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零八章 侍寝(加更)

宇文辙的笑容绚丽夺目,他伸出双手捧起周璇漂亮的小脸蛋,轻轻地说:

“王妃这么愁眉苦脸的是什么意思?莫非不愿意?所以说,王妃刚才是骗本王的,你根本就没把本王放在心上……”

言罢,他一脸失落地低下头,耷拉着脑袋,周璇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她却清楚,如果自己现在敢否认的话,等下肯定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做害羞状:

“王爷愿意要妾身,那是妾身的福气,只是今日不方便啊……耘”

“有什么不方便的?”他抬起头,灿若星辰的双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

可不知道为何,周璇却听到有个声音在说“你最好有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别想活着走出这个门”踝。

她心里一个激灵,毛骨悚然,抬起头,却看到他眉眼弯弯,浅笑冉冉,温柔得一塌糊涂。

难道是她幻听了?

“那个……那个……妾身……葵水来了……”

周璇红着脸,找了一个绝妙的理由。

虽然大姨妈绝对是个好理由,但是周璇心里依然忐忑,因为宇文辙不是正常人,谁知道他会不会上来脱了她求证,更或者他本来就喜欢浴血奋战……

周璇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一颗心被提了起来,她忍不住开始担忧,如果被他发现自己没有来例假会不会被他撕了!

“葵水是什么东西?一种水吗?”

然而出乎周璇的意料,宇文辙竟然什么也没做,而是眯着眼睛,一脸迷茫地丢给她这么一个华华丽丽的问题

“妾身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要不王爷您去问薛神医吧。”周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弱弱地说道。

“那就以后再说吧!王妃,我们先结合好不好?”

某人摩挲着双手,跃跃欲试。

周璇真想一巴掌抽死他,难道没有人跟他说过女人有葵水的时候是不能做的吗?

好歹这里是男子平均十三四岁就有那方面生活的大魏啊!

您老人家都十九了,居然连葵水是什么都不知道!

要不要这么纯洁呀?

哎——

周璇叹了一口气,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摇着,小声地说:

“实在不方便啊……那个……葵水很脏的……而且……”

周璇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其实作为医学院高材生的她要准确地背出月--经的定义并不难!

她甚至可以准确得告诉他每隔一个月左右,子-宫内膜发生一次自主增厚,血管增生、腺体生长分泌以及子-宫内膜崩溃脱落并伴随出血的周期性变化。这种周期性排血的现象,称月--经,也就是葵。

可关键是就算她解释了,他也听不懂呀,怕只怕到时候她还要给他还要问她什么叫做子--宫内膜……

周璇百般纠结,不知道如何解释,而这个时候,原本一脸迷茫的宇文辙突然眨了眨他那亮晶晶的双眸,道:

“哦!原来王妃说的是葵水呀!本王想起来了……”

我说的一直都是葵水呀!

你咋就突然想起来了呢?

周璇狐疑地看着宇文辙,发现他正一脸心疼地凝视着自己。

“本王真是混蛋!王妃葵水来了,本王居然还使唤你做这么多事情……王妃,有没有累到?”

他一边说,一边心疼无比地揉了揉柔波一般的秀发,在她额头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可是昨晚,本王并没有看到王妃有何异样呀……”

周璇指的是他昨晚看到她沐浴的事情。

“呵呵,今天早上刚来的……”

“哦,这样啊。”宇文辙温柔体贴地揉揉她的秀发,道,“那王妃今天好好休息,有些事情咱们七日后再做也不迟。”

七日……

你咋就能这么准确地说出七日呢?

这一刻,周璇知道自己又掉到他的陷阱里了!

七日之后她该怎么办呢?

