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一百章 我怕弄疼你

周璇低头看了那块温软的暖玉,瞬间有了答案:

“难道跟这块玉有关?”

“看来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呀!”蓝衣女子托着腮帮子,一脸好笑地看着周璇,解释道,“这个玉叫做无痕水玉,有很强的防护作用,哪怕是普通人带着它一般的内力都没法破它的防,若是南宫无痕带着它,他就算站着不动随便北羽源和连城流觞打,他们都伤不了他……这可是至宝,不知道多少人想得到它呢!”

听了蓝衣女子的解释,周璇那漂亮的眉心皱得更加紧了,既然是这么重要的宝物,南宫无痕为什么给她呢?

她有些不解地朝他看了过去。

此时,那飘然若仙的白衣男子正与另外两个人战得激烈,周璇没什么武功造诣,只觉得他们好像很难分出胜负的样子踝。

那蓝衣女子显然是懂行的,她站在周璇身侧,看得如痴如醉。

“真是精彩!如果云亦岚也在就更好了!”她感慨道。

周璇对江湖中的事情知道得不多,有些不解地看着她,而她也显然看出了周璇的疑问,解释道:

“你不知道吗?南宫无痕、连城流觞、北羽源、云亦岚四个人并称四邪,他们是出了名的大魔头,随便出来一个都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若全到齐了,那多好玩……”

她越说越兴奋,忍不住摩拳擦掌。

周璇微微眯起眼睛,看了她一眼,问道:“那么你呢?”

“我?”蓝衣女子显然没想到周璇会这么问自己,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她便恢复了笑容,“姑娘为何这么看着我?”

“如你所说,他们武功高强,混战释放出来威压足已让一流高手毙命,可是姑娘你却安然无恙,面对这些你口中大魔头居然还能与我谈笑风生,很显然,姑娘你绝对非一般人。”周璇冷静地分析道。

蓝衣女子一笑,道:“没想到你武功不怎么样,脑子还挺好使的。被你猜中了,姑娘我的武功也不错,只是我和他们这些魔头不同,我是好人,大大的好人。”

“我没听吧,普天第一邪教罗刹教教主玉面罗刹东方弄月居然说自己是好人?好笑,真好笑……”

东方弄月的话没说完,便被北羽源毫不留情地打断。

这蓝衣女子正是和南宫无痕、连城流觞、北羽源、云亦岚并称天下五邪的玉面罗刹东方弄月。

“喂——东方教主,既然来了干嘛站着呀,过来打一场嘛!”北羽源挑衅地说道。

“打就打,本座还怕了你不成?”

周璇只看到蓝光一闪,原本站在自己面前巧笑嫣然的蓝衣女子已飞上九天,加入混战之中。

战况愈演愈烈,一时之间青、白、蓝、黑四种光芒不断地交替变化,山呼海啸。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璇只听到“轰——”地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她下意识地扶住身后的大槐树。

然后一切归于平静,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那个白衣男子静静地站在前方,而其余四人则不知踪影。

月光幽白,隔着层层叠叠的树叶落下来,给他如墨的长发增添了几分光华,好似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光芒里面,显得愈发飘然若仙。

他转身看了她一眼,转过来,不容拒绝地拦住她的腰,足下一点,周璇的脚便离了地。

“你要带我去哪儿?”

脚落不到地上,周璇只觉得整个人都没有安全感。

南宫无痕抿了抿嘴,不说话,回应她的只有耳边穿过的风声。

就在周璇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却听到一个温润的声音在耳际响起。

“换个地方,那里太血腥了。你不喜欢。”

他因为她才换地方的?

周璇没想到这个并不算相熟的男人竟然会如此体贴地为自己着想,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约过了两刻钟,他把她带到另外一个地方,依然是一片林子,不过这里的空气非常清新,隐隐约约还可以闻到馥郁地画像。

虽然夜晚看不清景色,但是周璇隐约可以感受得到这里附近肯定开了很多花。

“等我。”

他淡淡地丢给她两个字,便消失了。

荒山野岭,周璇虽然野外生存能力还不错,但是也不敢乱闯,便乖乖地坐在那里等他。

当他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抱着柴火,看样子是要生火。

周璇很自然地上去帮忙,却被他冷冷地瞪了一眼。

“回去。”

周璇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让自己帮忙,但是二十一世纪有一位毛爷爷曾经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自然谁拳头大,谁说了算,所以虽然心里不解,周璇还是识相地闪到一边去。

不出须臾,一道火光划过,柴火便燃了起来,将昏暗的空间照亮。

周璇顺着火光看了一下,突然皱起眉头。

“你受伤了?”

他手臂上的衣服被染红了一片,显然在流血。

他没有说话,淡然地扯开衣服,周璇才发现有一把十指粗的短剑正刺在他的手臂上,应该就是连城流觞的独门武器流觞剑。

想起东方弄月的话,周璇有些愧疚,她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还自己手里的无痕水玉,如果不是因为把他把无痕水玉给她了,他也不会受伤……

“我看看。”

因为愧疚,周璇走上去,小心意义地查看他的伤口。

流觞剑非常锋利,不过好在伤得不深。

不过如果随便拔的话,伤及血管,这荒山野岭的要止血可不容易。

南宫无痕见她这么认真地为自己查看伤口,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看样子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你可不可以坐下来?”

