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零五章 周璇你是不是爱上本王了

耳边,是他平缓的呼吸,周璇脑海里思量着该怎么弄死他,可是想着想着,她竟然睡了过去……

她也不知道到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隐隐约约之中似乎有人盯着她瞧,那个人的脸似乎很好看,让人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睛开一看。

就这样,周璇长长的睫毛动了一下,缓缓睁开眼,便见一张绝美的脸闯入视线,白皙而又毫无瑕疵的肌肤,乌溜溜的大眼睛仿佛星辰一般明亮,此时此刻正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耘。

不知道为何,周璇心跳突然增快,刚刚睡醒的混沌大脑顿时清醒了,一轱辘坐起来,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你……你要干嘛?”

宇文辙似乎也是刚刚醒过来没多久,漂亮的眸子有些惺忪,一脸无害地对着她笑:

“帮本王穿衣。”

言罢,他一脸认真地看着她,表情无辜,因为刚睡醒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磁性,非常动听,再加上语调轻轻的,就像一个纯真的孩子,配上这么绝世的容颜,任由谁见了都会心软。

周璇默默地在心里提醒自己绝对不要被他无辜的外表所欺骗,这家伙心黑着呢踝!

“王妃……”

他见她没反应,便又唤了一声,催促道。

周璇白了他一眼,道:

“自己穿。”

反正现在没人,她也懒得跟他演戏,他有手脚的干嘛要她替他穿衣服。

“王妃好无情。”

宇文辙地看着周璇,鼓着腮帮子,一脸委屈,那样子仿佛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不过周璇才懒得理他呢!她问心无愧,要对不起也只有宇文辙对不起她!

“哎——算了,王妃说得对,本王有手有脚,自己穿衣服没问题……”宇文辙笑眯眯地看着她,补充道,“不但可以自己给自己穿衣服,还可以替王妃更衣。”

“不劳烦王爷了,妾身一直都穿着衣服。”

周璇无语,谁要他替她穿衣服啊。

“是吗?你确定?”

宇文辙那双漂亮的眼眸突然带着几分兴味,灿烂的笑容让周璇瘆得慌,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然后,她的脸扭曲了!

她上--床的时候明明是穿着衣服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她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件兜衣了!

周璇愤怒地瞪向宇文辙。

“王妃那身衣服实在是太丑了,本王见了怕做恶梦,就自作主张替你脱了,王妃不会责怪本王吧?”

说话的时候,他特别无辜地冲着周璇眨眼睛,气得周璇恨不得冲上去掐死他!

“衣服呢?”

她抓了被子,牢牢地挡在胸前。

宇文辙见她这个样子,勾唇一笑:

“扔了,这么丑、料子还这么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本王有多小气,连衣服都舍不得给你买。”

“难道不是吗?”

周璇反问,实在不明白这家伙哪来的厚脸皮,他一个连吃饭都要她出伙食费的铁公鸡居然还意思说出这种话。

然而,她毫不给面子的拆台根本就没有引起某人一丝羞耻心,事实再次证明宇文辙的脸皮,那就是铜墙铁壁。

“王妃对本王有些误会啊。”他伸手托着下巴,说的好无辜,“看来本王得好好表现才行。”

说完,他对着门口轻轻吩咐,道:

“暮雨,去把王妃的衣裳取过来。”

大约过了半刻钟,一个侍女便捧着一套衣裳走了进来,放到床头的案几之上,然后退到一边。

周璇看到那衣服之后,愣了一下。

虽然她只看了一眼,便认出这衣服出自珠玉坊。

珠玉坊号称天下第一制衣坊,能穿上他们家的衣服大概是当下每个女子的梦想。

珠玉坊所出的衣服款式新颖,做工精美,当然价格也贵得吓人,可不是普通人负担得起的,随随便便一件衣服都要上百两银子,按照这个时代的水平,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也就十多两。

珠玉坊老板伊锦被成为天下第一制衣巧匠,出自她之手的衣服更是千金难求。

而周璇知道眼前这件衣服就是伊锦亲手所做。

所以她震惊了,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伊锦的手艺绝对没有人模仿得了,她肯定会觉得这是赝品、A货。

“给……我的?”

周璇不敢置信地看着宇文辙。

“这里就你一个女人,不给你,难道本王自己穿吗?”宇文辙好笑地看着她。

话虽这么说,但是周璇却觉得如果这衣服真让宇文辙穿,指不准还真能穿出倾城倾国的味道来。

这么一想,周璇忍不住在脑海里勾勒那画面,实在是太美了……

而在周璇出神的时候,宇文辙已经拿着衣服靠过来,另一只手很自然地将她身上的被子扯掉。

周璇回过神来,连忙用手护住自己。

“王妃装什么装呀!你不是还穿着兜衣吗?昨晚你什么都没穿,本王也没见你害羞……”

宇文辙若有所指地说道。

周璇再次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

“宇文辙,拿开,把我的衣服拿过来。”

宇文辙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有些奇怪地看着她,问道:

“王妃不喜欢这衣服吗?”