******

夏日的午后,太阳如同一个大火球,无情地炙烤着人间。

柳条打折卷儿,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垂在河面上,地面冒着热气,连清风也带着滚烫的气息。

艳丽的红衣女子在河边徜徉,曼妙的舞姿轻盈而又动人。

没有音乐,她完全随性而舞,却并没有因为而缺乏节奏而显得呆板、紊乱。

随着她的舞步,原本无精打采的柳条竟然也随之起舞,清风为她伴奏,天地仿佛被她的舞蹈所感动,拿出最好的一切来配合她。

美……

好美!

仿佛她就是那九重天上下来的舞仙子,注定为舞蹈而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阵掌声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突兀。

柳树下站着一个锦衣少年,唇红齿白,温文尔雅,稚气未脱的脸却带着一丝高深莫测。

赫连雨涵看了来人一眼,柳眉微微一蹙,没有打招呼便顾自转身离去。

那少年却跟了上去。

“公主很讨厌本宫?”

赫连雨涵没有回答他的话,柳眉一挑,冷冷地说:“让开。”

“若本宫不让呢?”宇文轩勾唇。

“那么就算你是太子,本公主也一样不会客气。”

拿起挂在腰间的短剑,冷冷地看着宇文璇。

“赫连公主真是和传闻中一样的冷艳高傲呀!”

宇文轩没有因为她的冰冷而生气,他勾着唇,往旁边一退,给她让出一条路。

赫连雨涵理都不理他,只管走自己的路。

“哎——只怕谁都想不到公主这么高贵的人竟然会愿意屈身下嫁去做我三皇兄的侧王妃,本宫当初听到这个消息还真是意外!”

他眯着眼睛,语调依旧平缓如初,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可是赫连雨涵却突然顿住身子。

她转头,挺直了了身板,高傲地看着宇文轩。

“太子殿下觉得本公主很可笑吗?”

宇文轩没有说话,他淡淡地笑,温和如春。

“太子殿下大可不必这样看本公主。因为在本公主看来,你不仅可笑而且还可悲。”赫连雨涵也笑了,却是一抹嘲讽的笑,“我是要做侧王妃没错,可那又怎么样?至少我可以嫁给我自己心仪之人,不像太子殿下,明明喜欢的是周家五小姐,却连娶她的勇气都没有。”

赫连雨涵鄙夷地看着宇文轩,可是宇文轩的表情却没有太多变化。

他是大魏四位成年皇子当中最年幼的一个,可他却有着他这个年纪没有的沉稳内敛。

“公主知道的还真多呀。”宇文轩感慨道。

“哼——”

赫连雨涵冷哼,若没有两下子,她又怎能成为南越第一女将军?

“那公主可知道本宫不娶音儿不是不敢,而是因为她不愿嫁。若音儿愿意嫁给本宫,哪怕不做太子,本宫也心甘情愿。”宇文轩淡淡一笑,朝着赫连雨涵走近两步,“音儿不愿意嫁本宫,三皇兄不愿意娶公主,说起来咱们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呢……”

“太子可别把本公主与你混为一谈。”

见他走过来,赫连雨涵后退两步,与他拉开一段距离之后,方才高傲地仰起头,道:

“本公主可不管齐王殿下愿意不愿意娶,这个王妃,本公主做定了。”

“是侧王妃。”

宇文轩似笑非笑地提醒她。

“现在是侧王妃,并不代表以后是侧王妃!太子殿下难道认为就凭周璇这个么长相普通、既没脑子又没才华的庶女能斗得过本公主吗?”

赫连雨涵挺直了身子,高傲地说道。

宇文轩却看出当她提到周璇的时候眼中闪过的忿恨,于是,他的笑意更加深了。

“我三皇嫂的确没什么本事,但是谁让我的三皇兄喜欢她呢!说不定她对着三皇兄吹吹枕边风,你连侧王妃都做不成……”

“一派胡言!本公主和齐王可是圣上赐的婚,难不成他还抗旨不成?”

