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零九章 世界很大有几个人能挡得住慕容莫问

一道道工序做下来,等收拾好便已经是晚上了。

天空黑得好似化不开的浓墨水,月光朦胧,星子点点,夏夜的凉风带来馥郁的花香,偶尔还可以听到虫鸣声。

周璇被送到绿萝院宇文辙的寝宫门口,她转身,对着慕雨说道:

“你们下去吧,我自己进去便可以。”

慕雨看了周璇一眼,绿萝院虽然看似松散,可实际上防卫极其森严,她也不怕周璇跑掉,于是冲她福了福身带人退下。

屋内青灯照壁,将男子完美的侧颜印在窗户上,影子朦胧,却依然可以看出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低着头轻轻翻阅踝。

一阵风吹来,身上有一阵淡淡的香,周璇并不清楚这是什么香,只觉得很好闻,和宇文辙身上的一模一样。

这是他喜欢的气味,刚才他让她也带上了他喜欢的气味。

看来今晚,他是真的打算要她了!

周璇伸出手,来到木门前,手却突然变得好似有千斤重一般,怎么也抬不动……

她知道,只要她轻轻地一敲门,或许从今以后一切都将不一样。

她可不可以不要进去?

“咿呀——”

木门被打开,宇文辙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依旧是白衣胜雪,与以往束发不同,今晚的他如墨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俊美之余多了一份潇洒与随意。

“进来吧。”

他轻声跟她说,声音如同温泉一般温润动听。

这一刻,不知道为何,周璇的心跳得厉害。

他朝着旁边一站,让她有足够的空间进来,而在她进来之后,他以最快速度关了门。

周璇抬头看向他,感受到他清爽的男性气息将她层层围住,她的心猛地一震,下意识地紧紧攥住双手。

要开始了吗?

宇文辙低头看向眼前这个女子。

乌黑的长发用一支玉簪简单地固定,一袭素色白衣,隐隐还可以看到她性--感的锁骨,明明是很普通的衣裳,却被她穿出了一种诱人的味道。

而此时此刻,她紧抿着唇,呼吸有些紊乱,雪白的银牙下意识地咬住下唇。

“王妃很紧张吗?”

他轻轻地问道,如炬目光中带着一丝探究。

“第一次,难免的。”周璇暗自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地说道,“以后次数多了,经验丰富了就不会了……”

天呐!

这么丢人的话到底是谁说的?

绝对不是她!

在看到宇文辙眼中的笑意之后,周璇窘迫地低下头,恨不得咬断自己舌头。

出乎她的意料,宇文辙竟然没有嘲笑她,而是揉了揉她的脑袋,道:

“紧张的话去那边坐会儿吧,不急。”

的确不急。

有一晚上的时间呢!

周璇默不作声地朝着他所指的方向走去,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而宇文辙则朝着另一边走去,拿起放在案几上的书。

青灯摇曳,她看到他的影子在墙壁上轻轻晃动,虽然他们之间有一段距离,可她依然可以将他俊美的侧颜纳入视线。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看书吧,竟然这么温文尔雅,文质彬彬,和平时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判若两人。

这一刻,周璇脑海里想到一句话——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这句话用来形容他实在是太贴切了。

只是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他。这个男人,太善于掩饰了……

虽然她嫁给他都三个月了,可她却连他的真面目都不知道,她真的要把自己交给这样一个男人吗?

周璇没法想象。

二十一世纪的她,她忙着求学、忙着替组织卖命,连谈个恋爱的时间都没有,自然没有往这方面想。

穿越之后,她一直在周府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本来以为会一直与爱情无关,直到那个冷漠的贵公子闯入她的生命——莫容莫问。

其实她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严格地算都已经十一年了。

可实际上在之前的六年之中,她跟他并没有太多的接触。

就算见到他,也是因为阮阮。

一直以来,她对这个冷若冰霜的男子都没有太多的想法。

只知道他很可怕,所以每次都离他远远的。

直到五年前的一天,她坐在梅园简陋的桌前,思考着该怎么配药。

那段时间瘟疫横行,她想要努力地研制出药方,不是为了什么普度众生的高尚理想,只是觉得如果既能赚钱,又能救人的话会是一件很美丽的事情。

药方她倒是配出来了,只是其中有一味药材太过珍贵,怕普通的人家负担不起,所以她一直在努力地寻找替代品。

可是整整想了三天三夜都没想出来,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用他清冷的嗓子说了两种药材的名字。

