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零三章 说,周傲华打算让你对本王做什么

“周姑娘,在下就送到这里了。”

沐风护送周璇到了齐王府附近便告辞。

“多谢。”

周璇点点头,毕竟自己现在是个已婚妇女,而他一个大男人,孤男寡女若被人撞进难免会有流言蜚语。

告别沐风之后,周璇一个人回了观柳居。

观柳居沿内河而建,岸边杨柳依依,连着高低起伏的假山,隔绝了外面的视线,这里自成一方小天地。院子中间树是一座精巧别致的青砖瓦舍,依三房一壁而建,有正堂一间,耳房两间,加照壁一个,光光使用面积就有五六百平方,若放到二十一世纪绝对是豪宅踝。

这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柳条在幽白的余光中轻轻摇曳,仿佛婀娜多姿的少女。

周璇进了屋,虽然她下午回来的时候刚刚沐浴过,但是刚才那么一折腾,她浑身粘了不少药粉,所以她觉得有必要再泡了个澡。

齐王府虽然节俭,但是这里的厨房通宵有人守夜,任何时候,只要派人去传个话便可以提供热水,这一点周璇很满意。以前她在周府,虽然厨房也有人值班,但是由于她地位低危,就算去传话也不会有人搭理,想要用热水只能自己烧……

热水不冷不热,温度刚刚好,嫣红还体贴地在浴桶里面洒了花瓣,周璇坐进去竟有一种小资的感觉。

氤氲的热气驱走她体内的寒气,抚慰了酸-胀的肌肉,赶走了恼人的药味……

实在是太舒服了。

周璇忍不住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

或许是泡得有些久,周璇有些乏,这时候,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她也没多想,便道:

“嫣红,你来得正好,帮忙把浴巾递一下。”

没多久,浴巾便被递了过来。

周璇便想起来擦身子,但或许是泡得实在是太久了,她竟有些腿软,使不上力气,便道:

“嫣红,你扶我一下。”

一只手从身后伸了过来,扶住她的手臂。

若是平时,周璇肯定会注意到这只手明显比嫣红的小手修长了很多,不过大概今天对付沐风耗费了她太多的脑细胞,一向警觉性很高的她竟然毫无察觉,任由来人扶着出了浴桶。

水汽氤氲,湿哒哒的水滴从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低落,周璇正想拿浴巾擦身体,而身后那人已经主动拿起浴巾替她擦拭。

其实周璇并不习惯让别人伺候,尤其是在这种赤果果没穿衣服的情况下,即便对方是个女的,她也会觉得怪怪的。

不过她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完全没力气,便道了声“谢谢”,也没拒绝。

屋内烛光很暗,她没有转身,所以没发现不对劲。

直到身子差不多擦干了,她才转过身来,打算去穿衣服,然后,她整个人都呆掉了。

站在他身后的竟然不是嫣红,而是宇文辙!!!

他们离得很近很近,近得她一转身便撞到了他结石的胸膛。

此时此刻,他正拿着浴巾,漂亮的眼睛眯成一条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而她刚才竟然一直在指挥宇文辙给她擦身体……

想她周璇聪明一世,竟然闹了如此丢人的乌龙!

这个认知让周璇白皙的小脸顿时红得跟番茄一样。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是装作若无其事地上前同他招招手,道一句“你好”;还是惊慌失措地冲上前去给他一巴掌,大叫“登徒子”呢?

这一刻,周璇地大脑飞快地运转。

后者,她自认为没这勇气,对方可是大魏第一小鸡肚肠的男人,他没收她服务费就不错了,她还想打他?做梦!只怕还没打到就被他捆了,这里可是他的地盘……

至于前者,周璇觉得就算自己的心理素质再强大,也没办法在一-丝-不-挂的情况下,若无其事地跟一个男人打招呼!

呜呜……

怎么办?

总不能一直这么站着吧?

虽然现在是初夏,可她没穿衣服还是会冷的……而且她也不想就这么免费被宇文辙看光光啊!

只是要她开口说话,她真的做不到!

因为实在是太丢人了,她都已经可以想象得出宇文辙会怎么嘲笑她了!而且这要是传出去,她以后还怎么在王府混啊!

周璇一咬牙,一不做二不休,两眼一翻——装晕。

泡澡泡太久晕过去本来就是正常的,反正等她“醒”来,她就装傻、装纯、装糊涂,反正打死也不承认自己做了这么弱智的事情!

然而,宇文辙怎么会让她如意呢?

周璇前一秒才一翻白眼,做倒地状,宇文辙便已上前一步,接住她倒下的身子。

“王妃?”

他低醇的声音在她耳畔轻轻唤道,说着他将食、中两指至于拇指面增强拇指力量,

按压周璇的人中穴。

科学表明,刺激人中穴可以在危机的情况下提高血压保证机体各个重要脏器的血液供应,维持生命活力;还可以促进人体呼吸活动,可使昏迷之人迅速苏醒,实为居家旅行救命之绝技。

只可惜这一招对周璇完全没用,谁让她是装晕并非真的晕过去,只要她铁了心装到底,再高明的大夫对她也是无用。

这一刻,周璇深切地感受到自己这一决定是多么的英明。

“王妃不会是中毒了吧?”

