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零四章 你这样很下贱

宇文辙欺身上前,目光凛冽地看着她,道:

“说,周傲华打算让你对本王身边做什么?”

“我说我跟周傲华不熟,你信吗?”

周璇无奈地看着宇文辙,她说的是实话,可是她知道,宇文辙不会信。

“王妃还真是维护你的父亲。”宇文辙冷笑一声,“不过,本王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耘”

他握着匕首的手微微一用力,一阵刺痛从脖颈之处传来,然后便有黏糊糊液体自脖颈处流出来。

周璇下意识地伸手一抹,竟是血踝。

“疼吗?”

宇文辙温柔地问道,突然低下头,伸出舌头,轻轻掠过她的伤口,卷走鲜红的液体,一双漆黑的眸子流光溢彩,就仿佛一个嗜血的吸血鬼。

周璇心里发毛,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她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可他又岂会让她如愿,紧紧地桎梏着她的手,将她拖到墙角,使她退无可退。

这时候,他又突然拿出一个白色的药瓶,将里面的药粉倒出来涂到她的伤口,动作分外的小心和温柔,就像一个体贴的情郎。

“王妃现在应该知道,本王可以在你身上捅无数刀,不取你性命,却刀刀让你痛苦难耐……”

他一边给她涂药,一边在她耳畔呢喃,仿佛在给她诉说着情话一般。

周璇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这种事情他绝对做得出来!

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宇文辙,你到底想怎么样?”

宇文辙看到她修长的柳叶眉拧到了一起,立马一脸心疼地伸出手,轻轻地揉着她的眉心,绝美的脸温柔得仿佛都可以滴出水来了。

“王妃,本王只要你实话实说,告诉本王你父亲让你对本王做什么……”

我都实话实说了,我跟周傲华不熟,他也没让我做什么!

可是你不信啊!哎——

她严重怀疑这家伙有被害妄想症!

宇文辙见周璇不说话,便把闹到凑到她耳畔,摩挲着她柔软的长发,轻轻对着它吐气,道:

“王妃,你脖子上的血好不容易才止住,别再逼本王对你出手好不好?看到王妃受伤本王会心疼的……”

他的语气竟然真的带着疼惜,一脸无奈的样子!

周璇嗤之以鼻——呵呵,真是影帝!

明明是你自己对我下的手,却搞得好像有人拿着刀逼你对我下手一样!

恶心!

“王妃如果还是不愿说的话,那本王只有再来一刀了……”

宇文辙笑眯眯的看着周璇,绝美的脸妖孽无比,仿佛一个地狱来的鬼魅。

“宇文辙,我跟说过了,我跟周傲华不熟,我婚前跟他见面次数加起来也没超过十个手指,别说他派我来做什么了,就连和他说话的机会都没……”

“王妃,做人要诚实哦!”

宇文辙笑容满面地打断周璇,月光通过窗户纸洒进来,落到他手上那把锋利的匕首之上,折射出幽冷的光,照着得周璇脊梁发冷。

伴随着寒光,这一次匕首来到周璇的胸前,隔着衣服画圈,与此同时,他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邪佞的笑,如鬼似魅。

“哎——”

实话他不信,周璇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胡乱说道:

“王爷料得没错,我爹就是派我来监视你,顺便找个机会把你给杀了。”

宇文辙这才放下手里的的匕首,道:

“这就对了嘛!王妃要是早点交代,也不用受皮肉之苦了!”

看着他这副毫不怀疑的样子,周璇无言以对,她现在已经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家伙绝对有被害妄想症,而且已经病入膏肓了!

“那王妃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杀本王呢?”

他又逼近周璇一步,周璇想退,却被身后那堵墙壁所挡住,只能任由他靠近,隐隐约约感受到他灼热的身体贴着她的。

不知道怎么的,这一刻,她觉得空气好像都要烧起来了一般,烫得吓人,尤其是他呼出来的热气,落到她身上,一下一下的,弄得她的脖子好痒。

“嗯?说话呀?”

他一边伸手把玩着她柔软的秀发,一边轻轻地在她耳畔吐气。

她根本就没打算杀她,让她怎么说呀!

可是她又不得不说,因为他已经认定了,她跟他说实话只会换来再一次胁迫。

于是周璇胡诌道:

“王爷您如此英明神武,妾身实在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呀!”

“那王妃可要加油才行。”

宇文辙的唇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她柔软的唇瓣之上,轻轻地贴着,每说一个字都摩挲着她娇嫩的红唇。

周璇拧眉,正想伸手推开他,他强有力的大手却紧紧地托着她的腰,不容拒绝地将她往自己身上一按,她整个人

便撞进他的怀里,紧紧地贴着他。

与此同时,他更是肆无忌惮地将她柔软的唇瓣吸入口中,不断地用牙齿啃-噬,好似要将整个人都吞进去一般。

舌头不容拒绝地撬开她的银牙,闯进那芬芳的口腔之中,霸道地侵占着她的世界。

大手开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移动。

她的衣服是湿润的,紧紧贴着身子,他可以很轻易地触及到她凹凸有致的身子。

周璇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她想要推开他,可不知道为何,却使不上力气。

“王妃,聪明绝顶,应该知道男人在床上的时候防备心是最弱的……”

他贴着她的唇,缓缓说道,呼吸有些急促,声音比以往多了份粗哑,却带着魅-惑。

周璇却没有因为他的样子乱了阵脚,她抬起头,饶有兴味地看着宇文辙,问他:

“王爷这是在指导妾身如何杀你吧?”