周璇原本还想跟他说这样不打招呼就出现在一个女孩子的闺房是一件非常无礼的事情。

可是那两味药材的搭配却把她惊艳到了。

她没有想到那个冷血无情的冰山竟然还精通医术。

她在二十一世纪学的是外科,纯西医,对中医了解不多,虽然穿越之后看了些医书,然而医学只是依然十分有限。

所以,即便对慕容冰山这个人无感,可本着对医学知识的热爱,她开始跟他交谈。

她以为像他这么冷漠的人不会那么轻易地教她,或许还会不耐烦地赶她,然而事实却完全相反,无论她问什么问题,他都非常有耐心地解答,事无巨细。

一天很快过去,他要走了,她竟有些不舍地问他:“你还会来吗?”

那时候,她舍不得的不是他,是知识。

他依旧一脸冰冷,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周璇以为他不会在来了。

毕竟他们之前唯一的交集是阮阮,阮阮走了,他们之间的交集也没了……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没过多久,他竟然来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如果她不主动跟他说话,他便会吝啬地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她。

那时候的她,一心追求中医上的突破,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活字典。

所以,她不断地问他问题,生怕他跑了,自己就失去了知识的来源。

俗话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

她虽然没有想得到他的心,但是她想要得到他的知识,所以为了留住他,每次他来的时候,她都变着法子给他做各种各样的美食。

从法式牛排到意式沙拉,从辣炒年糕到石锅拌饭,从印度飞饼到温州小馄饨……

只要能做的,她都做了,古今中外,一网打尽!

不过每当她问他味道如何的时候,他从来都不做任何评价,如果不是因为每次他都会吧她做的菜吃完,她都差点对自己的厨艺失去信心了!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才知道他是没有味觉的……

周璇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为什么胆子可以这么肥,居然敢去缠着慕容莫问那座大冰山,也不怕他心情不爽,直接把她给“咔嚓”了。

慕容莫问虽然总是那么冰冷,但他也没有拒绝她,所以周璇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到后来,她甚至提出让他带她去采药。

因为她活动的空间仅限于周府后院,能采到的药材也非常有限,可她不会武功,没法随意出府。

她知道如果慕容莫问愿意帮她的话,就算她长期不回周府也不会有人发现。

不过她当时也就是随口一提,没有抱太大希望,却没想到他竟然会答应她。

当时,她实在太激动了,忘了他是座巨人千里之外的万年冰山,竟然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手,喊了句“欧巴,萨拉黑哟”!

“什么意思?”

认识他那么久,他第一次主动问她问题,居然是因为没听懂她说的话。

周璇有些不好意思,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脑袋抽风、韩剧女主角附体了,大概是真的高兴过头了吧——来到这个世界上六年,终于有机会离开周府,好好去看一看这个世界了。

“就是你是一个好人的意思。”她笑眯眯地摇着他的手,道,“慕容公子,你真好。”

他没有再说话了,鄙夷地看了她一眼,那样子仿佛是在看一个白痴。

而她,居然还能厚着脸皮回他一个绚丽的笑。

他大概是从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干脆闭上眼睛连看都不看她,眼不见为净……

她知道他很嫌弃自己,可她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脸皮堪比铜墙铁壁,一头就扎进去了。

其实她并非爱说话的人,可是在他面前,她总是叽叽喳喳地,跟一只小鸟似的说个不停,而且经常说话不经大脑。

她记得有一次,在祁连山找一种草本,她找了好久只找到一株,而他不到一刻钟就找了满满一筐。

她惊呆了,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慕容公子,你好快啊!”

