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一十章 本王最近腰疼

慕容莫问是她见过的最冰冷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何,和他相处的那段时间,却是她活得最轻松的日子。

在他面前,她从来都是想什么就说什么,不用经过大脑,奇怪的是他竟然也都不生气。

慕容,你明明不是会对别人好的人,为何对我这么好?

你知道不知道这样会让我沦陷耘?

慕容,慕容……

曾几何时,一想起他,连呼吸都会觉得痛呢?

“王妃,哭什么?若外人看到了还以为本王欺负你了呢!”

模糊的视线中出现宇文辙绝美的脸,他勾着唇,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踝。

她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宇文辙皱起眉头,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有人的眼泪可以牵动他的心。

他弯下腰,用指腹轻轻替她楷去眼泪:

“不愿意就算了,本王又不会强迫你。”

声音温柔得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大概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他别扭地转过头,粗声粗气地说:

“本王英俊潇洒,有的是女人投怀送抱,还不至于强要你。”

周璇还没有从刚才的记忆的悲伤里回过神来,整个人愣愣的,没有反应。

宇文辙皱起眉头,他咋突然走上前去,用力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道:

“喂——做菜去!本王饿了。”

“啊?”

周璇这才反应过来。

他让她做菜?

周璇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宇文辙,显然是被他跳跃的思维吓到了。

“看什么看?抓紧时间去做菜,限你一刻钟内做好。”某人冷冷地说道。

一刻钟……

从绿萝院到厨房来回都要一刻钟,怎么可能做得好?

可是宇文辙一向说一不二,周璇知道自己推不掉,更何况她发自内心地认为现在她需要找点事情来做,转移一下注意力。

于是,她二话不说,站起来,往外走。

“回来。”

宇文辙冷冷地打断她前进的步伐。

“又怎么了?”

周璇以为他又改变主意了,便停下步伐,见怪不怪地看着他。

“里面。”

他伸手指了指旁边的耳房,周璇才想起绿萝院有个小灶。

厨房不大,但是里面的东西倒是非常丰富,应有尽有,甚至比王府主厨房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璇查看了一下现有的材料,脑海里很快便出现了菜谱。

烧火、做菜,游刃有余。

因为宇文辙要趁热吃,她做好一道菜便端出去给他。

她出来的时候,宇文辙正端坐在书桌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执毛笔,低头写着什么,漆黑的眸子专注于笔下。

周璇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宇文辙非常有魅力。

大概是闻到了食物的香味,他放下笔,朝着圆桌这边走了过来。

袖长的手指拿起筷子,浅浅尝了一口,道:

“咸了,重做。”

咸吗?

她刚刚明明尝过,不咸不淡啊!

不过,她没有和他争执,乖乖地回厨房重新做。

过了一会儿

“淡了,重做。”

又过了一会儿

“醋放多了,王妃想酸死本王吗?”

再过一会儿

“王妃,糖放多了,本王不爱吃甜。”

……

如此反复,整整一个晚上,周璇在宇文辙的小厨房里来来回回无数次……

当她第N次从厨房出来,宇文辙拿起筷子品了一口,正欲发表意见的时候,周璇却“噗嗤”一声,笑了。

“好了,我没事了!王爷不用担心我,更不要糟蹋粮食。”

宇文辙的表情顿了一下,有些别扭,却故作冷漠地转过头,道:

“本王才不是担心你呢!王妃切莫自作多情!“

说罢,他“啪——”地一声,放下手里,起身冷冷地补充道:

“你别忘了,你是本王的仇人之女,本王只不过是想折磨你而已!哼——”

看着他那副硬气的样子,周璇忍不住偷笑了。

说实话,她真的看不懂宇文辙。

有时候觉得他把她当仇人,但有时候她又觉得他对她也挺好的。

就比如今天,虽然他不愿承认,但是周璇却看得出他使唤她做菜其实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帮她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

周璇心情好了不少,便开始收拾桌子和厨房,等她收拾完出来的时候,宇文辙还在挥笔疾书。

这么认真!是在处理公文吗?

不过周璇很快便否认了这个想法,据她所知,因为宇文辙

身体羸弱,圣上并没有给他派公职。

在处理生意上的事情?

