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零一章 周璇你怎么敢

周璇无语,她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将南宫无痕诅咒了一百零八遍,然后幽怨地看着他,道:

“南宫公子,我从来没帮人搓过背,怕弄疼您。”

某人似乎对她“没有帮人搓过背”这个事实挺满意的,原本绷紧的脸缓和了不少,嘴角不自觉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没关系,我会指导你的。耘”

“……”

这话听起来,好像还是她占了便宜一样,周璇竟无言以对。

她的目光落到他宽厚的背部,那流畅的肌理,隐隐中蕴藏着力量。

阳光落到他健康的肤色上,在那水汽中闪动着诱人的光泽,水滴在轻轻滚动,偶尔还能看到那若隐若现的修长有力的腿,分外地性-感踝。

周璇的小脸红得都要滴出血了,纠结地看着自己的小手掌,怎么也下不了手。

“你倒是搓啊。”

某人微冷的声音中带着不耐烦。

周璇只觉得两颊跟烧起来一样,她不断在心里跟自己说:

淡定!淡定!

好歹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别这么没出息!

想当年,医院太平间,阅尸无数!

想当年,解剖课,你可是拿满分的!

想当年,大转科转到男科,你连男性-生-殖-器都看了不下几百个,还在乎这么个背吗?

淡定点!

就把他当尸体吧!

周璇感觉心理建设地差不多了,终于咬了咬牙,把手朝着他光洁的背伸过去。

那温热的肌肤,那强有力的触感冲击着周璇的感官,她害羞地闭上眼睛,一边念着“南无阿弥陀佛”,一边在他背上胡乱抹。

“你没吃饭吗?有气无力的!”某人不满地闷哼一声。

“恩,没吃。”

周璇下意识地点头,话出口之后,周围的气温一下子降低了好几度,不知为何,周璇觉得背部冷飕飕的,心里发毛。

看得出来他不高兴了,大魔头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周璇咬了咬牙,郁闷地加重了力道。

哼——

是你让用力的!

就让你尝尝老娘的九阴白骨爪、铁砂掌、天马流星拳!

周璇使出浑身力气,不客气地在他背上肆虐。

袅袅温泉中映出周璇咬牙切齿、眉头紧蹙、杏目圆睁的模样,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好不可爱!

南宫无痕忍不住露出一抹笑。

周璇本着想要拍死他的心对他下手,熟料他不但没反应,还一脸享受地闭上眼睛,这让她情何以堪。

忍不住咬了咬唇,心想这家伙昨天不是还受了伤吗?

怎么这么快就无碍了?

南宫无痕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她洁白的贝齿咬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他的身体不由地燥热了起来,眼中的暮色更加深沉了。

“回去。”他低哑的嗓子沉沉地说道。

周璇一时没反应过来,还继续在他身上使九阴白骨爪。

南宫无痕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没好气地说:

“我让你走开,听不懂人话吗?”

刚才还不放过她非要她给他搓背,怎么一眨眼就逼她走了?

周璇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不管怎么说不用在这里义务劳动便是好事,周璇非常愉快地站起来,拍拍小手往回走。

这里风景虽好,但周璇也不敢乱走,毕竟人生地不熟的,迷路事小,若遇到野兽或者歹人就麻烦了。

她重新回到原来的地方,甩了甩未干的头发,发现地上有几味不错的药材,便弯下腰采药。

她以为南宫无痕很快就会回来,可事实上,他过了整整半个时辰才回来,回来的时候身上冒着寒气。

这让她有些不解,他身上怎么这么凉?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他泡的是温泉,她都会以为他去泡冰水了。

南宫无痕抿着嘴不说话,将野果递给周璇。

“谢谢。”

周璇早上还没吃,的确有些饿,也没跟他客套,接了过来。

南宫无痕坐在另一侧,周璇发现他只是一动不动地坐着,也没吃东西的意思,有些奇怪。

“你不饿吗?”

他看了她一眼,抿着嘴,不说话。

他这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样子倒让周璇想到了宇文辙。

如果抛出外表不说,宇文辙和南宫无痕给她的感觉很像,两个人的气质也差不多,她曾听宇文源说过南宫无痕擅长易容术,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长相。

那么会不会有可能他就是宇文辙易容的呢?

这个认知让周璇心里“嘎登”一下,不过她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宇文辙锁骨的位置有伤,刚才她替他搓背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他锁骨的位

置有伤……

人有相似,可能是她想多了。

周璇吃了几个果子,感觉肚子不再那么饿了,便看了一眼南宫无痕,道:

“南宫公子,谢谢你为我解翠烟楼之围。”

南宫无痕依然没说话,清冷的目光深不见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璇想起他的无痕水玉还在自己这里,便走过去,把无痕水玉还给他,又道:

“南宫公子若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便要与你道别了,我离家有些时日了,我相公找不到我会生气的。”

南宫无痕没想到周璇会提到自己,那双漆黑的眸子突然亮了几分,看向她,明知故问:

“你嫁人了?”

