无血色。

“不!我要守着她。”

林阮轻轻地说道,没有看到璇璇醒过来,她没法安心睡觉。

“哎——”

宇文勋看出她的坚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真搞不懂呐,你既然这么在乎她,怎么会狠心刺她一剑的呐?当初,她可是去了半条命呐!不会真的是因为慕容莫问那个蓝颜祸水吧?情同姐妹的两个女人爱上同一个男人,从此决裂呐……”

宇文勋越说越兴奋,双眸亮晶晶地盯着林阮:

“真是跌宕起伏呐!小林,你同我讲讲呐!改日我把它改编成小说……”

宇文勋激动的脸在视线内放大,林阮抿着嘴,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当时她为了护我,不惜拿剑指着宇文辙,我若不那么做,宇文辙定会认定我和她是串通好的!以他的性格又岂会放过璇璇……我只能那么做才能救她……哎——都怪我没本事,每次都让璇璇为我受伤……”

说话间,她漂亮的眼睛里凝聚着满满的泪珠儿,仿佛随时都要落下来一般。

宇文勋一震,他知道林阮不是个会流泪的人,她一向很坚强,就算掉血也不掉泪!

可见此时她有多么难受……

宇文勋叹了一口气:

“也怪我不好呐,不该让小林你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呐!”

“我的命是主人给的!本该为主人出生入死!只可惜最后没有帮到主人,反而害你……”

“无碍呐!”宇文勋挥挥手,打断林阮,“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呐!安静、舒适,不用跟宇文轩勾心斗角,每天看书睡觉、吃拆念佛,多少惬意呐……”

听到他这么说,林阮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

“以主人的能力,不该如此的……”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呐!”宇文勋打断林阮,“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呐!你家主人我能力出众,就算不能造福大魏子民,也还能造福佛门的呐!昨日法缘寺的那个主持老头还说想把衣钵穿给我呐,不过我觉得我才十七岁就去做和尚是不是有点早呐?释迦摩尼都还是极尽声色娱乐之后才出家的呐……”

“啪——”

突然,一声巨响,原本关着的木门倏然裂开。

“哎呀——咱家的门质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呐?居然风一吹就裂了呐……啊!!!怎么是三皇兄呐?”

宇文勋惊讶无比地伸手捂住嘴,不敢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夜很黑,风如刀。

那个白衣男子站在门口,长衣飘飘,满脸戾气。

“我就说今天的风很奇怪呐!竟然把三皇兄给吹过来了呐!小林呐,赶紧给我三皇兄倒茶呐!他身子不好呐,记得要泡热一点的呐……”

宇文辙并不理会热情的宇文勋,他面无表情地越过他,径自走向床边,弯下腰,一把将周璇捞了起来。

“宇文辙,你放开她……”

林阮的心都被提起来了,她跟在主人身边多年,知道宇文辙和周家有仇,她原想借机带璇璇走的,却没想到宇文辙竟然这么快就找来了!

“滚开。”

宇文辙嘴里蹦出这两个字,冷若冰霜。

林阮哪里肯让。

既然宇文辙能找到这里来,他肯定已经知道她的秘密了,刚才的话八成也都被他听到了。

那么,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璇璇的!

所以,就算拼了命也不能让璇璇被他带回去。

林阮拔出手里的剑,可还没出招,手里的剑便已经被击落在地,发出“叮”的一声孤孤零零的吟唱。

“三皇兄好功夫呐!”

宇文勋拍手叫好,他早就怀疑这个三皇兄了,怎奈想尽办法百般试探都找不出任何破绽。

他这个三皇兄实在是太

冷静、太理智、太聪明了……

就连他都要放弃了,却没想到他最终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多年的伪装,在他面前露出真面目……

还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呐!

该说他的三皇兄太多情呢?还是修为不够呢?

“滚开,否则本王连你一块儿杀。”

宇文辙冷冷地看向宇文勋,那双黑眸里迸发出的冰冷足矣将这个屋内的空气瞬间冻结。

“三皇兄觉得我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呐?”

宇文勋收起戏谑的表情,眼睛也冷了下来。

这件屋子看似简单,却布满了机关,尤其是迷踪阵,至今没人能破。

只要机关一开,宇文辙走错一步,便会万箭穿心而死。

“三皇兄,你我兄弟一场,我也与你自相残杀,为二皇兄和太子做嫁衣裳呐……所以呐……只要你把周璇放下,我便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呐!横竖不过一个女人,你若喜欢,我再送你一打呐!三皇兄何必执着于她一个呐!更何况她还是你的仇人之女呐……”

宇文勋的声音淡淡的,依旧是一贯的开玩笑语气,然而却字字带着威胁。

可是宇文辙却跟没听到一样,他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抱着周璇往前走,直接无视站在他面前的宇文勋。

“看来三皇兄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呐!这迷踪阵一旦触动可不是闹着玩的呐……”

宇文勋笑得既随和又亲切,仿佛一个顽皮的小孩,但是他的手却毫不留情地触动机关,将自己的兄长置于死地。

宇文辙绝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抱着周璇,依旧面不改色地往前走,好似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这时候,宇文勋皱起眉头,他不敢置信地用力拍着机关,可是不知道为何硬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宇文勋,你当本王是宇文轩那个草包吗?”

宇文辙嗤笑一声,若没十足把握,他怎么可能过来送死?

迷踪阵?

不过是他玩剩下的把戏!

刚才还没进屋,他就直接把它给拆了!

倒是宇文轩那个白痴,想要害人,结果却成了宇文勋试探自己的嫁衣裳……

“三皇兄果然厉害!”宇文勋也不恼,他甚至还拍手叫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