周璇小声地问道,他长得这么高,站着不方便她帮他治疗。

他不说话,不过还是配合地盘腿坐下。

周璇从衣袖里面取出几个瓷瓶,一一摆在地上,然后借着火光观察了一下手臂上的静脉分布,心里大概了然,打开其中一个瓷瓶,将消毒的药粉洒在他的手臂上。

“你出门都带这么多药品?”南宫无痕问道。

“有备无患嘛!”

周璇抬起头,冲着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特别的漂亮。

南宫无痕静静地看着,可不知道怎么的,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别扭地别开脸。

周璇的注意力全在他的伤口上,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她伸手将随手携带的匕首拿出来,放在火上烤,进行消毒之后,开始取那支流觞剑。

周璇在医学院的时候学的就是外科,这种程度的手术对她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一下子就取出了,然后很熟练地给他敷上止血的药,用视线准备好的纱布给他包扎好,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你会医术?”

南宫无痕看着她,和她相处这些日子,他隐约知道她会一些医术,却没想到竟然这么纯熟,从她给他医治的手法来看,绝对不是生手,这样手法没有身经百战是练不出来的。

可是,据他了解,她不过一个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嫁给他前,她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周府后院,不可能有机会接触到伤者……

南宫无痕觉得自己愈发看不透她了。

周璇不知道他就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宇文辙,只当他是个陌生人,无所谓地耸耸肩,道:

“以前学过一点。”

学过?

南宫无痕皱起眉头,他显然立马就想到了那个有着妙手回春之术的慕容莫问。

跟他学的?

这个认知他原本稍有缓和的脸色便愈发地难看了,下巴紧绷着。

周璇又拿出一颗黑色的丹药递给他。

“什么?”他皱起眉头。

“百草玉蜂丹,吃一颗,对你的伤有好处。”周璇心想他可能误会这是毒药,耐心地解释道。

熟料她不解释还好,她一解释,某人的脸更加难看了:

“不用了。”

他转过身去,看都不看她。

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周璇也很不爽,可是考虑到他手上她也有责任,还是耐着性子,走到过去,与他面对面,说:

“可是你受伤了,吃了它对身体有好处。”

南宫无痕的眼神却愈发地幽冷,冷哼道:

“慕容莫问制作的白草玉蜂丹,价值连城,我不过是轻伤,不浪费你的灵丹妙药了。”

很显然,莫容莫问四个字才是问题的关键,可周璇却以为他在客气,于是笑着跟他说:

“南宫公子不必太客气,我还有很多,不差这一颗。”

听到她这句话,南宫无痕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冷冷道:

“慕容莫问冷酷无情,每天跪在无日峰求药的人多入蝼蚁,可他却从来不予理会,哪怕有人死在他脚底下,他都不施药……看来你跟他关系匪浅啊……”

周璇不明白南宫无痕的话中为何带着刺,不过提到慕容莫问,她的心情就不好了,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

“好心没好报,算了,不给你吃了,反正你武功高强,不吃也死不了。”

周璇郁闷地将百草玉蜂丹收起来,顾自走到另一边,靠着树枝坐下。

或许这两天真的是太累了,她就这么坐着,竟然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夜,寂静无声,火苗跳动,时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南宫无痕面色不佳地做在一边,听到周璇渐渐变得平缓的呼吸声,知道她是睡着了。

山林里水汽重,即便是初夏,依然有些薄凉,尤其是有风吹过,

那个熟睡中的女子不禁缩了缩。

南宫无痕叹了口气,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来,盖在她身上,然后在她身边坐下,很自然地伸出手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

夜,愈发地幽静了,火光跳动,映出他们安详的睡颜,那么和谐。

******

清晨

第一缕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照下来,调皮地在周璇漂亮的睫毛上不断跳跃。

周璇皱了皱眉眉头,下意识地伸手去挥,可怎么也挥不掉,她那又浓又密的睫毛动了两下,终于轻轻地睁开。

入目的是郁郁葱葱的林子,以及各式各样的花草,特别漂亮,耳畔还有“叽叽喳喳”的鸟鸣,好似一曲动人的隐约。

周璇的瞌睡虫一下子便被美景给赶走了,她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前方是黑乎乎的灰烬,隐隐冒着袅袅青烟,显然火刚灭没多久,昨日那个和她一起的白衣男子已经没了踪影……

周璇手撑着地,打算站起来,一件白色的外衣从身上倏然滑落,她皱了皱眉,她知道这衣服是南宫无痕的,便小心翼翼地将它叠好,放在一边。

一层又一层的绿,五颜六色的花,美得不像话,周璇忍不住朝前方走去。

大约走了一刻钟,她看到一湾清澈的水,水面平如镜,倒映着蓝天白云、青山绿树,清风拂过,波光粼粼,阳光跳跃。

周璇走过去,伸手鞠了一盆水,发现水竟然暖暖的,很舒服。

竟然是温泉!