她记得云玉湖提过,宇文辙在外面好像有很多产业的样子。

可是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像是在看账本之类的呀。

屋内,静悄悄的。

只有宇文辙翻阅纸张的声音,以及毛笔划过之间的声音。

越来越沉的眼皮告诉周璇夜深了,时候不早了,可宇文辙还在奋笔疾书,好像很忙碌的样子。

“王爷在干什么?需要不需要我帮忙?”

周璇小声地问道。

宇文辙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热地说道:

“本王不认为王妃能帮得上。”

他的语气带着不屑。

若是平时,他既然不领情,那么她肯定也懒得理他。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是欠了他一个人情一样。

大概是感激他没有强迫她给他侍寝,她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

所以,她无视他的鄙夷,道:

“那可不一定,其实我会的东西挺多的。”

“哦?”

宇文辙听到这话,突然露出一抹招牌式诡异笑容。

“既然王妃这么有心,那就过来看看会不会吧。”

周璇闻言走过去,来到他身边,低头一看,然后,柳眉微微一拧,漂亮的眼珠子瞪得比铜玲还大!

看着画纸上一个一个栩栩如生的男女,一个个生动的动作,各式各样的身体,周璇惊呆了!

整整一个晚上,他……这么专注,这么认真……

居然是在画春-宫-图!

“王爷还有这癖好……”

周璇嘴角抽搐地看着眼前这个俊美儒雅的男子。

“赚点生活费嘛!现在物价贵,生活不易呐……”宇文辙耸了耸肩。

听他这语气,他画春-宫不是自娱自乐,而是拿来卖的?

周璇眼尖,注意到微微发黄的宣纸右侧有个落款——春上秋树。

她记得之前王嬷嬷给他看的“教科书”上也有这个落款……

宇文辙见周璇一直盯着落款瞧,淡淡地说:“这是本王的笔名。”

汗!

还有笔名!

宇文辙,你要不要这么前卫啊!

这个时候周璇还不知道,她家相公在这方面可是泰山北斗,他的作品风靡整个东都,甚至有走出大魏,红遍全天下的趋势。天下人相继模仿,真迹可谓是千金难求。

直到有一天,她无意中在东夷的都城看到赝品,方才体会到他有多红。

“你今天还要画多少?”周璇开口问道。

宇文辙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如果是一般的女子,这种情况下通常都会红着脸,大骂一声“登徒子”,要么就羞得转头就怕。

他知道周璇这女人大脑构造和一般女子不一样,但是再怎么不一样,也不应该是这种反应啊!听她这语气莫非还要帮他一起画不成?

她会画画他并不意外,毕竟周家是书香门第,周家的小姐各个都精通琴棋书画,她再不济,也会懂一点,可是他画的这种东西并不是有绘画功底就能画出来的。

宇文辙挑了挑眉,漆黑的眸子微微一眯,透露着三分正气中带着七分邪气:

“王妃,你确定你会?”

周璇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耸了耸肩,淡淡一笑,道:

“既然王爷都会,我为什么不会?”

“本王会是因为本王身经百战,在这方面经验丰富。”

宇文辙大言不惭地说道,说完之后,他坏坏地看向周璇,似乎是在等着看她笑话。

熟料周璇无所谓地耸耸肩,道: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指不准我见过的猪比王爷您的经验还丰富呢!”

周璇很自然地在他身侧做了下来,从笔架上拿来一支笔,蘸了墨水,然后眯着眼睛,开始回忆岛国爱情动作片和岛国H漫的经典POSE。

熟不知宇文辙却被她的话吓到了,英气十足的眉微微蹙起,眯起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王妃还有这癖好?”

“怎么?只需你州官放火,不许我这小老百姓点灯啊?”周璇挑了挑眉,调皮地冲着他眨眨眼,学着薛进画的经典语气,道,“小辙辙,以后做这种事情记得关门哦,指不准哪天本姑娘兴致来了跑去偷窥哦!”

“那好啊!改天本王做的时候通知你。”宇文辙竟然很大方冲她点头。

……

“画好了,王爷您看看还满意不?”

周璇将完成的作品递给某人审核。

宇文辙接过来一看,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震惊的表情。

她的画

功非常好,从落笔的线条可以看出她的功底绝不亚于顶级画师。

周家二小姐周夏韵有东都第一才女之称,她的画宇文辙是见过的,而眼前周璇的功底却绝不在她之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绘画并不是紧紧看功底的,意境、灵性之类看似虚无缥缈的东西更重要,因为周璇画的是春--宫图,暂时看不出这些东西。

如果仅仅从春--宫图而言,连宇文辙都不得不承认,她画得非常有创意。

这种姿势,连他的想不到。

“王妃,你以前不会是在青--楼做过吧?”宇文辙眯起眼睛,略带危险地看着她。

“王爷,你不能因为我画得好就诋毁我呀!”

