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一十三章 要怎样才肯离开三皇子

“周璇,你开个条件,要怎样才肯离开三皇子?”

周璇奉宇文辙之命给他买瓜子,结果还没走几步,却被赫连雨涵拦了下来。

赫连雨涵高傲地看着周璇,声音冰冷,那副理所当然、高高在上的样子却把周璇给逗乐了,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饶有兴味地问道:

“我为什么要离开宇文辙?”

“不用跟我来这套,本公主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你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要什么直说吧。”赫连雨涵冷哼一声,眼中带着鄙夷犬。

“我倒想问问你以什么立场让我离开王爷?未来的侧王妃吗?”

周璇觉得好笑,正室用钱砸小三让小三滚蛋的事情她见多了,小三这么嚣张让她这个正室滚蛋的,还是第一次见踺。

赫连雨涵微微蹙眉,她一直以为周璇是个只会躲在宇文辙身后的小白兔,没想到她还挺伶牙俐齿的。

“周璇,你别得意!一个女人如果只是靠外表捕获男人的话,注定是不会持久的!哪怕他现在喜欢你,可你也有美人迟暮的一天,而我和你不同,我有你没有的东西,也只有我才能真正帮得到他。我想三皇子是个聪明人,他最终还是会选择对他有帮助的女人。到时候,你还不是得失宠?我要是你,我就见好就收,至少还能从我这里拿点钱。”

赫连雨涵看着周璇,冷冷地说道。

从某些角度看,赫连雨涵的话,还是值得赞同的,比如女人不能只靠外表捕获男人……

但是周璇很想告诉这位赫连公主,你实在是想多了,就我这样的外表怎么可能捕获得了宇文辙!

“听公主这意思是打算给我一笔钱,然后让我离开齐王殿下喽?”

周璇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赫连雨涵。

“正是!”

赫连雨涵挺直了腰杆,眼神愈发地高冷,警惕地看着周璇,带着几分危险。

“好啊!”

周璇突然很爽快地答应。

赫连雨涵漂亮的唇瓣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得意和嘲讽!

刚才还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现在一眨眼就答应了,还说不是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庶女就是庶女!

上不了台面!

“要多少?”赫连雨涵嘲讽地看着她。

“我要一万两黄金。”周璇倒也爽快。

她还以为她会狮子开大口呢!才一万两黄金?

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庶女!

赫连雨涵冷笑:

“没问题!你什么时候走?”

“这么爽快?赫连公主好有钱啊!”周璇笑眯眯地看着赫连雨涵,“什么时候走都可以!只要公主你能保证我这个齐王妃消失之后,朝廷不会派人捉拿我,不会到处贴皇榜寻找……”

如果赫连雨涵能让她这个齐王妃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别说还能赚一万两黄金,哪怕让她给她一万两黄金都没问题。

很显然,赫连雨涵做不到。

她美丽的脸庞染上了一层恼意,她恶狠狠地瞪着周璇:

“周璇,你耍我?”

“这话应该是我跟你说才对吧?我作为齐王妃,擅自离开,那便是让整个宇文皇族难堪!便是与皇家作对!公主你连退路都没帮我想好就让我离开,难道不是耍我?还是说公主其实是打算通过这个方式骗我上黄泉?”面对赫连雨涵咄咄逼人的眼神,周璇不慌不忙、不卑不亢地看着她,盈盈一笑,道,“公主,或许我出身不如你,能力不如你,谋略不如你,但是我也不傻呀!”

“你……”

赫连雨涵没想到这个一向被自己看不起的庶女心思竟然如此缜密,事情的发展出乎了她的意料,她一时之间说不上来。

“公主,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可不可以让一下?王爷还等着我买瓜子回去的呢!”

这一次,赫连雨涵没有拦她,她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贝齿紧紧地咬着红唇。

周璇走过她身边的时候看了她一眼。

“赫连公主,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王爷的话,我觉得你应该把心思花在王爷身上,想办法让他爱上你,而不是想方设法让我离开。你要知道,如果他的心不在你身上,就算我走了,还会有其他女人的……”

赫连雨涵站在原地,抿着唇,反反复复地拒绝着周璇的话,突然,眼神变得很复杂。

“周璇……”

她突然转身去寻觅周璇的身影。

四周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却已没了周璇的身影。

*****

宇文辙的嘴很挑,无论吃穿住行要求都很高,为了防止买回去他大爷不满意又让她重新买,周璇特地跑了很多家,方才找到满意的瓜子。

这家店生意很好,周璇拍了好久才买到瓜子。

她拿着瓜子走出店门口,漫不

经心地抬头,一个黑色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周璇原本懒散的表情顿时一变,心里猛地“嘎登”一下。

是阮阮!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是她却可以肯定,她是阮阮!