就在周璇洋洋得意之时,传来宇文辙温和的声音。

“本王听说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是放血。”

他说得格外认真,听得周璇心里“嘎登——”一下:宇文辙,做人要厚道!就算你看得出我是装的,你也应该发挥一下绅士风度,放过我这个可怜的弱女子哇……

周璇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宇文辙也就说说,吓吓她的,不至于真的这么狠。

然而,她错了。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什么事情是宇文辙做不出来的。

周璇只觉得食指上传来一阵疼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割破了她的手指,然后便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

靠——

周璇自认为是个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纪律的好公民,这一刻她却有一种竖中指的冲动。

“唔——”

因为不想失血过多而死,周璇装作慵懒地睁开眼睛,一脸迷茫地看着宇文辙。

“王妃终于醒了。”宇文辙笑得一脸无害,“看来古书上记载的方法还是有用的……”

“……”

周璇才不信他的话呢,什么狗屁古书,根本是他变着法子整她!

可偏偏她又什么都不能说,甚至还得装出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王爷……您怎么在这儿?”

“本王听说王妃出府未归,甚是担心,便寻过来看看,却没想到正好撞见王妃沐浴,还晕了过去……王妃这几日不在府内,不会是在外面接触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宇文辙一脸担心地冲着周璇眨眨眼睛,“要不要本王请个道士给王妃瞧瞧?”

这演技……

周璇心里赞叹一声佩服,同时她有些意外,宇文辙竟然没有用恶毒的语言为难她、嘲笑她?

莫非这厮真的转性了?

“无碍,可能是泡太早了吧!阿嚏……”

她打了个喷嚏,像是在刚刚发现自己没穿衣服一样,一脸羞答答地推开他,起身去找衣服,却发现原来放衣服的地方竟然空了。

怎么回事?

周璇正纳闷,却听到宇文辙说:

“王妃是不是在找衣裳?”

“恩。”周璇窘迫地点头,“妾身记得衣服一直放在这里的……”

“刚才王妃晕倒了,本王着急,怕你冻着想要伸手把衣服取过来给你穿上,谁知道一不小心手滑,衣服掉水里了……”

宇文辙无辜地伸手指了指在浴桶里面飘着的衣服,道。

“……”

就知道这厮不会轻易放过她,可是这一招也太恶毒了吧!

周璇看着被水浸透的衣服,又看着一脸无辜的宇文辙,竟无言以对。

氤氲的水汽在袅袅娜娜地在屋内飘浮,鸦雀无声的室内静得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刚才,周璇两眼一闭,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是现在,她没法在装了,而宇文辙就站在近在咫尺的范围内正大光明地打量着她一-丝-不-挂的身子,就算她心理素质再好,也没法做到若无其事,偏这耳房里除了浴桶以外连个遮挡物都没有。

“王妃不用担心,本王已经派人帮你取衣服了,应该马上就到了。”宇文辙非常体贴地说道。

是吗?

周璇狐疑地看着宇文辙,她迅速跑到浴桶后面,蹲下身子。

这样子虽然狼狈,但是多多少少能挡住自己不被宇文辙当做风景来看,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浑身上下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经被他看光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却迟迟不见有人拿衣服进来。

周璇已经不仅仅是尴尬那么简单了,她冷啊!

“嫣红怎么这么慢?”

周璇不解地问道,观柳居就这么大,没道理取个衣服要取这么久啊?

“嫣红被真真派去做其他事了,本王是让崩雷帮王妃去取衣服的,可能他对王妃的衣柜不熟悉,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吧!王妃别担心,应该快了……”

宇文辙一脸淡然地解释道,说完之后,他悠然自得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甚至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怎么这么巧嫣红不在?

但是就算嫣红不在,崩雷作为一流的暗卫,以其敏锐的观察力怎么可能连衣服都找不到?

她有理由

怀疑宇文辙根本就没派人去拿衣服。

“王爷,妾身冷……”

周璇把脑袋从浴桶里探出来,目光落到宇文辙的衣服上,用眼神暗示他就算崩雷找不到,王爷您穿了这么多衣服也可以分我一件吧!

然而,宇文辙却装作不知道。

又过了一刻钟,门口悄无声息,连崩雷的影子都没看到。

周璇已经可以确定宇文辙根本就没派人去拿衣服了!

“王爷,您的衣服能不能分妾身一件。”

忍无可忍,她只有硬着头皮对宇文辙开口,不求别的,只求他把外衣脱下来给她挡一挡身子,还让她能跑出去拿衣服……

宇文辙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转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像是在寻思着什么似的,半晌,他才摇摇头,道:

“本王知道王妃冷,可王妃也知道本王身子孱弱,若衣服穿少了,会着凉……”

说话间,他特别无辜地冲着周璇眨眨眼睛,漆黑的双眸甚至还有点萌萌哒。

周璇知道她如果再等下去就是傻子了,这货根本就是故意的!

