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十二章 波斯语

“辙儿,最近身子可有好些?”

长乐殿内,太后关切地问道。

“回皇祖母,孙儿今日吃了薛神医新开的几幅药,好多了。”宇文辙回答道。

“恩。”

太后点点头,她一直以来最放心不下的便是老三,尤其是之前白老头说的那句话,虽然她一直认为他是胡说八道,不过随着辙儿年纪日增,她也愈发地不安,尤其是去年,他的身子一直很差。

不过说来也奇怪,自从周家丫头嫁过来之后,辙儿的身子倒是好了很多,虽然偶尔还会发病,但次数越来越少,间隔越来越长了,看来这冲喜还真是有些效果踝。

想到这里,太后看向周璇的眼神便多了分满意。

周傲华这个老匹夫为人虽然迂腐固执,不过教出来女儿倒是都不错。

“璇儿,太子妃前些日子还跟哀家说你起了,她怀着身子倒是会思念娘家的人,有空你去东宫走动走动,姐妹俩可以说说体己话。”

宇文皇族子嗣单薄,只有五位皇子,到了孙子辈则更加单薄了,目前为止就六皇子留了个遗孤,还是个郡主。

周夏韵怀孕可把景帝和太后高兴坏了,太后甚至还特地去奉先殿感谢宇文家列祖列宗了。

现在,大家对这太子妃可宝贝得要紧,生怕哪里照顾不周到影响到了龙孙。

所以,太后听闻周夏韵说想念周璇,便放在了心上。

周璇并不认为周夏韵会想念自己,她八成是有事情要找自己,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但既然是太后的意思,她自然不好忤逆,便点头称“是”。

“哀家老了,要是多有几个小曾孙热闹热闹该多好呀。”

太后说话的时候,特别慈祥地看看宇文辙,又看看周璇,眼下之一再明显不过了。

“皇祖母说的是,孙儿会努力的。”

宇文辙脸皮厚,演技高,即便心里不是这样想的,他依然答得一脸真挚,说话时候还若有所指地看向周璇。

这个时候或许周璇应该配合宇文辙说好,然而她不忍心去骗太后,毕竟以她和宇文辙现在的状况,除非她会无-性生-殖,否则打死她也不可能给她老人家生出小曾孙。

所以,她什么也没说,只佯作害羞地看着宇文辙。

太后一看这小两口这么腻歪,心里道有戏,便安了心,然后把目标转移到了宇文源身上。

宇文源正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突然接到太后慈祥无比的眼神,只觉得头皮发麻。

“皇祖母,您别这样看我!只要您老人家愿意,我可以让您一个月抱一个。”

宇文源不正经惯了,即便是在长乐殿,依然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少贫嘴!我宇文家的子嗣岂是那些来历不明的女人能生的?”太后严厉地训斥道,“你以后给哀家收收性子,别总去那些见不得光的地方,多学学你辙儿,找个正经人家,安安心心过日子,也给你父皇分分忧……”

“皇祖母,我也想啊!可我没三弟好福气,你让我到哪里找个跟三弟妹一样美好的女子呀!”宇文源一脸委屈地说道,那表情要多假有多假。

“二皇兄,周家还有位五小姐,是王妃的亲妹妹,你若有心思,改日可以让皇祖母牵牵线。”

宇文辙一派悠然地看着宇文源被呛得满脸通红。敢打他家王妃的主意,想都别想!

“恩,辙儿说的有道理。周家的丫头都不错。”太后点点头,“哀家下午就去安排!”

“皇祖母,别这样嘛……人家还想多陪陪皇祖母的……要是娶了媳妇儿,我怕没那么多时间来陪皇祖母唠嗑……”

宇文源欲哭无泪,心里暗骂宇文辙提的好建议!娶周夏音?他岂不要成绿毛龟了?

“少贫嘴,哀家不需要你陪。”

太后瞪了他一眼,不过看得出来,眼神是充满疼爱的。据说当年宇文源生母曾经救过太后一命,太后对宇文源特别纵容,所以才会造就了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不羁性格。

告别长乐殿,周璇和宇文辙一起出宫。

“皇祖母想要抱曾孙,为何先不给二皇兄纳几门妾室,不一定要逼他娶妻啊……”

周璇见四周没人,小声地问宇文辙。

虽然太后说的轻松,但周璇看得出来她老人家已经为宇文源的婚事操碎了心!

宇文源虽然贵为皇子,却声名狼藉!以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夜宿青--楼的作风,哪个世家会放心把嫡女嫁给他!