赫连雨涵冷冷地打断宇文轩,虽然她表面上看起来很自信,然而她慌乱的语气早已透露出了她的不安,而她那削葱十指早已紧紧握在一起,关节发白。很显然,她对周璇非常在意。

宇文轩悄无声息地将这一切纳入眼里,道:

“公主见多识广,怒发冲冠为红颜这句话相信你不会没听过吧。昔日商纣王为讨美人欢心制炮烙之邢,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帝王尚且如此,更别说我三皇兄了!聪明如公主,肯定也看得出我三皇兄虽然身有顽疾,然而他的能力却绝对不差,他若真不想做一件事情,只怕没有人能强迫得了他,即便是我父皇也一样……”

宇文轩的话如同一把利剑,深深地刺中了赫连雨涵。

她对宇文辙一见钟情,除了他漂亮的外表、完美的琴艺、出尘的气质以外,自然也还包括一些其他的因素。虽然他起来病怏怏的,但是她却知道他绝非池中物。所以她相信宇文轩的话,若他真的不愿意娶她,或许她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这个认知让赫连雨涵下意识地咬着唇,那嫣红的唇仿佛都要被她咬出血了,明艳动人的脸渐渐变得苍白。

宇文轩见状,一勾唇,道:

“其实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周璇。若她没说什么,本宫觉得作为一个男人,三皇兄断然不会拒绝公主这样的美人,当然,如果她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那就难说了!公主是聪明人,应该也看得出三皇兄有多疼她……”

宇文轩的话让赫连雨涵不由自主

地想起不久前的一幕幕,她的心像是被皮鞭抽搐了一般,一阵一阵的抽痛。

可是赫连雨涵并非软弱之人,她要紧牙关,抬起头,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

“太子殿下有话直说吧,别绕弯子浪费口水了。”

她的眼里噙着伤痛、失落,可是她却并没有因此而陨落,她依然挺直身躯,那么高傲地看着宇文轩。

“本宫有办法帮你把周璇从三皇兄心头连根拔起。”

“哦?这么说来,太子今天找本公主讲这么多,是为了让本公主帮你做事喽?”

赫连雨涵妖娆的眸子微微一眯,似笑非笑地看着宇文轩。

她是聪明人,很清楚宇文轩和自己非亲非故、毫无交情,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帮自己,除非,他有自己的计划,而这个计划中则需要她助力。

“赫连公主真不愧为名扬天下的第一女将军,名不虚传!厉害!”宇文轩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说吧,告诉本公主你的计划。”

赫连雨涵挥了挥手,示意他说下去,若真具有可行性,她不介意与他合作。

“够爽快。本宫喜欢。”宇文轩道,“本宫要你把周璇从齐王府内引出来。”

“然后呢?”

“然后本宫自会安排。”

“既然太子殿下没有诚意,就不要浪费本公主时间了。”

赫连雨涵嗤笑一声,甩袖便要离去。

“本宫不想告诉公主,不过是觉得知道太多对公主没好处,毕竟以后三皇兄若追查起来,对公主不好。”

“你觉得本公主会怕吗?”

赫连雨涵扬眉反问,而且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哪怕她不知道,依然脱不了关系。

“太子殿下若真想与本公主合作的话,还是把你的诚意拿出来比较好。”

她的声音咄咄逼人,高傲,就如同她整个人给别人的感觉一样,她是一个喜欢把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里的人,绝对不会不明不白地替别人做事。

宇文轩挑了挑眉,走上前,与她面对面,道:

“不知道公主清不清楚我三皇兄有洁癖。他眼里容不下一丁点儿的脏,只要是别人碰过的东西,他都不愿意碰。哪怕他现在很喜欢周璇,但是只要周璇不再干净,他也一样会弃之如敝履……”

赫连雨涵闻言,那张漂亮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她没想到宇文轩竟然是这个意思!

对一个女人来说,贞-洁比什么都重要,失贞对女人来说甚至比死还要可怕!