“恩。”周璇点点头。

他看了她一眼,突然有些好奇自己在她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缓缓问道:

“你相公是个什么样的人?”

周璇没想那么多,只当他是好奇,她想了一下,道:

“他长得很漂亮。”

周璇是见到宇文辙之后才发现原来男人也是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

和云亦岚那种逼人的美不同,宇文辙属于那种柔和精致型的。每个五官长得都特别精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第一眼看到你会觉得他很漂亮,看多了便会更加移不开眼睛。

“漂亮?”南宫无痕听到这个两个字皱起眉头,显然对这个评价不是很满意。

从他的表情中周璇看得出他似乎误会了,便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他长得很好看,赏心悦目。”

听她这么说,南宫无痕表情上没说什么,心里有些小得意,虽然他对自己的长相一向很自信,不过听到她这么评价自己之后,还是特别爽。

不过,他的好心情没持续多久,因为周璇又继续说道:“不过他也就长得好看而已,脾气臭死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变-态……哦不……奇葩的人……”

“他这个人小气、抠门、铁公鸡中的战斗机,斤斤计较、小肚鸡肠、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大概是长期被宇文辙压榨,难得有机会吐槽,周璇越说越激动,说完之后,她还非常认真地看向南宫无痕,问道:

“你说,他是不是很奇葩?”

某人没想到自己在她心目中竟是这样一个形象,气得胸口抽搐,恨不得冲上去撕烂她的嘴,但是又怕被她看出端倪,只能强忍着怒火,道:

“若真如此,你相公是有点奇葩。”

“是啊!你也这么觉得吧?”

得到他肯定的答案之后,周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要知道这三个月来她还是第一次正大光明的跟人吐槽宇文辙,而且更加难能可贵的是那个人还站在她这边。

于是她更加激动了,乌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我跟你说,他这人脑子有毛病!明明那么有钱,却舍不得花,我严重怀疑他脑子被门夹过或者被驴踢过……”

“被驴踢过?”

亏她想得出来。

某人表面上风轻云淡,心里暗暗记下了这笔帐,等她回去之后,他一定要好好算一算。

*****

东宫

一层又一层的巍峨建筑,层层叠叠,一个个护卫训练有素,展现着储君的高贵与威严。

后院,少年席地而坐,前方有个小小的篝火,水壶的盖子轻轻跳动,喷出一缕一缕的水汽,发出“当当当”的声音,伴随着虫鸣鸟叫,好似班得瑞的轻音乐一样悠然、惬意。

“参见殿下。”

一个小太监急匆匆地跑过来,将一封信呈上来。

宇文轩抬眸,淡淡看了他一眼,继续煮他的水,泡他的茶,没有要接的意思。

透明的热水沿着杯壁一点一点下滑,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在幽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清新悦耳。

小太监为难地看向一派悠然的主子,欲言又止,终于经过一番斟酌之后,还是开了口:

“回……回殿下,这信……是音小姐的人送来的。”

原本一脸恬淡的宇文轩在听到“音小姐”三个字之后,脸色一变,抿着唇,倏地站了起来,伸手拿过那封信,打开。

一眼扫过,他温润眉拧在一起,一言不发地立马朝外面走去。

“太子殿下要去哪里?”

原先坐在他对面的斯文男子开口问道。

“出宫。”宇文轩淡淡地说道。

那男子已经从他眼色中看出端倪了,太子殿下虽然年轻,但性子一向沉稳,能让他这么失态了,除了她没有别人。

“万万不可。”王仲卿严肃地分析道,“百花宴一案虽已过去,四皇子也受到了处置,然而圣上对殿下您已起了疑心,臣以为这个时候殿下还是继续装病,切莫轻易离开东宫,否则只怕圣上对殿下的信任会

降低。”

宇文轩好看的眉心微微一皱,王仲卿说的这些他自然都是知道的,然而对他来说音儿才是最重要的。

“多谢王卿提点,然而轩必须去一趟周府。”宇文轩说道。

王仲卿闻言眉心皱得更紧了,此时轻易出宫已是不妥,更何况还是出周府呢?

景帝一向最忌讳结党营私。

他摇了摇头,正欲阻止,却听到宇文轩说:“王卿请放心,轩会小心的。”

言下之意他非去不可。

王仲卿无奈地摇头,眉心拧紧。

他实在不明白周夏音有什么好的,百花宴上她陷殿下于不义,罪该万死,殿下却力排众议,以一人之力硬生生将她保下。

如今又只因她一封信,便弃大局于不顾……

哎——红颜祸水啊……

王仲卿正叹气,抬头看到前方有一个女静静地在前方的花架上,若有所思地看着太子离开的地方,紧紧咬着双唇……

此人正是太子妃周夏韵……

******

周府

“你们出去!都给我出去!”