偏偏太后溺爱宇文源,非要给他找个世家女,而且还得是嫡女……

世家女本就奇货可居,更何况还是嫡女呢?周璇觉得太后如果真想抱曾孙,还不如先找些家世清白或者庶族之女给宇文源做妾,至于正妻慢慢物色也不急……

“二皇兄该成亲了。”宇文辙淡淡地说道。

倒也是,以大魏的行情,宇文源现在算是大龄未婚男青年了,是该成亲了。

“而且,按我宇文皇族的规矩,嫡长子未出生,即便纳了妾也是不能开枝散叶的。”

听宇文辙这么一说,周璇倒想起来,宇文一族通常长子都是嫡子,很少出现庶子大于嫡长子的情况。

她在周家的时候曾听人提起过,宇文皇族戒律严苛,一直奉行嫡长子袭位制度。

这样做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斗争,皇族的人比谁都清楚权术斗争的可怕,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后代骨肉相残。

宇文源排行第二,在之前本还有位大皇子,也是文德皇后所出,只可惜这位嫡长子不到两岁就夭折了。

为此,景帝也是等文德皇后再次诞下嫡子,也就是宇文辙之后,方才开始宠幸其他妃子。

照例说,宇文辙就算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也应该被立为太子。

因为即便文德皇后不在了,可宇文辙依然是嫡子。而宇文皇族一向严格遵守“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嫡以贵不以长”的原则。

然而后来不知道为何,景帝竟然不顾群臣反对,无视祖上传下的规矩,力排众议,立五皇子为太子……

想到这里,周璇眉头一皱,她开始有些明白宇文辙为何这么怨恨周家了。

当初周家肯定是力挺五皇子为太子的中坚力量,若没周家倾力相助,宇文轩未必能坐稳太子之位……

“哎--”

想到这里,周璇突然觉得有些沉重,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宇文辙见她一脸沉重,眼中闪过一丝深沉,突然露出一副顽劣的样子,道:

“王妃如此垂头丧气,莫非是担心自己不孕不育,害本王绝后?”

你才不孕不育呢!

周璇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道: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妾身要是两年无所出,王爷便休了妾身,另择佳人为妃吧。”

宇文辙见她恢复精神了,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道:

“想让本王休了你?王妃,别白日做梦了!你难道忘了本王的阳寿已不足一年吗?若在本王撒手西去之前,你都没能替本王诞下嫡子的话,按我宇文一族的规矩,王妃可是要殉葬的哦。”

“还有这规矩?”

周璇嘴角抽了抽。

宇文辙顽皮地冲着周璇眨眨眼睛,道:

“王妃不信的话可以去礼部查询。”

“赫连雨涵知道吗?”

如果赫连雨涵明知有这样的规矩,还义无反顾地要嫁过来的话,周璇觉得自己又可以开始相信爱情了。

“只要是个人都知道。”

宇文辙鄙夷地看着周璇,眼下之意周璇你不是人,是猪。

“宇文辙,那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好好对赫连雨涵,她真的很爱你。因为要是我一早就知道有这个规矩的话,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嫁过来的!”

“王妃,你说得这么直接,不怕本王会伤心啊?”

宇文辙微微一挑眉,道。

“王爷你会伤心吗?”

周璇耸了耸肩,她很清楚,宇文辙不会,他本来就不想娶她。

“本王不会娶赫连雨涵的,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本王真娶了她,她作为一个侧室,也没有资格殉葬。”

宇文辙没有回答周璇,而是把话题转移到赫连雨涵身上。

这语气……

搞得殉葬还是一件很荣幸、大家排队抢着去的事情似的!

“宇文辙,咱们商量个事吧!”周璇走上前,笑眯眯地看着他,“你把我跟赫连雨涵换一换,让她做正的,让我做侧的,好不好?”

“本王觉得王妃你与其寄希望于被休,还不如想想办法,找机会替本王生个嫡子,到时候等本王撒手归西,他还能袭齐王之位。”

宇文辙非常真诚地给周璇提了一个可行性极高的建议。

“呸呸--别胡说八道!王爷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周璇笑呵呵地看着他,虽然外界传言宇文辙有顽疾,活不过二十岁,但是周璇曾探过他的脉,这家伙不但没病,而且健康得很。

“那可不一定。”

宇文辙淡淡地说,如果周璇这个时候仔细看的话,她肯定会发现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

二人出了宫门,正欲上马车,却看到淑琴公主领着赫连雨涵朝他们走过来。

“三皇兄,你忘了皇祖母刚才说过让你带赫连姐姐出宫逛逛的吗?”

