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零二章 她怎么看都像狐狸转世

周璇去翠烟楼,依然没有遇到飞燕。

木锦绣说她又出去办事了,周璇也没说什么,飞燕一向很忙。

她找到小雪球,便和木锦绣道了别。

从翠烟楼出来的时候,恰逢夕阳西下,河水倒映着绯红的霞光,波光粼粼,绚丽悠远,夕阳就像一枚甜甜的糖果,落到河水的尽头,有孤鹜飞过,周璇想到了王勃那著名的诗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小雪球,你看,是不是很美?”

周璇低头对着小雪球喃喃道踝。

小雪球“嗷呜——”一声点了点头,周璇看着它乖巧可爱的样子,心都化了。

真想和它在这里多看一会儿风景,不过考虑到以自己现在的状况还是不要离开王府太久的好,免得宇文辙那家伙一不高兴到时候给她来得门禁不让她出门,周璇笑了笑,便抱着小雪球往回走。

不知道为何,一路上,周璇心里总觉得不对劲,好像被什么东西盯着一般,可是她停下来回头去看,却又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

是她想多了吗?

从翠烟楼回王府的路上要经过一条狭窄的胡同,这里来往的人少,四周又都是高墙,实乃作奸犯科、杀人越货之最佳地点。

果然,她才走了没几步,就遇到一群黑衣人雄赳赳气昂昂地挡住她的去路。

周璇皱了皱眉,她的第六感还从来没有这么准过!

她警惕地迅速转身,发现身后也来了一群黑衣人过来,挡住她的退路。

很显然,这群人是冲着她来的。

可是周璇觉得奇怪,她最近是撞了什么大运了?怎么老有人要对她下手?

她觉得自己做人一向很低调,也没得罪什么人呀……

黑衣人的人数不下于五十人,各个带着武器,而且武器的档次不低,从他们的气息中可以看得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弄堂不大,杀气弥漫。

而此时此刻,不远处的高墙上,站着两个风姿卓越的男子。

“小璇璇再不济,也是齐王妃,到底是何人居然敢在天子脚下对堂堂齐王妃动手?”

薛进画不解地看着那些杀气腾腾的杀手,愈发地疑惑,在他看来,周璇不过是个没什么功夫的弱女子,对方为何要派出这么多顶级高手?

“喂——你不打算出手相救吗?”

眼看那些杀手提着刀逼近周璇,而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却无动于衷地站着,薛进画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为什么要出手相救?”

宇文辙挑了挑眉,一脸冷漠。

薛进画看了一眼被黑衣人重重包围地周璇,不由皱起眉头:

“你确定?”

他觉得宇文辙既然一路跟着周璇过来,多多少少应该是在乎她的,却没想到他会这么冷漠。

“不过是仇人之女而已,死了便死了,与本王何干?”

他双手环胸,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不带一丝感情,薛进画也沉默了,他觉得自己愈发看不透自己这位好友了。

他有些同情地看了被黑衣人困住的周璇,她只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而这些黑衣人却各个都是高手,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虽然同情周璇,可毕竟对薛进画来说,宇文辙才是他的朋友,既然他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插手这件事情。

因为他比谁都了解周家给宇文辙带来的伤害,也明白宇文辙对周家的痛恨,只要是周家的人,他都不会放过,即便是周璇也不例外……

夕阳已经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上了,天空渐渐暗了下来,可黑衣人手里明晃晃的刀却愈发地亮堂,带着凉意,带着肃杀的气息。

周璇被他们重重围住,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出自己死在他们乱刀之下的场景,可是这一刻,她却突然笑了。

薄唇微微漾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爬上眼角,眉眼弯弯,分外迷人。

“小璇璇是吓傻了吗?居然还笑得出来……”薛进画不解地说道。

而这时候,却听到那个清丽的素衣女子淡淡地开口:

“沐公子,周璇不过一届女流,你若要杀我,随便找个人过来就行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

她眯着眼睛,对着空气说道。

四周静悄悄的,回应她的只有黑衣人凛冽的杀气,以及那森冷的刀光。

若是一般女子,见了此情此景,就算不吓晕过去,也要吓得腿发软,而周璇却依然淡然地如同清风明月一般。

她继续对着空气莞尔:

“沐公子,周璇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你,让你痛下杀机,不过既然你让我死,那我便认了,不过我劝你最好在杀了我之后直接毁尸灭迹,而且要灭得干净,否则……”

讲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突然不说话了。

四周一派宁静,只有风轻轻卷过,发出“呼啦啦——呼啦啦——”的声音,给这个本该宁静的午后平添了几分森然与可怖。

黑衣人手里的刀愈发深冷,他们与周璇的距离近在咫尺,团团围着她,只消一挥手便可取她首级。

可是周璇还在笑,笑得风轻云淡。

不知道怎么的,距离她最近的那一排黑衣人手里的武器突然齐刷刷地落地,紧接着,那一排黑衣人竟然不约而同地倒地,一排接着一排,就仿佛多米诺骨牌一般。

不出须臾,原本杀气腾腾的黑衣人竟然全部无力地瘫痪在地,或昏迷过去,或苟延残喘。

薛进画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而他身边的那个男人清冷的眸中也闪过了一丝惊讶,显然他也没有料到局势会变化这么快。

“沐风,你确定你不出来吗?”