“喜欢的。”

周璇实话实说,这么漂亮的衣裳谁不喜欢。

“那王妃为何不穿?”宇文辙问道。

“这衣服太贵了,我怕不小心弄坏了赔不起。”

周璇耸了耸肩,直言不讳,据她了解,这件衣裳贵得很,上面随便一个扣子都够她吃好几年了!

这个连吃饭都要她付伙食费的铁公鸡会对她这么好?

怕只怕又是个陷阱吧!

周璇有理由怀疑,他是假装把衣服给她穿,到时候收她租金什么的!

不是她夸张,这种事情宇文辙绝对做得出来!

宇文辙似乎看出了她想法,一脸惋惜道:

“本来是打算无偿送给王妃的,不过既然王妃不要,本王也就不勉强了,慕雨,把衣服收起来吧。”

“等等?无偿赠送?”

周璇的眼珠子顿时就亮了。

“怎么?王妃后悔了?又想要了?”宇文辙笑眯眯地看着她。

如果真是无偿赠送,她不要就是傻瓜了!

伊锦的手艺何等珍贵!

就算她不穿,拿出去转卖也能大赚一笔啊!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周璇对着宇文辙露出非常狗腿的笑容,嘿嘿……有句话叫做“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宇文辙见她笑得这么灿烂,心情似乎不错,竟然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王妃,你我夫妻,本王的就是你的,何须如此客套……”

“呵呵!”

虽然知道他说的都是狗-屁,但是周璇还是笑容满面地点头,看在衣服的份上,她就跟着这厮恶心一回吧。

“王爷真疼妾身。”周璇笑眯眯地看着宇文辙,甜甜地说道。

“恩,那当然。王妃是本王的爱妻,本王不疼你疼谁呀!”

宇文辙特别宠溺地刮了刮周璇娇俏的鼻子,恶心得周璇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抗议了。

“来——本王替王妃更衣。”宇文辙温柔体贴地说道。

“不用不用!王爷您千金之躯,怎么好劳烦您替妾身更衣呢?妾身自己穿便行。”周璇连忙摇头。

让他更衣?那还不被他整死!他再傻也不至于被一件衣服迷惑了大脑。

“王妃怎么这么见外!咱们可是夫妻啊……”

“不见外不见外!一会儿妾身替王爷您更衣!”

如果只能二选一的话,周璇宁愿选择替他穿衣服。

宇文辙听到这句话,嘴角微微一勾,漂亮的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不再去缠她,而是坐在床上,乖乖地等她穿好衣服再替她穿衣服。

慕雨见状便识相地退出房门,在门外见到崩雷,她忍不住小声地嘀咕。

“主子最近越来越不正常了!他豪掷千金从珠玉坊购置衣服,竟然只是为了哄王妃替他更衣……”

不是吧?

崩雷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在听了这句话之后,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豪掷千金?这是他们那个铁公鸡的主子会做的事情吗?

这厢,周璇穿好了衣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白紫相间的对襟襦裙配上同色系碎花披帛,衬得她愈发出尘脱俗,飘飘然,仿佛九重天上下凡的仙子。

就连一向对美人没什么感觉的宇文辙竟然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很合身。”他的目光落到她身上,淡淡地说道。

很合身?

周璇嘴角抽了抽,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说“很漂亮”之类的话才对吗?

“光凭目测就把王妃的身段看得这么透,本王真厉害!”某人特别自恋地说道。

如果刚才那句话只是让周璇嘴角抽了一下的话,这句话则让她直接无语了。

什么人呀!

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自恋上了,敢情夸她一下,他会死是吧?

周璇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宇文辙的心情似乎很好,竟然一点也不在意,只是冲着她招招手,道:

“王妃过来,替本王更衣。”

有句话叫做吃人的嘴短,那人的手软,周璇觉得自己占了铁公鸡这么大一个便宜,自然是要表现一下的。

于是非常配合地走过去,替他穿衣服。

本来,她以为宇文辙就算不刁难她,也会趁机吃她豆腐,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宇文辙竟然什么也做,全程乖乖地配合她穿衣服。

周璇不得不承认,宇文辙长了一副好皮囊,穿什么都好看。

她心情也不错,本来想夸他两句的,可谁知道她还没开口,某人就非常自恋地说:

“人长得好就是不一样,随便穿什么都好看!不像有些人,要穿上极品的衣服,才能勉强配得上本王……”

“……”

这一次,周璇浑身都抽搐了,她很想说:王爷,既然你来人家都这么明目张胆地嘲讽我了!干嘛不干脆直接点名,还偏偏说“有些人”……

“王爷真是自信啊!”

周璇嘲讽道,其实她更想说,你不自恋会死啊!

宇文辙直接无视她的嘲讽,而是转过身,捂着自己的肚子,可怜巴巴地说:

“王妃,本王饿了。”

他不说周璇没感觉,他这么一说,周璇倒想起现在都快到午饭时间了。

“那传午膳?”周璇问道。

“不要。”宇文辙摇摇头,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周璇,道,“本王要吃王妃亲手煮的。”

“可是我今天不想煮……”

周璇实话实说,大概是前几天在厨房待多了,这两天她非常不想去厨房。

宇文辙一听到她这句话,脸色顿时难看了很多:

“不想煮也得煮,本王要吃!”