她不再和他浪费口水,而是默默地将浴桶里湿透的衣衫捞起来,蹲下身,一声不吭地穿上。

此时水已经凉了,衣服穿到身上紧贴着皮肤,一股凉意通过毛孔钻进肌肤里面。

不过周璇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她简单地将衣服穿好,便打算以最快速度冲回房间换衣服,熟料这时候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王爷什么意思?”

周璇皱起眉头,看着宇文辙,他不给她拿衣服也就算了,还不让她走了?

他低着头,笑得一脸悠然,不答反问:“王妃你说呢?”

周璇看不懂他,却也看得出来他不安好心,她轻轻地说:

“让我出去,有什么事情等我换了衣服再说。”

“如果本王不让呢?”宇文辙一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她,道,“王妃莫非要对本王用药?”

如果有药的话,她还等到现在吗?

周璇狠狠地咬紧牙关:

“宇文辙,你什么意思?”

他依然没有回答她,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道:“王妃,你说呢?”

周璇的脾气其实不算差,她并不是容易生气,可是宇文辙却总有办法让她气炸肺。

“其实你根本就没派崩雷去取衣服,不,确切地说我的衣服根本就是你扔进水里的……宇文辙,你根本就在耍我!”

“你现在才知道啊?”面对她的指责,宇文辙没有一丝不好一丝,他饶有兴味地看着周璇,“本王还以为王妃聪明绝顶早该发现了,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嘛……”

他坏坏地上前一步,挑起她的下巴,眼中带着嘲讽。

周璇心里一紧,忙躲开,熟料他却紧紧地桎梏着她的下巴,不让她动。

周璇皱了皱眉,看着他那张永远看不透的绝美脸庞。

“宇文辙,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都已经这么诚恳地向你道歉了,你就不肯原谅我吗?”

她无奈地低下头,指的是自己拿剑指他的事情。

却见宇文辙粲然一笑,他上前一步,强健的胸膛抵着她湿濡的身子,道:

“王妃不会以为单纯地以为我们之间的恩怨就那么一次吧?”

说话间,他修长的手指突然抚上她漂亮的脖颈,用指腹轻轻摩挲,似笑非笑地继续说:

“本王没有跟王妃说过本王和你们周家之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吗?”

他说话间,周璇只觉得脖颈处一凉,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抵着她的大动脉。

然后,她看到一抹笑意从他那完美的唇瓣洋溢来开,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异常动人。

“王妃,你说本王这一刀下去,母后在在天之灵会不会觉得安慰一点啊?”

周璇心里猛地一凜,她之前曾宇文辙与自己的字里行间中也看得出宇文辙和周家是有仇的,却没想到竟然会跟他母后之死有关。

宇文辙的生母是文德皇后,而现在的皇后周玉华乃周傲华的亲妹妹……她是在文徳皇后去世之后登上皇后之位的,听宇文辙这么一说,周璇大概也能猜得出了,毕竟自古以来宫廷斗争一直都很残酷……

可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周璇冷静地看着宇文辙,道:

“齐王殿下,就算是周家害死文德皇后,你也不应该把这笔账算到妾身头上吧?妾身可是连文德皇后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可是你姓周啊。”

言下之意,便是父债女偿的意思了!

周璇觉得自己永远都看不透宇文辙,之前他替她挡了一刀,她还以为他不再敌视自己了,可如今他却将匕首横在了她的大动脉之上,一副索命的样子。

从他的表情中,

她看得出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周璇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是跟他说不清楚了,干脆就不浪费唇舌说话了。

她闭上眼睛,一言不发,她就不信宇文辙还能真的杀了她不成。

宇文辙本来以为周璇就算没有被自己吓得惊慌失措、跪地求饶,也会对他说好话,却没想到她竟然什么都不说,闭上眼睛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周璇,你真以为本王不敢杀你吗?”

宇文辙冷冷地看着她,加重了手里的力道,熟料周璇却平静地睁开眼睛,毫不畏惧地回视着他:

“你会吗?”

没错,她料定他不会。

周璇虽然看不透宇文辙,但是她却还能看得透形势。

宇文辙既然对周家痛恨入骨,那么他必然是要报仇的,然而现在周家如日中天,他要报仇谈何容易?

所以,他才会装病,韬光养晦、暗中部署,等待时机。

很显然,现在时机尚未成熟,此时若真杀了她,对他不但没有一点好处,反而引人怀疑,精明如他,这么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去做?

周璇什么也没说,她只是平静地看着他,那双清明的眸中是洞悉一切的淡然。

这一刻,宇文辙笑了。

“王妃的聪明与冷静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真不知道本王何德何能,竟能让周傲华把这么冰雪聪明的女儿送过来……”他一边说,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该不会周傲华那个老狐狸早就怀疑本王了,所以派王妃过来监视本王?”

宇文辙说话的时候还在笑,可眼中却带着阴鹜。

最开始他以为她只是个无用的庶女,到后来他知道她不简单,再到刚才看到她对沐风所做的一切,他才真正体会道她有多不简单……

她有如此才能,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嫁过来做一个“闲王妃”?

所以,他不得不怀疑她是周傲华刻意送到他身边的,若真如此,他自然不能放过她……

宇文辙欺身上前,目光凛冽地看着她,道:

“说,周傲华打算让你对本王做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