周璇一脸淡然地看了满地的黑衣杀手,笑得一脸悠然,缓缓地说:

“或许你打算暗中对我下手,不过有这么多人陪葬也值了,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到时候记得把我们的尸体全部毁尸灭迹,否则……”

“否则怎么样?”

这一次,回答她的不再是寂静的空气,而是一个妖娆的声音,紧接着便有一个红衣男子从天而降。

黑发如墨,红衣似火,皮白如雪,唇红似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妖娆的气息,仿佛盛开的罂粟。

他妖娆的眸子微微眯着,看向周璇,带着危险的气息。

周璇却冲他嫣然一笑,淡雅而又清丽说:

“否则就污染环境了啊,这么多尸体,大自然要化很多长时间才能降解的……”

说完之后,她冲他吐吐舌头,那样子就像一个恶作剧的小孩。

沐风显然没想到她竟会这么说,愣了一下,好看的眉心微微一蹙,好似有什么东西从他眼中闪过,那一瞬间,他似乎想透了什么,突然勾唇,对她露出一个妖娆无比的笑:

“丫头,我是上了你的当了?”

周璇盈盈一笑,默不作声,却在这个时候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紧握着的拳头微微松开。

虽然她表面上看起来一脸淡然,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其实她的心一直都悬着,她很清楚,以她的武功,沐风要对付她易如反掌,不过现在,她不怕了。

因为她知道,从沐风现身这一刻开始,她便不再被动了。

沐风静静地看着她,像是明白了什么,戏谑一笑,道:

“我应该别听你说话,直接让他们杀了你的。”

“恩。”周璇点点头,却又道,“可惜你没有。”

这一次出门,她总觉得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便把这几年来研制的强效*药全带上了,但是即便这些*药效果很强,药效发挥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是在虚张声势,拖延时间。

沐风没有马上让人杀了她,她便赢了第一步。

在黑衣人倒下之后,她便知道沐风一定会现身,无论谁见到她一个没什么功夫的弱女子不费吹灰之力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就解决了数十位一流高手之后,都会好奇,忍不住想要探究……

而一旦他下来,她便赢了第二步。

“你怎么知道是我?”

沐风危险地眯起眼睛。

“直觉。”

周璇淡淡地说道。

“是吗?”

沐风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周璇见他不信,笑了一下,才道: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她一下子就叫出他的名字,或许现在的情形就不一样了。

沐风若有所思地看了周璇一眼,妖娆一笑,道:

“那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杀你。”

“你没有打算杀我。”周璇淡淡一笑,道,“至少不是现在。我猜你应该是想把我抓到某个地方,慢慢折磨。”

她说得很平静,若沐风的目的真是要她的命的话,她不可能有机会下手。

“周姑娘,我是不是该给你鼓掌?”

沐风挑了挑眉,饶有兴味地说道,看向她的眼神多了一份警惕和探究——这个女人对整件事情的了解到底到什么程度?

周璇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她挑了挑眉,道:

“沐公子,我知道的绝对比你想象的还多。”

“周姑娘指的是什么?”

沐风警惕地看向周璇,这一刻,他倒有些感谢宇文轩了,若不是他让自己来走这一趟,他还不知道周璇是个这么厉害的人物。

“沐公子觉得呢?”

周璇不答反问,眼中透露着笑意,那仿佛是洞悉一切的笑意。

“周姑娘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沐风的笑容更加妖娆了,他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周璇不说话,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颗药丸,递过去。

“沐公子要不要先吃一颗解药,要不然我怕你一会儿睡过去,别人以为我调戏良家公子就不好了。毕竟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你觉得以我的武功,区区*药难得倒我吗?”

沐风挑了挑眉,冷笑道。

他承认她的*药的确厉害,居然能一下子迷倒这么多一流高手,但是自己的武功却远远在这些人之上,刚才他已经用内力化解了。

“我当然知道沐公子武功高强,区区*药难不倒你,所以我刚才还特地把我压箱底的药都用出来了。这药我花了十年才炼出来这么一点,本来想卖个好价钱的,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用了,真是好可惜啊……”

周璇可惜地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害,可不知道为何,她这个样子却让沐风脊梁发毛,他妖娆的眉心微微一动,警惕地看着她:

“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其实也不是什么致命的药,对沐公子的健康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就是偶尔你想提枪上阵的时候会让你的枪不好使而已。”

周璇耸了耸肩,可能是她说得太含蓄了,沐风听完之后一脸迷茫,显然是没听懂她的话。

哎——跟古人说话真累。

周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又补充了一句:

“至于我所说的枪是什么,我想沐公子应该比我懂,毕竟那种东西我们女人没有,只有你们男人有……”

沐风妖娆的脸上浮现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当他再次看向周璇的时候,那眼神仿佛他看的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怪物。

“你不信吗?”