周璇嘴角一勾,这两天奔波劳顿,她伸手的肌肉还酸痛着,如今遇到这么好的温泉,她自然不能放过,必须要泡个澡,好好享受一番才是。

周璇环顾四周,没发现南宫无痕的踪影,于是便放心地脱了衣衫,走入水里。

泉水便不深,坐下来刚刚及腰,暖气随着泉水一点点地深入周璇的毛孔,又随着血液传递道每个角落,放松了每个细胞,特别特别的舒服,就仿佛置身于云端,如梦似幻。

周璇只觉得神清气爽,心旷神怡,说不上的舒服,她忍不住朝着更深的地方前进,越往里面越深,直到泉水没过胸部,她才觉得过瘾。

热气,像缕缕白烟缭绕不散,趁着旁边的青山绿水,仿佛人间仙境,周璇突然有了游泳的兴致,于是便朝着更深的地方前进。

或许是心情好,玩嗨了,周璇潜入水底,让自己整个人都浸泡在泉水之中。

前方,好像有什么东西,她好奇地潜过去,走进了,才发现竟然是男人的身体。

没有穿衣服,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健硕的肌肉……

此情此景,不用想,她都知道是南宫无痕了。

这里除了他们俩,就没别人了。

郁闷,怎么会这么巧!

早知道就不游进来了!

周璇懊悔不已,不过她并没有像一般女子那样尖叫出来,她冷静地选择了沉默,打算默默游走。

她想,她潜在水底,他不一定能发现她。

可是有一句话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周璇才刚刚转过身,却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想逃?”

南宫无痕危险的声音在传来。

周璇默默叹了口气,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如果还憋气在水底潜着,那就只有憋死的份了。

她将脑袋浮出水面,果然看到了南宫无痕也泡在水里。

他长得高,只是站着,谁刚刚到他锁骨的位置,水波沿着他的锁骨荡漾,看起来分外性感。

“看够了没?”

某人沉着脸,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周璇吐了吐舌头,有些尴尬地冲他嫣然一笑:

“身材不错。”

她说的是实话,虽然她刚刚只在水下惊鸿一瞥,但是谁让她观察力好,又过目不忘呢?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身材若是放到二十一世纪,绝对是超模水准。

“把你的口水擦一下。”

某人不冷不热地看了她一眼,鄙夷道。

周璇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手,去擦,才发现被他骗了,根本就没有口水。

她不满地瞪了她一眼,正想说什么,却发现他那双清冷的眸子正炽热地看着自己。

她不解地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

“啊——”

周璇郁闷地大叫一声,赶紧潜入水里——呜呜呜……光顾着调-戏他,忘了自己也没穿衣服,呜呜呜……亏大了!

她窘迫地往潜水往回游,怕露出水面,连换气都没顾上。

“哈哈哈哈哈哈……”

身后,传来某人神清气爽的笑声,好刺耳!

好在他没有追上来,周璇松了一口气,从这方面来看,这个南宫无痕还算个君子。

来到水浅的地方,她以最快速度冲上岸,躲到大石头后面火速穿好衣服,方才出来。

她当然知道此男寡女、赤-身-裸--体,如果他真的要对她做点什么,她便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么一想,周璇对这个南宫无痕印象一下子好了很多。

不过她的这个想法很快就破灭了。

因为她刚刚穿戴整齐从石头后面走出来,就看到南宫无痕对着她招手:

“过来。”

周璇当然是打死都不会过去。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这个时候惹怒我对你没好处。”

他的声音冷冷地飘过来,是浓浓的威胁。

周璇最讨厌被人威胁了,可偏偏又无可奈何,纵有万般不愿,她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南宫无痕所在的地方水不算浅,不过也不深,他坐下来的时候刚好道他的胸口,大老远的,周璇便看到他完美的背部线条,可是现在,她完全没有心情欣赏。

但是她也没胆子对这个强大的男人发火,于是耐着性子,冷淡地说:

“请问南宫公子有何吩咐?”

南宫无痕皱了皱眉,似乎对她这句不走心的话很不满,不过他倒没说什么,只是抿着嘴。

周璇见他不说话,便道: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不打扰您泡温泉了。”

说完,她正欲转身离去,却听到他在她身后不冷不热地吐出一句话。

“帮我搓背。”

什么?

周璇身体顿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没听错吧?

“快点。”

见她不说话,南宫无痕不满地催促道。

周璇僵硬地转过身,看到他认真的表情,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于是她漂亮的眉心皱得更加紧了:

“没有布,怎么搓?”

“用手。”

“我能拒绝吗?”

“可以,如果你想死的话。”

“……”

周璇无语,她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将南宫无痕诅咒了一百零八遍,然后幽怨地看着他,道:

“南宫公子,我从来没帮人搓过背,没经验,怕弄疼您。”

上一章
下一章