阮阮没死?

这一刻,周璇听到自己强有力的心跳声,可是当她再一凝神,想要一探纠结的时候,却已找不到那个黑衣女子。

周璇好看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她刚才明明看到阮阮了!怎么会又不见了呢?

难道是她太想念阮阮而产生幻觉了?

周璇郁闷地揉揉眼睛。

“王妃,可算找到你了!”慕雨从人群中走来,气喘吁吁地说,“您这么久没回去,王爷担心死了……”

宇文辙担心她?

她才不信呢!

他担心她手里的瓜子还差不多!

不过周璇没说什么,她耸了耸肩,非常配合地跟着慕雨去找宇文辙。

下午告别艾哈迈迪一行人之后,宇文辙懒得带她们逛,不过又碍于太后懿旨不好推脱,便装模作样地提议带赫连雨涵来到寒月楼听小曲儿,打算混一个下午。

宇文源对听曲儿不感兴趣,但是他对唱曲儿的美人感兴趣,所以宇文辙一提出这个建议,他便拍手叫好。

兄弟俩一拍即合地带着赫连雨涵、淑琴公主、周璇走进寒月楼。

待到坐定之后,宇文辙这厮突然说想吃瓜子,其实寒月楼也有瓜子卖,但他非要她去买。

周璇也不知道宇文辙到底是真的想吃瓜子还是纯粹想让她跑腿。

寒月楼是东都数一数二的酒楼,这里除了有美酒佳肴以外,还有歌舞表演。

因为这里的姑娘多半都很有才情,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有人在,而且和青楼不同,她们唱歌跳舞、吟诗作对却不卖-身,所以寒月楼的格调很高,深受京城风雅以及附庸风雅之人的喜爱。

此时,寒月楼的三大才女之一柳支支姑娘正在抚琴。

柳支支才情出众,同时又长得清秀可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人不计其数。

周璇回到二楼的雅间,却发现原本坐在屋内的宇文辙、宇文源、赫连雨涵皆不见了,只留下一个侍卫。

“淑琴公主身子不舒服,晋王殿下送她回宫去了,齐王殿下久久等不到王妃,便先回府了。齐王殿下说王妃要是有兴致就再玩会儿,若没兴致便跟在下和慕雨一起回府。”那侍卫说道。

“我再玩会儿,你们先回去。”

周璇淡淡地说道,这些天,她整天在绿萝院和宇文辙大眼瞪小眼,都要无聊死了!

难得出来一趟,尤其是宇文辙那个大魔头还不在,周璇当然要好好潇洒一番,怎么可能这么早回去呢?

***

“小璇璇果然不愿回去。”不远处,薛进画皱起眉头。

“难得本王不在身边,她自然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宇文辙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兴味十足的笑,目光却冷得吓人——周璇,这么快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跟你父亲汇报我齐王府的情况了吗?

***

周璇难得有机会这么正大光明地轧马路,甚至还不用担心回去晚了会被宇文辙责怪,她真的高兴极了,心情无比舒畅!

心情好,胃口就好!

于是,她就沿街一路狂吃,看到什么吃什么……

周璇虽然是土生土长的东都人,但是一直生活在高墙大院内,出门的机会实在是少得可怜。

这么优哉游哉地逛街还是第一次,她发现东都真的有好多美食!每种都很好吃!吃了又想吃,根本停不下来……

远处,薛进画松了一口气:

“辙,看她这样子也不像是要去跟别人接头,会不会是你想多了呀?”

薛进画对周璇其实挺有好感的,虽然周家和宇文辙有仇,但出于主观意愿,他并不希望周璇和宇文辙对立。

“谁知道呢?这个女人一向诡计多端,我看这不过是她的障眼法而已。”宇文辙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不是障眼法,继续跟不就知道了!但是我觉得小璇璇既然说她没有替周家做内应的打算,那就不会做。我相信她。”薛进画耸耸肩,说道。

“你相信她?本王还不知道你跟她什么时候熟到这个地步了。”

宇文辙突然阴阳怪气地看着薛进画。

薛进画看着他这副古怪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

“小辙辙,你不要跟我说你连这个都要吃醋……”

“哼——无聊!本王干嘛要吃她的醋?”