周璇不明白这厮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语气就这么差。

还不是一般的阴晴不定啊!

不过周璇也不乐意了,本来她一大早被他叫过来心情就不爽,现在又让她做饭,她更加不爽了!

“不做。”她坚定地说道。

宇文辙好看的下巴崩了起来,冷冷看她一眼,不容拒绝地说:

“本王要吃。”

“要吃你让厨房里的人给你做。”

周璇说道,她觉得宇文辙只故意刁难她,他厨房里有这么多人,想吃什么没有啊!干嘛非要她做!

“本王就要你做!”宇文辙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指地说,“你前几天不是一直都给本王做吗?”

他不提还好,他一提,周璇的火气就上来了。

“前几天是因为之前我拿匕首指着你,觉得对不起你,想向你赔罪!可是昨晚,你不仅拿匕首指着我的脖子,还割了我一刀!咱们也算两清了,我不欠你了!干嘛还要低声下气地做菜给你吃!”

周璇愤愤地说道,右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了,但隐隐还有些疼痛。

屋内很静,只有他们两个人,周璇的每个字都清清楚楚地传到宇文辙的耳里,这一瞬间,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屋内原本和谐的气氛一去不复返,空气顿时冷了几分,周璇看到宇文辙冰冷的眸中充满了戾气。

他上前一步,牢牢地抓住周璇的手腕,抿嘴看着她:

“你不欠我?可笑!”

言罢,他便真的笑了,那样子好似听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眼中充满嘲讽。

笑够了,他才再次看向她,目光寒冷得仿佛极地里的冰霜,他说:

“周璇,你可知你们周家欠我一条命?”

他的眼中带着仇恨,目光凛冽可怕,仿佛一个鬼魅。

可是周璇不怕,她也笑了,笑得风情云淡。

“宇文辙,你也说了欠你命的是周家,不是我。有本事你自己找周傲华讨去,为难我做什么?”

她一字一顿,说得无比清晰。

“周璇你别忘了,你姓周,你父亲是周傲华,这是你这辈子都没法改变的事情!”那冷漠绝然的表情刺痛了他,他伸手用力捏她的下巴,道,“你放心,周家欠本王的,本王自然会取回,但是在这之前,你不是应该替你父亲还点利息吗?”

他狠狠地看着她,带着杀气,加重了手里的力道。

周璇只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碎了——好痛!

“宇文辙,你放开我!”她狠狠地瞪他,带着怒火。

“乖乖去给本王做吃的,本王就放开你。”他说道。

周璇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知道如果为了所谓争一口气而失去下巴,那也太划不来了,只能答应。

“宇文辙,你不怕我毒死你吗?”

重获自由,周璇立马以最快速度跟他拉开距离,一边揉着自己的下巴,一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见他悠然一笑:

“无所谓,王妃若想毒死本王的话就下手吧。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死在王妃手下,是本王的荣幸。”

这脸皮!

周璇真想冲上去将它撕烂。

“王爷,赫连公主求见。”

这时候,外面传来崩雷的声音。

“本王身体不适,不见。”宇文辙挥挥手,毫无兴趣的样子。

周璇眨了眨眼睛,饶有兴味地看着他,道:“妾身怎么没发现王爷您有哪里不适啊?”

“咳咳咳咳咳——”

她的话音刚落,某人已经厚脸皮地低下头,装咳嗽了。

“王妃,本王哪里都不适,尤其是胃,你再不给本王做吃的,本王要饿得胃痛了……咳咳咳咳咳……”

周璇无语,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胃痛会咳嗽的!

宇文辙又一次刷新了下限,周璇突然觉得现在去做菜也挺好的,待在厨房总比和他共处一室的好。

想到这里,她立马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不过走了两步她又想到了什么,转过身,看着宇文辙,道:

“王爷,如果你真想对付周家的话,我觉得接受赫连雨涵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试想王爷若娶了她,便多了南越国这个强大的靠山,如虎添翼……”

周璇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纯粹从客观角度出发的,她觉得以周家的实力,宇文辙想要凭一己之力扳倒他们并不容易。

“本王没听错吧?王妃是在教本王怎样对付你父亲吗?”宇文辙听到她这么说之后,漆黑的眸子愈发地幽深,饶有兴味地对着她笑,“周傲华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被你气死啊?”

“不知道。”

周璇耸了耸肩,她跟周傲华不熟。

说完之后,她朝门口走去,打算去厨房,可是宇文辙却突然又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漂亮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好似想要将她看透一般。

“为什么?”

他醇厚的声音在宁静的屋内响起,带着探究,带着疑问。

“什么?”

周璇不明白他这句没头没尾“为什么”是什么意思。

宇文辙看出了她的疑问,他难得耐着性子,一字一句地问她:

“周傲华不是派你来监视本王再伺机杀了本王吗?而你为什么要帮本王对付你父亲?”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那双漂亮的眸子突然变得炽热了起来,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类似于“期待”的情愫。

他将她的手腕抓得更加紧了,整个人逼近她,炙热的双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道:

“周璇,你是不是已经爱上本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