其实,这句话本来也没什么问题,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那天一向不接她话的他突然很严肃地开口对她说:

“不要对一个男人说快,不礼貌。”

不知何故,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大脑总是特别迟钝,她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雪白的小脸红红的,祁连山明明那么冷,可她却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是要烧起来了,烫得可怕。

她鼓着腮帮子,不满地瞪他,却突然撞上他的背,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你干嘛突然停下

来?”

她不满地砸吧着小嘴,一脸幽怨地揉着自己可怜的鼻子。

“以后不要对其他男人说那样的话。”他高冷地说道。

“哦。”

她乖巧地点头,那时候她最怕他一生气就丢下她不管了,所以立马讨好地说:

“以后只对你说。”

犹记得慕容莫问听到这句话之后,那一向面瘫的冰山脸竟然微微皱了皱眉。

虽然弧度很小,但周璇还是看到了,当下她的小心脏就不安地狂跳。

他们认识这么久,无论发生什么,她都没见过他的面部表情有任何变化,而现在他却皱眉了,那该是有多生气呀!

他不会杀了她吧?

她抬头,发现他正用他那双冰冷的眸子盯着她。

她立马觉得脖子发凉,努力地回想自己到底说错什么惹他这么生气,可奈何脑子短路,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能厚着脸皮蹭过去,讨好地摇着他的手臂。

“慕容公子,我要是说错话了,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其实在我心目中,您一直都是神明一样的存在,我对您只有崇拜,没有一丝不敬……”她抱着他的手臂,摇呀摇呀,讨好地说,“您这么高贵优雅,宽宏大量的一个人,应该不会跟我这么个无知女子计较吧?”

可是他却沉着脸说:

“计较的。”

“啊?”

她吓得反应不过来,却听到他在她耳畔轻轻地呢喃:

“我很持久的。”

当时周璇整个人都呆掉了,她在想慕容莫问到底是要多强大,才能面不改色地对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

他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周璇知道那个时候最好的回应是沉默,可她竟然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自己持久的?莫非公子试过?”

那一年,他十六岁,像他这样的贵公子,有的是女人投怀送抱,她那话其实问得毫无意义。

周璇也就是脑子秀逗了,脱口而出而已,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向不爱说话的他竟然会回答她。

“没试过,不过我对我自己有信心。”

“啊?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是……处?”

如果是现在,她绝对不可能会对一个男人说这样的话,尤其是对方还是慕容莫问这样高冷的人,可那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竟然口无遮拦。

“你有意见?”

“没意见!我怎么敢有意见!可是为什么呀?对你投怀送抱的姑娘那么多,你没有理由还是处啊……莫非你有隐疾?”

“没有。”

“既然没有隐疾,你怎么还是处呢?你又没有心上人,没必要为谁守身如玉呀!”

“你怎知我没心上人?”

原本行走的他突然停了下来,一个不小心,周璇的鼻子再次撞上他的背,痛得她一张小脸都皱到了一块儿。

不过八卦的气息让她忘了疼痛,尤其是慕容冰山的八卦。

“慕容公子,你有心上人?”

她眨巴着双眸,觉得不可思议。

能让慕容莫问动心,那该要多么完美才行啊!

“不对呀!以你的作风,有了心上人不是应该直接推到才对吗?守身如玉不是你的作风啊!”周璇不解地说道。

在她的心中,慕容莫问一向都是想什么就要什么,从不留情。他若看上一个人绝对会不顾一切地下手,管你喜欢不喜欢他,先占了再说!

“她太小了,我得等她长大一点才能推倒。”

那天的兴致似乎不错,居然跟她说了这么多话。

“你等了她多久了?”她忍不住好奇。

“六年。”

“啊?都六年了还没长大?她该有多小啊?”周璇无语。

他低下头,讳莫如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背对着她,淡淡地说:

“还小,才十一,要慢慢等呢。”

那一年,她十一岁,认识他正好六年,她忍不住在心里偷偷地想——她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他等的那个人就是她……

要么不爱,若爱了便会死心塌地将你宠上天。

周璇知道慕容莫问就是这样的人。

世界很大,女人很多,可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了慕容莫问的魅力呢?

***

乐乐:谢谢灵珑的鲜花、钻石,今天会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