周璇很无辜地耸耸肩,看她这表情并不是装的。

宇文辙虽然有些奇怪,却也没有追问,对他来说调查比追问更加直接有效。

最好没有!

周璇,如果你敢给本王戴绿帽子,你就死定了。

……

宇文辙没有说什么,而是拿起笔,在周璇的作品上面签下了自己的笔名。

从此,周璇就开始了自己的代笔生涯!

多年之后,她一直很后悔!

早知道这么畅销,应该用自己的名字的。亏她给他画了这么多,结果他连代笔费都没给过她……

奸商啊!奸商呐!

他们一直画到很晚才睡觉。

至于住宿怎么安排,自然是宇文辙睡床,周璇睡地上,给她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跟这个大魔头抢床。

因为睡得晚,早上醒来的时候,两个人眼睑都有淡淡的淤青,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样子。

下人们见了都忍不住露出暧-昧的表情。

当然,谁想得到他家王妃侍寝的第一晚竟然是陪着他家王爷画了一晚上的春--宫图呢!

用过早膳之后,二人一起进宫给太后请安。

还没到长乐殿,便遇到了赫连雨涵以及淑琴公主。

“三皇兄!”

淑琴公主看到宇文辙,热情地过来打招呼。

“三皇兄好久没进宫了,人家好想你!”她撅着小嘴,对宇文辙撒娇,在看到宇文辙眼睑下的淡淡青影之后,忍不住心疼地皱起眉头,“三皇兄,你昨晚没睡好吗?”

“昨儿有些不舒服,睡得晚了。”宇文辙淡淡地说道。

“喂——你这个王妃怎么当的!难道不知道三皇兄身子不好吗?也不好好照顾他!”

淑琴公主板着脸,训斥周璇。

周璇好无辜啊!昨晚被剥削的明明是她……

“淑琴公主教训的是,我以后会注意的。”

周璇一边说,一边看向宇文辙,却见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

这家伙,就是喜欢看她有苦说不出的样子!

“哼——鬼才相信你呢!”淑琴公主冷哼一声,转头牵起赫连雨涵的手,道,“赫连姐姐,回头咱们得跟父皇和皇祖母提个建议,早点订个日子让你和三皇兄早点完婚才行!要不然,我真担心我三皇兄会被有些人欺负!”

淑琴公主一边说,一边不满地瞪周璇,那样子仿佛她是个专门欺负、压榨宇文辙的悍妇一样。

被欺负、被压榨的明明是她呀……

周璇委屈地看向宇文辙,却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算了,她也不指望他替她说话,他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琴妹妹,你这话就不对了!三皇兄身子弱,一个王妃就已经睡不好了,哪天赫连公主再嫁过去,只怕他更加吃不消喽。”

突然,一个妖孽无比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远处,有个紫衣男子,长发飘飘,眉眼狂狷不羁,正是宇文源。

“二皇兄胡说八道!有赫连姐姐照顾,三皇兄会越来越好才对!”

淑琴公主不满地瞪了宇文源一眼,她对这个不靠谱的二皇兄一向没什么好感。

宇文源仿佛没看到她厌恶的表情,依旧笑得璀璨无比。

“所以说你小姑娘不懂呐!”

他伸手拍了拍淑琴公主的脑袋,就像在在拍一个宠物一般,然后,笑眯眯地转向赫连雨涵,暧昧无比地笑。

“赫连大姑娘,你应该懂吧?你要是真爱我三皇弟,最好别嫁过去!你也知道,他身体不好,一个已经应付不过来了,再添你一个只怕他那老腰吃不消呐……”说罢,宇文源竟嬉皮笑脸地冲着宇文辙眨眼睛,“三皇弟,你说为兄说得对不对。”

宇文源真是个奇葩,居然当面质疑宇文辙作为男人的能力,而宇文辙竟然点点头,一脸严肃地说:

“三皇兄是的极是,本王的腰最近老疼。”

***

乐乐:这两兄弟……赫连公主要被他们气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