话是对宇文辙说的,可淑琴公主说话的时候却愤怒地看着周璇。肯定是周璇这个心胸狭窄的狐狸精为了不让赫连姐姐和三皇兄培养感情,对三皇兄使了什么诡计,迷惑了他……

“王爷,您

先带赫连公主逛逛东都,妾身自己回去便可。”

周璇巴不得,她正想一个人回府,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呢。

淑琴公主见状,对着周璇冷哼一声——算你识相!

可是,周璇的步子才刚刚迈出,却被宇文辙抓住了小手。

“王妃,你是要丢下本王吗?”

他撅着嘴,一脸委屈地看着周璇,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眨呀眨呀,好似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这……”

周璇一脸为难,她当然是想走的,可是宇文辙不放手,她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甩袖走人啊!

这么多人看着呢!

而且就算没有这么多人看着,她也没胆甩袖而去!

宇文辙这厮可不是一般的记仇!

“王妃若回府,那本王也要回府!”

宇文辙孩子气地看着周璇,像是在跟她赌气一样。

“那怎么行?皇祖母让王爷好好尽地主之谊呢!”

周璇皱了皱眉眉头,心已沉入谷底,她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只能叹一口气,看向赫连雨涵,道:

“公主会不会嫌妾身碍事啊?”

“当然不会。人多热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这样耽误王妃,本公主有些过意不去。”赫连雨涵倒是很客气。

“那我也要去!”

淑琴公主连忙说道,周璇那个贱人肯定会破坏三皇兄和赫连姐姐相处的,她必须跟过去盯着她,顺便替赫连姐姐和三皇兄制造机会!

“好啊!”赫连雨涵似乎很喜欢淑琴公主,“我现在就差人跟太后娘娘禀告,让她老人家恩准你出宫。”

淑琴公主用力地点头:“赫连姐姐真好!”

她长这么大都没怎么出过宫,其实她对宫外的世界一直都充满向往。

“赫连姐姐既然这么好,顺便也带上本王吧。”

宇文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笑嘻嘻地跟赫连雨涵说话,那双桃花眼却不断地冲着周璇抛媚眼。

“以二皇子对东都的了解,不需要本公主带吧。”

赫连雨涵冷笑,她一看宇文源便知他没安好心,肯定又是来搅局的。

“三皇弟,公主不带本王,本王好可怜啊……”宇文源可怜巴巴地对着宇文辙眨着他的小鹿眼睛。

宇文辙淡淡一笑,温文尔雅地说:“二皇兄,别难过,公主不带你,本王带你。”

于是就出现了这么神奇的一幕,宇文辙带着宇文源、周璇、淑琴公主、赫连雨涵在东都繁华的街道上压马路。

在我国古代,城市中有专门的住宅区和商业区,分别称为坊与市。

坊市有严格的界线,居民区内禁止经商,这个格局一直到宋代才被打破。

我国的史书上并没有关于大魏的记载,倒是有北魏、东魏、西魏、但其皇室姓拓跋,而非宇文。在北魏之后倒是有个皇姓为宇文的王朝,叫北周,而非大魏。

从风俗习惯上看,大魏更像唐朝,但从经济水平上看,这里更接近宋代,坊市格局已经打破,街道上随处可以看到沿街开放的店铺。

不知道若按公元纪年,大魏到底是什么时候……

“哇……那些人好可怕!是刺客吗?”

淑琴公主突然颤抖地抓住宇文辙的衣襟。

“这些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这么正大光明地在街道上走!三皇兄,快让人拿下他们!”

周璇循声望去,只见几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纱的女子在人群中行走,因为只露出一双眼睛,看起来有点诡异,不仅仅是赫连雨涵,就连周边的居民也停下手里的伙计,警惕地看着她们。

她们身边还有几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五官与汉族大有不同。

只听到“哗——”的一声,赫连雨涵拔出随身佩剑,冲了上去。

那群人似乎不会武功,见赫连雨涵气势汹汹,吓得不知所措,连忙开口解释,只可惜他们的话没人听得懂。

不出须臾,便全被赫连雨涵拿下。

“赫连姐姐好厉害!”淑琴公主激动地鼓掌,冲着那几个人吐吐舌头,道,“你们也真是的,武功这么差,也好意思出来做刺客。”

“刺……客?我们不是刺客……”其中一个人用憋足的大魏官话说道。

“刺客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刺客了,赫连姐姐,把他们送官去!让衙门砍了他们!居然敢来妨碍我东都安稳。”