“本公主有些好奇,周璇到底对太子做了什么事情,居然让你恨到这个地步,不惜用这么恶毒的方法毁了她。”

赫连雨涵静静地看着宇文轩,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宇文轩脸上的笑容被一抹内敛取代,“公主只需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百利而无一害。没了周璇,以公主的美貌和智慧想要赢得三皇兄的心也并非难事,而且公主只需把周璇引出来,其他的一切本宫都会安排好,即便他日三皇兄若追究起来,也算不到公主头上。”

赫连雨涵突然不说话了,刺眼的阳光从天空中洒下来,落到她的身上,让原本就艳丽的她看起来更加美艳无双。

良久,她红唇轻轻上扬出美丽的弧度,露出一抹艳丽的笑,她的脸好像绽放的牡丹。妖娆的双眸好似一团火焰,却非热情之火,而是冷傲高贵之火。

“不好意思让太子费心了,这的确是一个绝妙的计策,只可惜本公主从来只用阳谋,不用阴谋。”

言罢,她优雅地转身,顾自离开,不在停留。

“公主好好考虑,考虑清楚了,尽管来找本宫。”

宇文轩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优雅的笑容至始至终都没有从脸上消失过,他目送赫连雨涵离开,漂亮的双眸高深莫测。

******

又是一个黄昏,火红的云霞装饰了蓝天,红彤彤的一片,同时也在清澈的河流中留下瑰丽的光。

晚风温柔,拂过发梢,好似情郎温柔的手。

河边杨柳在晚风中翩翩起舞,仿佛灵动的少女。

周璇愣愣地坐在窗前,对着满园的美景叹气。

自从那日离开绿萝院之后,宇文辙倒是没有再找过她,本来她可以在观柳居安逸地过自己的小日子的,可事实相反,这几日她过得非常不好。

尤其是最近两天,她只要一躺道床上便会忍不住想起宇文辙爬到她的床上要她侍寝……

哎——

周璇叹了一口气,今天正好是第七天了。

虽然她在美国留学多年,见多了老美直来直往的生活方式,她在这方面也没有太多条条框框,婚前婚后倒都无所谓,可是她却有自己的原则。

说她迂腐也好,说她固执也罢,她总觉得没有爱的性是无法想象的。

“哎——”

周璇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叹气了,她从来没有这么惆怅过,搞得好像多愁善感的江南弱女子一般,她不喜欢这样子的自己。

可是只要一想到今晚极有可能要给宇文辙侍寝,她就莫名的难受……

怎么办了?

能拒绝吗?

可她以什么立场拒绝呢?

他们是三媒六娉的夫妻,他要她于情于礼都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笃笃笃——”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周璇不安的心倏地提了起来。

“王妃,我是绿萝院的慕雨,是王爷派奴婢来的。”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躲不掉。

周璇叹了一口气,对着门外轻轻地说:“进来吧。”

门被推开,一个十七八岁的侍女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对着周璇行礼。

“是王爷派你来传我去绿萝院吗?”

“王爷派奴婢过来替王妃沐浴焚香。”

暮雨缓缓地说道,周璇这才看到她的身后还有一排侍女,她们手里端着各式各样的东西。

没想到宇文辙还挺讲究的,周璇有些意外,同时,她的心也跌入了谷底。

她看得出来,这一次,他不是开玩笑的。

她,逃不掉了……

“王妃,可以开始了吗?”暮雨小心翼翼地催促道。

周璇知道暮雨只是一个下人,她奉命行事而已,所以她没有为难她,而是点点头,非常配合地任由她摆布。

沐浴、更衣、熏香,一道一道工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原来皇族竟有这么多规矩,和这一次一对比,周璇才发现上次太后派来的那个王嬷嬷的程序是多么的简易。

可是不知道为何,经过繁琐的程序,她竟觉得接下来的事情似乎多了一份神圣和庄严,好似经历了今晚,她真的要成为一个男人的妻子一般……

本来,她以为他会直接过来推到她,却没想到他竟让人准备了这么多……

宇文辙,他是认真的吗?

***

乐乐:谢谢luluyun1314童鞋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