宇文辙不屑地别开头。

看到他这个样子,薛进画笑得更加灿烂了:

“谁知道你为什么要吃她的醋呢?或许她的醋好吃吧……哈哈……”

“咻——咻——”

两把无痕刀擦过薛进画的耳际,好险!

好在他反应够快!要是稍微慢一点,估计他英俊的脸就要被毁容了!

啧啧……

小辙辙真是的!

就算恼羞成怒也没必要这样子啊!

知道不知道有个词叫做“欲盖弥彰”呀!

***

周璇吃饱喝足,伸了个懒腰,琢磨着时候也不早了,便打算回府。虽然这次是宇文辙允许她在外面逛,但是这家伙一向阴晴不定,还是早点回去比较保险。

她才转身,突然看到前方密密麻麻地围着一群人。

周璇并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通常遇到人群,她一般都会绕道而行,可是这一次他们正好挡住了她的去路,所以她只能认命地走过去打探情况,看看挤不挤得过去。

“端木夫人,你下来!千万别做傻事呀!”

“是啊!是啊!端木夫人,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孩子考虑呀……”

行人紧张地看着站在屋顶上的女子,那女子约莫二十出头,长相秀丽,柔柔弱弱、泪眼婆娑。

“呜呜……你们不要劝我了……我夫君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呀……”

得!

又是个痴情女子!

周璇无语,敢情这年头没了男人都活不下去了是吧!

“喂——姑娘,你要跳就赶紧跳,别磨磨蹭蹭地影响交通,我还赶着回家呢!”

此言一出,周璇立马收到了无数讨伐的眼神。

“这位姑娘怎么说话的呀!”

“就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哪有你这样的,居然还怂恿人跳楼!你有没有良心啊!”

……

面对众人严厉的指责,周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既然你们这有良心,那就上去把她救下来啊!”

反正宇文辙不在,附近也没认识的人,她不用装淑女,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现场有几个热血青年,听到周璇这话气不过,跃跃欲试。

“你们要是过来,我马上跳下去!”

那位端木夫人立马朝着屋檐走去,走动间带到了一片瓦,瓦片落地,裂成好几瓣。

人们吓了一跳,赶紧喊道:“别……别……我们不上去了,端木夫人您别激动。”

从众人的言语中周璇知道这位要跳楼的姑娘叫王燕,是王将军遗孤,嫁于端木大将军之子端木刚。王将军满门忠烈,为保家卫国,全家战死沙场,只剩下这么一个孤女,百姓多她既同情又爱戴。

听着身世怪可怜的!

想来这位王姑娘在失去家人之后,便把端木刚当成唯一的依靠了吧……真傻呀……

“王姑娘,你这么寻死觅活的,莫非是你丈夫被狐狸精勾走了?”周璇懒懒地问道。

“是啊……昔日父亲把我托付给端木刚,让他做我的依靠……却没想到他会负我……可笑!可笑至极呀……”

王燕情绪特别激动,一脸决然地张开双臂,欲纵身跳下。

“好奇怪!你爹居然把你托付给一个男人?”周璇装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我爹就不一样!他从小就教育我,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的嘴!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什么?”

周璇这一席话惊呆了所有的人,怎么会有人这样教女儿?

就连远处的薛进画和宇文辙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周丞相居然这么教女儿……

王燕更是惊得连楼都忘记跳了。

周璇看到她这个样子,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于是,她咧嘴一笑,继续道:

“王姑娘,我不知道你爹是怎么教你的!反正我爹从小就跟我说以后嫁了人,遇到丈夫纳妾偷人什么的一定要淡定,绝对不能寻死觅活!因为你死了,那些小妾就可以毫无顾忌地睡你的男人了吗?看端木夫人的样子,你应该有孩子了吧?我爹还说了,男人被睡事小,娃被后娘打那才可怜呢……”

果然不出周璇所料,一提到孩子,王燕的表情立马就变了,原本已经绝望得几近麻木的脸渐渐有了一丝不舍的情绪。

“王姑娘,我知道你一定恨透了那些抢你丈夫的人。可你若一死了之,又有什么意义呢?给你办完丧事,他们该吃吃,该睡睡,过得不要太好!指不准你丈夫一高兴,还把她扶正了,要是她生出个儿子,那就惨了……到时候府内多个嫡子,就算你的儿子是嫡长,可自幼没了母亲庇护,又有恶毒后娘,谁知道他能不能活着成年呢……惨啊……真惨呐……”

母爱是最伟大的,被周璇这么绘声绘色地一讲,原本一心求死的王燕皱起了眉头,她颤悠悠地看着周璇,一脸无助。

“那……我该怎么办?”