周璇已经无语了。

她跟他说实话,他不信,一副分分钟要折磨死她的架势。

她骗他说要杀他,他信了,不但不生气,甚至还指导她杀他自己……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奇葩!

而这个时候,宇文辙再次挑起她的下巴,一脸邪魅地看着他,轻轻地说:

“就看王妃有没有本事喽。”

周璇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王爷所谓的本事是指那方面呢?诱-惑你上--床,还是一气呵成地干掉你?”

他没有回答她,而是一口含住她敏感的耳-垂,修长的手指沿着她光洁的背部一点一点地下滑,来到那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再往下,轻轻一拍,道:

“王妃你说呢?嗯?”

他灼热的气息灼烧着她的耳际,这一瞬间,周璇觉得脑部的血液都沸腾了,整个人烫得难受,甚至感受到自己的理智正在一点一点地丧失。

她咬了咬唇,想要找回自己的理智,可他却不让她如意,一口含住她的小嘴,手掌不断揉-搓着她敏感的身体。

周璇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她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失去理智!

绝对不能在他面前失去理智。

她握紧了双手,紧紧的,任由指甲嵌入掌心,用疼痛留住逐渐变得浅薄的理智。

宇文辙很快便发现了,他伸手牵起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一脸疼惜地说:

“王妃何苦这样伤害自己呢?本王会心疼的。”

他一边说,一边将她紧握着的手指一个一个掰开,不给她一丝机会。

然后,他将她的小手放到嘴边,轻轻地亲-吻她的手背,灵活的舌尖在上面肆虐,点燃火苗。

周璇只觉得一阵奇怪的热流自指尖开始,随着血液一点一点的袭遍全身,击破她的防线。

“唔……”

她难受地嘤-咛出声,小脸红红的。

而这一刻,宇文辙笑容充斥着得意,他咬着她的耳际,坏坏地说:

“怎么?王妃忍不住了?是不是想要啊?”

“放……开……我……唔——”

她的声音再次淹没在他霸道的吻中,这一次,他没有再给她逃脱的机会,直接将火烧到了最旺,彻底摧毁了她的理智。

“王妃,你都还没诱--惑到本王,自己就先迷失了……”他坏坏地在她耳畔呢喃,“王妃的自制力这么差,怎么杀得了本王呢……”

“唔……”

周璇漂亮的眼睛一派迷离,仿佛已经不会思考了,整个人仿佛八爪鱼一般攀着他,娇弱的身子紧紧地贴着他,整个人软得仿佛一江春水。

“王爷~~~”

她的声音细细的,仿佛孩提,寻求着他的怜悯。

“怎么?想要?”

宇文辙邪佞一笑,坏坏地勾唇,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将火苗点得更加旺盛。

她用力点头,急迫地将自己的身子贴向他,紧紧的,柔软的小手也变得不规矩,颤悠悠地去解他的衣衫。

这时候,宇文辙脸色一变,不着痕迹地躲开:

“周璇,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子很下-贱?”他面带嘲-讽地看着溃不成军的她,道,“如果周傲华知道她的宝贝女儿这般下-贱地恳求本王,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写着欲--望的混浊双眸,听着她无助的喘息声,感受她卑微地向自己索取,笑得得意:

“王妃很想要吗?”

“恩……”她拼命地点头,“给~我……”

“求我。”

他对她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他本来就长得好看,这么一笑更是勾魂夺魄,一般人哪里把持得住。

只见周璇的双眸更加迷离了,她仿佛都要哭出来了,无助地看着他:

“求你~”

而宇文辙却在这个时候笑得特别无赖,不留情面地嘲讽道:

“求我也没用!本王是不会碰你的,在本王心里,你们姓周的比妓-女还脏……哼——”

言罢,他傲娇地将她推开,径自朝着门口走去,看都不看她一眼。

“咿呀——咿呀——”

木门开启又关闭,宇文辙无情地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原本旖旎的室内突然变得冰凉清冷。

而这个时候,那个无力瘫软在地的女子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漂亮的双眸褪去混沌,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这家伙果然是要这样狠狠羞辱她一番才肯离去!

这一步,她算是走对了!

多亏当年研究了几部岛国爱情动作片,她才能模仿女主角作出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把他糊弄过去……要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是,今晚这一关虽然闯过去了,可以后怎么办呢?

眼下宇文辙以为她是周傲华派过来监视他、杀他的,她想要离开就更加难了……

早知道今天就应该趁着被南宫无痕带走的机会一不做二不休溜之大吉!

想起自己之前还担心他,急着赶回来确认他是否安全,周璇就浑身不爽!

敢情她就是白痴!

哎——

接下来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不知道宇文辙还会怎么整她!