周璇本来这件事情她并不想管的,但是淑琴公主说的话却让她有些担忧。

这些人并非刺客,本来就算被官府抓了也不碍事,但是若是他们送他去,并且有淑琴公主这句话,那些当官的自然不会违背皇族的命令,指不准还真的给杀了。

倒不是同情心泛滥,而是他们用憋足的大魏官话想要解释,却怎么也解释不清楚的样子,让周璇想起了

当年一个人身在异国他乡的自己。

语言不通,有理说不清的绝望和无助……这种感觉周璇再熟悉不过了。

“公主误会了,他们是大食来的商人,并非刺客。”她走上前,轻轻地说道。

“商人?哪有商人穿成这样的呀?”淑琴公主指着那几个从头包到脚的女子,道,“他们这样子,分明就是想出来做坏事。”

“不是这样的,她们是穆斯林……”讲到这里,她又觉得这个解释有些不大对劲,这个时候大魏估计还没有这个概念,只能耐着性子解释,“他们信仰一种叫做伊斯兰教的宗教,非常虔诚,就像皇祖母信佛要吃斋一样,伊斯兰教也有自己的戒律,其中有一条就是信女在丈夫及父亲以外的人面前必须遮盖包括头发到脚下的身体……”

其实伊斯兰教有很多教派,不同的教派对衣着有不同的要求,有的可以露出脸,有的则只能露出两只眼睛,周璇不是穆斯林,对此并不是特别了解,也只能说个大概。

“是吗?那为什么偏偏穿黑色呢?”淑琴公主将信将疑地看着周璇,在她的概念里只有刺客才穿黑衣蒙面。

为什么穿黑色?

周璇也不知道,只是隐约记得中国历史上有关于白衣大食、黑衣大食、绿衣大食的记载,具体是为何,她也不清楚。

“他们那里崇尚白、黑、绿三中颜色。”

周璇笼统地解释道,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应该多跟历史系才女陈悠然讨教讨教。

“是吗?”

淑琴公主狐疑地看向周璇,不过听周璇这么一解释,她发现看他们的言行举止也不像是刺客。

“你们快把通关文牒拿出来。”周璇对他们说道。

那群大食商人似乎是被赫连雨涵吓到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周璇只能用波斯语跟他们又说了一遍,好在他们讲的是波斯语,周璇当初正好跟陈悠然学了一点,如果他们讲的是阿拉伯语她就没办法了。

这一次他们听懂了,先是激动无比地看了周璇一眼,然后连忙掏出通关文牒。

“原来是误会一场呀!”宇文源笑眯眯地看着周璇,“不过三弟妹,你可知道的真多呀,若不是因为三弟妹一向足不出户,为兄还真怀疑你去大食待过呢……”

周璇听到这话,心里“嘎登——”一下,从刚才的情景以及路人的反应来看,东都可能是首次出现大食商队,作为一个足不出户的妇道人家,她知道的的确有些多……

哎——

做人果然不能太高调!

“这些……都是王爷跟妾身说的。”

周璇豁出去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推给宇文辙,好在宇文辙没有揭穿她,却用眼神告诉她,让她回去好好写检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哎——

就知道她不适合跟他们一起逛街的!

“哦?这么说来波斯语也是三皇弟教的?”宇文源狡黠地看向宇文辙,道,“三皇弟,为兄还不知道你连波斯语都会呢!”

这一刻,周璇悔得肠子都青了!

周璇,你说你干嘛多管闲事呢!

这下麻烦了!

周璇伸出小手,轻轻地扯了扯宇文辙的衣襟,恳求他大发慈悲帮自己圆过去。

“王妃,你让本王替你做什么多事情,可要给点劳务费哦!”宇文辙非常无耻地用只有他们俩才听到的声音说道。

昨晚我给你做代笔,你都没给我劳务费!

周璇幽怨地瞪了他一眼,但是此时她骑虎难下,只能任其宰割。

“十两。”周璇小声道,一句话十两,这钱是多么容易赚呀。

“十两,王妃你打发叫花子吗?”

宇文辙挑了挑眉,说出的数字差点把周璇吓晕过去。

“一千两。”

宇文辙,你当你是国际举行啊!请一个明星都不用这么贵!

周璇还想骂骂这个守财奴的,可偏偏这个时候宇文源、赫连雨涵以及淑琴公主都盯着她瞧,衣服探究的样子。她只能咬咬牙,小声地说:

“一百两。”

从十两跳到一百两,对周璇来说是极限了。

可宇文辙却不满意。

“五百两,没商量,少一个子儿都别想。”

除了答应,周璇别无选择,谁让这是卖方市场呢!

周璇的心在流血,血流成河啊!

宇文辙满意地压榨完周璇,转头便是风轻云淡地冲着宇文源点头,大言不惭地说:“略通一二。”

本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这个时候刚才走掉的那群大食人又回来了,而且是朝着周璇他们走来的。

宇文源眼中露出一抹玩味,周璇大叫不妙!

这家伙绝对会要求宇文辙和那群人说波斯语的!

怎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