听到她

这么问,周璇便知道这位王姑娘已经快被自己说服了,只差最后一击。

虽然四周没有熟人,但毕竟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周璇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妇道人家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尤其是有些太过“前卫”的话。

于是,她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爹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都是三从四德的好姑娘,安安静静地做正妻,认认真真地养嫡子,恪守本分!至于丈夫要纳妾,那就随便他纳呗!做妻子的就要大度嘛!我爹说啦,咱不但要支持他纳妾,必要的时候还要主动帮他去物色,定期送一些年轻貌美的姑娘过去,让他好好耕耘……等到那天他精-尽-人-亡了,咱们正妻嫡子的好日子就来了!到时候……嘿嘿……那些侧室侍妾,看得爽的就赏她口饭吃,看不爽的就卖到青-楼,如果数量多的话,咱还可以组个戏班,到时候在东都搭台演出,这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哦!这是一条多么光明的前途啊!王姑娘,你居然放着这么光明的前途不要去寻死,真是太想不开了……”

讲到这里,周璇毫不意外地看到众人惊呆的眼神,她知道自己这话有点太过阴谋论了,但却非常符合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

这话,聪明的女人听了会觉得秒,傻女人听了会觉得她大逆不道,若是男人听了,估计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为了防止自己被掐死,周璇说完之后眨着自己的小鹿眼睛,特别无辜地说道:

“这都是我爹说的!其实我也是一知半解、将信将疑啦!”

原本站在屋顶的那个女子静静地坐了下来,陷入深思……

周璇知道,她应该是听进去了!

而这时候,路人纷纷讨伐周璇。

“你爹是谁?”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爹!”

“就是,哪有人这样教女儿的呀!简直大逆不道……”

周璇吐吐舌头,心里默念:周丞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黑你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是为你积德!

"燕儿……"

前方传来一阵***动,一个粗狂的男人急匆匆地朝这边走来,正是今天的男主角,镇国将军端木刚。

原本讨伐周璇的路人顿时都被端木刚吸引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周璇趁机开溜。

转身前,她看到那个原本要跳楼的柔弱女子向她投来了感激的神情,然后只见她纵身一跃,竟稳当当地落到地上,毫发无损……

这功夫……

周璇无语!

她有这功夫还跳什么楼啊?

直接整死小三得了!

哎——这个世界太打击人了!

回家!回家!

***

远处,薛进画看着周璇远去的背影,笑容别提多灿烂了,就差没拍手叫好了!

这一趟果然没白来!

小璇璇真的给她演了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精彩好戏!

“没想到周丞相如此教女有方,小辙辙,你要小心呀……”

薛进画非常同情地看着某人。

宇文辙没有说话,抿着唇,高深莫测地看着周璇离去的位置,正欲跟上,这时候,有个人急匆匆地朝他们跑过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常江的得力干将张非。

“薛公子,凤公子,大……大事不好了……”张非急匆匆地说道。

“有话慢慢说。”薛进画道。

“我……我家主子和云公子请你们赶紧去一趟云华楼……云……云姑娘被绑架了……”

“什么?小玉被绑架了?”

薛进画和宇文辙脸色皆一变。

以云亦岚的性格,事情若非十万火急,绝对不会找他们……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连忙朝云华楼赶去。

***

夕阳西下,河面上一片红光,清风吹过,杨柳依依,牵动涟漪无数。

河边零星有几个人走动,其中有一个身影吸引了周璇的注意力。

那个人……是阮阮?

同一天,碰到两次,这肯定不是幻觉!

周璇想也没想,追上去。

“阮阮……”

她伸出手,刚想拍那人的肩膀,却突然觉得后脑勺一疼,整个人便渐渐失去了意识……

恍恍惚惚中,她仿佛看到了赫连雨涵……

“人带来了。”

“很好。”

宇文轩点点头,看着昏迷的周璇,露出一抹残忍的笑。

三皇嫂,对不住了!

不过你不要怪我,谁让你伤了我的音儿!

“把她送到连城流觞的床-上去!”

“太子殿下,这样做会不会太残忍了?那个人可是连城流觞啊……”王仲卿有些不忍。

连城流觞,烟波岛岛主,人称吸血魔君,为人残暴,冷些无情,权势滔天。

他从来不会怜惜任何女人,周璇落到他手里只怕凶多吉少……

“残忍?”宇文轩冷笑,“她敢伤害我的音儿,就必须付出代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