周夏音尖锐地喊道,屋内不断地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下人们不知所措地怵在门口。

五小姐自从昨日从外面回来之后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谁都不见,却不断地砸东西。

丫鬟们不知所措,这两天,老爷和夫人出门省亲了,还未回来,少爷也不在,管家又不敢擅自行动……

她们急得团团转,直到一个儒雅的少年走了过来,对着她们点点头,示意她们退下。

“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屋内,周夏音感受到有人进来,随手抄了个花瓶,砸过去。

“乒乓——”

花瓶落地,瓷片四溅,少年往后退了一步,好看的眉心皱得更紧了。

周夏音这才看清来人,眼圈一红,眼泪就簌簌地落下下来:

“太子哥哥……”

宇文轩目光落到周夏音包扎着的右手上,不,确切地说应该手右腕,因为手掌已经没了。

他的眉心拧地更紧了,好看的脸也沉了下来——到底是谁?居然对音儿下此毒手!

周夏音注意到他的视线之后,哭得更加凶了:

“太子哥哥……音儿不活了……”

言罢,她用左手拿起桌上匕首,放到脖颈之上,一副要抹脖子的架势。

宇文轩连忙上前将她手里的匕首夺下,心疼地将她纳入怀中。

“音儿……”

他轻轻地唤着,没有嫌弃、没有厌恶,那双好看的眸中写满了心疼。

“太子哥哥,音儿的手没了,你会不会嫌弃音儿?”周夏音泪眼婆娑地问道。

宇文轩放开她,那温润的眸子认真地凝视着她,柔柔地说:

“音儿怎么会这么想呢?无论音儿变成什么样子,在太子哥哥心目中你都是最好的。”

他的目光很温柔,声音更加温柔,周夏音漂亮的小脸上闪过一丝满足,她就知道太子哥哥对她最好了!

周夏音可怜巴巴地扑进宇文轩的怀里。

宇文轩心疼地抱着他,默不作声,只是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动作轻柔,充满呵护。

在安抚了她的情绪之后,他才开口问:

“音儿,告诉太子哥哥,是谁伤害你?”

周夏音等的就是这句话,她咬牙,愤怒地说:

“是周璇,太子哥哥,是她砍了音儿的手!太子哥哥会替音儿报仇吗?”

“恩。”

宇文璇点点头,一向温润的脸上带着浓浓地杀气。

周璇,好恶毒的女人,你居然敢伤害我的音儿,我宇文轩一定让你血债血偿!

“音儿先好好休息,太子哥哥过几天再来看你,记住,不要胡思乱想。”

宇文轩面对周夏音的时候,收起了眼中的杀气,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

“好。”

周夏音乖巧地点头,安心了很多,她就知道太子哥哥一定会替她出头的!

周璇,你等着吧!

******

寒月楼

宇文轩静静地坐在窗边,漫不经心地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修长的手指不断地拨动着手里的茶杯。

“这么急着找我,什么事情?”

这时候,一个妖娆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男子,他黑发红衣,修眉如剑,鼻梁英挺,狭长的凤目斜飞入鬓,浓密长睫如扇,双唇殷红如春日枝头初绽的樱花瓣,透着一种极致的魅惑。

“替本宫把周璇抓过来。”

宇文轩说道,声音很淡,可那双眼中全是怒气和杀气,额头跳动的青筋显示出此时的他正在盛怒之

中。

沐风妖娆的长眉微微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宇文轩:

“你说的周璇可是齐王妃?”

宇文轩轻轻颔首,眼中带着杀气。

“她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让你这么生气……”

沐风饶有兴味地看着宇文轩,据他所知,宇文轩性子温和,能让他生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宇文轩不说话,顾自端了杯酒,浅尝一口,道:

“你只需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见他这样,沐风耸了耸肩,不再追问。

……

********

周璇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了,太阳虽未下山,不过天空已是绯红一片,时候不早了。

她回到府内第一件事情便是去绿萝院。因为她出府之前崩雷说宇文辙不见了,她有些担心,毕竟他不会武功,又有这么多人想对他不利。

听绿萝院的侍卫说他已经回来了,她松了口气。

“我可以进去看看他吗?”周璇询问道。

侍卫冲他摇摇头:

“王爷吩咐过,不能让您进去。他不想见您。”

“哦。”

周璇垂下头,叹了口气,心想他大概还在生自己气,也不再坚持。

奔波了两天,她有些累了,尤其是身上的衣服已经脏得不像样了,她打算回观柳居洗个澡,再出去把小雪球接回来。

至于宇文辙,他那个臭脾气一时半伙儿也哄不好,既然他不想见她,那就改日再说吧。

只要他没事,她就放心了。

“王妃回观柳居了。”

寝宫内,崩雷如实向宇文辙汇报道。

“回去了?”

宇文辙不冷不热地说道,突然他站起来,一掌拍在桌子上,咬牙切齿:

“她居然敢回去?”

崩雷自然看得出来自家主子是生气了,可是他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

不是他自己不肯见她吗?

既然您老人家不想见她,她回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难道说您老人家虽然口上说不想见她,其实心里还是希望她能在门口守着您?

这……也太幼稚了吧?

崩雷偷偷地看了自己的主子一眼,愈发觉得自家主子咋这么幼稚呢?

*****

乐乐:谢谢土豪mali8008的鲜花、钻石、红包、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