周璇见他一言不发,又是一笑:

“我真不是在开玩笑了,你不信可以去找个女人来试试看,要是你懒得找女人的话,直接找我试也无所谓,反正你也硬不起来了,我不怕。”

“……”

她这话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沐风听得清清楚楚,而宇文辙和薛进画虽然在远处,不过他们修为高,自然也听到了。

薛进画听到这话之后,虎躯一震,再次看向周璇的眼神已经开始充满膜拜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够惊世骇俗了,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跟她一比,那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没想到小璇璇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内心竟然如此……如此……

薛进画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他作为一个彪悍、特立独行、藐视世俗的男人,在听了这话之后,竟然害羞了。

不过他更加好奇的是那种药是怎么炼制的,好想跟小璇璇讨教讨教。

而此时此刻,沐风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可偏偏周璇却还在笑,笑容清丽得如同出水芙蓉。

她笑眯眯地看着沐风,道:

“如果沐公子这辈子还想做回男人为你们沐家延续香火的话,最好还是放了我。”

沐风虽然早就知道周璇并非如同外界传言的那样无用,却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栽在她手里,因为在今天之前,他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毒药。

有时候,对男人来说,在那方面的尊严比生命还重要,尤其是沐风这样的男人,所以周璇有信心这一局她赢定了。

果然,沐风沉吟片刻之后,黑着脸,看了周璇手里的那颗药丸,道:

“这解药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她非常真诚地看着沐风,又说,“但是你也知道,如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为了防止你拿到解药之后背信弃义,我必须留一手。”

“什么意思?”

沐风妖娆的眉拧在一起,都要打结了。

“你吃下这颗解药之后,可以保证你的枪在七天内是好用的,至于七天后,你还必须再服用一次解药,整个疗程大概要持续一年,毕竟这毒药我可是炼了十年,哪里有这么容易解啊……”

周璇笑眯眯地看着沐风,此时一阵清风吹来,吹得她衣袂飘飘,沐风觉得她怎么看都像狐狸转世。

“按照你这意思,我若想解毒,这一年诶就必须受制于你喽?”

沐风挑了挑眉,慵懒的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妖娆。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周璇连忙摇头,“如果有的话,我也想一次性给你,只是我真没这么多解药,得慢慢炼。而且解药制作的方法极其繁琐,每个月只能炼一颗,如果在这一年内,我不幸过世的话,沐公子,那就只有对不起了……”

“这么说来我不但得放了你,这一年内还得保护你的安全喽?”

沐风妖娆的双眸变化莫测,没人看得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那也不一定啦。”周璇温婉一笑,道,“如果沐公子能找到其他大夫帮你解毒的话,到时候我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届时你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把我清蒸油炸红烧都随你……”

周璇无所谓地耸耸肩,不过表情里却透露着自信,很显然她的潜台词是这毒除了她,没人能解。

沐风没有再说话,他一步一步地逼近她,眼神复杂急了,带着杀气,带着威胁,带着愤怒。

周璇也不躲,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毫不畏惧地回视着他。

“沐公子,我劝你还是与我保持距离的好。你也知道,我今天带了很多药,平时我都舍不得用的,但是刚才你派了五十多个黑衣人,我受了刺激。狗急了容易跳墙,我急了就喜欢乱用药。”

周璇看了沐风一眼,特别心疼地补充了一句:

“这些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呀。”

周璇没有说谎,她虽然会炼药,但是今天用的药都是极难炼制的,尤其是今天几乎把她这几年来炼制的*药都用光了……

哎……

接下来要是遇到敌人就麻烦了!

看来以后她还是都躲在齐王府不出门比较好。

天色渐晚,黄昏的光明最终被黑夜所吞噬,四周静地出奇,沐风一直一动不动地站着,不说话,似乎在权衡着什么。

周璇也没催她,她知道有些事情急不来,物极必反,若一个不小心,刺激到沐风,到时候他宁愿舍弃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福也要杀她就麻烦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璇听到那个妖娆的红衣男子叹了一口气,道:

“你走吧。”

周璇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这条小命是保住了,不过她并没有马上走,而是看了沐风一眼,小心翼翼地说:

“沐公子,现在世道不太平,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大晚上的在街上走,实在是不安全,您发发慈悲护送我回去好不好?”

沐风闻言杀气腾腾地瞪了她一眼,周璇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却还是厚着脸皮,硬着头皮说道:

“沐公子,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是我也不想的,谁让我身上的*药全拿来对付你的手下用光了呢!现在回去万一遇到什么不测也无力反抗。我贱命一条,死了也不要紧,可是我死了,谁给您炼药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