可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用,为今之计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阿嚏——”

正想着,一股凉意袭来,周璇这才想起当务之急是换衣服,然后嘱咐厨房送一碗姜汤过来,喝了再睡,免得感染风寒,出师未捷身先死……

整体上,周璇的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虽然知道自己处境危险,她也没有因此而焦虑失眠。

因为她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她只有养好身子,才有力气和宇文辙打持久战。

所以,这一夜,她睡得很好,甚至连梦都没做。

可是就在她还沉醉在睡眠之中时,门外却传来一阵恼人的敲门声。

周璇很累,不想起床,翻了个身子,将自己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企图用厚厚的棉被阻挡这饶人清梦的敲门声,然而敲门的人却格外有耐心,不断地拍打着房门,而且一声比一声响,终于把周璇从周公的怀中扯了出来。

“什么事?”

周璇没好气地从被子里探出脑袋,对着门外吼道,到底是哪个乌龟王八蛋,一大早得饶人清明,知不知道她很累啊!

“王妃,王爷让您过去绿萝院一趟。”

门外传来一个不带感情的声音,竟然是宇文辙的贴身侍卫崩雷。

周璇的眉毛紧紧地拧到了一起:

宇文辙?

他不是一向不让她进绿萝院的吗?

现在干嘛突然他一大早就找她呀?

不会是觉得昨晚没折磨够,现在又叫她过去继续折磨吧?

他不累吗?

话虽如此,周璇还是乖乖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谁让她在他的地盘呢?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哎——

“王妃,能不能快一点,别让王爷等太久。”

崩雷在门外催促道。

“知道了。”

周璇郁闷无比地穿上衣服,简单地弄了个发型,便打开门,跟崩雷朝着绿萝院走去。

本来,周璇以为崩雷催得这么急,肯定时候不早了,可出了门才知道天才刚刚蒙蒙亮,太阳还未上山,早得很!

空气中带着薄薄的湿意,清晨的微风送来一阵薄亮,周璇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

初夏的清晨还是比较凉的。

从观柳居走出来,一路杨柳依依,嫩叶上有晶莹剔透的露珠滚动,清新而又漂亮,路边百花齐放,五光十色。

漂亮的景致让周璇郁闷的心情稍微好了许多,来到绿萝院的时候,她已经能露出招牌式笑容了。

“王爷在里面,王妃自己进去吧。”

崩雷在门口停了下来,说道。

周璇有些无语,敢情之前重重守卫不让她进去都是玩她的!

她郁闷地咬牙切齿,伸手,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还点着一盏青灯,烛火摇曳,偌大的卧室之内除了她便没有其他人了,而宇文辙竟然还躺在床上。

大概是感觉到有人过来了,他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向她,淡淡道:

“王妃来了?”

因为刚刚睡醒的缘故,他的声音带着鼻音,不过依然非常的动听,而那朦胧的睡颜更是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如果他不是一大早就派人把她从床上挖起来的话

,周璇还是很乐意欣赏这副美男起床图的,只可惜没有如果……

“参见王爷。”

周璇强忍着怒气,对他行了个礼。

“恩。”他冲她勾勾手,道,“过来。”

周璇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警惕地移动脚步,朝着他走过去。

“快点。”

见她半天没来,某人不满地催促道。

“王爷一大早找妾身所谓何事?”

周璇警惕地看着他,昨晚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心有余悸。

“上来。”他命令道。

“上哪里?”周璇不解地看着他。

“床。”宇文辙言简意赅地说道。

他自认为表达得很清楚了,可是周璇却觉得自己没听懂。

他什么意思啊?

让她上去他的床?

干嘛呀?

不会是装了炸弹在床上,她一躺上去就爆炸吧?

还是说在床上放了蛇,她一上去就被这种可怕的冷血动物黏上?咦……

周璇最怕蛇,一想到这场景便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宇文辙等了一会儿,见周璇迟迟不来,有些不满地从床上坐起来,大手一伸,直接褪去她的鞋子,将她捞上床。

“放开……”

“嘘——别吵。”他小声地打断她,沙哑地在她耳边轻轻呢喃,“陪本王睡会儿。”

言罢,他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的秀发间,闭着眼睛,平缓的呼吸一下一下地落在她的颈部,呼吸平缓。

“宇文辙,放开我!”

周璇郁闷地想要挣脱他的桎梏,却听到他带着困意的声音。

“乖——别乱动,本王好困……”

他的声音很轻,好似真的很困一般,没多久,她便听到他平缓而又有节奏的呼吸声,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睡着了。

周璇尝试着想要爬出来,却没想到他虽然睡着了,却依然抱得很紧,别说从他怀里逃脱了,她就想动一下就很难。

逃脱失败,周璇的脸色便更加难看了:

这厮一大早让崩雷把她从观柳居带过来就是为了让她做他的人形抱枕陪她睡觉?

不是吧?

他怎么睡得着?难道就不怕她趁着他睡觉的时候把他“咔擦”了吗?

***

乐乐:最近袖姐很抽风,大家给乐乐留言最好写在送咖啡的留言里,嘻嘻……乐乐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